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繹雲丹:適合元嬰中期提升修為的丹藥。元嬰初期服用,不但浪費部分藥性,還要承受經脈膨脹甚至撕裂地強烈痛苦。兌換積分8000’

『培嬰丹:某上古宗門的鎮宗靈藥,綠色,可洗筋易髓,壯大元嬰,使人更容易突破修鍊瓶頸。兌換積分20000』

這兩種丹藥,不光可以助他早日突破元嬰,還能壯大元嬰,正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

『補天丹:可彌補靈根的不純,精鍊先天靈根。兌換積分90000』

岳樂的瞳孔急劇收縮,心中驚駭難以言表,修真界靈根:分為金、木、水、火、土、冰、暗、風、雷等屬性。

偽靈根:具有四、五種屬性的靈根,修鍊速度很慢。

真靈根:具有兩、三種屬性的靈根,修鍊速度較快。

天靈根:只有一種屬性的單一靈根,修鍊速度比普通靈根快數倍,結丹沒有瓶頸。

變異靈根:二種或三種五行屬性混在一起,被異變和升華的靈根,有雷、冰、暗、風等屬性,修鍊速度不下於天靈根。

他只不過是最差的那個五行靈根,若不是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亂星海頂級功法《元磁神光》,號稱克進天下五行,卻正是要身具五行靈根才可大成,怕是他也不過是門派最低層的打雜弟子罷了。

這種丹藥,當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修鍊千年他竟從未聽說過,相信即使是門派的散仙也不曾知曉。

難道。。。。這是仙界的,甚至。。。。

岳樂不敢再往下猜測,那種渺小如螻蟻辦得感覺,令他遍體生寒,然而心中又如同有一隻蠻荒凶獸興奮得怒吼嘶叫。

「也許這是我修仙正道的際遇也說必定呢!」目露精光,岳樂嘴角勾起個肆意弧度。

功法、法寶他已經有《元磁神光》和本命法寶了,如今最緊要的還是恢復實力。

「兌換培嬰丹和繹雲丹。」

「嘀,兌換培嬰丹和繹雲丹成功,消耗龍氣積分點28000,宿主剩餘積分點數72000。」

手中出現兩粒通體晶瑩、流動光華的丹藥,岳樂把玩片刻將它們收到系統空間中。

定心凝神,岳樂盤膝運功,元神剛附身先融合*,現下最要緊的是趕快恢復到元嬰期。

旭日東升,東方紅日噴薄而出直上高空。

房門被輕輕敲響,博爾濟吉特氏·塔娜面帶擔憂地問,「國公爺,您已經一天沒進食了,妾身給您準備些膳食,您多少用點吧。」

「進來吧。」屋內傳來熟悉男子的聲音。 博爾濟吉特氏·塔娜標準蒙古女子長相,大眼睛、高鼻樑雖不是一等一的美女,卻也是面目清秀。

兩人少年夫妻,七八年一直相敬如賓,即使後來迎娶了側福晉伊爾根覺羅氏、庶福晉劉氏、周氏、納喇氏,卻仍無法動搖他的地位,可見這女人頗有手段。

這麼一個聰明又十分了解『自己』原來性格的女人,可不是什麼好事。

岳樂輕柔的握過她正在為他穿衣的手,聲音帶上一絲歉意:「塔娜,這幾日辛苦你了。」

「不辛苦,妾身有什麼好辛苦的。」博爾濟吉特氏,抬頭凝視岳樂蒼白的俊臉,眼中閃著淚花:「只是妾身心疼國公爺,您這幾日傷心的都不曾吃東西,都消瘦了。」

望向博爾濟吉特氏的目光變得更加柔和,岳樂溫聲說道:「你不是說準備些膳食嗎?我正好餓了。」

博爾濟吉特氏面帶喜色,吩咐道:「尼莽吉,還不趕快把粥呈上來。」

拉著博爾濟吉特氏的手一同坐在桌上,岳樂說道:「你也沒用早膳的吧,不如我們一同用吧。」

博爾濟吉特氏溫順點頭,兩人一同用膳,岳樂吃著陶瓷碗里的粥,忽而說到:「父親已故去三日,昨日宮中發下聖旨慰問,我即刻便進宮,向皇太后和皇上謝恩。」

博爾濟吉特氏點頭,「妾身知道了,國公爺還有什麼要吩咐。」

岳樂眼中帶出讚賞:「府內守孝百日,禁忌一切娛樂和交際,你準備一下,讓她們安分些。」


她們自然指的是其他側福晉和庶福晉,感覺到岳樂的信任,博爾濟吉特氏體貼應道:「國公爺大可放心,這是妾身該做的。」

將博爾濟吉特氏摟緊懷中,岳樂感慨道:「還好有你在。」博爾濟吉特氏心中一甜,頭靠在他的肩頭面上的欣喜無法掩飾。

卻不知,岳樂眼中溫情早已退散,只餘下沒有情感的清冷眸子。

琉璃金瓦,深宮紅牆,重重疊疊的殿堂,漢白玉鋪的空曠廣場,天湛藍,浮著一線白雲。

慈寧宮年幼的小福臨坐在母親庄太後身邊,岳樂恭謹行禮向皇太后和皇上謝恩請旨。

庄太后安慰說道:「沒想到饒余郡王盡然就這樣去了,你是個孝順的,饒余郡王府的振興日後都靠你了。」

「是。」岳樂拜謝,暗中對年過三十卻是依舊是風姿麗容、端莊大氣的庄太后,使用了一個探查技能:

」嘀,探查對象基本信息成功!


