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的嘴角微微的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你,是來自於一顆叫做地球的小行星上面,那個星球上,發展的,是科技,而你,只是一個學生,卻因為被一個雷靈魂傳送到了這裡,對嗎?但是其實,這只是你的一個回憶罷了,真實的你,並不是他。」


老和尚的話,讓秦天也是有點糊塗了,什麼叫做真實的自己不是自己呢?難道說,自己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這不可能,無論過去過久,他都會記得之前發生的一切!

此時,秦天也是有點怪異的看著這個老和尚,這個老傢伙,不會是在給自己洗腦的吧?到最後自己相信了他的這一套,就也變成了這樣的和尚了。

「既然你這麼說,我到底是誰了?」

「你就是你,你也是我,你也是眾生,阿彌陀佛,或許你不會理解我說的話,但是,或許,有一天,你會明白我說的意思,到時候,你可再回來,不過,這一次,你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所以,你,還是先去將自己的事情做完便可。」

這個時候,老和尚的手裡面的念珠,突然發生了一絲的變化,而後,瞬間的再一次變成了如同拇指粗細的一個長條。

「你找的東西,應該就是這個吧,你拿去吧。」

老和尚的手一揮,這最後的三分之一印章,就已經出現在了秦天的身前,秦天也是毫不猶豫的將這個印章抓了起來,而後,這個印章也是瞬間的進入了他的體內,隨後,所有之前分解的印章,都朝著這個長條進發了,最後,變成了一個霹靂樣子的圖形。

「你走吧,記住我的話,緣起緣落,緣生緣滅。」

看到此時老和尚似乎不願意再說話,秦天也是微微的躬了躬身,然後慢慢的退出了這雷音寺,雖然事情比起想象中的要容易多了,但是,這個老和尚的話,也是讓他一陣模糊,似乎感覺到他另有所指,但是,卻又說的不明不白的,讓他很是鬱悶,禿驢就是禿驢,說話老是吊人胃口,還說什麼想通了就過來,他才不會再來這裡呢!

最後,秦天很是生氣的罵了兩句,然後也不管什麼禮貌不禮貌了,直接以空間之力離開了這裡……

… 不管老和尚的話怎麼樣,秦天都得到了最後的三分之一印章,而且,他能夠感覺到,那個老和尚沒有在這個印章裡面做手腳,這就夠了,管他什麼老和尚,現在他最主要的就是弄死光明神.

出了佛界,秦天再一次的回到了混亂之都,而由於他們這些人的離開,之後,那些堆起來的神者,根本就沒有再去攻擊這裡的城市,也是讓秦天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葉佳,對於之前的攻城戰,你有什麼看法沒有?」

此時,秦天也是在城主府裡面,隨便的吃著侍女送上來的水果。

「他們的攻城戰,進行了很多次,但是,似乎一直都是沖著你的軍團而去的,每一次,他們都會留下一些屍體,但是,那些屍體的神格,卻是被他們都收了回去,而看他們的戰鬥力,我能夠感覺到,他們應該是以煉化神格為主的。」

葉佳,現在混亂之都的城主,秦天對於他的為人,還是挺看好的,不像之前那個城主,一肚子的壞水。

「這個我自然是知道的,我想問你的是,他們攻擊這裡的目的。」

雖然秦天相信葉佳的為人,是不會出賣自己的,畢竟要是那麼多的強者來攻擊這裡了,對於他也是沒有什麼好處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也只是猜測,或許是邊上哪個大的勢力,看到你們在外面不斷的拉人進來,眼紅了,想要分一杯羹,又或者是怕你們強大起來了,到時候會影響到他們吧……」

葉佳也是搖了搖頭,畢竟,這個已經不是他能夠考慮的層面了。

「你說的,都很對,他們想要對付的,就是我所在的軍團,而至於為什麼,應該就要不想讓我們強大起來吧,不過,在我們離開了以後,這個城市就沒有在有人來攻擊了,我倒是有點奇怪了,他們是憑什麼知道我們沒有在這裡了呢?」

秦天緊緊的盯著葉佳,每一個人都是有私心的,就算是他再怎麼相信葉佳,也是有懷疑他的理由的。

「這個可有有兩個原因,第一個,當時你以一人之力就將所有的人打的潰不成軍了,對方在衡量了以後,應該也是不敢輕舉妄動了,以為你會一直都在這裡;而第二個,就是城裡面有他們的姦細,你們離開了,他們也就無從下手了。」

