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可以幫的上忙的我不會推辭的。”看到老人面露艱難的表情,龍天忍不住開口道。

“是……”老人掙扎了一會兒,終於下定了決心道,“是這樣的,我想請少俠幫幫忙,能不能收小銘爲徒!”


他一把站了起來,向着龍天跪了下去,哽咽着道:“老朽也知道這有些強人所難,但我實在是沒辦法了,這羣強盜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小銘留在這裏只能白白送死啊!”

話音剛落,老人又抹起了眼淚,枯瘦的臉上佈滿歷經磨難的滄桑。

“老人家,你這是幹什麼,趕緊起來!”龍天一驚,上前扶起老人。

老人堅持不肯起來,不過龍天以神力暗暗扶住他,讓他跪不下去,他也就不再堅持了。

“這是什麼回事,這羣人不是都被我殺了嗎?”龍天不解道。

“是這樣的……”老人開口解釋。

原來當初鄰近的村落曾爆發過一場大戰,有修士降臨,神紋滿天飛,電弧火花讓黑夜湛亮如白晝。

當時村民們以爲是他們村的那個小神仙惹到了仇敵,因而帶來了滅村之災,根本就不敢去看,只是關緊大門躲在家裏。

畢竟這是修士之間的爭鬥,一羣凡夫俗子也確實插不上手,說不定就惹來了大禍。

只是如今方纔知道,這羣人根本就不是鄰村那個小神仙惹來的。

他們不知道從哪裏聽說這片土地曾經存在過一個強大的傳承,留下過祕寶,便以屠戮來逼迫村民們交出祖器。

只是一羣老實巴交的鄉下村民哪裏知道什麼祖器,連蛻凡境的修士在他們眼裏都跟神仙差不多。

“照你這樣說,這應該是一個有預謀的行動。”龍天低眉沉吟不語。

如此說來,這個小村是因爲沒有修煉之人,所以那個神祕的勢力才只派出了幾個蛻凡境的傢伙。一旦自己走後,事情還真不好說了。

“放心吧,既然決定幫你們了,那就一次性幫到底,我會先住下來一段時間,如果他們敢來的話那就揪出他們的大本營,一網打盡。”龍天擡頭說道。

照老人的話,這羣人的實力應該不強,逆天了也就養氣境中下天境而已,倒不是很難對付,只是敵暗我明,這一點有些棘手。

“多謝少俠了,我先給你張羅飯菜去!”老人大喜,拄起柺杖就要出去。


臨到門口的時候,他一拍腦門,哎喲了一聲,轉過頭道:“不知道小神仙吃不吃五穀雜糧,我們村裏弄不到那些珍饈美味的。”

“放心吧,老人家,我說了,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跟你們一樣,你就按照平常吃的飯菜弄吧!”看着老人略顯緊張的表情,龍天不由得有些辛酸和難過,大概他曾經聽說過鄰村的那個修士,以爲自己不吃凡俗菜餚,只吃靈藥兇獸。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緊張的神情放鬆了下來,朝門外走去,準備張羅晚飯。

忙活了幾乎一個晚上,龍天才有了空閒的時間,那些村民們太熱情了,一直“小神仙小神仙”地叫,讓他都不好意思了。

有幾個比較激動的村民帶頭,大家差點都要跪下來膜拜他了,要不是龍天用神力制止了他們,地下肯定黑壓壓的一大堆。

“唉,一直看那些英雄人物怎樣怎樣,如今小小地當了一回,才知道什麼事都不簡單!”龍天不由得感嘆。

接下來他就住了下來,等待下一波的兇徒,也順便教練小銘等幾個孩子一些修煉之道。

龍天並沒有把龍山神紋教給他們,而是讓他們先鍛鍊好身體,打算教他們古老傳授的神紋。

龍山神紋畢竟太過強大了,遠遠超出其他的神紋,想當初他修煉的時候,一副山之圖案就差點把他吸成了人幹,他可不想這幾個孩子日後被自己害死。

況且自己可以到達這裏,不代表其他人不行,萬一被別人看出了龍山神紋,那對這個小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神紋雖然是基礎,但並不代表它就弱,每一個宗門都很看中自己的神紋,絕對不允許它流傳出去,因爲這是他們的根本。一旦門內神紋不小心傳了出去,他們將不計一切代價奪回。

而龍山神紋則又遠遠凌駕於諸多神紋之上,神祕無比。一道神紋神術需要好幾道神紋構成,然而龍山神紋每一副都可以傳遞出來一種大術,其奧義深不可測,對至尊世家都是難以按捺的吸引。

