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從西北方向吊腳樓上的明崗暗哨就可以看出,這裡駐紮的護衛武者遠比其他三座塔樓要多,是以這片房屋一定是儲存財物的貨倉。

洛塵屏氣凝神,精神力高度集中。仿若一隻速度奇快的靈動黑貓,一邊探查周圍別院廂房內的動靜,一邊快速朝著貨倉重地靠攏。

此行不僅打算探聽一些有用消息,洛塵更想趁機得到一些有價值的修鍊資源。

事實上,正如洛塵的判斷,這片房間確實就是北風城赫連商會分佈的貨倉重地。裡面不僅放置了大量天南海北普通的物產貨品,甚至還有武者需要的靈草老葯等修鍊資源。

但讓洛塵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就在他從一處窗戶跳進這片貨倉的瞬間,嗤啦一聲,一道火光猛然將黑暗點亮!

「連少爺神機妙算,你果然會來……!」

貨倉正中的一張方形大桌前,端坐著一個氣息沉穩的黑袍老者。

與此同時,又是砰地一聲,貨倉窗戶門窗瞬間被人緊緊關閉。一連六道身背長劍的黑衣人影,如同鬼魅般從貨倉橫樑和牆壁上跳下。

陷阱!

洛塵心底陡然一驚,猶如撞鬼了般,渾身汗毛倒豎。

小心小心再小心,可誰知自己從一開始就中了別人的圈套。

「難道沈飛出賣了他,故意編造琉璃鎮貨倉被劫掠的消息陷害他來這裡的?」

這黑袍老者是武師九階的強者,其餘六人也是清一色的武師六階修士。這種實力陣營,顯然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但知道他會打探赫連商會的也只有沈飛一人。

甚至沈飛剛一進入武府,就被曹勝等人欺辱攻擊?然後自己就被武府執法堂通緝?

種種跡象,越發讓洛塵驚疑起來。

但事已至此,即便明知掉進了陷阱自投羅網,洛塵也不得不去面對。

因為面前只剩下兩條路:拚命或者死!

「你們知道我是誰?」

狠狠壓下心頭的驚恐,洛塵這才緩緩吐氣開聲:「你們又怎會知道我就一定會來這裡?」

既然無路可走,洛塵也想要弄個明白。不過那實力驚人的黑袍老者似乎也沒打算隱瞞,陰惻惻笑著道:「小子,你和沈家剛剛建立生意同盟,我們燒殺琉璃鎮沈家貨倉這口氣,你能忍?況且離武府最近的商會據點,只有這裡。情況未明之前,你又怎會捨近求遠?」

洛塵猛地一怔,心底越發震驚起來!

對方說的沒錯,要是情況清楚,他便會從長計議,絕對不會孤身前來打探了。

不過還好,對方這樣說,起碼證明了沈飛沒有出賣他。

不過他想不通的是,連峰急於對他出手不難想通,可又怎會斷定自己就一定會離開武府?難道是因為執法堂剛剛對他頒布的通緝令?

如果自己選擇面對執法堂呢?

那時自己頂多受些懲罰,恐怕城主徐木風也不會坐視不理。這樣以來,這裡的悉心布置豈不就要落空? 「呵呵呵!」

似乎知道洛塵在想些什麼,黑袍老者孑然一笑。

接著又道:「連峰知道你不會忍,定然會找機會前來打探。但卻沒有料到他還沒有出手,你就在武府惹出了亂子呆不下去。這就是命,要怪就怪你得罪了連家,得罪了連峰!」

「連家給了你們多少錢?值得你們這樣賣命?還是說這是赫連商會的意思?」洛塵深吸了口氣,目光中的殺機不斷增強。

連峰那樣的人,絕對不會放任一個影響他武道之心的絆腳石存活於世。但洛塵也遠沒有料到對方的殺機會來的這麼猛烈。

甚至猶如蟄伏的毒蛇,不動則以,動則一出手就是老謀深算的致命攻擊。為了殺掉他,竟然不惜藉助外界的力量動手。

不難想象,離開青山鎮的這段時間,連峰除了全力增強武道修為之外,也沒有閑著。

但讓洛塵不敢斷定的是,到底是赫連商會分部這些人被連家收買,還是整個赫連商會要幫助連家對付他!

