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池路的話語,黃松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看了葉立一眼,心中很快也是做出了覺悟性的決定。

「葉立,我們暫且收手,敵軍來犯,我必須保護好羅煙城的安全,不管怎麼說,這羅煙城是我的地盤,我可不允許別人的侵略。」黃松將心中的決定吐出口中。

聽到黃松的決定,葉立這才臉色緩了下來,點點頭,說道:「嗯,這才是身為城主應該做的,你很幸運,因為你的這個決定讓你的生命暫時還保留在你的手中。」

葉立想不到這黃松雖然有些囂張跋扈,但是也是有擔當之人,這一點讓葉立尤為敬佩,所以在這一刻,葉立決定放過這黃松一馬。 客棧內,黃松對於葉立的囂張言辭已經不想再有回應,他現在必須趕緊去指揮軍隊戰鬥,池路跟隨著黃松趕緊搶先離開了客棧,往城門處賓士而去。

望著羅煙城主軍的離開,葉立重新封印了第一異環,緩緩的走出了客棧,看到了客棧外那一臉茫然的掌柜和那店小二,微微一笑,葉立走了過去。

「掌柜的,你這客棧怎麼賣啊?」葉立笑問道。

「客官,你真的要買,可不能反悔啊!」那掌柜此時早已經回過神來,對於剛才的葉立戰鬥之中的承諾,他顯然有些不太相信。

「不是跟你說了嗎?這個客棧我買了。」葉立雙手一攤,無奈說道。

「好,好,那,那二十萬金幣,一口價哦!」客棧掌柜很快報出了價格,後面更是還將一口價幾個字的發音加重了數分,生怕葉立聽不見一般。

「成交!這是二十萬金幣。」葉立對於這個報價並沒有多在意,畢竟自己現在的身家相當充足,二十萬金幣對葉立來說,也僅僅是九牛一毛的存在罷了。

葉立很快從異戒取出了二十萬金幣的金票交到了掌柜的手上,掌柜用顫抖的雙手拿著這張二十萬金幣的金票,心中感慨萬千。

「現在這家客棧是我的了,那麼你們繼續做你們的掌柜和店小二,如何?」葉立微微一笑,繼續說道。

「啊,客官,不,不,老闆,你說的可都是真的?你還願意讓我們繼續呆在客棧里嗎?」那店小二顯然沒有想到葉立還肯如此,立即問道。

「嗯,不然這客棧我可是沒有辦法經營啊,因為我馬上就要離開了!」葉立點點頭道。

「哈哈,那好,那好,我們一定竭盡全力將客棧經營好,老闆你要是有回來,就來看看,帳本什麼的如果你信任我們,我們一定給你做清楚的。」掌柜大喜過望,急忙應道。

「呵呵,自然是信任你們,以後我要是沒錢了,可是要回來取一些花花的。」葉立其實也出於剛才自己也是讓客棧受到了一些損失,這才花錢買下客棧,對於客棧本身的效益,葉立根本就不在意,一句玩笑話就是那樣直接帶過。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掌柜和店小二急忙點頭哈腰的說道,突然那掌柜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立即道:「老闆,這客棧既然是你的了,那麼這客棧名字也是改改了,你看看要改什麼名字?」

「那就以我的名字作為客棧的名字吧,哈哈,葉立客棧!」葉立畢竟還是有些小孩心性,聽到掌柜的提議,很快也是有了興趣。

「葉立客棧,葉,葉立?老闆你叫葉立?不會是那個殺敵榜單冠軍葉立吧?」掌柜和店小二兩人都是吃驚的喊道,因為之前他們在一開始就已經暈倒,所以對於發生的事情都不知道,這一下,葉立自報了名號,自然是引起兩人極大的震驚,。

「嗯,是的,這個客棧就用我的名號吧,嘿嘿,我還有事,先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處理了。」葉立點點頭,沒有否認,在甩下最後一句話后,也是直接離開了這裡。