不過古老的神紋不一樣,那是他自己參悟出來的,不屬於任何一個門派。以老人的性情,他並不會介意自己將神紋傳授給別人。

“喝——哈——喝——”

小村的一片空地前,一羣小孩子正拙劣地站樁打拳,汗水從他們稚氣未脫的臉上流了下來。

不過沒有一個人抱怨,他們雖然還小,但意志都很堅韌,讓龍天讚歎不已。

當然,這也是有原因的。龍天說要教他們修煉,這對一羣孩子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誘惑。

至今他們也沒有看到過什麼太過厲害的人物,倒是聽慣了神仙的故事,對這些特別的嚮往。突然有機會能夠學習仙人法術,這實在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讓一羣孩子激動難耐,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師尊,我們什麼時候纔可以飛啊?”休息的時候,小銘跑到龍天身旁問道。

“唉!”龍天嘆了口氣,對小銘的稱呼很無奈。他並不想收徒弟,自己也才養氣境而已,哪有收徒的資格。

不過老人家精明,一直在旁邊督促,就是要讓小銘叫自己師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龍天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厭煩,他理解老人的心情,他只是想要讓小銘過得更好一點而已。

“只是……”龍天搖頭,唏噓不已。他自己的前路都有些渺茫,指不定現在就有人在布埋伏等着自己自投羅網呢?跟着自己不見得就是一件好事。

如果說當師傅的話,他倒是覺得道有道更合適。雖然死道士缺德,但不得不說他生存的本事很強,行事風格百無禁忌。在這樣的世界裏,他比自己更適合教徒弟。

“算了,不想了!”龍天摸了摸小銘的頭,露出了一抹燦爛的微笑,道,“呵呵,彆着急,修煉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只要功夫深,鐵杵也能磨成針!”

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樣子,那個時候迷《西遊記》,整天神神叨叨地,想象自己是孫猴子,要一蹦十萬八千里。

如今回頭,往事皆已成煙,唯留風中餘香,讓人回味着曾經的美好。


“咿呀咿呀!”小咿在龍天的肩頭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抖了抖腰,雪白的毛髮跟波浪一樣起伏,惺忪的睡眼朦朧成一條線。

“怎麼樣,有線索了嗎?”龍天開口詢問。

這隻死綿羊一天到晚就是趴着睡覺,真的有向懶羊羊進化的趨勢,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不過它的感知能力靈得很,可以探查周圍人情緒波動,分辨出好人壞人,頗爲奇異。

“沒。”小咿懶懶地回了一句。

它睡覺的同時其實也在散發靈識查探周圍的情況。只是一連幾天都沒有可疑的人物出沒,讓人不解。

按道理一隊人馬全軍覆沒,消息早就應該傳回去了,怎麼可能會沒人反應?

龍天驚疑不定,他探查過其餘幾個被滅的村落,那裏殘留有黃泉煞氣。如果猜測沒錯的話,這一神祕勢力應該是枯葉谷。

這不是一個好消息,枯葉谷的實力不容小覷,他和道有道合力戰過這一門派的長老,那黃泉陰煞死氣的確可怕。

只是按照推測,這羣兇徒的實力應該不強,否則也不至於和鄰村的那個修士戰得那麼慘烈,方圓百里都知道了,畢竟真如老人所說的話,鄰村的那個修士也僅是養氣境下天境而已。 龍天打算再去鄰村的遺址看一看,說不定可以發現一些什麼事情。

步入殘屋敗瓦中,入目是一地的蒼涼。這裏的一切早就被黃泉死氣侵蝕掉了,只留下了焦土,訴說着當初血腥的一面。

“枯葉谷,”龍天皺眉沉思,“會跟森獄魔界有關嗎?”

記得當初道有道曾在枯葉谷的長老身上搜出了一塊黑煞魔石,那是產自魔界的一種特殊礦質。

“啪嗒!啪嗒!”

