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劉被忽視後,心情很不爽。可是他的天眼好像失效了一樣,根本找不到任何目標。就在這時,一道火光沖天而起,擋在老劉的面前一種截然不同的火系法則,瞬間瀰漫在老劉的周圍。

和老劉的熱烈不同,那是法則代表了毀滅,焚燒,燃盡天下一切的烈焰。這就是諸神纔有的一種能力,領域。莫妮卡剛想打開自己的神罰領域,就被老劉制止了。取而代之的是,老劉打開了自己的水系領域——沉寂。

這個領域很奇怪,連瓦瑞爾都爲了老劉的這個領域驚歎。可是老劉自己心裏有數,他在經歷天劫時,水系天劫是第七個。那時他已經知道了天劫的祕密,無非就是給像老劉這種另類,強行生成一個神格。

老劉當時的能量儲備,已經遠超晉級神級所需的量。所以這種強行生成的神格,已經是勢在必得。否則老劉就要重新穿越回地球,因爲他已經是破壞了規則的存在。

老劉在得知這些信息之後,就開始想象各種元素中所包含的力量。水,只能讓老劉想到冰,那是他心目中最厲害的水了。絕對零度的冰,可以凍結一切,讓時間都靜止下來。所以老劉得到了這個另類的水系領域,沉寂。

沉寂領域內,所有的生命都會靜止,連時間和空間都不例外。瓦瑞爾認爲這很無法理解,但是老劉告訴他,現在自己所想的東西,就會成爲現實。因爲現在是真正的創世神在罩着自己。

如果人不能順應法則,那就只能是法則適應人。這就是真正的創世神,定下的規則。而他的手下——當初那些光點們,就是他丟出的生命本源。瓦瑞爾和他的小夥伴們,帶着創世神的生命印記,把它傳播到宇宙的各個星系,各個位面。這些規則也就在不同的世界裏,演變成不同的法則。生命本源們也就成爲這個位面的創世神,其實說的準確一點,他們應該叫做生命主神。

老劉一番話,徹底打破了瓦瑞爾的夢境。這種事情,強大如他怎麼會沒想過?但瓦瑞爾一直在自欺欺人,他始終不想面對這樣的事實。用老劉的話來說他就是,沒實力還想裝B。一個生命主神也想當創世神,簡直是扯淡。

閒話不說了,繼續講老劉和火神。沉寂領域一出,萬物靜止,倒黴的火神也無法倖免。他的焚燒領域不斷的被沉寂領域吞噬,最後只是維持在一個很小的區域內,感覺就像是一個泡在水裏的雞蛋。

“你是誰!你的神格爲什麼這麼奇怪,爲什麼要來攻擊我的地盤。”火神咆哮道。

“你的地盤?這片大陸都是老子的!誰讓你在這呆着了?上稅了嗎?”

太囂張了,火神個暴脾氣,一口氣沒上來差點給氣死。可是氣死又能咋整,他現在就是凍在冰坨子裏的一個雞蛋,連動都動不了。

“大陸的屏障已破,我代表瓦瑞爾召喚你回到精靈森林,一起對抗死神,你聽令嗎?”老劉大咧咧的說。


火神現在如果能說兩句軟話,老劉肯定不會虧待他。撘個火神殿,給他整個幾萬信徒那是肯定的。但是壞就壞在這火神是個暴脾氣,他可是創世六神之一,那裏受得了老劉這種態度。當下就做出一個拼命的舉動,爆神格!

