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就成了現在這樣的僵持狀態了。(未完待續。) 娜蒂道:「看來我是無法說服你了,艾理導師。.」

艾理笑道:「彼此彼此,我不也一樣不能說服你嘛,娜蒂導師。」

娜蒂想了一下,又道:「那麼你想幹什麼,艾理導師。」

艾理道:「很簡單啊,我親自押解羅風回到奧沃克學院,至於怎麼處置他,自有院長評判,輪不到你我置疑。」

娜蒂皺眉道:「這點小事,怎麼好打擾院長大人。」

艾理笑道:「事關奧沃克學院的冠軍,我想院長大人一定會想要知道,並會做出合適的評斷的。」

靜,又是一陣詭異的安靜。

「院長,不一定會見他。」

「不,院長,一定會見他。因為,他是亡靈魔法班級的未來與改變!」

艾理在笑,而娜蒂的神色卻漸漸淡了下來。

艾理越笑越大,簡直好像看見了天下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娜蒂卻越來越冷,神色冷傲嚴峻,彷彿最嚴肅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一般。

娜蒂道:「我是他的班導師,我既然做了決定,就不容更改。」

艾理嘆氣道:「是我把他帶回奧沃克學院的,我終究也是不能不管啊。」

娜蒂忽然一閉眼睛,白色漸濃,化作一股颶風縈繞於身旁。

芙蘿拉夫人頓時嚇了一跳,趕緊轉身就跑。

黑暗中,只有芙蘿拉夫人的腳步聲,直接跑出了很遠很遠,直到連腳步聲都聽不見了為止。

芙蘿拉夫人知道,娜蒂要真正的動手了,她的對手,不再是毫無還手之力的羅風,而是同為導師的艾理,兩位導師的戰鬥,特別都是武士。芙蘿拉作為一位魔法師,還真是有多遠就得跑多遠啊。

「艾理導師,不論你如何的袒護他,結果都是一樣的。」娜蒂緩緩張開了眼睛,竟是一片極白之色,彷彿連眼睛都已經徹底凍結了一般。「我會打敗你,抓住羅風,為他定罪!」

艾理笑道:「哼哼,我的想法和你恰好相反,我會帶他回去,回到奧沃克學院!完完整整的。」

「你的實力已經受到了封印,僅僅只有七級武士的水平。七級火系武士,這樣的水平,甚至連羅風都可以打敗你。你應該清楚,面對一位完全實力的導師,你根本就必輸無疑!」

艾理哈哈大笑,忽然雙手向天,陡然一聲大吼。

空氣沸騰,翻起滔天的熱浪,紅色如太陽一般,在艾理的身上瞬間爆發出來。

整個地道,本來都已經結出了一層薄薄的寒霜了,溫度之低,連一直站在一邊觀看的羅風都有點抗不住了。

而此時,都陡然爆發了炎熱。

寒霜漸化,白色消減,而紅色的鬥氣則蒸蒸曰上,把人的視線都扭曲了。

娜蒂驚道:「你沒有接受封印!」

艾理大笑道:「你以為我來幹什麼呢!如果只有七級武士的水準,如果不能一戰,你以為我來這裡幹什麼,旅行和看戲嗎?但也不能說是沒有接受封印,只是動了一點點的手腳。只需要輕輕一運氣,就可以破開了。」

娜蒂道:「好,很好。」


艾理道:「當然很好,唯一的問題就是缺乏返回姓,一旦解開,就無法回到封印狀態了,只能作為最後的手段使用。而且回到學院之後,肯定得挨批了。」

娜蒂道:「這麼說,艾理導師是一定要干擾我了。」

艾理道:「娜蒂導師,我一直很期待和你的交手。娜蒂?安爾本!安爾本副院長的嫡孫女!奧沃克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導師!」

「奧沃克學院立校這麼多年以來,你是最年輕的導師,年僅二十,就成為了導師。到了今曰,大家甚至傳言,你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導師,成為了奧沃克學院最強大的幾位導師之一。年輕、漂亮、實力強橫,還有一位副院長的爺爺,和我這樣的平民出生的導師,實在是不同世界的生物啊。」

艾理大笑道:「大家都說,你將接替你爺爺的位置,成為副院長。副院長啊,代表著奧沃克學院最高級的戰鬥力,甚至代表著奧沃克聯盟帝國的最高戰鬥力,我實在很期待,來!戰!」

話落,艾理的整個人的氣勢都衝天而起。

火鬥氣甚至化出了實體,變成了實質一樣的火焰狀。

紅色,羅風的眼裡,艾理和娜蒂兩人的身影都已經模糊了。

空氣扭曲了,人在熱氣蒸騰中,變得模糊起來。

羅風抗不住了,只有一連跑出了一百多米,才勉強抗住了迎面一直湧來的熱浪。

地道里,一邊是嚴寒地帶,冰霜遍地。另一邊卻是火熱難耐,簡直如火焰山的山口處一般。而相比於艾理的興奮,娜蒂卻是顯得很平靜,一如既往的表情,一直很冷。

轟然大響中,一股勁風捲來,直接把羅風掀翻,滾出幾米遠。

羅風剛剛站起,又一股勁風,又是把羅風直接掀趴,跌了一個狗啃泥。

他們兩個人,正式交手了!

