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識相的退出房門,在他關上門那一刻,立刻衝房門做了個鬼臉:“你26,我還46呢!”說完經理氣哄哄地走了。

====

“誒,爸爸。”鄧以檸接到鄧曉平的電話,邊吃着小籠包邊接電話。

“以檸啊,糖果屋那是怎麼回事啊?我現在已經到機場了!還帶來了你喜歡的FIRRY姐姐喲,來不來接機。”鄧曉平在摩洛哥那裏沒怎麼上過網,這件事情也是剛剛在飛機裏聽後面的倆女生討論得知的。

“哇!”鄧以檸雙眼噴光,FIRRY姐姐!

“來來來,老爸我現在就來。”鄧以檸說完掛斷電話,一臉幸福地看着離佳激動得說:“離佳離佳離佳!我終於可以看到我的女神了!啊啊啊好激動!來趕緊吃完它。”鄧以檸說着夾起盤裏還剩餘的兩個小籠包都塞進啜離佳嘴裏,差點沒把啜離佳噎死。

“你要命啊!那麼激動幹什麼!”啜離佳含糊不清地說着,不過都被鄧以檸聽懂了。

“哎呀,女神嘛!來!”鄧以檸拍了拍啜離佳的背:“沒噎死吧!”

“你這是在咒我呢!”啜離佳一個白眼往上翻。

“沒有沒有,好啦走走走!”鄧以檸拉上啜離佳得手,離開了食堂。 就在李雲奇與那名斗神武士相互對轟的同時,神州大陸諸多高手之中,有兩個人在暗中盯住了他,正是無極門掌門之子皇玉秋,與飄香樓少主飄香公子。

這二位都是與李雲奇有很深過節的人,都恨不得將他至於死地。

皇玉秋到是沒有什麼,以他的身份和地步,不屑暗中下手偷襲李雲奇。不過那飄香公子就不一樣了,本來他以為晉陞到煉神境九重,如果在遇到李雲奇可以輕易把他擊殺。

但是卻沒有想到,李雲奇居然比他們提升境界都要快,也達到了煉神九重的修為,不但如此,實力更是可以隨意擊殺人仙,這樣的修為,飄香公子就算是拍馬也趕不上。

此刻見到他與斗神大陸的人對轟,知道是機會來了,雖然他的實力境界淺薄,但是帶來的人裡面還是有實力高深的。

在他帶來的人這中,半步人仙就有兩尊,真正的人仙高手也有一個,與他們的神念一勾通,這三人便明白了飄香公子的心意,聯合起來,向李雲奇猛的發動了必殺一擊。

兩名半步人仙,與一名真正人仙境的強者的全力一擊,就算是煉虛二重的人仙,如果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之下也受傷。但對李雲奇來說卻是不怕,因為他有絕品靈器護體,如果正面對敵,李雲奇不但不會受傷,恐怕還可以反擊。

但是此刻他是在與人拼拳的狀態,尤其是這些人還是暗中下手,從他的背後攻擊,這就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等他反映過來的時候,那些人的合擊已經擊殺到他一米範圍之內了。

這種情況之下,他可就是前有狼,後有虎。兩兩夾擊之下,雖然不至於把他擊殺,但還真有把他重傷的可能。

不過李雲奇並未慌張,他已有防備,早就料到飄香公子那些人會暗中偷襲。這些人表面上自稱仙道俠士,但其實就連魔道人物都不如,背地裡乾的那點事,比魔道還魔道。

魔道中人雖然陰狠毒辣,但都放在表面上,說要殺你那就要殺你,不會偷偷摸摸。而像那飄香樓,給人感覺好像是公平公正,但是背地裡偷難摸狗,半步剪徑,為了提升自己的功力還強行修鍊陰陽吸功大法,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子的性命。

面對這樣的人,李雲奇自然要給自已留下後手,就見他化自在天魔主化身的珠子猛然祭出,就地一擲!立刻黃雲湧起,魔氣滾滾。他整個人都隱藏在一畝天大小的黃雲之中,不見蹤影。

他化自在魔主化身,最為擅長的就是魔功變幻欺詐,讓人看不出真身到底在哪。

那三人眼見偷襲就要成功,卻發現對方突然消失不見,正在納悶,就見到對方那名與李雲奇拼拳的斗神武士猛衝過來,一拳轟向他們三人。

那斗神武士也是一頭霧水,本來與李雲奇打的正激烈,沒想到對方突然就隱藏了起來,催動拳勁破開黃雲之後,就見到對面還有三人擊殺過來,自然與之對轟。

轟隆!