突然,一股凶煞之氣瀰漫,有腳步聲從前方傳來。

龍天趕緊拉起戰雲,躲到一旁的亂石堆裏。

“師兄,我們不去滅了那個村嗎,不是還差了點鮮血爲引嗎?”一道曼妙的女聲響起,來人逐漸露出了身影。

這是一對男女,皆穿着褐黃色的衣服,只是女子的衣服別緻了一些,繡着一朵鵝黃色的花,配上她姣好的面容倒也頗有些亮麗。

“長老說了,鬼池構建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不管是誰都不能去惹敵人,一切等到通道打開爲止。”男子陰沉着臉回答。

“難道要便宜了那個修士,過去搜索那件東西的人都死了,這對我們接下來的動作極爲不利,人手已經不夠了。”女子皺了皺眉頭,眼中有煞氣出現。

“放心吧,等通道打開,魔少將會降臨,神道長老也會越界前來支持,到時候,不管是誰,惹了森獄魔界都要死!”男子臉色陰森,如豺狼一般兇狠殘酷,道,“先回谷內再說吧,需要的東西都已經收集好了,三天後會有晦陰兇時出現,那是五陰鬼池成形的最佳時機,這幾天都不要招惹別人了。”

“知道了!”女子不甘心地回了一句,兩人越過破敗的村莊離開了。

“五陰鬼池,森獄魔界,果然!”龍天眼中精光爆閃,眉毛擰成了濃濃的一團,如墨寫的一般。

“嗯,跟上去看看!”

顯然這兩人剛從外界辦完任務回來,如今正是打探枯葉谷根據地的絕佳機會。

而且,從剛纔兩人的對話中,龍天得出了一個極其有用的信息,那就是——枯葉谷沒有神道強者坐鎮。

看來當初佛道的封印極爲有效,無界之界只有神道境以下的修士才能夠破封出來,其他人都要受到壓制。


這是一個好消息,對於龍天來說有點振奮人心。沒有神道強者的話,憑他和小咿的實力,足以跟這羣人周旋一二了。

緊隨着兩人行走,龍天來到了一座小山前。

這座山不大不小,沒有濃郁的靈氣,但也並非荒涼死寂,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倒是藏身的好地方。

“咚咚咚!”

男子走到一處石壁前有規律地敲了幾下,而後有將旁邊的一顆歪樹往右邊用力一擺。

“隆隆隆!”

石壁突然抖動起來,沙石簌簌而落,裂開了一道黑森森的縫隙。

男子趴到縫隙旁邊,小聲地說了句什麼,似乎是暗號,而後和女子一同鑽入不見了。

“隆隆隆!”

石壁再次抖動,陰森黑暗的縫隙重新合上,一點痕跡都沒有,要不是親眼所見,龍天也絕對想不到這裏竟然隱藏着如此邪惡的勢力。

“可惜了!”龍天暗嘆一聲,沒有貿然闖進去。從剛纔男子的動作上看,枯葉谷防禦極爲嚴密,那個縫隙只要有個人站着就可以藉助地利以一當百。除非自己強大到可以無視這一切,要不然絕對無法進去,只能白白送死。

“嗯,回去找小咿!”思忖半晌,小咿體質特殊,可以變幻雲氣無視攻擊,這是一個絕佳的暗探。

只可惜爲了保護村子,他和小咿分開行動,如今反而因此而陷入了支絀。

很快,龍天回到了村子,把小咿帶了過來。

“咿呀咿呀!”小咿怪叫數聲,一頭撞向石壁,而後毫不費力地將其穿透,沒入了山體之中。

等了半天,“咿呀咿呀!”

一道雲氣從山體中穿出來,小咿驚怒交加,駕着雲氣在龍天身前狂跳亂叫,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說白話!”龍天不滿地彈了它一跟頭,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情跳舞。

“唔……”小咿不滿地捂了捂小腦袋,傳遞過來一副畫面。

“這是……”龍天震驚。

只見畫面中幾個身穿黑袍的老人虔誠地跪在一個池水前,口中喃喃着神祕詭異的咒文。

前方的池水竟是由鮮血組成的,正“咕嘟咕嘟”地冒着水泡,其中端坐着五個面部模糊不清的神怪。

“五陰鬼池!”龍天臉色沉重,這是一個不好的訊息,那些神怪渾身纏繞邪異神紋,似有萬千鬼影在攢動,陰森恐怖,實力定然不弱。

“如此邪惡的鬼池,該死啊!”龍天眉毛一挑,眉梢上露出了一抹憤怒的煞氣。

很明顯,這羣人是把那幾個屠掉的村落當成了祭品,獻祭給了幾個神怪,要構築所謂的五陰鬼池,以打通被封印的無界之界。

“先回去再說!”龍天裹着戰雲,悄悄離開了山林,向小村疾馳,如電光石火。

這下子情況不妙了,再過三天他們所謂的兇時就會出現,到時候那個魔少出來,周圍百里必將被屠個乾淨,人獸絕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