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陽子雖然一生自負驕傲,但方纔這一刻,夏樂無私的將突破到大成期的境遇詳細的給他敘述出來的時候,在他的心中,第一次升起了一種叫做“佩服”的情緒!

而夏樂卻不知道,他這次突破到大成期,不單單只是絕處逢生的領悟,更多的原因,則是在很久以前,曾服用下萬年之淚的緣故,若沒有萬年之淚那種起死回生的效果,他方纔早就被體內突然爆炸的五行契根爆體而亡了。

而當下,夏樂也沒能想到羅陽子在這一瞬間會領悟那麼多,他見羅陽子臉上的真誠笑意,當即便微微一笑,正想說什麼,耳邊卻突然傳來了“隆隆隆”的聲音。

下意識的,夏樂便朝着遠處的大雪山上看了過去,只見方纔還平靜異常的大雪山,此刻整個山體卻突然晃動了起來,話到嘴邊,夏樂不由得立即改口道:“老羅,跟着我一起去看看大雪山上的那個妖魔王者究竟想做什麼吧……” 話音落下,夏樂隨手朝羅陽子一指,羅陽子當即感覺眼前一花,下一刻,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兩人已經來到了大雪山的腳下!

望着茫茫顫動的大雪山,羅陽子似乎有些失神,不禁下意識的問了夏樂一句:“夏…兄,剛剛,這、這是怎麼了?怎麼一下就來到大雪山腳下了?”

此時,大雪山整個山體不斷晃動,高高的山峯直聳雲間,站在雪山腳下,則更加能看清楚山峯處那個世界的缺口,和缺口裏面正在掙扎着想要進入的異界妖魔。

“這便是真正的掌控天地之力了,這天地之間,所有的事物都可因我的喜怒而變。”

夏樂的聲音異常平靜,聽不出絲毫波動,話音落下的同時,面前還在顫動的大雪山突然平靜了下來,然後在羅陽子的注視之下,原本直插天際的山峯,竟然慢慢在下降縮短!

只見幾個呼吸之間,原來高高的山峯,一轉眼竟然變成了小山,進而變成一個土坡,到了最後,直接就變成了平坦的地面。

無聲無息中,一座茫茫大雪山竟然就這麼消失在了眼前。

而隨着大雪山的消失,一隻看上去猶如人形的怪物站在了兩人不遠處的地方。

它跟人類一樣,長着兩條腿與兩隻胳膊,只是面龐上猶如一條魚一般,就是身後屁股的位置,也託着一條長長的尾巴,此刻,它正用謹慎的目光盯着夏樂兩人,尾巴不時地在空中搖擺,發出“嗤嗤”的聲音,甚至,它周身涌動着一股驚駭的雷光,隨時都有襲擊兩人的可能!

但夏樂彷彿對這隻妖魔之王阿卡斯視而不見,依舊將目光放在了羅陽子的身上,他的目光有些閃動,嘆了一口氣,聲音飄忽不定道:“我總算明白前一世的我爲什麼要拋棄上一世的大神通了……”

“爲什麼?”

羅陽子雖然也看到了不遠處的妖魔之王,但是,看到夏樂淡定的模樣,他的心中卻沒由來的升起一股安心與信任,彷彿這世間一切的困難,在面前一臉淡漠的夏樂面前,都算不了什麼。

“因爲所謂的大神通,正是突破大成期的束縛啊!”

夏樂的聲音有些感慨:“原來我一直都搞不清楚,我的上一世爲什麼要拋棄自己的大神通,將大神通直接割離給默默,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原來,神會期的奇人們一直就走錯了路,所謂對於空間的掌握,只不過是下成神通,只有掌握這天地間大自然的力量,萬物全爲我所用,這纔是真正的大神通。”

聽完夏樂這句話,羅陽子似乎有些頓悟,臉上露出了思考的神情,剛想說什麼,突然便感覺到不遠處妖魔之王傳過來的一股波動。

“愚蠢的人類,你以爲將阿卡斯大軍全部消滅,就能嚇到我阿卡斯嗎?我阿卡斯可不是那些我製造出來的廢物所能比擬……呃……啊——”

阿卡斯最後一個“的”還未說出口,突然就一個影子從夏樂身上竄出,猛然擊在了它的身上,一瞬間,直接就將它砸進了地底深處。

而夏樂,卻依然還站在原地,彷彿從未動過一般。

又是一股波動傳來:“你…你打疼我了!”

隨着聲音響起,阿卡斯的身影一瞬間出現在夏樂的眼前,長長的尾巴上帶着攝人心魄的雷光,在空中帶着呼嘯之聲,狠狠地就朝夏樂身上猛抽過去。

它這一抽極快,一旁的羅陽子甚至還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它的尾巴已經抽到了夏樂的眼前。

但就在現在,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極快的動作,在距離夏樂眼前的時候,突然猶如陷入泥潭一般變得極爲緩慢!