雙方撞擊到一起,強大的威力產生了極爆,兩尊半步人仙,與那尊人仙強者被打的連連噴血,他們只是雖然實力不弱,但是與斗神大陸的高手相比就要差上許多了,血脈與根骨根本就無法與人相比,就算人多也無法彌補力量上的差失。

就在他們三人剛想轉身逃離,突然就發現李雲奇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的身後,「你們偷襲我不成功難道就想這樣安然的離開?真的把我李雲奇當成了善良之輩?」

「李雲奇!」

還沒等這三人反映過來,李雲奇他化自在天魔主化身猛然顯現,天魔四寶當空蓋壓,向三人轟擊過去,李雲奇也爆發白骨神拳對其猛轟。

這三人雖然修為不錯,但哪是李雲奇這種猛人的對手。在有他們之前的一擊,被斗神大陸的高手擊傷,更是不敵。在加上他化自在天魔主化身本身就能抵的上一尊人仙之境的高手,李雲奇與玲瓏金塔人寶合一,實力也足超越了一般的人仙高手。

這麼強橫的的組合,超強實力轟擊下,那兩尊半步人仙的強者首先就抵擋不住了,護身法寶都被擊碎,連連噴血,其中一名求饒道:「李雲奇,我們並不是真心想與你做對,都是聽了飄香公子的指使才這樣做的,你放過我們,我們以後肯定不敢在與你做對了!」

另一名半步人仙也說道:「李雲奇,你不要殺我們,只要你放過我們,我們以後肯定不會在幫助那飄香公子了,認你做主人都不是不可能的!」

半步人仙的修為何等尊貴,在二流門派之中都可以稱皇做祖了,這二位雖然修為很普通,但必竟也是半步人仙的境界,能說也這樣的軟話也是被李雲奇的實力深深撼動。

而且他們也看到了李雲奇的殺伐果斷,兩尊人仙都說殺就殺了,他們又算的上什麼、

「這時才想和我說這樣的話?晚了!在你們決定要偷襲擊殺我的一剎那,就註定了你們要死在我的手上!還是安心的去吧,要怪就怪你們跟錯了主人!」

李雲奇下手絲毫不留情,兩記白骨神拳崩出,把這二人的身體打爆,漫天血霧被他催動玲瓏金塔全部吸納當中。

「哈哈,這二人雖然境界不高,但是居然還有這麼多的存貨,一些下品靈器級別的法寶不說,單說法靈丹,居然每人都有十億,到底是怎麼積累下來的?」


武陽這時得到了二人的法寶囊,打開之後,發現裡面竟然存了許多法靈丹,有些驚訝的問道。要知道他,守著大量的靈脈,每時每刻不停的煉化,也煉不出來多少,這二人修為普通,竟有這麼多的存貨,自然有些不能理解。

李雲奇倒是見怪不怪,他知道飄香樓那種純交易的場所,想得到大量丹藥是非常容易的。況且那二人在這裡雖然不顯山不露水,算不上什麼出奇的人物,但是換是平時不管到哪都是高人一等,被人喚做老祖,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存有十億枚法靈丹都是少的了。

「好!好!好!二十億枚法靈丹,雖然不算多,但也夠我揮霍幾次,有總比沒有要好的多!」

李雲奇心中暢快,就想把那尊真正的人仙強者也擊殺,半步人仙都能有十億法靈丹,真正的人仙想必會有更多的丹藥與法寶。

「李雲奇,你不要殺我,如果你不殺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隸,你也知道我是煉虛一重的人仙強者,無論是煉製法寶,還是提煉丹藥,都比別人要快上許多啊,不要殺我,千萬不要殺我?」

在那兩名半步人仙高手被李雲奇擊殺之後,這名人仙便獨撐他化自在天魔主化身的威壓,在天魔四寶的連番轟擊之下,他連法力都凝聚不起來,便知道自已凶多吉少。

這種人物雖然境界不低,但是在打殺方面卻不是很強,主要是他們以做生意為主,對於打生打死方面自然沒有身經百戰的李雲奇兇狠。

人仙境的修為,在世俗之中被稱之為傳奇,在仙道大門派之中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過如今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這尊「傳奇」也不得不放下了自已的尊嚴,委屈求全起來。

這就是境界越高越知道具生命的可貴,只有那些境界低微的人,才會去無謂的拚命,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體會到那種來自於高深境界的帶來的精彩。

