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晉級了?

絕對的封川期強者?

是!就這麼突然就晉級了!

“臭小子!你剛剛說什麼來的?”江萬貫來到近前,直接一巴掌就抽在了江北的大光頭上!

“啪!”

一聲脆響,直接傳出!

“爹!疼啊!”江北當時就捂住了腦袋,萬萬沒想到,老爹閉關出來不去砍了那萬魔宗的人,反而是對自己出手了!

就在此時,只聽得不遠處也是同樣傳出一道響聲!

再一看去!只見蒼天老頭如同腦袋冒傻氣……腦袋帶上帶着白煙,直接就竄了出來!

“呆!老頭!你哪裏跑!”下面,也同時傳來了江南的聲音!

這師徒二人一前一後,直接就竄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

江北傻眼了。

老哥怎麼還敢對這蒼天老頭動手動腳的?

這不科學啊!

“逆徒!逆徒啊!”蒼天老頭怒極,一腳就給江南踹飛了!

“賊尼瑪!你敢踹本尊!”江南怒了,直接拎着大鐵球就朝着蒼天老頭衝了過去!

江北看傻了。

這是什麼玩意?老哥閉關閉傻了? 入夜。

江家人也都出來了……

就連一直在閉關起見的候煙嵐和林沐雪以及王昱涵也出來了。

甚至蒼天老頭也曲下身份,在成功的打了一頓江南之後,一起來了。

坐在江萬貫的小院子裏。

這是隻屬於江家人的狂歡。

……

江北現在很迷茫。

他覺得自己好像哪裏出現了問題……

老哥,這有點猛啊?

特麼的,跟人家堂堂的蒼天老頭打起來也就算了,畢竟老哥那秉性,他也是很瞭解的,沒事就惦記幹架,在這地方又沒人能打架。

嘖,跟他師傅打,也不是什麼不可理喻的事兒。

但是!問題出現了……

問題是,他哥幹啥去了?怎麼這半個月的時間,竟然連續晉級了兩次?

闢海四階了?

雖然……現在他還和之前一樣,趴在地上,悶哼着,他被虐的有點慘。

“呵!區區闢海四階的崽子,竟然妄圖跟本尊動手?”那蒼天老頭坐在躺椅上,一臉的閒適。

而江萬貫,也在旁邊恭恭敬敬的站着。

這是大佬。

惹不起惹不起。

但是他的內心也同樣喜悅,畢竟好不容易他的實力也頂到封川期了。

而就連候煙嵐!竟然也達到了闢海四階的境界!甚至江北能看得出來,也就是他這敗家媳婦閉關被老爹那邪性的笑聲給打斷了,不然很可能再過一段時間,就能晉級到闢海五階了!

而林沐雪和那小魔女王昱涵的實力可是要低一些了,二人這麼閉關,再有丹藥的輔佐,也不過是達到了合谷境界大圓滿的層次。

根本就不夠看的。


最弱的……還是要數楊薇了。

每天照顧着江北的起居,暖被窩什麼的,只能忙裏偷閒來嗑點丹藥,最後實力也不過是剛剛晉級到了合谷五階……

“敗家玩意,你怎麼回事兒?不是說在去萬魔宗的時候,就能把實力給提升到封川期的嗎?呵!到了最後還得是看你老子我的!”江萬貫摸着下巴,冷笑着。

事實上,他把實力搞到了封川期,那簡直是非一般的自信!

就是芥末的生猛!無敵!

“江萬貫。”

就在此時,一旁的蒼天老頭突然開口了。

“前輩!”江萬貫臉上那挑釁的笑容瞬間就收了,趕忙上前一步,抱拳施禮。

而江北,則是臉上頓時多出了幾根黑線,老爹這變臉速度,有點頂了。

“後輩,你可是決定好了?”蒼天老頭也從躺椅上坐了起來,神色凝重。

“決定好了。”江萬貫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聽聞此話,江北心裏也是猛的一驚,萬萬沒想到,這次老爹出關,竟然心這麼急!

“好!”那蒼天老頭一拍椅子,直接就站了起來,隨後……

竟點上一根菸,叼着煙,來到江萬貫的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朝着外面走去。

“後輩,好生安排,到時候老夫幫不上你們什麼,這是你們自己的事,作爲男人,有仇,就去報仇!”

