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法術類法術的控制還沒靠近就被巨大的力量震動震散了,時空法術和負面法術狀態,更是直接被加隆強大的體質和敏捷免疫。

所有攻擊類法術更是成了無用的笑話。

唯一有效果的,就是正面和其肉搏對戰!!

「該死!這個怪物!!」死亡之神又躲開一次拳壓震動攻擊,身上的神力護盾在僅僅只是擦到邊的情況下,居然差點崩潰了。

「比起上次他又強大了一大截!」

提亞馬特更是慘,被連續擦到兩次,半邊身體都已經是神血淋漓,幾乎陷入重創。

「一定要給菲拉主神爭取時間!」兩個神祗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決心。

歧山鬼志 !!

提亞馬特直接化為龍軀,巨大上百米的五頭龍軀狠狠朝著加隆撲去。

死亡之神同樣化為原形本體,是一頭龐大的類似犀牛一樣的黑色怪物,怪異的是,他的前後都有犀牛頭,分不清哪邊是前哪邊是后。

犀牛體長上千米,直接朝著加隆撲去。

「無謂的掙扎。」加隆面色淡然,看著兩頭朝他撲來的巨大生物。正面悍然衝上去。


轟隆!!

就在這時。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大閃電風暴從三者身後炸開。

一個最大的血繭在天空直接爆炸了。

其中飛出來兩道一金一黑的身影。

無數的閃電風暴引爆了周圍其他的血繭,頓時一次次的爆炸接連響起。

轟轟轟轟….!

無數的爆炸聲中。各種血色夢境之力混雜著大量神力風暴席捲開來,雲海直接被炸出一個巨大空洞。

加隆在彩色能量風暴中陡然收手。抬起手臂擋住面孔。儘可能的穩住自己身體。但依舊被吹得微微震動歪斜。

而提亞馬特和死亡之神則直接被吹得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只是一晃眼的功夫,遠處天空雲海再度炸開一團巨大爆炸。

轟隆!!

那是金色光澤的蘑菇雲,如同核彈一樣緩緩升起,雲氣邊上還有著一圈血色光環。

「菲拉,自然之母,一切結束了。這個世界註定將要消亡,化為吾等虛空之養料…..」一個狂躁的聲音大吼著。

蘑菇雲的爆炸衝擊狠狠衝擊在半空中的加隆身上。

呼!!!

大量如同刀子一樣的能量風撕扯著加隆的衣服和皮膚。但他渾身有著一層淡淡的扭曲力場,那是體質和力量達到太高層次后,自然衍生出來的特殊防禦。

「那是上位神的戰場。也是最頂尖的真靈和魔主戰場。」加隆仔細衡量了下自己現在的實力,從先前那股能量風暴倒推計算回去,那裡的戰鬥能量等級應該沒有超出他的預料太多。

「菲拉和自然之母對抗失落真靈和扭曲魔主,這麼看來,我應該也能夠參與這個層面的戰鬥,但頂多只能做到自保。而這對我毫無好處。我應該尋找利益最大化的地方。」

略一思索,他看向下方被炸開大洞的雲海。

下面竟然是一片巨大無比的戰場,無數的深淵地獄惡魔魔鬼和其他元素生物,聯合這各大位面的戰士。 三界超級會員

血與靈魂的碎片不斷飛濺。

戰場從高處往下望去,就像是一片亂七八糟的在燃燒的垃圾場,花花綠綠,紅色白色黑色混雜在一起。分不清任何陣營。

連綿的白色山脈上,魔王們和下位神們的激戰把山峰直接打斷,大地打出一個個深深的溝壑和坑洞。

偶爾能夠看到一大片白茫茫的爆炸蔓延開。或者是無窮的火雲凝聚為光球爆炸。或者是大塊大塊的閃電風暴。

那是各種神力法術以及虛空超凡能力混雜在一起自然引發的能量塌陷。

「魔網破碎了….」加隆感受到空間中原本無處不在的魔網,在這種巨大恐怖的能量衝擊下。如同被獵物撕碎的漁網,直接出現越來越大的空洞。

連時空都坍縮了。更別說建立在空間中的魔網。


啊!!!