而那掌柜和店小二此時彷彿做夢一般,居然見到了小幽國中那傳說般的天才少年,尤其是那店小二,居然感動的在那痛哭流涕。

葉立不知道就因為今天這麼一個小插曲造就了今後小幽國最大的連鎖客棧葉立客棧。

羅煙城外,此時有一支近千人的軍隊正在不斷對著羅煙城進行猛攻,而羅煙城主軍則是在城牆之上用弓箭亂石,還有一些異師使用遠程攻擊進行反擊,一時間,戰局處於膠著。

「給老子反擊,快,給天火國這些王八羔子一點厲害嘗嘗,讓他們知道我們小幽國羅煙城不是軟柿子,可不是他們想捏就能捏得了的。」黃松站在城牆之上大喝道。

羅煙城主軍被黃松這麼一喝,士氣頓時大震,一個個更加賣力的對天火國的軍隊進行反擊,一時間已經隱隱有壓制敵軍的趨勢。

葉立在這時也已經來到了羅煙城的城牆之上,原本這城牆是不允許閑雜人等進入的,但是以葉立的身份,自然是可以通行無阻,沒有士兵敢阻攔於他。

自己一個人站在城牆上的一個角落觀察了戰局一會後,葉立心中暗自點頭道:看來不愧是久經沙場的羅煙城主軍,打起仗來還是有板有眼,不錯。

葉立的存在很快也是引起了黃松的注意,他瞥了葉立一眼,知道他正在觀察戰局,隨即也是主動走了過去,微微說道:「怎麼樣?我們羅煙城的戰力還是不錯的吧。」

葉立點點頭,並沒有否認道:「嗯,確實,羅煙城主軍的整體實力不錯,不過也因為強大,所以很容易忽略掉一些細節。」

被葉立這麼一說,黃松立即回道:「葉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立微微一笑,手指一指誠牆之下的天火****說道:「你發現沒有敵軍一直猛攻的可都是普通士兵,最強也不過是異氣期,你不覺得有問題嗎?」

很快,黃松也是發現了葉立所說的問題,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之中,顯然這天火國一定是再打什麼主意,這究竟是什麼呢?

「他們在設置陣法,而這些猛攻士兵的身上則是帶有陣眼的物品。」葉立很快就是看出了苗頭,畢竟陣法戰可是自己在殺靈山脈的時候教給葉立軍團的最大依仗,自己也是很快看出了敵軍所要布置的是什麼陣法。

「陣法?這天火國居然布置起陣法了?以前跟我們交戰的時候,怎麼從來沒有用過?」黃松略微有些不理解,急忙問道。

「很正常,戰場之上哪有一層不變的規定,這天火國也是在努力求變啊,他們現在布置的乃是一個絕義低級陣法熾焰吞蟒陣,他們這些先鋒軍很有規律的只朝幾個方向衝去,那些就是陣位。」葉立對於黃松這種死腦筋也是毫不留情的呵斥道。

「那麼我們現在出軍迎敵,可不能讓他把陣法布置好,不然就完了。」黃松被葉立這麼一說,沒有任何的反駁,因為葉立說的一點也沒有錯,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阻止敵軍陣法的形成,不然那羅煙城就危險了。

「不用了,在下剛好要出關,那通關文件反正也給你了,那些手續我想也可以省了,你兒子手臂之事,那是你的囂張狂妄造成,怨不得別人,自己釀的苦果自己去嘗,不過既然你兒子要結婚了,那麼在下也是送點禮物以表心意。」葉立看向黃松,嘴角微微翹起說道。