秦天其實能夠想到的,也就是這樣的兩個情況了,現在由葉佳說出來,秦天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剛才葉佳說這兩種情況的時候,神態自如,心跳也一點沒有改變,他,應該不是這裡的姦細了。

「很好,葉佳,你果然是做城主的好材料啊,當初你只是一個副城主,真是太lang費了,這裡是我起源的地方,自然是不能夠讓這裡成為給廢墟的,雖然你不是我們軍團的人,但是,我也一直把你當成是我們的自己人。」

「額,團長,其實我早就是你軍團的人了,早在之前的城主死了,我成為城主的那一刻,我就是軍團的人了,只是當時你已經離開了……」

秦天臉上頓時冒出了黑線了,原來這個傢伙早就投誠了,自己還想著怎麼去招攬呢,真是lang費了那麼多的口水了。

「好,既然如此,你就去讓人散播謠言,就說光明神想要控制所有的城市,所以派人來攻打這裡了,當然,讓人秘密的去散播,到各個城市裡面去散播,而且,要說的模糊一點,不要讓人知道是我們說的。」

秦天此時,已經想好了,現在開始要慢慢的去吞噬光明神所在的力量了。

「是,團長,我一定會按照你說的去做的,但是,能否容我問一句,我們這是要跟光明神開戰嗎?」

「怎麼,你怕了?」

秦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葉佳。

「怕?成為神者的第一天,我就忘記了什麼是怕,我只是激動而已,能夠跟最強大的勢力叫板,到時候就算是真的死了,也願意!」

之後,秦天就再一次的回到天葬冢裡面,本來,天葬冢就是在混亂之都的邊上,所以,過來也只是分分鐘的事情了。

「秦天,這麼快就回來了?事情順利的完成了?」

此時,睚眥也是有點吃驚的看著秦天,現在的秦天,讓他感覺到,氣息跟之前有點不一樣了。

「睚眥,我們的事情,我知道這段時間裡面豆豆也跟你說過了,你有什麼看法,是否願意成為我們的戰鬥夥伴?將來一起去討伐光明神?」

雖然秦天離開的時間,也就是幾天而已,但是,在這裡面,也已經是過去了一年多了,而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面,豆豆這個魔獸,也是跟睚眥這個妖**流了很多,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不說你之情幫過我,就說我現在跟秦豆的關係,我就一定會站在你們這邊幫助你們的,但是,這個妖獸森林裡面的妖獸,雖然我現在是王,但是,我卻是不能左右他們的思想,所以,或許也只有我一個能夠幫你們了。」

信仰AWM ,嘆息了一聲。

「足夠了,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有你的助陣,我想,我們的贏面就會增加很多了,而且,老妖神之前也是說過了,七大元素的自然神,只是有人突破了,才會出現的,並不是說,只有七大元素才是唯一的自然神,只是沒有人開先例而已,老妖神開了先例,成為了混沌之神,那麼,你很可能會成為空間之神!」

但是,睚眥在聽到秦天這麼說的時候,只是苦笑這搖了搖頭,似乎對於這個根本就不看好。

「開先例,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開先例的那個人,必然是要成為圓滿神,而在圓滿神的基礎上面,必須要有足夠的機遇,除了這些,想要成為自然神,還必須是逆天的存在,老妖神,當年就是嘯月天狼,是吞噬了整個月之精華,才成就是自然神啊,我不行。」

睚眥其實還是有點羨慕的,誰不想成為強者,但是,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要是一味的去強求,那麼,到頭來只會有反效果。

「你不也是龍之九子中的一個嗎?按理說,你的資質,逆天程度,一點也不會比老妖神低才對啊。」

在秦天的眼裡,睚眥的逆天程度,一點也不比老妖神低,要不然,他也不會掌握空間的能力了。

「不,要是真的是龍,或許還是可以,但是,我只是有龍的血脈,這就是桎梏,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你也不用想我會成為自然神了,不過,我會成為全圓滿的神,這是毋庸置疑的。」