說着,卻是突然頓了頓身,轉過頭來,略帶深意的打量了一下江萬貫,隨後竟開口道:“記得……把後事提前安排好。”

聽到這話,江萬貫的心神猛地一震!

他太懂這蒼天老頭有多神了,他現在說這種話,絕對不可能是無的放矢!

難道說,他們這次的萬魔宗之行,會遇到什麼變數嗎!

“老頭,你說什麼!”饒是江北都忍不住了,猛地側身來到一旁,攔住了蒼天老頭的去路。

神色凝重,頗有一副你不給我把話說明白,你就別想走的意思!

而江北的手中,不知何時也已經出現了小騷騷……

甚至就連這短劍,都像是感受到了江北的憤怒,在那輕輕地顫抖着!

“前輩……還望明眼。”江萬貫沉聲說道,抱拳躬身,態度放的極低。

“老頭!你踏馬,要是不把話說明白,老子砸死你!”一旁趴在地上的江南也是雙眼像是要噴出火來一般,雙眼死死的盯着這蒼天老頭。

“話已至此,還說什麼?可能是老夫說錯了,你們聽聽便是了。”蒼天老頭笑了笑,並沒有多說。

隨後,轉頭看向了江北,又看了看他身邊不遠處的候煙嵐。

下一刻,只見這老頭伸出右手,憑空一揮動,而江北則是瞬間便受到了一種完全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般,直接朝着一旁倒飛而去!

單是神識之體,修爲就已經如此……就連他這闢海三階的大佬都沒辦法抵抗嗎!

蒼天老頭沒再說話,施施然便離開了。

而這小院內的衆人,一時間都沉默了下來,氣氛開始變得沉寂。

夜,寂寥。

江萬貫站在那把躺椅旁,不知爲何,這把躺椅在這一刻卻是顯得那般刺眼。

江萬貫沉默着。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若是兩個月之前,他可能已經決定了拿命就救贖……

但是這一刻,他突然就不想了,他怕了,他怕死!他不想死!

但,他別無選擇,生而爲人,就如同那蒼天老頭說的一般,作爲男人,有仇就去報仇!

可是……要是現在就準備後事的話……

“爹?”江北終於忍不住了,主動開口了。

而江南也被王昱涵給攙扶起來了,他差不多好起來了。

“北兒?”江萬貫一時間像是老了幾歲一般,轉過頭來看向江北,眼皮耷拉着,就算是普通的五十來歲的人,都不一定比此時的江萬貫看起來滄桑。

而且……他還是剛剛晉級到封川期的啊!

這本該是他最爲鬥志昂揚的時刻!

江萬貫的聲音很沉,就連叫江北的時候都讓他覺得有些吃力。


“爹……”江北走上前,“你別聽蒼天那老頭子亂說,咱們肯定沒事的,我在萬魔宗摸爬滾打那麼久,要是老魔主掛了,我就是下一任的魔主了,你慌什麼。”

“我們這次肯定沒事的!”江北像是怕老爹不信,又是重複了一遍。

“爲父知道……”江萬貫擺了擺手,便把頭低下不再看江北了,一屁股坐在了那躺椅上,點上一根菸,神色沉悶的抽了起來。

江北看到這樣的老爹,心裏就跟針扎一般的疼,但是他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也只能選擇性的沉默。

良久,像是江萬貫終於慢悠悠的把這根菸給抽完了,隨後,擡起頭。

“北兒!”江萬貫冷喝一聲,像是做好了什麼決定一般。

“爹!我在!”江北趕忙上前一步,來到江萬貫的近前,等着老爹說上一句,什麼我們這就去幹翻那萬魔宗,我們要殺得他們片甲不留或者……老子要去親自砍了那冥神尊者,你們給我攔着其他人!

這一類的話……

江北瞪大了眼睛,一臉期待的看着老爹。

但,得到的話語,卻還是讓他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只聽得江萬貫緩緩站了起來,看着江北,臉上的鬥志一時間又恢復了過來。

“北兒!給爲父提前準備後事!這次,就算是死了!老子也要把你娘救回來!老子也得把那老冥神給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