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築基期的隊伍也只是幾人小傷,並無任何傷亡。

這直接讓陳嘉輪爆走,雖然曾浩不知道綜合閣找曾浩等練氣期來幹怎麼,保鏢也只是個藉口。


然四十多名練氣期高手幾個回合就只剩下不到十人,這讓這名自持身份的金丹期高手很是難堪。

“給我全部去死。”陳嘉**喝一聲,全身上下雷電纏繞,噼啪作聲。

雷鋒針嗡鳴一聲,閃電般飛射而出,然他所過之處,所有的比蒙獸的相繼倒下。

原本比蒙獸羣中的首領都讓這兩名金丹期高手滅殺了,現在又有大量的同伴死亡,這讓靈智不高的比蒙獸感到恐慌。

只見所以比蒙獸都調頭向着四處逃離,可在怒火上的陳嘉輪又怎會這麼輕意就讓他們逃走呢。

雷鋒針一閃再閃,幻化出上百把一模一樣的飛針,潮着四圍飛射而去。


比蒙獸所逃之處煙塵四起,已然看不到前方逃離的比蒙獸的身影。

然在煙塵中時不時會閃起一絲電茫。

一聲聲不甘心的嚎叫從四圍傳來,嚎叫聲中帶到一聲聲重物倒地的聲響。

這聲音持續了很久,直到嚎叫聲停止,重物倒地聲斷絕,煙塵散出,曾浩看到四圍已然形成一面圍牆,這是一面用比蒙獸的屍體圍成的圍牆。

陳嘉輪長長出了一口氣,回覆了平常的樣子,眼神再次變冷,望向衆人。

“哼,一羣廢物,走吧。”陳嘉輪冷冷的哼了聲。

“嗷”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起,天空出現了一條二十來米長的巨蛟,此蛟龍正是陳嘉輪的坐騎火蛟。

除了金傲外所有人都低下了頭,特別是曾浩等人,雖然他們活了下來,但付了的代價實在太大了些。

原本這是一場有勝無輸的戰鬥,可是才幾輪下來,自己這方就死了三十多名練氣期修士,這要是傳出去,陳嘉輪還能在修仙間混得下去嘛?他的面子往哪裏擺。

而此時曾浩內心跟陳嘉輪完全相反,他考慮的是他如何跟這一行人走到巊肖山,要知道陳嘉輪和金傲爲了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面子就讓自己等人去送死。