火神收回了領域,把全身的神力都壓縮到神格之內,準備和老劉同歸於盡。這點兒小動作自然瞞不過老劉,沉寂領域突地加大,一下就把火神給凍成了冰坨子。

“大敵當前,你卻爲了一己私慾自相殘殺,我看你也不配做火神了。不如把神格送我好了,我老婆這些天都在吵着要成神呢。”老劉說完,身影一閃就消失了。等到他再次回到骨龍背上時,手裏已經多了一團紅彤彤的的能量。“莫妮卡,裁決的事兒還是你來吧。”

老劉的雷神格是領悟了天劫,他怕把火神給煉精神了,所以找莫妮卡代勞。這回莫妮卡可是得償所願,她自打領悟了雷神的裁決領域之後,還一次沒用過呢,當下就放出領域,把前任火神劈了個神形俱滅。

“嗯,挺厲害的,可惜太費力氣了。來,老公給補充點兒能量先。”在莫妮卡一陣**聲中,老劉開始給她補充能量。


等到老劉哈皮夠了,就坐着傳送陣又回家了。爲啥呢?手裏有神格不趕快用掉,那是會自然分解的。當着幾個老婆的面兒,老劉演示了一回,火神是這麼練成的。阿黛兒雖然事後狠擰了老劉的耳朵,但也是開心的不得了。只是菲爾姆斯家一直供奉的火神,現在竟然變成阿黛兒了,不知道彼得以後會怎麼面對。

再次上路後,老劉的日子開始變的無聊起來。出了火龍咆哮,就到了大海之上。開始的一個小時,兩人還在爲了能見到大海興奮不已。可是當滿眼都是一望無際的水面後,這份喜悅就變得枯燥乏味了。最後還是老劉想出了一個好主意,他用龍犀的皮子做了一根長繩,又掏出一塊龍骨盾牌,在海上玩兒起了衝浪。

最後,連着其他幾個老婆又都陸續用傳送陣來到骨龍的背上,開起了海上派對。老劉的枯燥也隨之消失,看着老婆們都穿着單薄的小衣,在海上嬉戲。老劉索性跑回精靈之城的實驗室裏,找到了一直沒來得及實驗的魔力船,重新做了一回水手。

“我到這個位面來之前,就經常在海上漂泊的。每到了有任務的時候,就坐着船上的飛機去執行任務。經常是一年到頭都看不到幾次陸地,天天吃睡在海上。”老劉摟着老婆們講訴自己的經歷,而倒黴的骨龍則獨自帶着傳送陣,朝彼岸飛去。

“唔,以前都沒想到海上這麼好玩兒,家裏人都說不可以出海的,否則會被海妖吃掉。”卡洛琳的家,離着海最近。可是大家都不下海,她也就一次海都沒下過。

海巫妖,是死亡的海洋生物變化的亡靈生物,傳說它們擁有控制小量水的能力。在火龍咆哮一役中,幾乎所有的海巫妖,都被消滅了。可是那個故事和瓦瑞爾的封印一樣,擋住了人類探索海洋的慾望。在瓦瑞爾大陸,只有活不下去的漁民纔會下海,生活能過的去的人,都不會接近大海的,更別說是在海上玩兒了。

船行一日,夕陽把海平面燒成了紅色。一直坐在船頭看海的奧莉薇婭,看到了一個仍人興奮的東西——陸地。其實就是一個小島,小的都不如老劉的樹屋寬敞,這是大家上岸後才發現的。

“不如在這個小島上住一晚好了,我都沒在島上住過。”阿黛兒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老劉看了看腳下的沙灘,很無奈的搖搖頭。“這個小島太小了,漲潮的時候,會被淹沒的。真的想住的話,還是找一個大一點兒的島子吧。你們等着,我去骨龍那邊找找看。”

老劉丟下老婆,獨自去找骨龍了。他前腳一走,小島上就發生了變故。大量的骷髏兵,從海底走出來,包圍了老劉的老婆大人們。奧莉薇婭剛要開槍,就給阿黛兒抓了一把桃子,癢的蹲在地上直笑。

“嘿嘿!都給我住手,這些東西我包了。”阿黛兒說完就抽出刺劍來,殺向前方的骷髏兵。

開始的時候阿黛兒的確是佔盡上風,可是當這些垃圾骷髏兵一多起來,饒是阿黛兒夠猛,也給打了個手忙腳亂。卡洛琳見大姐頭冒汗了,抽出了大劍也加入了戰羣。剩下幾個人一見,也都伸手幫忙。可是骷髏兵好像是殺不淨似的,小島都快變成小山了,海面下還是不停的往外冒。最後只得莫妮卡出手,打開了領域,才把它們隔在外面。