陡然間極遠處傳來一聲尖銳的女子慘叫。

無數紫色的電流一樣的能量瘋狂爆發出來,朝著四面八方一**的飛射,如同蛇一般迅速蔓延。

「又一個上位神隕落了。」加隆沒有去看那邊的情況,而是筆直飛向下方大戰場。

每一個世界都有每一個世界的關鍵。

加隆已經發現了這個規律。所以他要找的,正是這個世界的關鍵點。


傳說中的地獄之子。

飛往下方的空中,他忽然感覺到一種淡淡的寂寥從心中升起。

穿越了這麼多世界,看淡了無數的經歷,這一次又一次的穿越,其實未嘗不是一種厭倦的重複。

「或許…我應該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加隆忽然回想起最初自己離開的地球。

當他還是個普通人的時候,只是為了一點點的生老病死而奔波工作。那時候得到的滿足似乎比現在還要多得多。

眼前戰場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加隆心頭忽然泛起一個念頭。

結束一切后,或許是該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了…..

到了他這個層次,曾經追求的永生。在魔主真靈這一境界就已經達到了,壽命幾乎和母河一樣。無窮無盡。

但是永生之後呢?

戰場上不斷升騰起大量的靈魂碎片,源源不斷的被加隆吞噬吸收進去。周圍很多魔王根本爭不過他。

他猶如龐大的黑洞從上空飛過,任何被他陰影籠罩下的本土生物強者,都如同蠟像一般瞬間靜止,然後融化。

天賦毒域的威能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間隔數千米就能擴散開來。

大量的靈魂被神器轉化為潛能點,不斷提升著加隆的屬性。

******************

戰場邊緣一處偏僻的山谷中。

白色的山谷里到處是坑坑窪窪殘缺不平的地面,岩石散亂的落在四處,屍體和燃燒的毒火,還有殘留的藍色磷光。把整個這個山谷照亮得有些昏暗。

這是能量坍縮后的區域,無論虛空生物還是本土生物,都死傷殆盡。

只有幾個最為強大的倖存者還躲藏在角落裡苟延殘喘,那是幾個微弱神力和魔王,各自都沒有力氣再戰了,但詭異的是,原本應該是敵對陣營的兩個群體,此刻居然站在了一起,並肩面對著前面一團黑乎乎的陰影。

「地獄之子…..!你居然…居然連我們也要一起吞噬!!」一個微弱神力的神祗怒斥那團陰影。

僅僅爆炸的一瞬間。這團陰影便瞬間出現,同時吞噬了兩團同樣的地獄之子后,便開始四處追殺狩獵他們倖存者。

原本十多個雙方陣營的倖存者,此刻卻只剩下了這麼五六個。

其餘全部被這傢伙吞噬進去。

「為了這個世界。只有我們才是唯一的希望,你們這些廢物既然沒什麼用,還不如為我貢獻一點養料。不是很好么?」陰影緩緩塑型,化為一頭純黑色的漆黑巨龍。

嗖!

忽然天空中射來兩道虛影。一個披著藍色長發,渾身藍光閃耀。是個女子。

另一個身穿白色鎧甲,雙手戴著拳套,散發著恐怖的寒氣。赫然是個男子。

「埃爾菲斯!!」下方倖存者中一個黑色長發女子忽然大聲喊起來。

天空中的藍色長發女子微微一頓,往下望去,正好看到人群中的黑髮女子。

「娜迪亞?」

她頓時朝下飛射,那個男子也趕緊飛撲下來。

「你不是離開寒冬之塔獨自去遊歷了嗎?」埃爾菲斯詫異問道。

娜迪亞當初考慮之後,終究還是不願屈居人下,有了再度提升自己的機會,她選擇了毛線獨自去遊歷獵殺這個世界的生物以提升自己。

現在的娜迪亞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十三級的力量。顯然這十年來沒有白白浪費。

但在埃爾菲斯落下來后,娜迪亞頓時感覺微微有些刺目起來。

當初還在她之下的羅斯塔和埃爾菲斯,現在居然已經到了上位魔王的層次,他們身上自然散出下位神神威一樣的力場領域。

我才不會和校草談戀愛

被問到為什麼呼出現在這場大決戰的戰場上,這其實本就不用問,大決戰之後,能夠再度快速提升的機會將徹底消失,本土世界將會遭到毀滅性打擊。然後迅速衰弱。

錯過了這個機會,再想提升前進,幾乎是不大可能了。或許就算可能也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

「小心!」忽然娜迪亞心頭一顫,那頭陰影黑龍猛地從背後撲向落下的埃爾菲斯。

「地獄之子!?!!」埃爾菲斯也注意到了嚴重性,敵人居然是出了名的地獄之子!

