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丁瑤對著一旁的兩人開口:「我去另外一邊打探一下消息,你倆等著我!」說話間已經跑開。

白秋樂繼續站在人群中擠了半天還是擠不進去,頓時有些著急的站在後面像個亂跳的青蛙一般,吧噠吧噠的蹦了半天,愣是什麼也沒看到!

於是只好在四周搜索了下,這才看到一個身高挺拔的少女,和周圍的人比起來也是最高最順眼的一個,頓時笑的一臉討好的上前把人拉了過來詢問:「喂,這位…美女,裡面是什麽戰況?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那位美人兒憤怒的盯著兩人相握的手,冷冷的望著她。

白秋樂見此,頓時訕訕的收回了手,尷尬的笑了笑:「呵呵~不好意思哈,美女的手還真是……特別,摸起來有點粗糙啊!」

對方聞言,這才撩起自己額前的細碎劉海,抬手指著自己那張英俊妖惑的俏臉,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回答:「你叫我美女?看看小爺這張英俊瀟洒的臉,哪裡像女人了?你眼睛被驢親了嗎?」 白秋樂無語的望著對方,也回給對方一記白眼,不滿的回答:「你哪裡不像女人了?男人還畫眼線?男人還留這麼長的頭髮?男人還穿著一身騷包的大紅衣?男人還能長成你這麼的細皮嫩肉?」

聽到她用了一連串的排比句,對方頓時惱火的瞪著她:「長發怎麽了?畫眼線怎麽了?我是造型師不行啊?大紅衣怎麼了?搶鏡!細皮嫩肉怎麽了?我皮膚好。哪像你一個女人,皮糙肉厚的像樹皮。」

白秋樂被對方這麽一罵,頓時無語的抽了抽嘴角。怎麽感覺自己今天是棋逢對手了?平時都是自己把對方罵到無力還口,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嘴巴實在是太毒辣了。

想到此,剛要準備好台詞開戰,就聽到一旁的東南玥將她拉到身後,對著一襲紅衣的俊美男子開口:「希凡哥哥,你是來找我哥的嗎?他現在怎麼樣了?」

看到突然竄出來的東南玥,李希凡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小可愛?你怎麼也在這裡?」

一旁的白秋樂聞言,不滿的撇了撇嘴角輕笑:「李稀飯?這名字還不如改成李漿糊呢?」

「漿糊那麼噁心的東西,不都是在你腦子裡嗎?小爺我可用不到那玩意兒!」說話間這才一臉得意的轉過頭望向東南玥:「我說小可愛,你怎麼來這麽危險的地方了?這裡人這麼多,萬一傷到了可怎麼辦?希凡哥哥可是會心疼的哦。」

白秋樂望著一臉妝容妖媚的俊美男人,頓時覺得一陣惡寒:「行了,『喜歡哥哥』;你要是真喜歡,就先出去了再喜歡吧!」

「樹皮臉,怎麽跟小爺我說話呢?我叫李希凡!桃僵李代的李;古希臘的古;啊~不對!是希;神仙下凡的凡。再給小爺我叫錯,我就跟你姓去。」以前倒從不覺得自己的名字怪異,現在到了面前這個女人口中,真是意味全變了。

白秋樂聞言,頓時無辜的雙手一攤:「得兒~我姓白,白稀飯?白喜歡?這下更順溜了。」

李希凡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才一臉苦惱的盯著東南玥:「小可愛,你怎麼能和這種人交朋友呢?太讓希凡哥哥失望了!」

東南玥無辜的低下頭眨了眨眼睛,眼睛笑的如同月牙一般彎彎明亮:「樂樂姐他是哥哥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白秋樂捂住了嘴巴,搶先回答:「我是他哥哥的新入門學生。」

李希凡聞言,這才一臉頓悟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這聖德學院也不該教出你這樣的學生啊!」說話間頓時一臉若有所思的揉著下巴。