這個小島,正是當年死神逃走時被海浪擊沉的一艘大船。上面不多不少,正好運載了十萬骷髏兵。五千年來大船上已經沉積了太多的海藻和珊瑚,這才讓它露出海面這麼一點來。白天的陽光會損傷它們的靈魂之火,所以晚上出來見見天光,也成了這十萬不死族唯一的享受。

所以每到傍晚,十萬骷髏兵都會爬上小小的海島玩玩疊羅漢,吹吹風。直到天色大亮了,纔會潛回海底躲避陽光。這都成爲十萬骷髏兵的習性了,就算雷神的領域,也擋不住它們的腳步。直到大家都被碎骨頭埋住了,骷髏兵還是一往直前的往上爬。

正當美女們想要用傳送陣撤離的時候,老劉回來了。一上來就看到自己被埋到地下,老劉二話沒說,直接打開了自己的光明領域——驅散。這是一個直徑一里的立體領域,骷髏兵們還以爲是太陽出來了呢,一個個灰溜溜的跑回海里不出來了。

老劉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嘆了口氣道:“隨機給的領域就是差勁,還驅散黑暗呢。我看就是一個電燈泡,而且還不是節能型的。”

原來在凝聚光明神格時,老劉還沒領會到神格的含義呢。隨機就得了一個破領域,要不就死神手下那點兒亡靈,老劉一個人就能搞定了。可是現在除了能當電燈泡之外,還真就是沒啥大用處。牢騷了一頓之後,老劉才帶着老婆們來到了自己找到的小海島,此時天已經徹底黑了。 “嘿嘿,今天到此爲止,咱們先睡覺,明天有好節目上演。都早睡早起嘍。”老劉說完,就丟出大帳篷來,抱着露莉就跑。

衆老婆好奇隨後跟去了,才發現原來老劉是抱着露莉洗白白去了。這還得了!當下老劉被老婆們七手八腳的丟出了小水坑,坐在沙灘上看着老婆們先行入浴了。

接下來的五天裏,老劉就和老婆在小島上盡情的捉螃蟹,抓海星,烤海鮮,曬日光浴。當然了,也少不了少兒不宜。一直到了晚上臨睡前,老劉才把行程安排給老婆們說了一下。他和龍骨的約定是第六日見面,到時不管骨龍飛到哪兒,都會拿出傳送陣來,等着老劉一家。

“這幾天玩的挺開心的,今晚好好睡一覺,明天要打架嘍。”老劉說完就摟着奧莉薇婭不放手。精靈美女的小身材摟着正舒服,所以奧莉薇婭是老劉欽定的抱枕角色。

直到太陽曬屁屁,老劉和老婆們才悠悠轉醒。洗漱過後,老劉先帶着紅走了。按他說的,不知道亡者大陸是個什麼樣子,還是先打個前站好一點兒。等着自己在那邊兒適應了,纔回來接老婆過去打架。

白光閃過,老劉出現在骨龍的背上。入目仍然是碧藍一片,老劉現還是在海面上。經過詢問骨龍,老劉才知道骨龍晚點的內情。原來就在昨天下午,骨龍就已經登陸了亡者大陸。可倒黴的是骨龍一上岸,就遇到了攻擊。上萬個巨型骷髏用石頭和骨頭棒子,狠狠的招呼了老劉一頓。骨龍雖然沒受傷,但是想繼續往裏飛也是難辦。最後它只好退出了陸地,重新回到海上呆了一晚。

“想不到這裏的防禦倒是蠻高的,上萬只巨型骷髏,拿來填海也能填出一座城市的土地了。”老劉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種身高几十米的大傢伙。

多虧自己來的早,這要是等到人家打上門,就一萬巨型骷髏兵,都夠自己喝一壺了。人類士兵在這些東西面前那就是一羣螞蟻,人家一次跑步下來,就得踩死幾萬。更別是守城了,人家只要稍微跳一下,三十米的城牆就跳過去了。最後城牆反倒是變成籠子,把人堵在裏邊兒跑不掉,等着人家慢慢殺。