羅風雖然看不見具體的情況,但天崩地裂一般的聲音,還是讓他一陣陣的臉色發白。

這就是導師的實力?

這就是娜蒂所說的,自己的力量,在這種層次的面前,根本就是白費力氣啊。

羅風趴在地上,抬起頭,眯著眼,勉強的看著前方。

白色與紅色的衝鋒交接。

火鬥氣和冰鬥氣的碰撞。

每一擊,都如同颶風的撞擊,激起的**,可以把人掀飛,可以把石頭吹跑。。

土迷宮真的很脆弱,四溢的**與鬥氣,都可以輕易的撕碎任何土牆土壁。本來地方很窄很小,但一戰,便立刻千穿百孔,不一會,更是直接塌方,變成了一片大空地。其中兩個人影,在火焰和寒冰之中,彼此消融和抵抗著。

漫天冰雪,地上已經滿是寒冰。

火焰跳躍,如精靈似火神,簡直如活了一般。

這樣的場景,讓羅風目瞪口呆!

羅風很想看清楚,但無論如何的努力,他都只是一場巨獸戰爭之中的螞蟻,難以窺見全貌啊。他唯一的感覺就是,土迷宮真的很弱啊。


在羅風的眼裡,土迷宮當然是很強的,很高級的一件魔法器。

但現在的事實就是,這就是紙糊的東西,而困在裡面的,卻是兩隻巨獸。這兩隻巨獸,隨便一隻都可以輕易的撕爛這個土迷宮,輕鬆的離開。

當然了,羅風也很想跑,但可惜啊,他跑不了。只因為,風,太大了!

風真的太大,太猛了。

羅風只要一起身,實在不能保證自己能在哪裡啊。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趴著不動,全力抵抗著勁風的四溢。(未完待續。) 羅風只有竭力伏低了身子,努力讓自己的胸口貼緊了地面,不留一絲一毫的縫隙,抵抗著迎風而來的颶風。而更可怕的是,勁風之中的鬥氣餘威,有的極寒極冷,只需要一掃而過,便在羅風的身上鋪滿了厚厚的一層雪花,不久便凝結成霜。有的極熱極灼,僅僅刮過,便把羅風熱得頭昏眼花,皮膚紅脹,都有幾分燙傷的意思了!

在極寒和極熱之間,羅風只能咬牙苦苦支撐。

他更加不敢輕易有所動手,只怕一動,整個人都不知道被吹到哪裡去了。

此時,大地劇烈的動蕩著,一副不堪重負和衝擊的樣子。上上下下的波動,更是震得羅風忽上忽下的,心中大駭。

縱然羅風對導師級的人物早有預計,知道會很強,但始終還是沒有想到,居然強到了這種境界啊!

不愧是奧沃克學院啊!

不愧是奧沃克聯盟帝國的支柱,不愧是大陸數一數二的頂級學院。更何況艾理也好,娜蒂也罷,都是奧沃克學院導師中的佼佼者,這兩個人的戰爭,可謂天雷動地火,瞬間便把土迷宮打得支離破碎,估計離徹底崩塌也不遠了。

羅風可以感覺到,懷裡的土迷宮的魔法器,已經開始了顫抖,帶著微微的顫音,確實已經是難以承受了。

羅風很想抬頭看一看,更想見識一下遠遠超出自己這個層次的戰鬥力,但是風太大,而時熱時寒的勁風更是讓他無暇顧及其他了。

羅風惟有儘力低下頭,恨不得都要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一樣。

就是這樣,羅風都覺得風力之大,直想把自己的骨頭吹散架一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羅風已經如一隻鴕鳥一般,根本不管四周圍發生了什麼,而是專心的保護著自己不受傷害。

這時,一次劇烈的震蕩瘋狂的衝來,直接把羅風從地上彈了起來,要不是羅風見機得快,及時死死抓住了地面,恐怕隨後而來的衝擊波就可以直接把他掀飛了。這一次的震蕩,也遠非之前可比,其力之大,讓羅風為之心驚。

而巨大的衝擊波過後,卻是徹底的平靜了。

羅風愕然,難道分出勝負了?結束了?他偷偷的一抬頭,側眼瞄去,只見一道火紅的人影迅猛的衝來。

是艾理導師。

羅風驚喜不已,一下子跳了起來。

一眨眼,艾理已經衝到了羅風的身邊,二話不說,抓起羅風就開始往外沖。

速度太快了!羅風的眼睛根本就跟不上艾理的速度,他只是看到眼前的人影一花,然後腰間便傳來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挾著他風馳電掣一般的迅速跑了起來,四周圍的土牆土壁都飛快的後退著,化作一道道殘影,在羅風的眼中遠去。

羅風想說話,一張嘴巴,強大的風灌進來,讓他把所有的問題都咽了下去。

這樣的速度,比骷髏馬皇還要快上無數倍,是羅風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強度。


太強了!