東南玥見此,頓時急切的開口:「希凡哥哥,我哥哥到底怎麼樣了?這裡為什麽這麼多黑衣保鏢?」


聽到她這麼說,李希凡這才回過神來,伸直脖子望了眼前方的戰況,這才壓低聲音道:「應該又是哪家的千金來上門提親了,你哥的桃花可是擋都擋不住!這不嫁妝都拉過來了。」說話間還指著不遠處的五輛大卡車和近百輛轎車。 一路閃爍,林楓發現這股勢力浩瀚無垠,御空而行竟然也要許久,在路途當中林楓遇到了不少人,尊武強者隨處可見,然而只是他們深邃的眸子只是看了林楓幾人一眼便轉過去,並未理會,他們的身上都帶著一抹空靈之意,眸中透著睿智之光,彷彿洞悉世事,非常不簡單。

至於一些青年,看到林楓竟與美麗少女如此親昵,他們恨不得上前將林楓擊殺當場,然而他們要麼被身邊的長輩喝止,要麼就是被林楓身旁的女子喝退來,林楓倒是安靜,一言不發,他只是想著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

終於,林楓來到了出口,然而他的心卻微微波動了下,小世界,果然,這裡又是一片小世界。

「踏過這裡你就可以出去了,現在是否可以將我們小姐放了。」兩名侍女停下腳步,對著林楓冷道。

「抱歉,我還沒有到達安全地!」林楓淡漠的回應了一聲,身形沖了出去,此刻他發現自己竟在虛空當中,下面是青蔥古樹,茫茫山脈,元氣充沛濃郁,沁人心脾,整座山脈中彷彿都種植著珍樹靈草,讓人呼吸都感覺無比暢快。

「好一片世外桃源。」林楓驚嘆一聲,回首望去,只見自己剛才是從一片崖頂跳躍而下,那崖頂乃是懸崖峭壁,飄著絲絲仙靈之氣,絲絲雲霧翻滾,宛若天穹。

「元氣濃郁,宛若仙境,你們這是哪裡?」林楓對手被她摟住的少女問道,卻見少女淡漠的看著他,卻沒有回應,他將她虜來,竟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不說便算了。」林楓虛空踏步,山脈中元氣充沛,如同陣陣霧氣般飄蕩於空。

逍遙步法跨出,林楓身體瀟洒飄逸,那兩位侍女想要追蹤林楓,然而只是片刻便被甩掉,看不見林楓的蹤跡。

閃爍了許久,林楓終於踏出了這片山脈之地,走出了霧氣繚繞的區域,然而此刻他的神色卻是一僵,因為此刻出現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座城,而且,是在城中,他剛才所在的山脈並非是荒郊之地,而是城中。

「原來這整片山脈,才是一個小世界。」林楓低語一聲,驚訝過後便也釋然,不知道此刻的他究竟位於哪片地域。

「嗯?」林楓二人的出現頃刻間吸引了不少人群的目光,當他們看清那女子之時,不由得神色一僵,臉上露出駭然的神色,彷彿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

「這青年是誰?」許多人憤怒的盯著林楓,那目光彷彿恨不得將林楓吞下去般。

「他們似乎都認識你。」林楓看了身旁的少女一眼,身形繼續閃爍,速度奇快,這股強大的勢力當中強者如雲,必須還要走遠些才行。

然而林楓並不知道,剛才他和少女的親密的出現,已經掀起了滔天波浪,消息瘋狂的傳播出去,整座城市隱隱有沸騰之勢。

終於,林楓帶著少女來到了一處僻靜無人之地,安靜的院落當中顯得有些殘敗,應該許久無人居住。

林楓目光看向身旁的女子,只見對方依舊一言不發,目光淡雅而平靜,彷彿任何事情都無法動搖她的心。

「我們現在是在哪裡?」林楓對著少女問道,他有些擔心自己被傳動到八荒境外的區域,那便真的糟糕透頂了。

然而少女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般,依舊沉默不言。

「嗯?」就在此時,林楓感受到對方身上似有一股奇異的氣息,雖無力量波動,但卻空靈如仙,飄渺無蹤。

「你在療傷修鍊!」林楓神色一凝,這少女應該一直是在使用特殊的手段療傷,讓人都無法察覺出來。

「轟!」一股恐怖的氣息從林楓的手中傳來,他的封魔力量竟然失去了效果,只見少女的身體瞬間從他的身上滑了出去,目光冰冷的凝視著他。

腳步一踏,衣袂飄動,白衣少女腳踏美妙的步伐,如仙子般舞動了起來,在她的手掌當中,捏著一片純凈的雪蓮,朝著林楓揮去,她在修鍊的重要關頭被林楓破壞,導致身受重傷,阻礙她的突破,更甚者,此人竟然輕薄於她,從來沒有人敢輕薄於她。