夏樂不屑的冷笑一聲,隨意的擡起了一隻胳膊,一下就抓在了阿卡斯的尾巴上。

嗞啦——

便隨着阿卡斯揪心的一聲慘叫,它的整條尾巴直接就被夏樂撕了下來。

失去尾巴的阿卡斯猛然退後數步,疼痛的嚎叫了一聲之後,一雙死魚一般的眼裏滿是難以置信,它緊緊的盯着夏樂,嘴脣合動,又是一股波動傳來:“不…不可能!!”

“哼,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夏樂冷哼一聲,緩緩向着阿卡斯走了過去,語氣之中滿是不屑:“我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在這個世界裏,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或許在你的那個世界裏,你是王者,同樣也沒有你做不到的事情,但脫離了你所熟悉的那個世界,來到我這個對你來說陌生的世界之中,你什麼都不是!”

夏樂走到阿卡斯的面前,輕輕的衝它豎起了一隻手掌,冷然道:“死吧……”


“不……不會的……我不會死的……不!!!”

阿卡斯那股散發的強烈不甘的波動迴盪在這片空間之中,只見它整個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老,表皮出現皺紋,就連凸出的眼睛,也慢慢凹陷了進去。

“會的,你會死的,因爲這並不是你的那個世界,你現在身處的這個世界,本是五行主宰。”

隨着夏樂最後一句淡漠的聲音響起,阿卡斯整個身體頓時衰敗了下去,就連夏樂手中的那一截尾巴,也迅速乾涸,直至全部都化爲了一堆灰燼。

呼——

輕風吹過,帶起了阿卡斯化爲的這堆黃土,輕輕飄散在空中,最終與雪白的大地融爲一體。

原本秒殺神會期奇人的妖魔王者,就在夏樂淡漠的聲音之中歸於一堆黃土,散落在大地的各個角落……

“好了,老羅,一切都結束了!”

夏樂微笑着走到羅陽子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羅陽子臉上滿是震驚,但不多時,他的面容上卻浮現出了凝重的神色。


他先是認真的看了夏樂一眼,又將目光望向了天際:“夏兄,這異界妖魔雖然滅亡了,但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缺口是不是該要填補上呢?就算是花漾妍谷主暫時封住了缺口,但也只能一次維持七日的時間,七日時間一過,異界的妖魔還是會涌入我們這個世界中來,就算它們不足以威脅到夏兄,但是,每七天就要屠殺一次異界妖魔,以後的日子,也談不上安逸吧?”

“呃……”

夏樂聽完忽然怔住了,他的臉上慢慢浮現出掙扎的神色,眼中不斷閃動,眉頭也瞬間扭成了一團。

“怎麼了?夏兄,難道你現在身爲三界之中,掌握着整個世界的力量,也沒辦法修復這世界的缺口嗎?”

羅陽子見夏樂臉上有異,不禁趕緊出言詢問了一句,在他看來,夏樂已經到達了自己所不能觸及的境界,難道,在這個境界當中,還有夏樂辦不到的事情嗎?

“呵呵呵……”

夏樂聽完這句,忽然連連苦笑了三聲,就連聲音之中,此刻也全是苦澀:“老羅,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沒有修復這世界缺口的本事……我雖然突破到了大成期,這個時間的萬物全爲我所用,但是……我只是能控制和破壞,卻不能修復……”

夏樂所說的意思極爲簡單,就像是一個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軀體行動,甚至能把自己的一根腿直接從自己身上砍去,但卻不能再重新長出來一根新腿!!

羅陽子顯然也明白了夏樂的意思,他眉頭一皺,忽然問道:“難道就沒有解決的辦法了嗎?”

“有、有!”

夏樂低頭苦笑着,此刻心中卻滿是悲憤:的確是有辦法,只要讓擁有純體的小雨化爲世界的一角直接填補到缺口上就行了,但是,犧牲小雨這種事情,我會做得出來嗎?

“夏兄不必介懷,大不了以後的日子裏我們每七日來屠殺一場就得了!”

羅陽子聽出了夏樂聲音中似乎藏有苦衷,不禁安慰了他一句,想了一個最笨的辦法。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夏樂苦笑兩句,心中不禁也漸漸安靜了下來——大不了每七日過來屠殺妖魔一次,累點就累點,但絕不能爲了以後長久的安逸,就讓夏雨去送死!