姓名:博爾濟吉特·大玉兒

等級:1(凡夫俗子)

樣貌:8

天賦:氣運加身、母儀天下

技能:無

物品:無。」

福臨仔細打量著岳樂,看著平日就很喜歡的堂兄臉色蒼白,眼中露出單純的關心:「堂兄,你不要太難過了,我看你臉色不是很好。」

岳樂對著福臨輕輕一笑:「謝皇上關心,臣回去后定好好休息。」被那清淺的笑容晃了一下眼,福臨也跟著笑了起來。

庄太后看著兩人的互動,目光一閃,岳樂是個人才,等他繼承其父爵位,兩人較好,將來定能成為福臨的一大助力。

「攝政王到。」伴隨宮人的通報聲,多爾袞一身金色蟒袍,大步流星的走入殿中,向座上兩人行禮,動作帶著幾分隨意。

庄太后看在眼中,面上卻笑的很是美麗,聲音柔和:「攝政王,你怎麼來了?」

多爾袞竟是直接坐在椅上,笑著說:「我聽說岳樂來了,就來看看。七哥去世,他的兒子我也得關心關心。」轉頭又對岳樂說道:「瞧你臉色蒼白的,傷心也別把自個身著不當回事。」

岳樂看著眼前這個是熟悉又陌生的人,心內不起一絲波然。

「嘀,探查對象基本信息成功!

姓名:愛新覺羅·多爾袞

等級:8(後天高手)。

樣貌:7

天賦:氣運加身,百戰百勝。

技能:輕功、刀法」

不過只另一個世界之人罷了,面上似乎受到感動,躬身對著他拜道:「謝攝政王關心,小侄受教了。「

「明日下午出宮行獵,你也一起來吧,散散心。」

「是。」岳樂應聲答道。

福臨小臉露出驚喜,看來是很興奮,「王叔,我也去。」

多爾袞一笑:「好,好,也帶你去。」

眾人均是笑了起來,室內一片歡笑,庄太后也笑著,美麗的臉上帶著一絲欣慰和愉悅,然而眼中卻無一絲笑意。

天空像一塊洗凈了的藍黑色的粗布,星星如同被撒在這塊粗布上閃光的碎金,耀眼奪目,讓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饒余郡王府書房

管事和幾位跟隨岳樂的心腹,此刻目光獃滯,周身被真元纏繞,一道道反覆的咒文沉沉浮浮,片刻后消失在他們體內。

高級傀儡術是修真界,難得的秘術。給低於自己法力的人種下此種咒術,被種下咒術的人將會從心底里聽從主人命令,不會生出一絲反抗,甚至至始至終都難擦覺自己被施了術。

就如同此刻的管事和幾位跟隨岳樂的心腹,他們只覺得岳樂正是繼承饒余郡王府的最好人選,威然天成,令人臣服。

岳樂說道:「總管,你是跟隨父親的老人了,以後府里的事照樣還交由你打理,還有你們幾人共同擔任管事一職。」

管事和幾人趴伏在地,激動道:「老僕,定不負國公爺所託。」「定不負國公爺所託。」

「很好,」臉上帶笑,岳樂將老總管扶起,對幾人道:「父親的囑託我一日不敢忘,今日將你們叫來,也是給你們定一定心,饒余郡王府的榮耀不過才剛剛開始。新皇登基三年,眼看快到親政年齡,庄太后是個精明的女人,定會提拔新皇帝同輩子侄。藉此分權,打壓攝政王一眾的氣焰,這也正是我們王府更進一步的最好機會。」

「國公爺英明。」幾人心內澎湃,異口同聲。

岳樂繼續說道:「府內還有現在人心不穩,我需要你們儘快將之安定。還有一些其他府上的,或是福晉她們的眼線,我不是很喜歡。無關緊要的就留著,若是當人重要職位的,給我打發了,知道嗎?」

「是。」

「天色不早了,下去吧。」滿意一笑,一揮手讓他們退下。

這些服侍跟隨他的老人,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性格習慣,岳樂如今年二十二,性格習慣早已定型。即使他吸收了’岳樂’的記憶,但終究不是真正的『岳樂』。