「禮物?」黃松不解的問道。

「呵呵,當然是將敵軍全部擊潰作為禮物啦。」葉立一指城牆下的敵軍,眼神陰寒的冷笑道。

葉立的話語瞬間讓黃松一怔,這葉立也未免太過囂張了吧,這城牆之下可是一支鄰國軍隊啊! 還沒有等黃松反應過來的時候,葉立已經直接跳下了羅煙城的城牆,直接來到了城外。

「停止攻擊,停止攻擊!」黃松見到葉立居然直接跳下了城牆,立即對著羅煙軍命令道。

「黃松大人,怎麼回事?這葉立怎麼跳下去了。」池路聽到命令后,又看到葉立已經身處城牆之下,急忙對黃松問道。

「不太清楚呢,說是要送我兒子結婚禮物,看下去吧。」黃松搖頭嘆道。

羅煙城外,葉立緩步往前走著,而天火國的軍隊則是被眼前突然出現的這人都是為之一愣,也同樣是停止了攻擊。

遠處,一位身穿天火國特有的戰鬥服飾的青年騎著一匹駿馬冷眼望著葉立,心中略微一凜,他突然感覺到一種不祥的預感。

「報告,邱天將軍,從羅煙城牆上跳下一位少年,擋住我軍進攻路線,還請指示!」一名侍衛急忙跪拜在這青年的面前,恭敬的彙報道。

「有什麼好指示的,一個敵軍少年而已,直接滅了他,繼續攻城!」那被稱為邱天的青年,淡淡說道,雖然心中有些預感,那也僅僅是預感而已。

「遵命!」天火國侍衛應道。

很快,天火國的軍隊直接朝著葉立衝殺而去,雖然他們心中都很驚訝這小子居然如此膽大,但是眾人也不會因為一個少年而有太多的顧慮。

「小鬼,膽子不小,居然敢阻擋在我天火軍的面前,去死吧!」沖在最前面的那幾位天火****的戰士怒聲笑道。

「呵呵,愚蠢啊,連我們的差距都看不出來還那麼急著送死,那我葉立也只好送你們上路了。」葉立微微一笑,自言道,只不過那眼神出現了一絲狠厲。

「第一異環覺醒。」葉立口中輕喝道,半月輪頓時出現在葉立的手中。

接下來的一幕,不僅讓天火軍的眾人傻了眼,就連羅煙城內的眾人也同樣傻了眼,鮮血飛濺,那葉立彷彿在敵軍之中翩翩起舞,只不過他正在舞著的是殺戮之舞。

黃松額頭上冒出了些許的汗珠,心中隱隱暗道:想不到這葉立年紀輕輕,殺人居然沒有一點猶豫,這是何等的心性啊,不愧是從殺靈山脈走出來的殺敵榜單冠軍啊!確實名不虛傳,元兒他們這次真的是惹錯了對象了,哎!

而天火國的統帥將軍邱天,則是一臉陰沉之色,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軍隊居然被一個少年阻擋了下來,不,或者應該說是被正在被其追殺,近千的人馬居然被一個少年追殺。

「你們在搞什麼,只不過一個少年而已,居然都解決不了,你們還有臉逃回來,給我滅了那個少年,誰殺了他進階****,賞金幣百萬。」邱天直接殺了一個正在往回奔逃的戰士,怒聲咆哮道,顯然對於現在的這個局面極其的不滿意。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原本士氣嚴重低落的天火軍眾人一個個重新殺向了葉立,不管如何,對方也只有一個人而已,而自己這邊則是有著人數的絕對優勢。

「呵呵,雖然人數是可以拉回一些差距,但是絕對的差距不是用人數就可以彌補的。」葉立同樣沒有使出全力,畢竟現在還僅僅是覺醒了第一異環而已,連始解都還沒有用上。

「哼,試試我的新招數好了,攻擊系奧義高級異技:星火之炎!」葉立口中喝道,隨即雙掌伸出,彷彿無窮無盡般的火球從他的掌心之中射出,速度以及威力還有數量無可挑剔。

「啊……!!!」慘叫聲不斷響起,葉立的這一招數乃是帝都之中四大貴族之一的帝星族族人才能修鍊的異技,能力自然不會弱。

「住手,全部給我退下,這小子由我親自來對付。」邱天見到這般慘狀,也是急忙制止道,他緩緩走出,全身散發出強大的異氣威壓,以此來震懾葉立。

不過葉立在這股異氣威壓之中,彷彿沒事人一般,顯得輕鬆自如,他也已經停下攻擊,準備等著與眼前的這人一決勝負,雖說沒有多大的詫異,但是葉立在探測到眼前之人的修為後,還是有些吃驚。

這邱天的修為竟然達到了五轉異魂,如此年青的五轉異魂,就連洛小熙都是比他略差一些,想來也是天火國之中的天才人物了。

「小子,報上名來,我邱天不殺無名之輩。」邱天的臉龐之上閃現一絲傲氣,冷冷道。

「呵呵,秋天?你的名字還真是很有意境啊,按道理來說你這名字更適合一些學者。」葉立無視著邱天臉龐之上的傲氣,微微笑道。

「哼,伶牙俐齒之輩,你的名字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了,受死吧!」顯然這邱天對於自己名字的這個諧音極為氣憤,這算是邱天的一個禁詞,懶的繼續理會,直接沖向了葉立。

