細軟的聲音夾雜着低聲的抽泣,此時的陸依柔顯得有些柔弱無助。

林洛快步走到陸依柔跟前。

陸依柔馬上伸手抓住了他的臂膀,這才安心一些。

她想要更靠近林洛一些,但又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怕,雨很快就停了。”林洛安慰道。

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狀態這雨一下子根本就不會停。

他那麼說,也是爲了讓陸依柔放寬心。

受到雷聲驚嚇的陸依柔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沉默寡言,始終蜷縮着身子。


轟隆隆!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驚雷響起。

林洛感覺臂膀處傳來刺痛的感覺。他低頭望去,原來是陸依柔過度驚嚇,一用力指甲便陷入了他的皮肉之中。

閃過劃過,藉着剎那間的光亮。他看到陸依柔面無血色,微微的顫抖着。

這個樣子已經不是一般的懼怕雷聲了。

林洛估計陸依柔很可能是以前受過什麼刺激,才導致的這種情況。

再繼續呆在這種環境,他覺得陸依柔很可能精神都會出現問題。

“依柔,你起來,我送你回去,這裏太冷了。”

儘管是夏天,但是這種暴雨天氣的凌晨,還是有些寒冷,尤其是陸依柔的狀況更承受不住這種風寒。

“我怕!我怕!”

陸依柔卻說什麼也不敢起身,使勁的拉着林洛。

“你這樣容易感冒。”林洛勸道。

“我不敢走。”陸依柔瞥了一眼窗外,迅速收回目光,低聲說道。

沒有辦法,林洛不可能跟她乾耗着。

在這裏呆一晚上陸依柔鐵定要出問題。

“你不走那我走了。”林洛一狠,直接大踏步往外走去。

陸依柔拗不過林洛,也不敢鬆開。只能跟着林洛往外面走。

好在村委辦事處尋常還放了傘,不然兩人也回不去。

陸依柔緊緊抱住林洛撐傘的左臂,身體也靠的極緊。

本來陸依柔某處就不小,這個姿勢走起來,林洛的肘子就很容易曲到雲泥之中。

被驚雷嚇的失魂落魄的陸依柔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些。

兩人撐得這把傘很小,但雨下的卻很大。

加上大風一刮,兩個人身上逐漸被雨水浸溼。

而且每次雷聲一起,陸依柔必定會下意識的緊抓林洛的手臂。

林洛都已經感覺自己的手變得千瘡百孔了,但他又不好意思和這個狀態的陸依柔說。

現在自己的手臂也是唯一能給陸依柔的一點安全感了。

漆黑的夜裏,兩個人就藉助着手機屏幕的微弱光芒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一段十幾分鐘的路程,兩人硬生生的走了大半個小時。

好在,前面終於是到了陸依柔的住所。

林洛感覺到自己身邊這位美女支書已經搖搖欲墜,受到驚嚇、身體虛弱的情況下又吹了冷風,估計受不住了。

“鑰匙給我。”

到了門前,林洛喊了一聲。

陸依柔迷迷糊糊,把包遞給林洛。

林洛翻開包,拿出鑰匙,將門打開。

一開燈,他終於看清楚陸依柔的樣子,因爲過度驚嚇蒼白的小臉已經沒有一絲血色。

陸依柔雙目微閉,口脣嚅動。


“喂,到家了,清醒一點。”林洛拍了拍陸依柔的臉蛋,又探了探其額頭的溫度,好在沒有發燒,只要休息一會應該就能恢復過來。

但是陸依柔這個狀態,林洛也不好回去。

把她獨自一人扔到這裏,鬼知道會不會出岔子。

沒辦法,林洛只好扶着陸依柔躺到牀上,幫其蓋好被子。

轟隆隆!


他剛蓋好被子,又是炸雷聲響起,陸依柔臉上露出很痛苦的神色。她的手到處亂抓,想要找到一個依靠,最終又纏上了林洛的手臂。

林洛無奈,看來一下子是走不了了。

他真不知道平常陸依柔一個人獨處,遇見雷雨天氣的時候,究竟是怎麼過的。

戴耳機?耳塞?

那樣應該也作用不大吧。

“爸爸,不要離開我。”

林洛正思緒着,躺在牀上的陸依柔忽然一腳蹬開被子,胡亂的喊着。

爸爸?

林洛一愣,剛纔陸依柔是說‘爸爸不要離開我嗎?’

難道這就是陸依柔害怕驚雷的原因?

“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求求您不要離開我。”陸依柔的語速越來越快,整個人猶如抽搐般,癲狂的喊着。

他忽然覺得陸依柔很可憐。

這到底曾經是受過什麼樣的刺激?纔會在意識不清醒的情況下這般囈語。

林洛心疼着,輕輕拍着陸依柔的後背。

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一個悲情的故事,就像電視劇裏那樣,無情的父親因爲某種原因在雷電交加的夜晚拋棄可憐的女兒出走。

陸依柔大概也是經歷了這種事情吧。

這個世界上不幸的人很多,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

林洛有時候會羨慕那些有錢人家,但一想到更多不幸的人,他就釋然了。

自己雙親健在,家庭和睦。對於某些人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幸福。

不切實際的念想只會讓自己丟失這種幸福感,而不會有任何其他的精神提升。

外面的雨聲漸漸減弱,雷聲消失不見。陸依柔臉上痛苦的神色逐漸減輕,慢慢緩和過來,俏臉之上總算恢復了一些血色。

林洛也鬆了一口氣,情況尚在可控之中。

他看着陸依柔絕美的臉龐,有些感慨。陸依柔孤身來到桃花村,從始至終都沒有變現過怯弱的一面,沒想到她內心深處卻是傷痕累累,這般柔弱。

想着想着,一股睡意浮上林洛的心頭。

他擔心陸依柔不敢離開,又怕在這裏過夜過於不妥。

在這兩難的情境之中,林洛倚在牀頭沉沉睡去。 【神農信物已收取,是否開啓神農錦囊】

【隱藏任務進度5/5,第一階段隱藏任務已完成】

【系統升級中……】

林洛再次醒來是被腦海中一連串的電子提示音給吵起來的。

“啥?隱藏任務已完成?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整個人都是懵的,微微晃了晃腦袋,想起自己昨晚太累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只是這隱藏任務,怎麼就忽然完成了?

林洛似乎想起了啥,頗爲尷尬的朝牀上望去。

他本來是斜躺的姿勢睡在牀頭,手自然的下攤在牀上。

只是沒想到陸依柔睡起覺來一點也不老實,動作幅度極大,竟然一屁股坐在了他手上。

恰巧昨晚陸依柔抓破他的手臂,一點血液順着流下。陰差陽錯就這麼將第五件神農信物給收取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巧合,林洛只能感嘆自己運氣太好。

本來他還苦思冥想,不知道如何收取陸依柔身上的神農信物。

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系統升級完畢,系統等級達到二級】

林洛還在吃驚收取信物時的巧合,卻又聽到系統的提示。

剛纔腦袋迷糊,他沒有聽清楚系統說的什麼。

但這一句他卻聽的真真切切,一字不漏。

“系統升級?達到二級?”

林洛又懵了,他心念一動,趕忙查看腦海中系統的界面。

【宿主:林洛】


【系統等級:二級】

【財富值:2W】

【儲物空間:5/50】

【初級神農錦囊數量:1,中級神農錦囊數量:1】

【系統自爆倒計時:1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