這纔剛剛開頭,下面的路程還很長,指不定後面還有什麼比這次危險上百倍的等着自己等人。

自己這點修爲在這隊伍裏面,完全是啓不了任何作用,然只要有任何能危及到隊伍的危險,自己肯定是九死一生。

這跟曾浩原本的打算不同,原本曾浩以爲這一路上會遇到的危險全來自人類。

只要自己一方形勢不對,自己憑藉着超級別的速度,逃跑還是沒問題的,至少高階的修士不會費力去追一名無足輕重的小修士。

然靈獸不同,他們可沒有人類那種死要面子的習慣,一但盯上獵物,那可謂是不死不休。

曾浩心裏已然朦生退意,自己在繼續跟着隊伍,指不定下一次遇險,身亡的人就是自己。

必竟現在築基期的高手人數都超過了練氣期,如果連他們都會遇險,更別說身爲練氣期的自己了。

可現在退出,在怒火上的陳嘉輪說不定會給自己來下雷鋒針,那麼自己後悔也晚了。

曾浩低着頭,無奈的跳上了巨蛟背上,繼續跟着陳嘉輪的隊伍前行。

曾浩可不是真心想繼續前往巊肖山,雖然他也想要五行靈庚礦,可再多的五行靈庚礦也得有命去拿才行啊。

現在的情況讓曾浩進退兩難下,他只能選擇繼續上路,等待一次逃跑的機會。 十天之後,曾浩等人來到一處小村莊上,此小村莊不大,也就百來多人組成的小形村莊。

村莊付近是一片草原,草原中有一個大湖,小村莊依湖而建。

村莊的面積還沒有大水湖的三分之一大,整個村莊都是用竹木建立而成。

村莊口處有一塊塊田園,上種有各式各樣的農作物。


時而一陣輕風吹過,時而一兩聲家畜叫聲傳來,爲此小村莊打造了一副安逸的世外桃園。

“此地倒是靜修心的好地方”金傲開口稱讚道。

也不知什麼了,巨火蛟飛行到此地便停了下來,路上經過數個小村莊都未見其停過。

“是嘛?你們也是這麼覺得嘛?”陳嘉輪帶着輕蔑的眼神說道。

“陳兄的意思是?”金傲眉頭一皺問道。

當巨火蛟停在此地之時,曾浩便隨意的看了此村莊一眼,然就是這一眼讓曾浩的心加速跳動起來。

曾浩的第一感覺便是,這那是村莊,他可是從小村莊走出來的,對村莊他再熟不過了。

此村莊村口處的田園已然是有一段時日未打理過了,只要是種田的人都不會放任田園幾天不打理,更別說有一段時日了。

其二此村莊竟沒有一個小孩子,最爲主要的是村莊裏的村民個個氣質非凡。

容貌可以改變,可是骨子裏發出的氣質那是改變不了的,而這些所稱的村民身上發出的氣質個個都不弱於曾浩。

那氣質就像一個個久居上位者的氣質,什麼可能會只是一個小村莊的村民呢?

“哼,雕蟲小技就敢在我面前賣弄。”陳嘉輪嘴角微微向上翹起,很是不屑的說道。

“陳兄這話是什麼意思?”金傲眉頭皺的更緊幾分說道。

“哈哈,陳兄別來無羔吧,呂某在此等陳兄大架已然等了快一個月了。”小村莊內傳來一聲猶如天外之音般。

“哼,我以爲是那個小輩敢攔老夫去路,原來是呂兄啊。”陳嘉輪面色陰沉的回道。

曾浩聽到對方稱陳嘉輪爲陳兄,臉色受得很是難看,下面村莊最少有上百人,雖然自己無法查覺到下面之的人修爲,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人應該都是修仙者。

敢攔截自己一行人之人肯定有不錯的修爲境界,想來最差也跟自己差不多。

而且還有金丹期做鎮,可想而知築基期的高手也絕對不會少到那裏去。

好在自己方有兩名金丹期高手中,不然還真是禍福難料。

“哈哈,陳兄,上次一別就是數十年了,還真讓人想念啊。”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村莊傳來,這聲音明顯和之前的不同一個人。

接着就有兩道道人影從村莊中飛射出來。

盾光一停,曾浩也看清楚了這兩人的相貌,此二人都是五六十歲的老者。

其中一位相貌倒不凡,人雖高齡,但且給人一種某個書院教師的感覺,頭髮黑中帶白,一縷白黑交錯的鬍子,臉上皺紋不當不顯老態,反有一種威嚴氣息,外加一身白袍,更是一副書院教師的模子。

而另一名老者且給人一種鼠頭鼠腦的感覺,身材矮小,一身灰衣,另外帶有一絲陰陽不調的感覺,讓人一見就很想上前打他一頓的感覺。

“莊鬆雨,你竟然也加入了靈絲院?”陳嘉輪臉色更加陰沉的說道。

“哈哈,陳嘉輪上次你打傷我的仇也該還了吧。”鼠頭鼠腦的老者陰曆的看着陳嘉輪道。

“是嘛?就憑你也敢跟我提報仇,上次讓你跑了,這次可就沒那運氣了。”陳嘉輪很是不屑的說道,一副不把鼠頭鼠腦老者放在眼裏的神態。

“好好好,你也就狂到今天吧了。”那鼠頭鼠腦的老者臉色陰沉,狠狠的盯向陳嘉輪。

“陳兄,如果你能放棄此次的貨物,呂某保證絕不爲難於你。”黑白鬍子老者模着鬍子說道,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悲。

“呂啓爍,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陳嘉輪明顯是這四名金丹期高手中修爲最高之人,路上對着金傲也是一臉不放他放眼裏的態度,現在面對兩名金丹期高手依然如此。

“竟然陳兄都這般說了,那呂某也只能再領教下陳兄的雷鋒針了。”呂啓爍雙眼寒茫一閃,冷着臉道。

聽到這裏,曾浩已然明白這陳嘉輪認識這二人,而且這三人之間還有一此恩仇存在。


那名黑白鬍子老者叫呂啓爍,而那名鼠頭鼠腦的老者應該叫莊鬆雨。

陳嘉輪單手一揮,巨火蛟咆哮如雷的嚎叫起來,接着慢慢降落到地下。

陳嘉輪在巨火蛟落地後,讓衆人下了巨火蛟,接着單手揮動間,將那長達二十來米的巨蛟收了起來。

而陳嘉輪自己則帶着金傲以及十來名築基期高手飛上了天空。

以此同時,村莊裏來飛出了幾十人,向着早已停留在天空的呂啓爍和莊鬆雨飛去。

接着又有數十來跑了出來,圍上曾浩等人。

曾浩也明白這一戰絕對免不了,而這也是自己逃跑的最好機會,當然也要自己一方戰敗自己才能逃跑,不然回頭讓陳嘉輪追上來,那自己死的更快。 陳嘉輪雖然愛面子,可也知道現在的情勢不由得自己只顧自己的面子。