但是,他的這句話音剛剛落下,一個滿是惆悵的聲音卻從夏樂的耳邊響起:

“不行呀,小帥哥,如果不想辦法修復這世界的缺口,它就會一天天的變大,而且,據人家長久以來的觀察,那個阿卡斯只不過是異界中一名普通的高等戰士,若是在今後的有一天,異界真正的王者發現了我們這個世界的存在,來到我們這個世界的話,那就算小帥哥你達到了大成期,也一樣是於事無補的啊……”

聽到這聲熟悉的聲音,夏樂猛然轉過了頭去,方纔因爲糾結於夏雨的事情,他甚至都沒有感覺到空間的波動,這一回過頭去,立即便發現,許久未見的花飄零俏生生的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正一臉微笑的望着自己。

“狐…狐狸精!!”

夏樂的瞳孔陡然放大,聲音之中,也滿是震驚!!

他怎麼也想不到,許久未見的花飄零突然會出現在了這裏,而她這一出現,同時還給自己帶來一個天大的打擊!

難道,真的要犧牲小雨嗎?

花飄零……這一段時間究竟爲何躲着我?

當初姬賢的死去,爲何讓她在衆人面前公衆失態?

一個個疑問,陡然浮上了夏樂的心田,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澎湃,猛然就朝着花飄零撲了上去。 遠古深淵中,翔天鹿這一出現,其他的妖獸們立即便快速退隱到了遠古深淵的暗處,而翔天鹿也並不在乎其他妖獸,它的注意力,已經放在了李虛子的身上。

“退後,大家迅速退後!!”

李虛子依舊組織着人類大軍退後着,一邊暗暗也緊張的觀察着翔天鹿的一舉一動,他深深的明白,在玄級妖獸的面前,人類大軍已經沒有了任何優勢可言。

人類大軍緊張快速的後退之中,翔天鹿也終於擡起了腳步,一步一個腳印追了上去。

它雙眼之中猩紅的色彩越來越濃厚,終於,兩眼中的猩紅實質了起來,“嗖”地一下,就朝着李虛子射了上去!!

轟——

兩道紅光捲起粉塵無數,人類大軍後退的同時,不禁被這粉塵嗆的咳嗽連連,更有甚者,沒來得及逃出爆炸的範圍,直接被兩道紅光轟炸成了無數的碎片。

“李、李虛子宗主死了?他死了……”

煙霧散去之後,修煉者們已經發現,原本呼喊着讓大家撤退的李虛子的聲音,此刻已經消失在不見,只在爆炸過後的原地,留下了那一把飲血長劍,和兩根看不出來形狀的手指,緊緊的扣在劍柄之上。

玄劍山宗當代宗主,一個照面之下,就被翔天鹿轟成了碎片。

玄劍山宗的弟子們忽然怔在了原地,一個個難以置信的望着那柄飲血長劍,似乎在劍身之上,還能看到絲絲血紅……

呯——

長劍落地之聲。

“宗、宗主…他…他死了……”

不知道是哪名玄劍山宗弟子的長劍落在地上喃喃自語了一句,其餘的弟子們一個個也都從恍惚中回過了神兒。

嗷——

翔天鹿突然仰頭高嚎一聲,隨着嗷聲漸漸低沉下來,突然,從遠古深淵各處,再次涌蕩起了無數的妖獸大軍!

吼吼吼——

一隻只妖獸面容猙獰,不斷地朝人類大軍低聲吼叫着,似乎是隻要翔天鹿再次發號示令,它們就會一股腦的朝人類猛撲過去!

嗷——

翔天鹿又是一聲高嚎,妖獸們這才一個個從黑暗中涌動出來,兇狠的撲進了人羣之中。

“爲宗主報仇!!!”

玄劍山宗的弟子已經反應了過來,個自提起自己手中的武器,撕吼着揮劍砍向衝向自己的妖獸。

“同道們,拼命吧!殺一隻不賠,殺倆賺一隻!”

不知道是誰高吼一聲,剩下的人類大軍見狀,只能再度提起功力,朝着撲向自己的妖獸衝了上去。

封印之內。

見到花飄零突然到來,羅陽子很識趣的遠遠走開,兀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那片空間,留給了夏樂和花飄零。

只是,他卻沒有發現,先前阿卡斯化爲的灰燼之中,一粒看上去通紅的“灰燼”,已經悄悄的飄落到了他的頸間,然後,隱沒在他的脖子上。

羅陽子沒有注意到這點,而在遠處的夏樂和花飄零,當然更沒有注意到。

此時,夏樂已經來到了花飄零的身邊,看着花飄零一臉微笑的模樣,他的心裏竟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狐狸精,你剛纔說什麼?你這段時間都跑哪裏去了?爲什麼不見我?還有,當初我殺死姬賢的時候,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剛走到花飄零的身邊,夏樂就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他甚至伸出了雙臂向抓住花飄零,但卻感覺有些不妥,這纔將雙臂緩緩放了下去。

“人家說這世界的缺口還是要修補上的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