睚眥還是有這個自信的,對於空間的理解,他稱第二,就沒有人敢稱第一了,況且,他之前還吸收了饕餮。

「好了,你也去修鍊吧,我知道,你的時間也是很緊迫的。」

最後,在睚眥的催促下,秦天終於還是進入了入定的狀態,此時,他體態的那個入雷電一般的印章,就好像是心臟一樣,懸浮在秦天的心口,而秦天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個東西跟自己的神格融合,那麼,自己就可以成為自然神了。

但是,要怎麼去融合了?一時間,秦天也是有點犯難了,早知道之前就去詢問水姬了,自然神之印章?雷,早就在小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承認他了,所以,他沒有白髮那麼複雜的程序,但是,現在沒有老師在邊上,或許他要走的,比白髮多很多了。

秦天試著兩個東西使勁的弄到一起,但是兩個東西只是貼在一起而已,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動作,然後他有不斷的讓他們碰撞,但是,依然沒用。

最後,他試了無數種辦法,但是,依然還是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依然是單獨個體的神格與印章。

「妹的,我還真不信了,我會治不了你們!」

秦天終於發狠了,他能夠感覺到,自己已經花費了很長的時間了,但是,這兩個東西,就好像是調皮的小孩一樣,就是不願意手拉手一起跳黃河。

怎麼辦才好呢?就在這個時候,秦天想到了自己之前突破時候的情況,破而後立,要是將自己的神格跟印章都震碎了,那麼,他們重新融合起來,是不是就會成為一個新的自然神神格了呢?

或許還真有這個希望,將這些東西都震碎了,再不分先後的將這些東西都融合到一起,像是推面一樣都推到一起,那就能都融到一起了!

秦天此時都興奮得差點跳起來了,多少日夜的等待,他終於再一次的想到了辦法,就將要成功的辦法了。

隨後,秦天以自己體內最大的力量,將兩個東西都整個的震成了碎片,然後,再將碎片,直接碾壓成為了粉末,一切都完成了,現在只要再融合就可以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讓他驚駭的事情發生了,只看到,那些粉末,根本就不按照秦天的想法,居然只是按照之前那樣,各自的朝著秦天的身體各個方向前進了。

這樣的發現,讓秦天有點害怕了,難道說,自己的試驗,是失敗的嗎?現在他不只是將印章震碎了,還將神格都震碎了,他是否是會再一次的回到九級的狀態了?他有點不敢想下去了。

… 事情到了最糟糕的時候了,此時的秦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粉末,朝著自己身體的各個角落裡面而去了,他有點悲哀,想不到,最後自己不是被光明神殺死的,而是自己被自己給玩死的。

不過, 我的繼任丈夫 ,自己做的事情,那麼就要自己去承擔後果,所以,在短暫的鬱悶以後,秦天也是馬上就做出了反應,既然這些東西都長成了粉末,但是,也不能夠讓那些能量消失啊,至少也要讓他們一直留在自己的體內不是?

幸好將整個震碎,不是直接要了他的命的,要不然,他可能只能去哭了,將還沒有分散的那些粉末,牢牢的控制在了自己的意識中,然後,秦天也是有次序的將他們一點點的封印到了自己的細胞中。

慢慢的,秦天也終於發現了,這些粉末被自己封印到了自己的細胞中以後,居然讓自己的細胞都變得很是強大,就好像儲藏了爆發力一樣。

看來,這也不算是一個最壞的結果啊,此時,秦天的嘴角也是微微的露出了一絲的微笑,傻人有傻福,幸運之神還是沒有拋棄他,在最危機的時候,還是為他開了一扇窗,讓他能夠再一次的以這樣的方式慢慢的強大起來。

而後,秦天也『看到』了,之前飛走的那些微塵,根本就有消失,只是在身體的各個角落裡面隱藏起來了而已,所以,他也是要將這些東西慢慢的一個個都煉化進入到自己的細胞中。

這個過程,或許很長,秦天卻是不在意,要是他真的放棄了,那麼,或許他以後真的只能是九級的聖域了,想要再問鼎強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之後,還要談什麼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此時,秦天也是緊緊的閉上自己的眼睛,努力的將那些粉末煉化到自己的身體裡面,而他沒有發現的是,他的身體周圍,一絲絲的雷元素也是慢慢的融入到了他的身體裡面,而他的身體上面,也是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一百年的時間,眨眼而過,在裡面的人,也是沒有多少的感覺,似乎實力變強了,但是秦天沒有發話,他們就只能繼續修鍊了。