只見陳嘉輪身上雷電狂閃,接着一道紫綠色的光芒無同閃電般射向呂啓爍和莊鬆雨二人。

然就在所以人認爲陳嘉輪的目標是呂啓爍二人之時,只是紫綠光芒一停頓,接着又狂閃起來,化成近百道一模一樣的紫綠光芒,緊接着如同下雨般射向呂啓爍二人身後的築基期高手。

這紫綠色光芒正是陳嘉輪的本命法寶雷鋒針。

就在雷鋒針幻化成近百支飛針之時,呂啓爍已然知曉陳嘉輪的用意。

“小心,他的雷鋒針對像是你們。”呂啓爍陰沉着臉,對着身後之人狂吼道。

呂啓爍邊說邊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鱗態的黑色盾牌從儲物袋中飛了出來,快速變大,下一刻已然擋在了身後數十名築基期高手頭頂。

然這鱗盾牌出現的已然太晚,雖然擋住了大半的飛針,讓其射在鱗盾上。

也不知道這鱗盾牌是而種村料製作,竟然在低擋數十把飛針後也只是晃了晃,再未有任何傷痕。

只是那些未被鱗盾擋住的飛針直接饒到鱗盾下面,射向下面的築基期高手。

雖然這些築基期高手在聽到呂啓爍的提醒後,各各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只是有些已然晚了。

紫綠電芒一閃下,就有一名築基期高手直穿被洞穿而過,而在洞穿一人後,飛針速度明顯會下降,很容易就讓第二人的本命法寶給擋了下來。

饒是如此,也有數人讓雷鋒針給秒殺了。

在發出鱗盾後,呂啓爍手指一指向陳嘉輪,一道白芒也從呂啓爍所指出的手指尖射出,化成一把被白芒包裹的飛劍,狠狠的斬向陳嘉輪。

由此,高階的戰鬥正試開始。

而下面的練氣期在天空的高手動手之時,也開始各自從儲物袋中拿出法器,開始斬向對方。

曾浩拿出的是一件中階組合法器,也是那件多次救下他性命的法器。

曾浩飛劍饒過攻來的法器,向着敵人方的人斬去,自己幻步決配合着風雷決躲過一件件斬來的法器,身形更是隨着自己的飛劍快速的逼近敵人。

曾浩可不是想根敵人來次近身戰,只是他想衝去敵人的包圍圈,只要情況不對,他將會第一時間逃跑。

曾浩一方所剩下的練氣期也打着和曾浩一樣的想法,向着四處突圍而去。

所剩下之人那可是個個以速度爲主的,一心想要逃跑,雖然對方人數幾倍於己方,但也絕對不會輕易就能攔下一個比自己速度還要快之人。

由其是曾浩,當飛劍到達敵人一方時,飛劍內的飛針便向着四周的敵人射,出奇至勝下,讓曾浩一連秒了四個人。

曾浩內放出四把小飛針,留一把在自己身上,這是曾浩用處法器向來的習慣。

而曾浩在路過敵人之時,隨手一招,在收回飛針的同時也不望了將那幾名被自己秒殺之人的儲物袋也給收起。

很輕易曾浩便突圍到了外圍,然很快便又有數人將曾浩又給圍了起來。

曾浩眉頭一皺,飛劍再次斬出,而自己也再次向着包圍圈外飛奔而去。

曾浩飛劍所斬之人在發現曾浩飛劍向自己斬那來,一把飛劍迎向曾浩的飛劍。

兩把飛劍碰撞之時,曾浩身形也來到了那人前面,在離那人一米左右之時,曾浩右手一甩,一道透明的風刃先曾浩一步斬在了那人身上。

曾浩在經過那人之時,又將隨手收起對方的儲物袋。

這次曾浩一連閃了幾十,到了百米之外才停住腳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