老劉越想越心驚,這可不能讓死神帶着人殺到瓦瑞爾大陸去。就算是終結者那種武器,對付個小骷髏還行,這要是讓人家的大塊頭一衝鋒,自己那幾十臺終結者,殺都殺不過來了。擎等着是給人家踩成鐵餅。還是在這裏打下一塊落腳點兒來,和死神拼了吧。想到這,老劉叫出紅來,讓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瓦瑞爾,同時命令終結者部隊準備戰鬥。

紅剛剛傳送走,一陣令人牙酸的吱吱聲,就傳進了老劉的耳朵。擡頭望去,有十多隻只骨龍,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飛過來。老劉嘆了口氣後,取出了95步槍,準備先收拾了這些個大傢伙。


“主人,這些不如讓阿蘭德代勞吧,我也想多吸點能量,好爲主人多做點事情。”骨龍獻寶似的說。

老劉應允之後,骨龍一拍翅膀就衝了上去。老劉很卑鄙的拿着95 ,坐在龍背上觀望着,準備在骨龍不備的時候,給它火力支援。可是沒等老劉開槍,對面的一頭骨龍就丟了一道魔法。那是一道連鎖閃電,連着老劉都給劈了。閃電在老劉身上轉了幾圈後,就變成了一團能量,給老劉吞到肚子裏了。

拿雷電劈掌握着雷系神格的老劉,那不扯淡嗎。雖然老劉的法則不咋地,但也是一個擁有神格的半仙兒啊。老劉揮手就給了來龍一槍,灌注了真氣的子彈,瞬間就幹爆了骨龍的腦殼,露出裏面的靈魂之火來。阿蘭德.龍也不顧別的骨龍會不會介意,一個加速飛過去,張嘴就吞噬了那個正在努力凝聚的靈魂。

“哼,老子雖不是雷系主神,但是對着本神動手,還是要遭天譴的。天劫領域!”老劉心急,看着阿蘭德.龍一點點的打,他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十多隻骨龍一瞬間,就籠罩在一團紫色的霧氣當中。它們都預感到了危險,可是現在想跑已經來不及了。不多不少,一條骨龍一道天劫之雷。嚎叫聲頓時充斥了周圍的空間,連阿蘭德.龍聽的都心驚膽戰的。

老劉這個領域其實是把雙刃劍,給敵人用的話,會有一定機會讓敵人進化。給自己人用,則是有很大機會讓手下灰飛煙滅。眼下就出現了一個讓老劉非常鬱悶的情況,十二隻骨龍裏,有兩隻熬過了天劫。不但淬鍊了靈魂之火,連一身骨架都變得晶瑩如玉,和阿蘭德.龍竟然有幾分相似了。

阿蘭德.龍現在可顧不上對手變得如何厲害,它還有十個骨龍的靈魂要吞噬呢。至於來自對手的攻擊啥的,反正有老劉頂着,還是抓緊提升實力重要。可是貪得無厭的阿蘭德.龍終於也嚐到了苦頭,十個靈魂在它的意識裏凝聚在一起,開始和它爭奪起身體的控制全來。老劉坐在上下亂飛的骨龍身上,好幾次差點掉下來。

等到阿蘭德.龍恢復正常,兩隻經過淬鍊的骨龍,也從震撼中清醒過來,開始對這對主僕展開了攻擊。這次它們學聰明瞭,只對阿蘭德.龍發動物理攻擊,對它身上的老劉則是避而遠之。還發出了訊息,諷刺老劉以大欺小。

“混蛋,老子成神怎麼了,難道我成神後,就得看着你們欺負我的坐騎嗎!那TM還不如不成神呢,阿蘭德,給我狠狠的吞,老子今天還就欺負你們了,有種叫死神出來給你們報仇!”老劉被笑話之後,大怒道。