想要不為人知,自然是不他們控制住,還有那個博爾濟吉特氏。不過她氣運在身,自然不能同這些下人一般,得換個法子才行。

房內一片安靜,岳樂一人坐在書桌前看書。

「國公爺,奴婢是福晉身邊的尼莽吉。」聽到門外女聲岳樂嘴角勾起,放下手中的書淡淡道:「進來吧。」


尼莽吉恭敬行禮:「國公爺,福晉聽聞國公爺並沒有用晚膳,讓奴婢給您端來一碗燕窩粥。」


「送到近前來。」

「是。」尼莽吉端著托盤上前,渾身一震,噼啪一聲瓷器落地。目光變得獃滯,一道道反覆的咒文在周身沉沉浮浮,顯然同總管幾人一樣被施了高級傀儡術。

清冷的眸子此刻深沉的猶如墨汁一般,令人難以看清的漆黑。

岳樂實力不過恢復到練氣期,坎坎使用咒術,體內真元因為施展幾個高級傀儡術早已空空如野,筋脈傳來一陣陣撕裂的疼痛。

,,

「兌換一顆黃龍丹」岳樂手掌一翻,掌心多出一顆通體金黃的丹藥,葯香瞬間肆意,瀰漫了這個房間。

「嘀,黃龍丹兌換成功,黃龍丹:練氣期十層以下服用有奇效。」消耗龍氣積分1000.宿主剩餘積分點數71000。」

岳樂毫不猶豫,一口將黃龍丹吞下,盤坐在書房內室,周身真氣流動,開始運功恢復。

幾個時辰過後,識海中響起系統提示聲:

」嘀,恭喜宿主突破練氣期,宿主編號823247375

姓名:夏郢

等級:11(築基初期)


相貌:8(俊逸儒雅)

天賦:五行靈根

技能:探查、望氣、法術、神識、遁光飛行

物品:隕鐵匕首、白玉發簪」

岳樂收功,盤坐在床上,開始思索。』因為這次附身是系統所為,元神和肉身融合的十分完美,實力也因為《截命奪天術》被保留下來。

不過因為這具身體沒有修鍊的根基只能花幾個月時間才能再次回復到元嬰初期,時間還有五年劇情就要開始了。

現今第一要事,便是解決『岳樂』的那一眾妻妾,還有就是這次任務,除了攻略小皇帝福臨,他還想試試第二種可能。 順治三年,岳樂跟隨肅親王豪格征討盤踞四川,順治六年秋季,大軍凱旋,因為他作戰英勇,頗具謀略,更是率部擊斬了大西王張獻忠,岳樂直接被晉陞為貝勒。

萬里無雲的秋日,晴空耀目,清風流暢,整個饒余郡王府透著種雍容。

書房中,書桌上有著筆墨紙硯,岳樂坐下后,自有內侍上前研磨。

內侍研了墨,放於面前,退了出去,岳樂提起筆,鋪開一張紙,上面刷刷刷寫了起來。

字跡清峻脫俗,隨意洒脫,躍然紙上,似要飛躍而出。老管事候在一旁,他雖然不懂文墨,但也頗覺賞心悅目

他只是看著,不敢開口打擾了貝勒爺寫字。貝勒爺出征三年回來,不知為何岳樂的書法給他感覺有了些不同,就是端坐這裡的貝勒爺,和他記憶中相比,也有了不同,可仔細去看,又覺得並沒有什麼變化。

或許是戰爭的磨練與或許是年歲漸長,貝勒爺周身氣質更加沉穩儒雅、令人信服,威嚴愈重了。

不過片刻,幾大篇紙已是寫完,岳樂滿意的看了看,倒是有了前世的幾分水準了。

將手中的筆放到一旁,抬頭,看見老管事正眉頭微蹙的盯著案几上的紙張,岳樂開口喚了一句:「管事?」。

「老奴在。」管事怔了片刻,迅速回神,馬上躬身回應著。

岳樂也沒提對方剛才走神之事,只問道:「福晉在我出征的第二年病逝?」

「回貝勒爺,是。」管事回答。

「周氏、納喇氏被安置到偏院去了?」

聲音平淡,聽不出起伏,老管事回道:「是因為庶福晉周氏、納喇氏與福晉之死脫不了干係,老奴

擅自做主將她們安置到了偏院待貝勒爺回府後,再行定奪。」

「很好,就繼續讓她們待在偏院吧,衣食住行不必苛待,要是小阿哥要看望母親,也不必攔著。」岳樂說道。

福晉博爾濟吉特氏太過精明能幹,庶福晉周氏、納喇氏雖是位份不高但是最得『岳樂』寵愛,岳樂雖能偽裝不被察覺,但他是個隨性慣了的主,修真本就是隨性所欲,自然不可能為了任務偽裝幾十年。

岳樂出征前早已對老管事、尼莽吉有過交代,果然回府後便知曉福晉病逝,庶福晉周氏、納喇氏雖被禁的事。

滿意一笑,岳樂又問:「聽說攝政王得了征忡之症?」

「是,自從豫親王死後,攝政王的征忡之症更加嚴重了,根據我們在皇叔父攝政王府的暗線傳來的消息所說,攝政王身體越來越差了,不日前還吐了口淤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