「你身為人仙,怎麼可能會做我的奴隸?你認為我會相信你么?我看還是把你打死最為穩妥,精血元氣一樣能為我所用。」

李雲奇自然不會相信他會甘心做自已的奴隸,他雖然說要投誠,其實那也只不過是權宜之計,就算暫時委屈求全,以後也會反水,到時會給自已留下無窮隱患,除非真心讓他用紅日之光照化才是真正的降伏。


「主人,不如先將他收入玲瓏金塔之中,尋找機會在把他照化,要知道如果塔中多一名人仙境的高手,你的實力會大幅度增長,擊殺人仙會更加的輕鬆,就算煉虛二重也可以正面抗衡。」武陽這時建議道。

「我也正是這個意思,只有把他用紅日之光完全照化,凈化心靈,他才能真正的為我所用。」

李雲奇絲毫不猶豫,反手一抓將這尊人仙抓起,血海真罡的印記打入他的身體之中將他控制起來,然後扔入玲瓏金塔的深處。

李雲奇也不怕他反水,必竟時面還有惡妖凌霄和眾多的高手壓制,就算他失去了掌控,也有壓制他的能力。

「你不必對我大廢心機,我凌雲尊者即然說要投靠於你就不會反水。我雖然是人仙境的修為,但是卻並不出彩,無論在哪裡都是別人的附庸。所以誰是我的主人我並不在乎,我看你實力超強,但境界卻不高,顯然不是平常人,興許我跟了你以後還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機場附近的一家咖啡館。


“老爸,微博其實不是我發的,可是你也別問我是誰發的,我不會告訴你的。”鄧以檸手摸着咖啡杯,眼睛看着杯裏的咖啡說。

“既然你不說,那就算了,不過人家tfboys是和我簽過合約的,現在微博曝光這就是毀合約啊,要付毀約金的!”鄧曉平手指輕輕敲着桌面,看着鄧以檸。

firry抿了一口咖啡,看着鄧以檸和啜離佳說:“你們啊,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又不敢說出來。”

啜離佳鄧以檸聽後都小雞啄米般點頭,然後又破浪鼓般搖頭。

firry笑出聲來,用手佛了佛金色的捲髮:“你們年輕人就是這樣,老喜歡藏一些祕密在心裏。”

“firry姐姐你也不老。”鄧以檸說完就端起咖啡喝下去,壓壓驚,和女神這麼面對面說話壓力太大了。

聽到這,firry笑得更歡了,拍了拍鄧曉平的肩膀說:“你女兒好可愛啊哈!”

鄧曉平上下瞄了一眼鄧以檸,最終得出結論:“遺傳我嘛。”

頓時firry就不笑了。冷漠。

“誒叔叔,如果真的要付違約金那得多少錢啊?”啜離佳問。

“因爲這是一個比較嚴肅的事情,他們是明星,所以付給我們的租金也比其他房客要多,所以,我們簽約的違約金也很多。”鄧曉平用手比了個五的手勢。

“五毛?”鄧以檸猜。

啜離佳賜給鄧以檸一個爆慄,說:“智商低的不要說話。”

鄧以檸撅着嘴反駁:“五毛錢怎麼了!過去五毛錢還能買一個番薯呢!”

“可現在五毛錢給乞丐他都嫌少了。”啜離佳撇撇嘴說道,順手端起咖啡抿了抿。

“爸那得多少錢啊,不會要五百萬吧,不要啊會破產的!”鄧以檸問。

鄧曉平淡定地摸了摸頭髮,說:“不多,只是五十萬而已。”

“五十萬,呼,幸虧。”鄧以檸呼了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

“誒老爸錢讓我給他們吧!好嗎!我去我去!”鄧以檸突然說,雙眼噴光看着鄧曉平,滿臉期待的樣子。

“不過你能聯繫上他們嗎?”鄧曉平拿着紙巾擦拭着嘴說道。

鄧以檸拼命點頭:“我有我有他們電話!”

“那好吧,服務員買單!”

“哇噢~老爸我愛你!”鄧以檸抱住鄧曉平的脖子,就差左右臉頰狂親了,這一動作了把前來結賬的服務員嚇壞了,用着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鄧以檸。

“哪有賠毀約金還這麼開心的!你這麼喜歡老爸賠毀約金啊!那糖果屋現在停租了,那所有的房客豈不是都要賠!”鄧曉平邊付給服務員錢,邊說着。

對哦,那些房客怎麼辦?