手指當中鋒芒綻放,隱隱有恐怖的劍嘯之音滾滾而出,林楓指尖纏繞著劍芒。

「嗤!」雪蓮花中,一葉花瓣飛舞,化作迴旋利刃,朝著林楓割裂而來。

「滅!」林楓一指指出,鋒銳無比的劍之指落在花瓣之上,竟無法將一葉花瓣摧毀,花瓣在原地迴旋,充滿無限生機。

「嗤、嗤……」一葉葉花瓣從雪蓮中飛舞而出,朝著林楓殺來,頓時林楓被一片空靈的肅殺之氣籠罩,不由得一陣頭大,這少女美麗動人,然而修為卻強大到讓人感覺可怕,天武七重境界的她,即便受傷,實力卻依舊強悍,一指點出,雪蓮綻放,便讓林楓感到心悸。

「我已經說過是無意而為,你現在自可離去,何必如此相迫。」林楓身上劍氣呼嘯,七重劍道意志全部綻放,每一指都蘊含可怕劍意,對方實力強悍,境界又高,給了他很強的壓迫感。

「無意而為?」少女神色一僵,一句無意而為便夠了嗎?她在突破關頭林楓闖入,導致不但修為沒有突破,反而重傷,而且,她修鍊的功法乃是空靈入仙的仙決,仙之道心必要極其穩固,不能被人動搖,然而林楓輕薄於她,這是要毀她道心,她必要手刃林楓,將剛才發生之事徹底斬斷,方可安寧修鍊。

「再生!」少女低喝一聲,雪蓮再生花瓣,在虛空中飄飛舞動,空靈出塵,彷彿蘊含仙靈之氣。

「蓮斬!」

心念一動,頓時雪蓮旋轉不休,這一刻彷彿有無盡花瓣飄動,朝著林楓斬殺而去,將他的劍氣都要淹沒,強盛無比,劍道之意,被完全壓制。

「好厲害的女人。」林楓心中一驚,少女在路途中一言不發,自行療傷,甚至將他瞞過,傷勢並未恢復,但已經發揮出如此恐怖的戰力。

「嗡!」銀光漫天,璀璨無比,彷彿要照耀諸天星辰,林楓背上生出一對銀色無比。

身體微微一顫,頓時銀翼誇張,彷彿化作無盡的利刃,朝著數之不盡的蓮花花瓣而去。

銀翼遮天蔽日,蓮花花瓣無法入侵林楓身體分毫,斬在銀翼之上的花瓣發出無比刺耳的尖銳之聲。

少女冷哼一聲,一道道手印打在雪蓮之上,頓時雪蓮漂浮到林楓頭頂上空,飛速的擴大,隨即猛的朝著林楓轟下來,無盡的雪白霞光綻放,彷彿雪蓮盛開,白芒曜日。

銀翼武魂併攏,化作遮天銀幕,籠罩在林楓的頭頂上空,任由狂風暴雨的攻擊侵襲都不動搖分毫,堅硬無比。

「北荒仇家的銀翼武魂!」少女低語一聲,讓林楓眸子中閃爍一道神采,對方知道北荒之地的仇家,看來他運氣並非太差,沒有傳送出八荒境,他所踏著的土地,應該還在八荒境內,只是可能不在北荒了,不然少女也不會刻意強調北荒仇家,而是會直接說仇家。

「雪蓮生根!」低語一聲,少女心念一動,她的坐下,竟生出一巨大的雪蓮,飄渺肅穆、空靈聖潔,宛若神話中的觀音。

林楓銀翼舞動,身形快若閃電,手掌朝著少女抓去,然而只見此刻雪蓮生根,似有無數雪白的觸鬚從地面上生出,瞬間將林楓阻攔住,甚至,將林楓的雙腿纏住,並蔓延而上,將他整個人都纏繞了起來。

「這是什麼手段!」林楓心中頗為震撼,然而此刻,他的渾身上下全部燃起了火焰,恐怖的火焰之光彷彿要焚滅一切,天上的太陽光束彷彿都要照射下來,與火光相印,然而那雪白的觸鬚依舊無法動搖分毫,無比牢固。