羅風只要想起,自己曾經和幾位導師級的人物面對面,硬對硬的對戰了幾場,也不由有些苦笑。

極快,到停住!一切都只在一瞬間。

艾理本來正狂奔著,卻又突然收力,猛的停了下來。


高速前進,忽然卻變成了絕對的靜止!

強大的推力,差點讓羅風把昨天晚上吃下的晚飯都吐了出來。

這樣可怕的速度,卻說停就停,這又是何等可怕的實力啊。

羅風好不容易抗了下來,喘著氣,抬起頭,卻看見了艾理的臉色蒼白如紙。

羅風驚道:「沒事吧,這麼急的停頓,受傷了吧。」

艾理卻沒有說話,只是放開了羅風,牙根緊咬,一臉的強忍。可是胸口陡然急速的起伏,一口氣頂上喉嚨,艾理再也吞不住,一張口,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羅風的臉色一變,趕緊扶住了艾理。

艾理卻是難以置信的搖頭道:「好強,真的好強,沒想到居然這麼強。」

羅風驚道:「艾理導師,是您……」

「是我輸了。」艾理也沒有推脫,回頭深深看了一眼。「娜蒂,好厲害,好厲害的安爾本家族!難道姓『安爾本』的傢伙,都是怪物不成!」

羅風道:「勝敗乃常事,艾理導師,不必太介意了,將來再找回這個場子好了。」

艾理嘆氣道:「我是找不回這個場子了,羅風,你小子可要知道啊,你是學生之中的天才,而娜蒂則是導師之中的天才。這個女人,不簡單啊,奧沃克學院立校這麼多年以來,每一位導師都是千挑萬選的,而她卻是最年輕,最被看好的一位,可見其潛力和天賦了。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成為導師的時候,已經多少歲了?」

羅風默默的搖了搖頭。

艾理道:「三十二歲了!這個年紀,已經算是極好的了,在學院歷史上,能夠在四十歲之前得到導師之位的人,屈指可數而已。老實說,對此我十分的自豪,因為我是奧沃克學院的導師之中更優秀的存在。可是娜蒂這個變態的女人,年僅二十一歲,居然就得到了學院的認證,成為了導師。」

「要知道,很多學生,也就二十歲左右的年紀而已。縱然是奧沃克學院的超級天才學生,畢業后想要留校,也得有十年的考核時間,才能得到導師的資格的。二十一歲啊,徹底刷新了奧沃克學院導師的年紀的最低記錄。」

「在以前,大家都說,娜蒂可以得到導師之位,更多的是因為她的姓是『安爾本』,她的爺爺是副院長『蓬克達?安爾本』,但是在後來,就漸漸沒有人會這樣的說了。她比我足足小了十八歲啊,現如今,我卻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越往後,我們的差距會越大。」

「真的,好厲害的娜蒂!」艾理忽然深深的一嘆氣。

羅風卻一時默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艾理卻哈哈大笑道:「看你了,小子,最天才的學生對上最天才的導師,要找回現在這個場子,還得看你了,不要讓我失望哦。小子!」

「是!」羅風神色一正。

艾理道:「好了,不能再拖了,再拖,那女人就追上來了。」

羅風擔憂道:「沒問題吧。」

艾理道:「當然沒問題了,我雖然是輸了,但我年紀擺在這裡,也不是白活的,小子。娜蒂雖然強,但經驗還是差,年紀還是輕啊,被我困住了,一時半會出不來的。我們只需要搶先一步,在眾位同學面前把事情了了,自然讓娜蒂不敢再說。」

「是的,艾理導師,我扶著你走。」羅風點點頭。

「少來。」艾理一擺手,一翻白眼。「你還以為我真的被那個女人揍到連走路都不行了嗎,哼哼,還早著呢!」

說著,艾理還用力的一拍胸口,結果卻岔了氣,連連咳嗽了幾聲。

羅風無奈道:「行,行,你自己走,你自己走。」

兩人正嬉笑著,艾理的臉色卻又是一變。

「不會吧,這女人她……」艾理簡直難以相信,回頭看了一眼。

羅風也是愣住,跟著回頭一看。

地道的遠處,一股白色正由淡轉濃,而且有著越來越大的趨勢,風吹來,帶著涼涼的凍氣。

很顯然,娜蒂,快來了。


「糟糕,這女人果然快破困了。」艾理一聲大叫,挾起羅風,又開始玩命的狂奔起來。

速度又是很快,羅風又是什麼都看不見,自然也是什麼也做不了了。

羅風還是感覺到了,是越來越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