有些東西是不能唸叨的,你一念叨他就來了。就在老劉欺負死兩隻骨龍之後,一個令老劉有些戰慄的神魂,出現在老劉的周圍。一老劉的神魂,甚至都不知道人家在哪,更別說反擊了。老劉當下就遣走了骨龍,讓它回去通知老婆們聽自己的招呼。老劉自己丟出了兩件魂器後,懸停在空中,對抗這個超級強者。

“唔,帥哥,你的靈魂好強啊!不如跟我好吧,我們一起吞掉整個星球。到時生者那邊兒歸你,亡者這邊兒歸我,咱們倆一起去別的位面玩兒。”一個嬌媚的聲音出現在老劉的意識中。

老劉撇撇嘴道:“不要,你不是處女,你都被瓦瑞爾給塞過神格了,老子不收你這種老婆。”

“你,你,你這混蛋,竟然敢提起這件事,看我不吞掉你的神魂,你等着瞧!”那個聲音說完就消失了一樣。

老劉埋汰完人家就擺好架勢,他知道自己這番話有多大分量。真要是個要臉的女人,指定是要和自己拼命的。不過等了好久,也不見有什麼攻擊。老劉只好收起了武器,靠着自己新學會的飛行術,朝着亡者大陸的方向飛去。

過來約莫一個小時,老劉飛到了一座小島之上。而且遠遠望去,已經可以見到海岸線了。他打了一會坐,恢復了一下消耗的真氣,也順便觀察了一下空氣中的能量構成。果然和瓦瑞爾說的一樣,王者大陸上,只有黑暗能量。就這還少的可憐,濃度都不到瓦瑞爾大陸的十分之一。


一定是被大陸上的亡靈生物都吸收掉了。老劉一想到這兒,心裏一陣害怕。能把能量吸到這種程度,王者大陸上有多少亡靈,已經是可想而知的了。不行,得再死神動手之前,在這裏打下一片地盤來,千萬不能讓戰火燒到瓦瑞爾大陸上。想到這裏,老劉重新飛上天空,朝着海岸線飛去。

和骨龍說的一樣,海岸上到處都是正裝待發的骷髏兵。每個都有三十來米高,比起老劉家養的那個小龍犀塊頭都大。老劉試着丟了一個精神衝擊,除了人家注意到他的存在之外,一點都沒傷到人家。

“媽的,成神了還得玩肉搏,天魂地魂,各自爲戰吧。”老劉只顧掏出了火神炮,把95和猛虎刀都丟到空中不管了。

兩件魂器的威力自然是厲害,但是他們的能量可都是老劉一個人提供的。殺掉兩千多隻巨型骷髏之後,老劉開始補充能量了。五個十級魔晶眨眼就變成了白色,老劉也只是恢復了一半而已。這麼玩兒不行啊,回頭不打死我,也得累死我。老劉想到這裏,開始在周圍尋找一個可以反手反擊的地方。

海岸上能有什麼險要地形的話,那就該叫山腳兒了。老劉找了一圈,連個大石頭都沒找到。就連滿地碎骨頭裏面,都沒有塊大的。因爲這片受過詛咒的土地上,除了碎骨茬和黑暗能量之外,根本就是一無所有,這也是死神一直想要佔領瓦瑞爾大陸的原因之一。生活太枯燥,沒人聊天不說,連個散心的地方都沒有。

老劉這回很倒黴,他來的路近,人家進攻不也是近路嗎。老劉這次碰到的正是亡靈遠征軍的先頭部隊,只是人家軍隊數量多,不如老劉一家子走得快而已,只要他晚來個十天半個月,死神就在瓦瑞爾大陸上和他見面了。

結合了歷次戰爭的經驗,死神在這五千年裏,組建了老劉見到的這支先頭部隊——骷髏衝鋒隊。別看只有五十萬巨型骷髏,但這可是消耗了王者大陸上近一半的骷髏,才合成的。每個巨型骷髏,都擁有一千個骷髏兵的靈魂能量。但它們的攻擊力,可不是一千個骷髏兵能比擬的。