少女手掌揮動,一朵雪蓮花瓣朝著林楓斬去,快若閃電。

林楓眸中閃過一道鋒芒,一拳轟出,大勢之力澎湃,猶如海浪咆哮,又似悶雷炸響,金色的拳頭轟在花瓣之上,將之湮滅,同時,林楓身上的火焰幻化出絲絲黑焰,更加的可怕,將雪蓮觸鬚都緩緩的焚燒了起來。

好恐怖的毀滅火焰,少女心中頗為震驚,沒想到這劫持她的天武四重青年戰力竟這麼厲害,她以為能夠輕鬆將對方斬落。

「滅!」劍氣席捲天穹,湮滅虛空,頃刻間,火焰當中的觸鬚終於全部斷裂,化作虛無,銀翼閃動,林楓身體迅猛無比的朝著少女衝去,此刻的他也打出了真火,對方的實力,激起了他的戰鬥熱血! 白秋樂聞言,這才向著那五輛卡車望去,還真是床、家電、棉被樣樣齊全呢?

望著這麼多的東西,白秋樂微微蹙眉的開口:「拉這麼多嫁妝,的確有些多了,直接帶錢來不就行了,也太費力氣了。」

李希凡不滿的望著她,打斷道:「俗!東南氏家可是名門望族裡的大家族,放眼整個封城,還有誰家敢和東南氏家比富裕?應該說是放眼整個中國又有幾家敢和東南氏家相比?他們還會稀罕這些錢?」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倒也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這東南家的勢力和雄厚的資金的確是強大的令人震撼,自己之前那麼的得罪東南浩,怎麼就忘了這個傢伙除了是校長之外,還有這麽危險的一面?果然是自己太大意了嗎?

想到此,白秋樂這才抬眼望著李希凡:「就算東南家不稀罕錢,可是這些嫁妝也就更不稀罕了吧?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李希凡一臉鄙視望著白秋樂,一副你太沒見過世面的模樣。抬手指了指那些車上貼著的紅色大字:「看到了嗎?這叫韻味!上面貼著的大紅色雙囍,那是最古老的民俗才有的。」

白秋樂這麽用心一瞅,還真是每一輛車上都貼了一張鮮紅的囍字,頓時滿臉黑線的開口:「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這麽恬不知恥,都倒貼到學校來了。」

東南玥聞言,頓時一臉堅定的望著她:「樂樂姐放心!不管對方怎麽倒貼,我都會站在你和哥哥這一邊的。」

聽到她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一臉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後又急忙反駁:「小天使,你又胡說了不是?這關我什麼事了!現在問題的關鍵不是偏向誰,而是你哥的私生活也太不檢點了,居然都把人情|人帶到學校里來了。」

「樂樂姐,你誤會我哥了,哥哥他平時向來潔身自好的。除了樂樂姐你之外,還從來沒有人能靠近過我哥。」說話間頓時雙眼圓鼓鼓的盯著白秋樂,眼眸中帶著一絲探究的意味。

白秋樂聞言,這才轉眼盯著她,眼眸微眯:「沒人能靠近?柳下惠…呃,就是你的承風哥哥不是人嗎?噴火龍不是人嗎?這個傢伙不是人嗎?」說話間還不忘指著一臉無辜的李希凡,頓時看到對面滿臉黑線的盯著她。

要不要這麼慘?不說話也能躺槍。

「我說的是女生哦,聽風哥哥說,他上次在我哥的別墅里有見到過你,你恐怕還不知道,哥哥的別墅是不許任何異性進入的,連我和老媽都沒進去過,你是第一個。」說話間頓時委屈的撇了撇嘴角。

聽到她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一臉鄙視的撇了撇嘴角:「嗯!果然夠變態,連自己親媽都不讓進門,實在是太沒人性了!」說話間頓時想起自己上次好像也是硬闖進去的。

