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下的法陣,散發出來的紅光越來越盛,隱約之中,已經可以聽到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

東方修哲的身體在劇烈地顫抖著,胸口劇烈起伏之下,竟然「哇」地噴出一口鮮血,不過他的雙手依舊沒有停止結印。

「嘶~咔~~~咯呀~~~」

腳下的紅芒陣法之中,竟然出現了兩隻巨大的魔手,硬生生撕開了一道縫隙。

剎那間,至凶至寒、至陰至煞的氣息,猛地從縫隙中湧出,瞬間包裹住東方修哲的全身上下。

「啊嗚~~啊嗚~~~」

東方修哲那條原本正在不斷融解的手臂,瞬間停止融解,竟然憑空出現無數個鬼臉來。

無數道來自於地獄的能量氣息,正在不斷地佔據著東方修哲的身體,原本沒有多少能量的身體,頃刻間充滿了無窮無盡的能量。

東方修哲原本蒼白的一張臉,此刻變成了一種邪惡的灰綠色,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來自於地獄的尊者!

「好了,終於又可以好好玩耍一番了!」

就連此刻的喃喃自語,也變得邪惡無比起來!

來自於地獄的能量,還在不斷湧入他的身體,其中有絕大一部分彙集到他的雙眼之上。

然而,東方修哲的一雙眼睛,依舊視野模糊,不過他對於四周的感知卻變得愈發清晰無比,好似就算不用雙眼,就可以知道四周的一切。

這種感覺,有點類似於聖級強者發動的領域圈。

「吼~~~」

就在這時,火麒麟終於不甘被動,在一聲怒吼之後,發起了一道火焰攻擊。

炙熱的火焰,兇猛得就好似可以吞噬一切的巨龍,眨眼的工夫,已經到了東方修哲的近前。

面對這樣的攻擊,東方修哲不閃不避,僅只是抬起手臂,一股至寒至陰的掌風,驟然間釋放而出。

「呼!」

來勢兇猛的火焰,就好似沉入大海一般,瞬間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東方修哲揮出的掌風,威力強大地向著火麒麟席捲而去。

「轟!」

火麒麟就好似再一次被天劫之威擊中一般,整個身體再次被炸飛,當它摔落地面之時,身上原本閃爍的火焰,已經消失不見,露出那傷痕纍纍的鱗片。

就在東方修哲準備再補上幾掌時,身上的能量突然出現了反噬,全身毛孔,都開始滲透出漆黑的血液來。

「啊!」

連手臂被融都未曾哼一聲的東方修哲,此刻卻是發出凄厲的叫喊,整個人更是趴伏在地面之上,身體好似要炸開一般。

「地獄閻王噬身咒」果然是兇險無比,帶來的能量越大,反噬的破壞越大。

「嘶~咔~~~咯呀~~~」

那兩隻巨大的魔手,又將通向地獄的縫隙撕裂得更大。

就好似決堤的洪水一般,更多的能量開始湧入東方修哲的體內,也不管東方修哲是否可以承受,開始在他的身體里一陣肆虐。

「啊!」

東方修哲忍受不住這種被吞噬的痛苦,已經倒在地上。

三丹一體,絕脈相連!

在這個危機的關頭,體內的三丹之位,開始高速運轉,上丹田的念神力、中丹田的心魂力、下丹田的真元力,同時吸收著這些外來的陰冷能量,試圖分擔東方修哲的痛苦。

然而,它們吸收的能量,根本無法與能量湧入的速度相比,說其是杯水車薪也不為過。

情況開始變得越來越危機……(未完待續。。)

… 就在這個危機的關頭,雙瞳的位置,突然爆發出一股奇異的吸力,好似兩個巨大的漩渦,瘋狂地吸收著這些外來能量。

東方修哲的壓力頓時小了許多,只不過,那種難以忍受的痛苦,仍舊在不斷折磨著他。


上身的衣服早已碎裂,露出暗灰色的皮膚,看起來非常可怕。

就在這個時候,胸口的位置突然紅光大放,牛頭圖騰驟然閃現,緊接著蠻牛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這小子,又搞出什麼來了,怎麼這麼大的動靜?」蠻牛有些沒好氣地問道。

「蠻牛,你出現得太是時候了!」此時的東方修哲,已經無法說話,僅能夠通過意念與蠻牛交流。

「你小子到底做了什麼,怎麼靈魂如此脆弱,還有這股至陰至凶的能量是怎麼一回事?」蠻牛的語氣嚴肅。

「一言難盡,你現在想想辦法吧,我身上被反噬得越來越厲害,已經停不下來了!」東方修哲的身體顫抖得愈發厲害,身體內的血管好似都突顯了出來,看起來甚是恐怖。

「雖然這股能量不合本座的胃口,不過也可以湊合,只是或多或少會給你的身體帶來一些負擔!」蠻牛沉吟一聲,然後大口一張,紅光萬丈,開始瘋狂地吸收這股能量。

對於東方修哲來說,原本無法抵擋的能量,到了蠻牛那裡,就跟開胃小菜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幾個呼吸的工夫,竟然吸收了大半。

東方修哲身上的反噬雖然依舊存在,不過已經輕了很多,不會再有生命危險。

「吼~~~」

就在這時,對面被東方修哲掌風擊飛的火麒麟,再次咆哮一聲。

蠻牛眼中光芒一閃,沉聲問道:「這是哪裡跑出來的阿貓阿狗。在本尊面前,竟然還敢如此放肆?」

聽到這話的東方修哲,都快無語了,對於這隻火麒麟的強大,他剛剛可是親自領教過,沒有想到落在蠻牛的眼裡,竟然成為了那種不入流的阿貓阿狗。

他現在特別想知道,蠻牛先前到底屬於什麼等級的妖獸,怎麼可以牛x到如此地步?