死神準備帶着個衝鋒隊,先在人類世界打下一小片地盤,再陸續派兵過去。畢竟五千年了,對面的情況是什麼樣,死神心裏也沒底兒。但是出征在即的時候,一條另類的骨龍打破了死神的計劃。死神剛開始以爲是一個新聚魂成體的骨龍呢,就打算收服它,留在以後給自己出力。可那傢伙出奇的厲害,一萬巨型骷髏的小分隊又砸有丟的,愣是沒把它打下來。就連死神的精神攻擊,都把它怎麼樣,眼看着它逃走了。

這還了得,死神當下就命令附近的十三隻骨龍進行追擊,而且還在一條骨龍身上,附帶了一絲自己的神魂,老劉剛剛經歷的那次神魂對話,就是死神的一絲神魂而已。由此可以想象,老劉和人家死神的差距該有多大。現在,老劉在這找地方大防守反擊的時候,死神早已收回了自己的神魂,準備來見一下這個來自瓦瑞爾大陸的神級呢。


“混蛋!流氓!敢提起老孃成神的糗事來,我非讓他神魂破散。不!要他變成一個骷髏兵,每天給我捶腿,揉腳!”死神邊飛邊罵,都要氣瘋了。

不過老劉可沒給她報復的機會,沒地方落腳還在這靠個什麼勁兒,老劉且戰且退,把傳送陣丟到一片淺灘上,回家了。等到死神來到後,只拿到一塊不知有啥用處的鐵板。不過作爲唯一的戰利品,死神還是把傳送陣帶回了自己的死神殿。那裏收藏了許多,歷次戰鬥中收集到的戰利品,是死神在修煉之後,唯一的消遣。

老劉回到了精靈之城,就召集了手下們,一起來到精靈森林,把自己在亡者大陸的所見所聞講訴了一遍。不光是手下們,連瓦瑞爾都聞言色變。一望無際的骷髏大軍瓦瑞爾見過,但是全換成了巨型骷髏,瓦瑞爾就沒見過了。那東西是骷髏人在不斷吞噬同類後進化的,沒有三兩千個骷髏兵,是進化不出一個巨型骷髏的。兒老劉只是一眼就看到了不下十萬巨型骷髏,這個數量就算是五系龍族復生,也決計無法對抗。更何況在它們身後,還有防禦力極高的殭屍,亡靈騎士,骨龍,會魔法的巫妖,和絕對的強者——死神。

“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把所有的材料都給我吧,一定要在亡者大陸站穩腳跟,否則亡靈大軍一旦登陸瓦瑞爾,沒有人能擋住它們。我們的戰略縱深太小了,巨型骷髏兩天就能跑到精靈森林來。”老劉對瓦瑞爾說道。

“拿去吧,反正大陸淪陷了,我也就是死路一條,以死神的個性,絕對不會放過我的。”瓦瑞爾回想起一些往事來。

“都怪你懶,神格都是硬給塞進去的。換了是我,也不會放過你的,肯定抓住你天天玩兒爆菊。”老劉說完就鑽進了異次元空間。

老劉的手下雖然對於精靈神,和創世神的關係都有些瞭解。也知道他對創世神不是特別尊重,但是像這樣當面拆臺的事兒,確實沒人想到。特別是阿黛兒和莫妮卡,聽到老劉說起神格的事兒後,都對創世神另眼相看了。原來轉換神格的損招兒,竟然是這個老東西發明的!真是神不可貌相啊,這兩個臭流氓可真是對付了哈。

瓦瑞爾看着衆人不善的目光,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只好拿出一些精靈森林的特產,送給大家,然後就灰溜溜的逃回生命之樹了。不過老傢伙不放心,還是留下了一絲神識在衆人周圍偷聽。這下可好,差點沒把瓦瑞爾騷死,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裏,瓦瑞爾都沒再露面。

“兩個流氓,一個比一個混蛋。我就是被老公硬給塞進去的,當時都給我疼暈了。一想起來這事兒我就氣,等下他回來的,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頓。”莫妮卡說道。

“就是,好好的東西,非得弄這麼個破辦法,要不是我早結婚了,肯定也要羞死了。等下姐姐幫你揪他耳朵,好好收拾他一頓。不過那個創世神更是混蛋,幾萬年前就想出這麼損的招兒來,真是個超級老流氓。”阿黛兒罵道。

“好了好了,父神也就是一時好奇而已,人都是他造的,看看又能這麼樣。就算父神想每天玩兒,那時的人也不會有意見的啦。”紅剛說完,就給阿黛兒抱住小身子,被莫妮卡揪着兩個小桃子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哎呦!反了你們,敢和我動手,哎呦呦!”