「幻鏡,幻境。」葉立拿出了自己的煉製的第一件異寶幻鏡,將其能力完美的施展出來。

「呵呵,雕蟲小技,這點幻術我還不放在眼裡。」邱天不屑的笑道,不過片刻后,他就再也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發現自己居然中了幻境。

「怎麼可能,我已經用五轉異魂的修為強行轟開了這幻境能力。」看著眼前消失的葉立和周邊的一切都變得不太真實,邱天略微有些驚慌的喊道。

「呵呵,我的幻鏡跟其他的幻鏡能力不太一樣呢,因為這是我幻鏡的一個新能力,也是最強的能力,二次幻境。」葉立的聲音在邱天的耳中響起,但是卻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有什麼好得意的,一點幻境之力而已,還難不住我邱天,異環覺醒,異靈始解,地龍羚。」邱天口中暴喝道,隨即光芒閃動,其左手異環化為了一具獸型傀儡。

「呵呵,傀儡師嗎?這樣才有點意思。」葉立的聲音再次在幻境之中響起。

葉立定睛看去,這邱天的獸型傀儡居然是有著地龍的身體,羚羊的腦袋和腿部,這種特殊構造的傀儡,並沒有讓葉立有太多驚訝,畢竟那蛇蠍老婦的異環傀儡蛇蠍丸也是差不多這種奇特構造的,而且就實力來說,蛇蠍老婦還比這邱天略勝一籌,雙方的戰鬥經驗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呵呵,有什麼屁話,等我先破開這幻境再說!」對於葉立的話語,邱天毫不在意,他直接催動起體內的異氣,準備施展攻擊手段要破開葉立的幻境之力。 「地龍羚,羚龍聲波。」邱天口中喝道,隨即那具地龍羚傀儡口中微張,一道強勁的聲波攻擊直接是強行震開了幻境之力。

看著眼前一切又重新恢復到了正常,邱天的傲氣是更加旺盛,嘲諷的瞥了一眼葉立,冷笑道:「一點點幻境之力而已,我已經跟你說過別太囂張了,你差不多也要始解了吧?別跟我說你連始解的能力還沒有達到,那就太沒有意思了。」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能力讓我始解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你的實力還是略差一些,這種程度的話,讓我始解會不會太著急去送死了?」葉立的嘴上也沒有任何的讓步。

「狂妄的小子,我天火國曾經也有一些人跟你一樣的狂妄自大,不過最後這些人的下場,呵呵。」邱天把話說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雖然沒有說下去,但是意思也是極為明顯了。

不過下一秒,邱天的性子也已經完全忍受不住葉立的這個動作,葉立直接挑動著自己的手指,雖然沒有開口,但是挑釁的味道極濃。

「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吧,地龍羚,羚龍聲波。」邱天再次施展聲波攻擊,只不過這次的目標是葉立本人。

葉立反應極快,立即做出了應對,他心念一動,從異戒中召喚出從蛇蠍老婦那裡得到的元器下品異寶天蛇棍,只見這天蛇棍,與一般的長棍一般無二,只不過重量與長棍相比略重一些,其次就是那棍頭之上,有著一顆長開蛇嘴的蛇頭。


「天蛇棍,天蛇之聲。」葉立催動天蛇棍,從蛇頭處發出了攻擊。同樣是聲波攻擊,與對方的攻擊碰撞在一起,兩人之間的空間出則是爆發出驚人的氣息波動。

但是很快,葉立發現天蛇之聲居然開始被對方的羚龍聲波壓制,心裡略微有些失望,雖說這天蛇棍是元器下品異寶,但是威力在始解后的異環面前,還是略顯不足啊。

「哼,元器下品異寶嗎?能力確實不錯,但是在我的地龍羚面前,一樣無用。」邱天見到自己的聲波攻擊壓制住葉立的攻擊后,也是冷哼道。

「天蛇棍,天蛇相殺!」葉立沒有理會邱天的冷聲,繼續施展天蛇棍的能力。

天蛇棍中散發出陰寒的氣息,很快,一隻肉眼可見的蛇靈居然現身,沖向了那羚龍聲波,轟一聲傳來,天蛇靈與羚龍聲波互相抵消,化為了虛無。

而葉立手中的天蛇棍也是光芒暗淡了下去,重新被葉立收進了異戒之中,葉立知道這天蛇棍三天內已經是用不了,這天蛇相殺算是天蛇棍最大也是最短板的能力,它不僅可以抵消對方強大的攻擊,甚至還可以將對方的招數封印三天,但是因為天蛇靈的出竅,所以在三天內都不能使用天蛇棍。