“老爸,你聽我說,我這麼開心完全是因爲您吶!您想想,您在中國的房子有很多,每天單靠着房租費就可以瀟灑地生活了,這次給您賠了,是讓您吃一塹長一智啊,您想想……”鄧以檸邊說還邊摸了摸鄧曉平衣領的蝴蝶結。

wωw⊙ ттkan⊙ CO

“我吃一塹長一智?你確定這不是你惹得禍!?還和我有關係啦?”鄧曉平拍掉鄧以檸的鹹豬手,理了理蝴蝶結說着。

鄧以檸沒話說,只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把手搭在啜離佳肩上:“離佳不早了我們回宿舍吧!”說着走出了咖啡店。

“你們住在學校啦?”鄧曉平和firry跟上去。

“對啊,住宿舍,老爸,週末我會回來看你的!對了,明天把錢打我卡上!拜拜!”鄧以檸坐在出租車裏,晃下車窗對鄧曉平喊着。

鄧以檸認爲,能出門就攔到出租車完全是因爲自己的無法抵抗的魅力。

“行!”鄧曉平回了一句,就拉着FIRRY上了自己的車。出發去了糖果屋。既然現在沒有人9住在裏面,那他的某樣東西便也可以藏匿在裏面了。

=====

七樓宿舍。

她們宿舍是兩人一間的,空間不大不小剛剛好,牆壁的顏色是天藍,地板是木製,牀並不是雙人牀、上下鋪,而是兩架牀,中間有一個大約一米高的小書架,左邊的牀是鄧以檸的,右邊的則是啜離佳的。

鄧以檸和啜離佳都洗完澡坐在牀上幹着自己的事情。

鄧以檸剛剛通知了之前在糖果屋住的房客們,給他們在市郊的另外一棟房子安排了住處。

做好這件事,鄧以檸纔拿過手機,唉,都沒有一個會打電話過來給自己,那自己主動打過去也可以哈!想着,鄧以檸就撥打了千璽的電話。

沒人接?

這不科學!

鄧以檸又重撥了一次。

通了。

“您是鄧以檸姐姐嗎?我是千璽的弟弟。”千楠青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由於開了免提,喘離佳也聽到了千楠的聲音,一個白眼飛給鄧以檸,小聲地說:“千璽追不到,還想追他弟?”

鄧以檸伸出腿想踹一腳啜離佳,可惜夠不着,便做了一個你死定的表情給啜離佳。

“喂?請問您是鄧以檸姐姐嗎?”易烊千楠見電話那頭沒人應,便又問。

“噢是的,你怎麼知道我是鄧以檸姐姐啊?”鄧以檸一聽到千楠叫自己姐姐,就特別開心!這孩子,乖乖噠!真有禮貌。

“鄧以檸奶奶纔對。”啜離佳又在旁邊補了一刀。

“因爲剛剛哥哥一回到家就和我說,我多了一個叫鄧以檸的姐姐,正好你又打電話過來,而且來電備註是鄧以檸,所以我就知道了!”千楠說。

鄧以檸樂壞了,笑嘻嘻地說:“哎呀楠楠你真乖啊,那哥哥呢?哥哥怎麼不來接電話?”

難道是因爲那天的表白,不敢接電話?這也太那啥了吧?

“他在洗澡。”千楠說。

哦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洗了多久啦?哦不是,那等下哥哥洗完澡你就……”鄧以檸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傳來千璽的聲音:“楠楠,誰打來的?”

哎喲媽呀!

鄧以檸一陣驚慌失措,心裏一陣策馬奔騰,不知是不是腦部零件缺少,就掛斷了電話。

“你幹啥!”啜離佳見鄧以檸一副小鹿鹿亂撞的樣子,不禁問。

“啊~好激動~我…我…”鄧以檸激動得語無倫次。

這時,電話又打過來了。

“接啊!”啜離佳催道,泡沫那魔性的高音聽多了會愛上鄧紫棋的。

鄧以檸手抖了抖,清了清嗓,滑動接聽。

“喂,鄧以檸?”電話那頭傳來千璽好聽的聲音。

啊,此刻,千璽應該是剛洗完澡圍着浴巾出來吧!頭髮溼漉漉的,然後赤身裸露的上身,還有八塊腹肌……

想想那副畫面都有些激動。

“喂?”千璽聲音攪亂了鄧以檸幻想的畫面。

“嗯,我是。”鄧以檸小聲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