一千年過去了,此時,豆豆終於從入定中醒了過來,而微微的看了下自己的兩個手掌,然後慢慢的握了起來,隨後,他的嘴角露出了很是滿意的笑容,他終於還是徹底的跟妖神神格融合了,現在的他,就是混沌之神,儘管,他還不是全圓滿的,但是,比起當初,根本就是巨人與螞蟻的差別了。

慢慢的站起來,豆豆來到了外面,此時,秦浩然正在外面打坐,真的猶如一個僕人一樣,守護著這裡的一切。

「浩然,老大這段時間,有沒有出來過啊?我怎麼感覺到他現在的氣息有點奇怪啊,似乎很弱,又似乎強得離譜。」

「主上在回來以後,就一直都沒有出來過,他自己單獨的在火焰地獄隔了一個小空間,他就在那個小空間裡面修鍊,你現在出來了,我想,他應該也會出來了吧,畢竟,你們兩個是共生體,相互間有聯繫的。」

豆豆癟了癟嘴,這句話,說了就等於沒說,說了那麼多,就一句沒有出來過是有用的。

「我現在也不知道他的狀態,只能確定他現在沒事,活著,他切斷了與外界一切的聯繫,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夠修鍊完成了出來。」

豆豆很是鬱悶,現在他是已經融合完成了,所以,他的想法是,出去溜達一圈,要是呆在這裡,他真的是悶的慌了。

「豆豆,你倒是有想要耍小孩子脾性了,雖然在這裡修鍊了上千年,在外面,也就只是十年的時間而已,十年的時間,你呆在水姬姐姐那裡的時間都要好幾百年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天的聲音,也終於從一邊傳了過來,而豆豆,也只是感覺到秦天的身體就好像是一陣雷電一樣,從剛才的那個地方,瞬間穿過無數的空間,來到了這裡。

而此時,豆豆看到秦天,就好像是看到了鬼一樣,一臉的不可置信,大家現在都是自然神了,但是他能夠感覺到,秦天的實力,要比他強多了,不管是現在秦天那種完全隱藏在雷電中的狀態,還是他的氣勢,都是獨一無二的。

「怎麼了?都這樣看著我……好吧,我忘記將我的狀態撤去了……」

秦天此時再一次的慢慢恢復到了自己的身體,而此時,豆豆也是驚訝的發現,現在的秦天,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實力的人,不是探測不到,是探測到了,秦天依然只是一個沒有實力的人。

之前,秦天是可以將自己隱藏在小空間中,以空間之力隔絕別人的探測,讓別人不知道他的實力,或者是壓制自己的實力,讓別人誤會,但是現在,豆豆感覺,似乎秦天的體內什麼動沒有,沒有神格,沒有印章,也沒有絲毫的雷電之力。


「老大,你是發生了什麼了嗎?為什麼我一點都不能夠感覺到你的氣息呢?但是,你剛才的那一手,的確是讓我感覺到,很強大。」

最終,豆豆還是問了出來,而這個,也正是這裡兩人的問題了。

「額,其實我也是誤打誤撞的變成這個樣子的,之前,我始終找不到神格與印章融合的契機,我就想,是否是又要再一次的破而後立了,所以,我就將兩個東西都震碎了,變化了粉末,而之後,我就感覺到,糟了。」


秦天說的這裡,停頓了下,看到兩個人都眼巴巴的看著他,他微微的一笑,被人關心的感覺,很好。

「那些粉末居然根本就不能融合到一起,成為自然神的神格,在無奈之下,我就將這些粉末都融入了自己的每一個細胞,而最後,我也是因禍得福了,現在,我能夠感覺到,我已經真正的跟雷電成為一體了,以後,我就是雷,雷就是我,或許,水姬姐姐現在的狀態,就是跟我一樣的吧。」

秦天想起了當年第一次跟水姬戰鬥的時候水姬的那種形態,現在想想,或許當初就應該想到了,一個全圓滿神,怎麼會做到這樣的事情呢,也只能自然神,才能夠真正的化身成為元素吧。