「哼,抵消了一次攻擊而已,再次施展看你如何抵擋,地龍羚,羚龍聲波!」邱天不屑的冷哼道,準備繼續施展聲波攻擊,但是這一次,羚龍聲波怎麼也是施展不出來。

看著眼前的地龍羚傀儡一動未動,邱天心中大驚,連續施展了數遍,都是無法將羚龍聲波施展出,這一下他才徹底的明白過來,原來剛才眼前這小子使出的那一招沒有那麼簡單。

「不要浪費力氣了,你的那招聲波攻擊這幾天你是用不了。」葉立看著眼前那有些焦慮的邱天,也是略微提醒道。

「哼,只不過封印了我一個招數而已,我可不是只有羚龍聲波,看招,獸傀技:羚龍衝撞!」邱天口中喝道,繼續施展能力。

地龍羚有著羚羊的腿部力量,速度極快,加上加持了異氣,僅僅瞬間就沖向了葉立,有了速度的支持,衝撞力度極大,要是普通人被這股衝擊力撞到,那必定是粉身碎骨。

只不過葉立的速度也同樣不慢,除非你是雷電之力的速度,就像上次那洛小熙的式神雷豹王,可惜地龍羚僅僅是傀儡而已,速度方面葉立也是極為拿手的看家本領。

「黑風靴,最高秒速!」一瞬間,葉立馬上就消失在了原地,躲開了羚龍衝撞的攻擊。


「哦?速度型裝備類異寶嗎?」邱天一眼就看出葉立的腳上穿著正是一件速度型可以直接裝備在身上的異寶,面色也是瞬間釋然。

「嗯,是的。那麼接下去你該怎麼辦呢?你的傀儡速度雖然不錯,但是跟我的黑風靴相比那還是差了一點。」葉立聳了聳肩,淡笑道。

「呵呵,原來是一個只會依靠異寶的廢物啊,難怪底氣十足,罷了,估計你的家族背景不錯,才會跑出你這麼一個囂張狂妄的小子,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差距吧。」看著葉立那幾乎是層出不窮的異寶,邱天很顯然已經將其歸納到只是依靠異寶的那一類人中去。

「好啦,時間已經浪費許多,在下還要趕路呢,異靈始解,暗月。」葉立將天蛇棍以及星火之炎的威力試驗了之後,心中也是有了一個底,隨即也不想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了。


見到葉立始解了異環,這才讓邱天那原本有些輕視的心收了起來,這等年紀居然已經能夠始解,看來也是並非平常之輩,見到葉立的暗月輪,邱天突然想起了什麼,整個人瞬間一怔,臉色有些驚恐了起來。

「你,你難道是小幽國的葉立?」邱天強壓心中的恐慌,急忙問道,因為葉立的名聲不僅在小幽國相當的響亮,就是領國也同樣如此,對於葉立的資料中,就有公開的一項,就是他的異環覺醒形態是一個半月輪,而直到葉立始解之後,邱天這才重視起來,也是想起葉立那的些許資料,與眼前之人有一些吻合。

「呵呵,想不到我的名號居然已經傳到鄰國了,真是讓在下有些受寵若驚啊!」葉立一聽邱天的話語,也是微微笑道。

得到葉立肯定的答覆,那邱天已經無法保持鎮定了,僅僅瞬間,他就馬上和葉立拉開了距離,並且對著身後的大軍命令道:「全軍撤退,全軍撤退!」

「那個,你不打了嗎?」葉立見狀,不禁心中好笑,問道。

「罷了,你會出來想必也是已經知道我們這次的計劃,不過我們天火軍並沒有想把羅煙城如何,這次只是試驗一下陣法的威力而已,為了以後的中級附屬權爭奪戰作準備而已。」邱天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道出他們這次攻打羅煙城的目的。