不過明顯是洛塵想多了,他話音剛一落地,就引起了黑袍老者之外的一個六階武者的冷笑聲:「切,你以為你算什麼東西,值得商會出手?何況他連家也沒有請的動的資本!」

「閉嘴!」

似乎說了不該說的,黑袍老者陡然一聲厲喝,打斷了那人的插嘴。

昏暗的燭光下,他臉色陰翳地抬眼看向洛塵道:「小子,知道了這些,你至少也能做個明白鬼。你自己動手吧,我不想弄髒了這裡……!」

武師九階,一步之遙就是武君強者,黑袍老者擁有擊殺洛塵的絕對自信。

雖然洛塵並不像連峰消息上所說的武師三階,但即便達到了武師五階,也毫無用處。

更何況,這裡還有六個幫手,只要他撤掉這裡的封閉陣法,一聲斷喝之下,據點內里裡外外的人馬也會趕來,洛塵插翅難逃!

「呵呵,看來只是你們這些宵小鼠輩受了連家不小的好處。不過你們似乎忘了,有些錢財,往往有命拿沒命花!」

嗡隆一聲,話音落地,洛塵便化身一道殘影,帶著兇猛無比的強大戰力,撲向倉庫門口的一個六階強者。

黑袍老者實力強大,洛塵沒有半分勝算。但想要他自我了斷,那也根本做不到。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破開其他六個人的阻截,出其不意,殺出重圍!

「大言不慚!」

眼看洛塵不知死活的衝上來,那被選擇成出手目標的黑衣武者,登時暴怒。

他猛地從懷中掏出數枚氣息驚人的攻擊陣紋,瞬間引爆開來。

轟隆!

可怕的毀滅衝擊力,頃刻在這昏暗的庫房內肆虐開來。

不過身陷囫圇的洛塵,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密切觀察捕捉著任何的風吹草動。

第一時間察覺到攻擊陣紋的氣息,他便迅速調轉鋒芒,攻殺撲向了另一個人。

這一刻,凌煙步法的精妙被洛塵發揮到了極致,閃轉騰挪間,毫釐之差就將遭受無以倫比的毀滅性攻擊!

然而此刻,鎮守在六個方位的幾人,全都準備有威力驚人的攻擊陣紋,連劍鋒都未拔出。洛塵連試三人,盡皆無功而返。甚至若非身法精妙,他已經不可能活生生站在這裡了。

「放棄吧,以你的修為,徒勞掙扎而已!」

自始至終,方形大桌前端坐的黑袍老者,動都未動一下。眼看洛塵接連試探失敗,頓時再度幽幽發聲。顯然對於六個幫手的能力,深信不疑。

但洛塵哪裡會放棄,他深知自己放棄的後果。那時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丟掉小命那麼簡單,整個洛家族人,甚至都要遭受無妄之災。

他猛地吐出一口濁氣,目光冷然掃向黑袍老者:「不知閣下尊姓大名,如您這般的高手強者,為何也會經受不住利益誘惑,為連家賣命?」

「賣命?」

似乎很不願聽洛塵說出這樣的言辭,黑袍老者耷拉的眼皮猛地一翻,瞥了一眼。

然而伸出雙手輕輕撥弄著火光跳動的蠟燭燭芯兒,慢悠悠道:「北風城地界,還沒有誰能讓我九指黑鷹給他賣命。肯幫連家出手,也是為了還一些人情……!」

天生九指!

看著黑袍老者其中一隻手上僅有的四根手指,洛塵心底不由一動。與此同時,更是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道:「人情?難道是因為皇都王城的西門家族?」

啪!

燭芯兒在黑袍老者的擺弄下,猛地炸裂迸出一道火花。

他輕輕搖頭,看也不看洛塵道:「你知道的太多了,但這絲毫改變不了你眼下的處境。自行動手吧,我沒多少時間和你閑扯!」

嗡!

電光火石間,洛塵猛地催動自身的強大戰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黑袍老者。

驚人的力量殺機,將周圍貨架上的雜物都席捲開來,入眼到處都是一片混亂和狼藉。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這一刻洛塵的舉動,被對方解讀為拚死一擊,殊死反抗!

然而不僅黑袍老者自己,甚至就連其餘六個方位的強者,也都一動不動。

黑袍老者的戰力空前強大,即便受上洛塵一擊也無妨。何況以他的戰力,又怎會給洛塵擊中的機會?

其餘六人更是淡定無比,因為洛塵的攻擊在他們看來,就是找死之舉。

本來還擔心洛塵會再次不知死活地和他們糾纏,可現在看來是多慮了。

以九指黑鷹的行事作風,洛塵的舉動,絕對會導致疾風驟雨般的可怕反殺!

事實也正是如此,眼看洛塵攜帶雷霆之勢殺來,電光火石間,黑袍老者猛地自喉頭髮出一道低沉咆哮,恐怖無比的殺機氣息瞬間彌散整個庫房重地。

與此同時,可怕的力量真氣從其體內爆發而出,身前的方形木桌瞬間被衝擊崩碎。

「就是現在!」

就在九指黑鷹面前木桌崩碎,上面的明滅閃爍的燭光,也一下子熄滅,四周重陷黑暗混沌之際。

洛塵抱著視死如歸的可怕攻勢,在凌煙步法的奇異身法下,陡然放棄目標,調轉鋒芒朝著一旁最近的一個六階武者,悍然撲了過去! 以命搏命?