當時對方明明也是很態度堅決的請他出去的,可是自己趁著對方一個不注意就溜了進去。不過…… 「仙蓮之土,萬法不侵,凈化諸邪!」

看到林楓殺來,少女口中輕吟,猶如仙樂,美妙動聽,頓時蓮花開枝散葉,一片仙靈之土因蓮而生,純凈的雪蓮化作了仙之蓮,孕育出一片仙土,純凈無暇,透著無比純粹的空靈之氣,以少女為中心,朝著四周蔓延而出,頃刻間到達林楓腳下,林楓雙腿,也踏在了這片仙蓮之土上、「嗯?」林楓腳步一滯,他的身體彷彿都被定住,再也無法移動,這不由得讓他的眼眸中生出一股驚駭的神色,不能動了,這片空靈如仙的土壤,能夠定住人的身形。

「真元力量也被禁錮!」

嘗試著調動真元力量的林楓神色僵硬,仙之蓮,孕育出空靈仙之土壤,萬法不侵,能夠讓人無法調動真元力量,還要凈化諸邪,好恐怖的神通之術,如同仙之術法,他進入的那片小世界到底是什麼恐怖的勢力。

想到那些老者對自己的無視,林楓不由得有些心顫,那些睿智的目光頗有深意呢。

「你是第一個敢輕薄我之人,也將是我第一個要殺的人。」少女神色淡漠空靈,白玉般的手掌捏起一片蓮花花瓣,透著一縷縷鋒銳之意。

「第一個要殺之人!」林楓頗為驚訝,這少女修為強大,又是大勢力弟子,竟然從未斬殺過人嗎。

「不過是一場誤會而已,何必生死相向!」林楓頗為無奈的道,雖後來他有些輕薄行動,然而也是情非得已,若不如此,他怎能走出那片小世界。

「仙靈之道,豈容褻瀆,不斬你,我之道心不穩。」少女手掌揮動,頓時鋒銳的雪蓮花瓣朝著林楓刺去,鋒銳無比,空間發出銳利嘯聲。

「哼!」林楓冷哼一聲,佛魔之力匯聚於拳,猛然間轟殺而出,聚氣周邊天地大勢,如同雄獅怒嘯,霸道無邊的拳頭轟在雪蓮花瓣之上,竟被割裂,絲絲鮮血綻放,林楓感覺手掌生疼,對方修為境界強大,即便受傷,戰力也是非常恐怖。

然後林楓仿若不知疼痛,心念一動,頓時落日弓現,聖器雖損,但依舊透著一股令人心顫的氣息。

「破!」林楓怒喝一聲,落日弓隨磅礴大勢狠狠的砸在地面的仙靈之土上,轟隆的恐怖聲響傳出,仙靈之土動搖,彷彿不穩固了起來。

「轟、轟、轟!」林楓連續砸出,仙靈之土崩潰裂開,讓少女神色一滯。

張開嘴,少女猛的吐出一口氣息,沁人心脾,竟讓人感覺格外的舒服,林楓腦海微微顫動了下,感覺有些飄然之感,隨即一股恐怖的危機傳來,林楓腳步猛踏地面,逍遙步法踏出,身體猛退,同時將破損的落日弓搭起,真元力量匯聚於箭弦之上,猛然的便是一箭射出。

「嗡!」虛空震顫,彷彿要被這一箭給射裂,少女揮掌抵抗,恐怖的碰撞之聲卻讓她吐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染紅了白色的長裙,格外的鮮艷。

「咳咳!」輕咳了一聲,少女嘴角不斷溢出血跡,顯然是傷勢並未好,而且強行調動自己的力量在與林楓對抗。

弓箭拉開,林楓的真元力量匯聚成三支箭矢,讓空間都微微凝固,少女更是感覺渾身微冷,被箭矢牢牢的鎖定,抬起頭,目光冷漠的注視著林楓。

「只不過隔衣相抱,並未有肌膚之親,你卻不惜重傷也要誅殺我,何必如此!」林楓淡淡的看著對面的少女,未免太過執著。

「隔衣相抱,未有肌膚之親?」少女聽到林楓的話眼眸微寒,冰冷道:「除長輩之外,從未有男人進入我身邊一步範圍,你如此褻瀆於我竟還理直氣壯,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嗎!」