「原來如此,那麼你走吧,我還要趕時間,下次最好別找小幽國來試驗什麼,不然你們天火國會有危險的。」葉立的冷聲意思極為明顯,讓邱天心中一凜。

「多謝,今日之話,我邱天必定銘記在心,告辭!」邱天直接拱手一拜后,施展虛步遁,也是急忙逃離此地,對於葉立的恐懼,他已經深入自己的腦海之中,那殺敵榜單冠軍以及戰績無時無刻不是在給邱天的內心之中種下對於葉立恐懼的種子。 羅煙城牆之上,黃松等人都是將葉立驚退整支天火軍看在眼裡,心中更是對於葉立的實力更加心驚,黃松心中暗鬆一口氣,他可不想和這個天才結怨,之前的事情也就這樣過去。

葉立見到天火軍退去之後,並沒有追擊,而是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走的時候也並沒有和羅煙城任何人打招呼,因為用葉立的話來說就是,不熟,沒必要打招呼。

烈日炎炎,熾熱的高溫,將泥土地面曬得裂縫四開,腳掌踏在堅硬的泥土之上,頓時一股熱浪從腳底湧進,讓得行路之人在大汗淋漓之餘,不斷的咒罵著這鬼天氣。

寬敞的黃土路面之上,一位半裸著上半身的英俊少年,正在滿頭大汗的行走著,少年每走一步,都是感覺略顯疲憊,這少年正是已經離開羅煙城一月有餘的葉立。

因為葉立的外表實在是太過招人眼球,這一路上也是招惹了不少花痴少女的尖叫,這讓葉立實在是有些無奈,不過最讓葉立鬱悶的是,雨姐開始給他的腿部增加了負擔,別看葉立此時腳上並沒有什麼,那黑風靴經過雨姐的加持之後,重量已經達到了一隻靴子三百斤,已經不是能抬腳走路的程度了,不過好在這種加持也僅僅限於路上,並不是一直都這樣。

再次行出了幾百米的距離,葉立終於是有些支持不住,口中猶如風車一般的不斷喘著粗氣,拖著重如千斤的雙腳,對著路邊的大樹蔭涼下行去。

行至樹底,葉立直接仰面朝天,一頭栽在了溫涼的草皮之上,任由額頭上的汗水,猶如小溪一般的流淌而下。

「雨姐,我要休息下,休息下……,不,不行了,這一路過來累死我了!」重重的喘了幾口氣,葉立的聲音,因為過度的脫力,竟然導致有些嘶啞。

「作為一名異師,這才剛剛開始呢,到了悲鳴山谷里就更有你受的了,等經歷過悲鳴山谷歷練的你才知道現在對你來說,其實是幸福的。呵呵!」雨姐那略帶著幸災樂禍的笑聲在葉立的腦海里響起。

聞言,葉立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一個月的時間裡,自己也終於嘗試到了,何謂真正的精疲力竭,每當自己快撐不下去的時候,都會想起葉家,並默默自言道:「等著吧,葉家,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這段時間的行走,讓葉立也是好好體會了把苦行人生,也有遇到一些異師的探測,不過好在雨姐的壓制,葉立的真實修為實力誰也是沒有探測出來,他是單人行走,在這種人生路不熟的情況下,隨意將自己的底線實力暴露出來,無疑是種比較愚蠢的舉動。

從異戒中取出一粒精體丹,吞服而下,微微閉目,處於極度疲憊狀態的葉立,能夠清晰的察覺到,體內那近乎酸麻的肌肉,正在貪婪的吸收著逐漸散開的溫順藥力。

當最後一絲藥力被吸收殆盡之後,葉立從地面撐起了身子,再次邁起步伐,向著悲鳴山谷的方向繼續前進。

終於在天色逐漸變暗之前,葉立來到了一個小鎮,葉立滿臉歡喜,一抹臉上的汗水,抬頭看了眼小鎮門頭的三個大字--黑水鎮。

原來葉立來到的這個小鎮,名為黑水鎮,這個小鎮雖然離那悲鳴山谷還有些距離,但是也是距離不會太遠,但是與以往那種普通小鎮感覺上看去,這個小鎮多了一種人群,當然這裡所指的不是種族的概念,而是這裡多出的人群彷彿是那些成日在刀口舔血的傭兵,這讓葉立也是感覺到一種新鮮感。

行走在由青石鋪就而成的街道之上,葉立也是充滿了好奇,由於葉立那英俊的外表和獨特的髮型,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不過葉立對此卻是沒有理會,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順著街道緩緩的行走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