這個群體極為難纏,幾乎不可能被殺死,他們能夠將身體分為很多歌個體,隨意跨越空間選擇以某個個體作為本體復甦。也就是說,如果不能全部找出他的個體,那麼就永遠不可能殺死他們。(未完待續。。) 盾!

猛然埃爾菲斯後方浮現一面透明圓盾,穩穩擋住希曼的撲擊。

但只是一秒鐘,圓盾瞬間破碎,嘩啦一下,黑色巨龍猛撲向埃爾菲斯。

「下位神的氣息…死吧!!」希曼黑色爪子猛地融化化成黑影射過來,彷彿他的軀體根本就沒有固定形態。

盾風!

埃爾菲斯往後一退,神力催動著神職爆發。

一塊巨冇大的水晶盾牌浮現在她身前,高達十多米。

她的神職是防禦,和平,神力為弱等神力,同加隆一樣沒有建立神國,而是只是利用神職進行爆發性的一次性使用。這樣雖然續戰能力弱了很多,但是也免於被信仰之線拉扯隕落。

噗!

黑影爪子撞在水晶盾牌上,濺射冇出大量黑色光點,詭異的是,這些黑色光點在盾牌後方再度凝聚成黑爪,繼續朝著埃爾菲斯抓去。

嗤!

埃爾菲斯措手不及,被一爪子狠狠抓中胳膊,身體瞬間消失閃爍到十多米外的羅斯塔身邊。

「凍結!」

羅斯塔正好釋放出他的神權能力。

白色寒氣如同霧氣一般席捲過來,將四周所有區域全部覆蓋。霧氣透著一股死寂和絕對的安靜。隱隱能夠聽到蛇一般的嘶嘶聲。

「褻瀆!」

希曼猛地張口噴出同樣的一股黑氣。正面和湧來的白霧迎上去。

兩股霧氣頓時jī盪開來,羅斯塔面色一寒,孤身衝進去。

希曼也嘿嘿一笑,身形化為黑煙鑽進去。

一陣劇烈震動聲直接從霧氣中擴散開來。

一聲悶哼中,羅斯塔倒飛出來,嘴角隱隱流出一絲白金神血。

他最擅長近身戰鬥,完全沒想到在極短時間內就被分出勝負,對方實力之強幾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前不久還只是半神級別的地獄之子,居然現在就達到這麼高的程度了!?

無數黑煙從霧氣中鑽出來,迅速化為一頭數十米長的巨冇大漆黑巨龍,吼的一聲,龍吼直接將周圍所有白霧震散。

巨冇大的聲波甚至將這片山谷也震得不斷震蕩搖晃。

羅斯塔和埃爾菲斯兩人面色一變,同時撲向娜迪亞,抓起她便走!


「想走!!」希曼獰笑一聲,飛身撲過去。翅膀上陡然射冇出無數黑煙一樣的觸鬚穿進空間,直接從三人身側的空間中鑽出來,將三人團團捆住。

「希曼。」


陡然間一道白色人影出現在黑色巨龍和三人之間的空處。

希曼陡然面色低沉下來,眉目閃爍,所有動作迅速停下來。

那邊羅斯塔等人這才趁機掙脫捆綁飛射離開,不過他們卻沒有直接飛走,而是懸浮在來人的身後,面露尊敬之色。

「加隆……」

希曼儘管吞噬了很多地獄之子,儘管意識已經被地獄意志控制,但依舊還有著希曼原本的記憶。

「你應該叫我,龍王。」加隆淡淡看著面前這個已經面冇目全非了的曾經最強白龍氏族天才。從白龍化為被地獄意志佔據身體的無形之龍。他的身體冇內縈繞凝聚著大量的痛苦,怨恨,不甘,憤怒,顯然在被佔據之前,他經歷了很多無法想象的痛苦和磨難。

「你現在出來是什麼意思?」希曼面色陰沉的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