一道威壓,驟然間從蠻牛眼中施放而出。剎那間,那隻原本怒不可遏的火麒麟,竟然爬伏在地面上瑟瑟發抖起來,那樣子簡直就像是一隻被嚇破膽的貓。

東方修哲再次無語,沒有想到蠻牛隻是一道威壓,就讓那隻火麒麟不敢再造次,什麼時候自己可以擁有這樣的實力?

身上入侵的邪惡能量,幾乎被蠻牛吸收乾淨,東方修哲整個人再一次虛弱得沒有半分力道。

「撲通!」

整個人已經摔倒在地。東方修哲想要再站起來,已經十分困難。

此時的蠻牛,可沒有閑工夫理會東方修哲,它張著大嘴。竟然向著地面上的那道縫隙吸去,好似無論多少能量,都無法填滿它的無底洞。

大概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隨著一聲悶響。那道詭異的陣法驟然消失不見,整個大地再一次恢復了平靜。

蠻牛意猶未盡地飄回東方修哲身前,說道:「能量少了點。要是能夠吸收更多就好了!」

東方修哲露出一絲苦笑,光是這點程度的能量,都差點要了他的命,如果更多的話,真不知道自己死幾回了?

蠻牛瞥了一眼火麒麟,沒有放在心上,對東方修哲問道:「現在可以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如果不是感受到東方修哲的生命危險,它此刻還處於沉睡狀態。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還要更重要的一件事,希望你出手幫忙。」

此時的東方修哲,感受到「本命之器」已經無法再壓制住那碎片了,更大的危險才剛剛開始。

此刻的蠻牛,似乎也有所察覺,雙眼射出一道精光,投向半空中懸浮著的「本命之器」,喃喃自語道:「奇怪,我怎麼感受到了混沌之力?」

「嗡!」

隨著一聲嗡鳴,本命之器開始劇烈的顫動,在半空中繞了一圈之後,筆直地墜了下來。

「碰!」

「本命之器」落在地面之上,依舊沒有停止顫動,而且好似變得越來越厲害。

「嗡!」

「嗡!」

「嗡!」

發出的嗡鳴之聲越來越明顯,可以看出「本命之器」已經到了極限。

東方修哲臉色一變,趕忙用意念對蠻牛說道:「快,我的『本命之器』已經壓制不住那碎片了!」

其實就算他不說,蠻牛也已經開始了行動。

豪門灰姑娘 ,東方修哲的「本命之器」如果被毀,蠻牛的靈魂也會受到重創。

兩道紅光驟然間由牛頭圖騰上射出,直接投在了「本命之器」上。

「什麼?」就在這時,蠻牛突然一聲驚呼,好似被嚇了一跳。

能夠讓蠻牛如此激動的罪魁禍首,正是裡面的那片碎片。

「你這『本命之器』裡面,怎麼會擁有先天靈寶的碎片,不可思議的是,竟然已經有一塊碎片開始了融合,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蠻牛甚是激動地質問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快幫我壓

制住它,我現在的靈魂,可無法承受更多的打擊!」

東方修哲儘管很想知道何為「先天靈寶」,但時間緊迫的情勢下,他只能將心中的疑問暫時壓下。

「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竟然給我找出這麼大的麻煩來!」蠻牛報怨一句,然後正色道,「雖然壓制它很簡單,但絕對會後患無窮,當務之急,是將之煉化融合,我會拼盡全力幫你完成融合,能夠進展到什麼程度,可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說完,蠻牛開始全力支撐「本命之器」,雖然它現在的能量有限,但對於「本命之器」來說,仍舊是霸道無比。

「嗡!」

本命之器全身開始冒起紅光來,在蠻牛的支撐下,能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

雖然是如此,但想要將先天靈寶的碎片煉化融合,又談何容易,估計蠻牛需要拼全力才可以辦到。

時間在一點一點過去,免征著蠻牛的牛頭圖騰,開始變得越來越弱,已經開始呈現出半透明狀。


就這樣又過去了大概半個時辰,在蠻牛的幫助下,終於將那碎片的反抗之力全部擊潰,「本命之器」開始緩慢地將之煉化融合,要想完成這一過程,勢必會是一個更加漫長的等待。

蠻牛已經無力再催動「本命之器」了,他再一次虛弱到了極點。

「看來本座又要沉睡更長一段時間了,小子,算你造化不凡,融合了先天靈寶的碎片后,你的『本命之器』一定會提升數個等級,日後的好處,你慢慢就會體會到,現在的我已經無法再幫你了,後面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了……」

蠻牛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已經消失不見。

感受著「本命之器」已經開始向好的方向發展,東方修哲那顆原本懸著的心,總算可以放下。

「想不到這一次來『天火崖』,竟然把我弄得如此狼狽,希望收穫可以大於損失!」

仰面平躺在地面之上,望著夜幕星辰,東方修哲知道他現在的傷勢,就算有植物的修復能力,也很難立即康復。

其中最為困難的一點就是,植物的能力要想修復他的傷勢,將會消耗超乎想象的能量,而這份龐大的能量,是現在的他未曾擁有的!

「地獄閻王噬身咒」何其霸道,他整個身體就如同受到了強大的詛咒一般,就算外傷與內傷痊癒,受重創的靈魂卻很難康復,而這也正是植物的能力無法幫他的!

這一次到底是賺了,還是賠了,一時之間還真難以說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