紅現在雖然厲害,但是兩女神格加身,聯起手來也收拾得了她了。被倆人抓住狠狠的又收拾了一頓後,才逃掉了。

“哼!下次再有神格,叫父神替你塞進去,看看老公還要你不,咩!”阿黛兒終於收拾了紅一回,開心的不得了。

幾個美女正鬧得起勁兒,老劉從異次元空間裏出來了。而且手上有多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手鐲,擺明了是把瓦瑞爾那點兒老底給搜刮乾淨了。露莉和奧莉薇婭聚過來圍着老劉,有心得點兒好處,她倆跟着老劉時間長,現在連莫妮卡都有了神格,倆人自然是有些着急了。不過老劉一苦臉,他也沒啥新鮮東西送人了,最後只是給老婆們一人做了一個空間手鐲,打發了。

接着老劉想和瓦瑞爾商量一下進攻的策略,可是老傢伙說啥也不支聲了。最後老劉只好回到精靈之城,找到了正在修煉之中的格里芬尼,向它打聽一下其他的途徑。格里芬尼現在已經是個巫妖了,擁有了實體化的能量體,每天在精靈之城外城忙着泡妞。被老劉打擾之後,一臉的不開心。 “這事兒還是問火龍比較好,它就是那時候的龍族,知道的肯定比我多。你去找他,別耽誤我泡妞了。”格里芬尼就這麼說的。

老劉無奈,只好去找水晶龍窩裏的火龍。這傢伙自從綁架少女事件之後,就陪着小光腚在龍窩裏禁足。除了每天一次找露莉給孩子餵奶,就摟着小理查德和奶牛在龍窩裏睡大覺。可是當老劉進到裏面一看,龍窩竟然是空的。比說小光腚和火龍了,連奶牛都消失了。幾個老婆進來之後,也都幫着找,最後在火龍的小金庫門上,找到了一封信。

“老爹和老孃們,我要去亡者大陸玩兒。火龍說他要回去給死去的同族報仇,所以我決定跟着,等着我打敗死神那個老妖婆,我就是大陸的銀熊了,到時天下美女都會來和我玩兒,嘎嘎!”

看着滿是錯字的留言,老劉一口氣沒上來就暈死過去了。露莉也是和老劉一樣,趴在老劉身上昏過去了。被克洛麗亞丟了好幾個水球,兩人才醒過來。

“骨龍!快走!我們去找小光腚!”老劉站起來就往外跑。

最後還是莫妮卡手快,拉住了疾奔中的老劉。大家一起勸着,纔算讓他安靜下來。老劉立刻派人打聽火龍的去向,最後從寂靜山守衛那裏聽說,今天一大早,火龍就從山上飛過去了,看方向應該是據龍雪山的方向。老劉這下等不及了,跳上骨龍就朝西邊追去。

巨龍雪山,是當年瓦瑞爾用神力幻化成的。但是在這次封印破裂的事件中,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依舊是寒風凜冽。老劉騎在骨龍上,開啓了自己的風系領域——疾行。骨龍的速度一下子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境地,以老劉多年的飛行經歷,現在的速度都快趕上殲—7了。不過老劉想就靠着速度追上火龍的願望,很快就破滅了。一大羣冰霜巨龍,擋在老劉的前方。

冰霜巨龍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頓暴風雪,雖然對老劉和骨龍都沒什麼傷害,但是速度卻一下子就降下來了。面對着一羣守護着大陸五千年的龍族,老劉沒法下手。但是人家不給老劉開口解釋的機會,老劉最後迫於無奈,只好用出了自己的水系領域,把一羣巨龍都給凍成了冰坨子。看着地上一堆冰霜巨龍,老劉想走,最後還是跳了下去。給它們挨個的解凍。