「好一個以為殺不了我,我誤入閨閣,致你受傷,自知理虧,因此處處相讓,你莫要得寸進尺!」

「無需多言,我說過,你褻瀆於我,將會是我第一個斬殺之人。」少女倔強說道,聲音不容置疑。

林楓神色冷了下來,落日弓滿弦,冷道:「你太自以為是了。」

「嗡!」虛空之中,三柄箭矢破空,呼嘯作響,朝著三女殺去。


少女眼眸微閉,嘴中吐出一道道虛幻縹緲之音,竟幻化出字字真言,此刻的她空靈聖潔,被一股奇妙的光束籠罩,真如同仙女般。

落日弓射出的箭矢竟無法近身,射在那一抹奇異的光束之上,徑直落下,同時,一股強盛的氣息不斷的從那光芒中綻放而出。

「哼!」林楓冷哼一聲,銀翼閃動,身體瞬息降臨對方身前,一掌直接印在了對方周身的光幕之上。

「煉!」一股可怕的黑色火焰蔓延而出,想要衝破光幕,然而此刻光芒大盛,籠罩對方的光幕無比牢固,黑色的火焰都無法動搖分毫,煉化不了。

恐怖的魔道之氣蔓延而出,瘋狂的朝著林楓煉化一切的手掌當中蔓延而去,頓時黑色的火焰更加的灼熱恐怖,如同幽冥魔火,破開虛妄,沒有一切能夠阻攔。

「破!」林楓怒喝一聲,恐怖的荒之力量一起匯聚到手掌之中,火焰之中,凝聚了幽冥之火、魔道力量以及荒之力量三重恐怖手段,一道咔嚓的聲響傳出,隨即光芒四溢,光幕應聲而裂,少女臉色非常震驚,然而林楓的手掌瞬間將她扣住,根本不容她反應過來。

少女露出在外的神色僵硬,顯然沒有料到林楓竟然能夠破掉她的仙靈之體,即便她身受重傷,一個天武四重之人也不該有如此強盛的力量才對。

看著林楓,少女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冷漠,然而卻並沒有半點的畏懼。

「你還真夠倔的,既然你口口聲聲說我輕薄褻瀆於你,那我便看看你容顏如何!」林楓靠在對方身上,手掌揮動,揭開對方蒙面輕紗,頓時,一張絕美的容顏浮現在他的面前,讓他微有些失神。

這張容顏也如同她的氣質般,空靈如仙,帶著一股出塵之氣,彷彿與斬斷了與塵世間的瓜葛,是仙靈,而且,這張完美的容顏中還帶著一抹聖潔的氣質,聖潔如仙,這是夢情才有的氣質!

少女目光看向林楓,帶著一抹倔強的冷漠,此賊子不但敢輕薄於她,如今更是揭開她的面紗,如此近距離觀看她的容貌。

林楓的眼眸中閃過一道複雜的神色,似乎有一抹思念之意,看到對方的容顏,他想到了那傾世魅影,白衣勝雪,飄然若仙。

「你不如她!」林楓說出了一道莫名其妙的話音,讓少女愣了下,你不如她?這是何意,她,是指誰?

甚至,她還看到林楓神色複雜,似有一股莫名的傷感笑容掛在臉上,卻並沒有對她容顏的欣賞和驚艷,她甚至看不到震驚,只有平靜和一縷思念。

「我不為難你,你走吧!」將少女放開,林楓淡淡的說了一聲,讓少女神色又是一僵,不明白林楓看到她的容顏之後為何會如此的古怪。

「我不如她,是什麼意思?」少女眼中依舊有著一絲倔強的神色,她年齡不過二十,如今修為已至天武七重,本應到了天武八重之境,被林楓強行打斷,又是罕見的仙靈之體,無人不驚,仙術驚人;而她的容顏,更是公認的,傾國傾城,無數人為之癲狂,然而林楓看到她的容顏之後卻只是說了一句,你不如她!

「氣質、美貌,雖有幾分相似,但你都不如她,在我改變主意之前,走吧!」林楓再度開口,少女神色一滯,氣質,美貌,有幾分相似,但都不如她?據她所知,在氣質美貌上能與她比肩的,也不過只有一個妖女,而且那人和她截然不同,不可能存在相似之處,顯然,她並不信林楓的話。

「我叫雪碧瑤,記住我的名字,我傷勢恢復后,會來取你性命!」

少女對著林楓說道,用輕紗將面容遮擋住,隨即身形閃爍,離開了這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