「好羨慕啊,老大,那要是現在我也把我的神格震碎了,是不是也可以像你一樣了啊?」

最强狂暴續命系統 ,沒有全圓滿的神,這麼做就是自殺。」

此時,睚眥的聲音也是出現在豆豆的耳邊。

「秦天的狀況,也屬於是個別案例,只有全圓滿的自然神,才能嘗試這這麼做讓自己成為屬性的一部分,而且,這其中的危險係數很高,失敗了,就前功盡棄,成為聖域的螻蟻!」

「好吧,我也只是說說的而已,現在我這樣,已經很滿足了,老大,我們在這裡也已經這麼久了,修鍊的也差不多了,我都感覺到,我現在繼續修鍊下去,都應該沒有多少的作用了,我們要不然去找找光明教廷的茬?」

豆豆的話,到時正合了秦天的心意,本來,他就已經想好了要逐步去對付光明教廷的,雖然他也沒想到自己這一修鍊,就過去了十年的時間,但是,以神界的面積,他當初讓葉佳做的事情,應該還沒有全部的成為輿-論吧?

要是現在他再去挑一把火,那麼,光明教廷,絕對會成為整個神界的公敵,到時候,自己在強勢出擊,相信,那些本來在暗地裡面進行反抗的人,都會成為自己的助力了。

「我們是時候出擊了,這一次,我們就先去困獸城找羅米,我想,有他的證明,所有人,都會知道,其實這困獸城就是光明神的秘密的。」

秦天很是邪-惡的笑了起來,輿-論的壓力是巨大的,要是之前的還是小事,其他人不會那麼在意的話,那麼,困獸城的事件,就會是引發所以不滿的導火線了。

「羅米,我們又見面了。」

秦天只是打開了一個空間,就已經瞬間的來到了困獸城羅米的身邊,讓本來正在養神的羅米瞬間就站了起來。


「如你所願,現在我已經成為了自然神,你,現在是否如你當初說的那樣,會為我所用?」

秦天的語氣很淡然,要是羅米拒絕了,那麼他不介意在這裡殺了他。

「我自然是會遵守我的諾言,既然你已經是自然神了,那麼,我跟著你,也會是無怨無悔的,你想讓我如何做?應該不是只是想要讓我戰鬥吧?」

羅米倒是也挺精明的,知道秦天來這裡,根本就不是接他離開的。

「我要你,將這裡的一切都曝光了,讓大家都知道,這裡,只是光明神的一個陷阱,要的,就是將所有的強者都控制了,讓他在這段時間裡面引起公憤,這樣,你做的到嗎?」

聽了秦天的話,羅米也是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隨後慢慢的點了點頭。

「這個事情,倒不是什麼難事,但是,這裡的城主,是光明神的親信,要是不殺了他,估計這件事情一處來就會被鎮壓了,所以……」

「好,豆豆,你過去殺了他,恩,只要是相關人員,想要阻礙我們的,一律殺死,不要留活口了,這些人,對我們沒什麼用。」

… 現在的秦天已經算是做好了全部的準備了,雖然說,跟光明神比起來,他的實力還是有所不如的,但是,畢竟他也算是培養了自己的勢力了,到時候再推波助瀾,應該也就差不多了吧。

「等等,這個城主,是圓滿神,對於屬性真諦的理解,還在我之上,一個人去殺,是不是有點……」

羅米此時有點擔心了,畢竟,豆豆的實力,他是看不出深淺的,所以,他才會有所擔心了。

「放心,只要不是全圓滿的神者,豆豆絕對是可以解決的了,好了,你就等好消息好了。」

豆豆點點頭,一瞬間就消失了,而大約在幾分鐘以後,他就帶著一顆暗屬性的神格再一次的回來了,隨便將神格一拋,豆豆也是無所謂的再一次站在了一邊。

「好了,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把這裡的事情做完以後,要是有什麼麻煩,就去三十六洞這邊找我,到時候,我會保你。」

秦天再一次的點了點頭,而後,瞬間就消失了,以他現在空間的能力,想要做到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去,還是很簡單的。

「想不到,才短短的幾百年,就已經成功的找到了自然神之印章,並且將它完全的融合,這個人,果然一點也不簡單啊,不過,要跟光明神對決,我的決定,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哎……」

羅米搖了搖頭,隨後就再一次的隱藏了起來。

而秦天,此時也是跟豆豆再一次的回到了水姬的住所,看到裡面的人都在修鍊,秦天也是微微一笑,看起來,自己不在這裡的這段時間,他們也是根本就沒有落下修鍊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