洛塵還沒有那麼蠢,這只是聲東擊西的手段罷了。

從察覺被包圍的那一刻,他便在步步為營地進行布局,麻痹強敵的敏感神經。

連番出手試探,也是為了讓對方看到他殊死反抗的決心。直到看似蓄謀已久,對九指黑鷹發動奇襲,所有一切都只是為了這一擊殺出重圍。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是蠢貨行為。只要能夠衝出去,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就有翻盤的機會。但要是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完了。

「啊?去死!」

那個陡然成為攻擊目標的武者陡大驚,黑暗中的臉色近乎變得扭曲。

但這一刻,他也不敢有絲毫懈怠,雙眼瞪大如斗,猛地抽出劍鋒,阻擋洛塵的反撲!

他根本沒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洛塵還有突出重圍的僥倖心裡。他只要阻擋片刻,九指黑鷹的潮水般的殺機,就會將洛塵淹沒。

是以在他看來,洛塵這一舉動雖然極度超出預料,但也註定是垂死掙扎罷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九指黑鷹也沒有想到洛塵會再次使用虛晃一槍這種低劣戰術。但這在他眼中根本上不了檯面,強大的戰力下,一切都是徒勞。

嗡隆一聲,真氣外放的可怕攻擊威能,瞬間暴漲,朝著洛塵的後背席捲而去!

但這一刻,洛塵哪裡還顧得上後背,他全部的心神戰力都在眼前的六階武者身上。

除卻藉助凌煙步法微錯身形避開要害之外,體內的三倍暴擊手段加持在不敗王拳的武意攻擊拳鋒中,帶著一往無前的雄渾氣勢,一下子便轟在迎面掃來的劍鋒上!

鏘……!

森寒的劍鋒發出一道讓人心顫的金鐵交鳴聲,與此同時那抽劍反擊的六階武者,也一下子倒飛了出去,身體直接將倉庫的厚重木門砸了個粉碎!

與此同時,伴隨他倒飛出去的,還有洛塵的身影。因為九指黑鷹的恐怖殺機威能,也一下子轟擊劈中了洛塵的後背,借其轟擊力量,洛塵自然不會放棄,順勢衝出了倉庫。

「這……!」

「快,截住他!」

剩下的五個六階武者,驚慌中紛紛抽出長劍,暴怒的野獸般,兇猛追了出去。

與此同時,暴跳如雷的九指黑鷹也仰天發出一道低沉咆哮,整個赫連商會的建築區域瞬間燈火通明,所有武者無不心神大顫,紛紛拿起了兵器!

五階!

一個區區五階武師修士,竟然在他眼皮底下突出重圍。雖然從連峰那裡得到過洛塵無比狡猾的消息,但還是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是自己太自負?還根本就是個意外?

不,都不是!

九指黑鷹雙眼凶芒爆閃,身形一動,便朝著洛塵衝出消失的方向,快速追了出去。

即便洛塵智計過人,他也不相信能夠這般輕易殺出去。一切都是實力,是他們甚至連峰自己也都低估了洛塵。

六階武者在他手中竟然一擊致命,還有那詭異極速的逃走身法,這是怎樣的戰力?

七階,甚至更強!

親眼目睹了洛塵的反擊手段后,九指黑鷹給洛塵下了這樣一個論斷。也只有強大的武力,才是前者脫身的主因。

事實也正是如此,在武師三階時,洛塵便可秒殺六階修士。

現在修為攀升達到了武師五階,他還沒有測試過戰力究竟達到了何種極限。

噗——!

城內一處漆黑的街角陰影下,洛塵猛地噴出一口血水,身形止不住一陣顫抖。

強,太強了!

九指黑鷹不愧為九階武師強者,即便他避過後背要害,這一擊還是險些要了他的命。

萬幸的是自己逃了出來,北風城這麼大,藏個人還是綽綽有餘。

赫連商會再強大,也不至於敢明目張胆地對他追殺。只要等天亮,一切便會平息。

但洛塵還是低估了對方想要致他於死地的決心,就在他幾個起落穿過數條街道。漆黑的夜空出現一道刺目光束,一團煙花在空中炸裂,形成一朵奇異的梅花。

梅花印記!

洛塵心中一動,立時藉助一株枝繁葉茂的大樹,跳進了緊鄰的一座莊園小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