當老劉把自己的事情說給冰霜巨龍聽以後,三十多隻巨龍都將信將疑的看着老劉。最後一個年紀比較大的老龍告訴老劉,別想着再去攔截了。以火龍的速度,最多再有一下午的時間,就會飛到亡者大陸。而老劉就算是用領域加速,也絕對是追不上了,除非他能傳送過去。

另外,老龍邀請老劉和它們一起去亡者大陸。而且還告訴老劉一個祕密,原來它們在亡者大陸有一個基地,那是在五千來對抗亡靈族進攻時,佔領的一座小山。山上平時會有一些小骷髏什麼的遊蕩,但是經過兩代龍族的不停攻打,那裏絕對不會有太強大的亡靈生物。這個小山包,眼下正好作爲進攻亡者大陸的落腳點。

在飛行的途中,老冰霜巨龍問起了骨龍的事情。老劉扯了個謊,說骨龍死前就是自己的坐騎,死後他纔給骨龍造了新的身軀。對於骨龍之前的所作所爲,則是隻字未提。在這個位面大戰的節骨眼,老劉不想因爲一條骨龍的身份,惹來太多不必要的麻煩。這讓阿蘭德.龍很是感動,飛行的速度也提升了不少,把一羣冰霜巨龍都給丟到身後了。

追着太陽趕路,是件很累人的事兒。老劉騎着骨龍飛了大半天,天上的太陽一點位置都沒變,地上的景色也沒什麼變化。直到後面一隻巨龍趕上來打招呼,老劉才知道亡者大陸已經不遠了。可是老劉沒有絲毫準備,繼續朝着西方全速前進,這讓後邊的巨龍們很是佩服。大家都追隨過水神冕下,可是水神可沒有眼前這個精靈神勇猛。

老劉現在關心兒子的安危,那還顧得上什麼準備呀,誰敢擋路,就等着老劉的領域伺候吧。一直飛到了那個所謂的落腳點,老劉才取出了傳送陣,打發了紅回去報信兒,自己就繼續上路了。追蹤線索這種事兒老劉在地球經常幹,尋着地上的戰鬥痕跡,老劉繼續向西飛。

和冰霜巨龍說的一樣,這附近一個大型亡靈生物都沒有。到處都是閒逛中的小骷髏兵,偶爾還看到兩個缺胳膊少腿兒,在地上撿骨頭往身上安。又飛了近一個小時,一些黑色骨頭的骷髏人陸續出現在視野當中。老劉知道這是出了冰霜巨龍的攻擊範圍了,前面應該就是真正的亡靈之地了,隨手掏出了猛虎刀和95步槍,自己也拿出了火神炮,準備大戰一場。

這個準備動作剛剛完成,一個戰鬥的場面,就進入老劉的視野。天空的一角,已經燒成了紅色。亡者大陸上沒有其他元素,那邊兒一定是火龍在攻擊!老劉再次打開領域,朝着戰鬥的地方飛去。

上萬個小牛犢大小的飛行亡靈,正圍着火龍。它們不會魔法,只能靠着骨質的爪牙對火龍發動攻擊。火龍在黑暗龍淵裏憋了五千年,出來時整個族羣就剩自己,這份兒仇恨豈能是語言能表達的。所以從打一進入亡者大陸,火龍就發瘋了。只要是看到有成羣的亡靈生物,火龍就會丟上一記強力的龍息。它原本就是一隻年老成精的老火龍,現在又被老劉恢復了年輕,無論從戰鬥經驗還是體力上,都是大佔優勢,說是技壓羣龍都不過分。

老劉看了一下火龍的戰鬥方式後,就衝進了戰羣,照葫蘆畫瓢的打了起來。火龍的戰鬥方法很簡單,先跟你玩肉搏,轉着圈的連踢帶咬。等着身後的亡靈聚多了,回頭就是一口龍息。身後的亡靈生物,就跟下餃子似的往下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