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你們皇斗戰隊嘛……

你們的實力雖然不錯,但也只能勉勉強強混個第三而已。

而且要不是你武魂進化,很可能連半決賽都進不去。

今年的武魂精英賽,可是卧虎藏龍的,武魂殿學院的實力,是你們想像不到的強大。

其實現在,就憑我們戰隊的實力,如果我不在最後的決賽中用出我真正的本事,只靠小舞竹清還有榮榮她們,未必就是武魂殿學院的對手。

畢竟我本來就是武魂殿學院的人,而武魂殿學院這一屆黃金一代的成員,可都是在我的手下訓練了整整六年。」

其實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星河沒說,便是武魂殿黃金一代的所有成員,全都服下了由他所煉製的天地造化丹。

在天地造化丹的幫助之下,武魂的黃金一代中武魂品質最差的,也都將進化為頂級武魂之上的絕世武魂,而厲害的,則是與小舞竹清一樣的神級武魂。

武魂殿黃金一代的天賦都很是不錯,每一個成員的武魂都是頂級武魂的品質。

胡列娜、焱、邪月、還有張初五的武魂,即便是放到頂級武魂之中也是較為強大的存在。

他們的武魂都很有可能進化為傳說中的神級武魂。

至於許宇張萍二人,武魂也有可能進化為神級武魂,只是相較於胡列娜而已,他們的武魂進化成神級武魂的可能性會小上一些。

但是即便最終沒有進化成為神級武魂,他們的武魂也會超越現今的頂級武魂,達到絕世武魂的範疇,並且在絕世武魂之中,都能算是一等一的存在。

至少星河之前知道的兩大絕世武魂:海神武魂與六翼天使武魂,品質很可能都比不過他們。

所以武魂殿將來會參加武魂精英賽的戰隊,其中武魂品質最差的都會是絕世武魂。

試問面對的是這樣一個戰隊,又有誰能斷定,自己可以百分百的獲勝呢?

但是話說回來,星河在比比東的提議之下,決定自己組建一個新的戰隊,這樣一來,參加全大陸武魂精英賽的武魂殿黃金一代成員,便只剩下六人。

還有胡列娜,她將在一個月後來到史萊克學院尋找星河。

而以星河對自己小師妹的了解,當她知道星河決定自行組建一個戰隊后,一定會百分之百的,毫不猶豫的,瞬間就拋棄自己的哥哥邪月還有張初五他們,加入到星河的隊伍中來。星河怎麼勸都不好使,想勸也勸不住。

那這樣一來,武魂殿參加全大陸武魂精英賽的黃金一代成員,就只剩下五個人了。

他們不得不從學院裏再找兩個人出來,放到自己的隊伍之中湊數。

如此一來,武魂殿戰隊的實力肯定會消減不少,但這也不能影響他們在接下來的全大陸武魂精英賽中碾壓全場。

只是在碰到星河組建的星舞清榮月戰隊時,會有點難過了。

星河在心中暗自想着,一旁等待了的獨孤雁再次抬眼看向他,有些不耐煩的出聲道:

「你別磨磨唧唧的了,就說可以不可以吧。」

「當然可以。」

聽到這話的星河很是乾脆的點了點頭,對獨孤雁道:

「只要你過得去你心裏那關,我一點意見都沒有。」

「有什麼過不去的?我加入到天斗皇家學院,也不過才短短半年時間而已。

而且在一個月前,你的老師比比東大鬧天斗帝國之後,我爺爺就一直讓我儘快脫離現在的皇斗戰隊,現在加入到別的隊伍之中。

現在我做出的這個選擇,也算是滿足了我爺爺之前的要求了。

這樣一來下次我和他見面時就不會再被他嘮叨,真好。」

獨孤雁說完很是開心的笑了笑,星河一臉淡然的點了點頭,對她道:

「你從今天開始,你也是我們星舞清榮月戰隊的一員了。」

他說着轉身,看向身旁的小舞朱竹清還有寧榮榮,淡淡開口道:

「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都各自開始今天的訓練吧。」

「嗯。」

三人都點了點頭,接着轉身離去。

但她們在離去時,都一臉意味深長的看了不遠處的星河一眼,眼中都帶着點點不善的意味,讓星河的身子不自覺的微微輕顫了下。

「她們都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幹嘛?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瞧見三人眼神的星河微微低頭,皺着眉頭在心中暗自思索著。

但他只皺眉思索了一秒不到的時間,眼角的餘光便落到了一旁的葉泠泠與獨孤雁的身上:

「她們剛才那滿是冰冷的眼神……

不會是因為獨孤雁和泠泠吧?

我和她們什麼事兒都沒有啊?泠泠也只是我的妹妹而已,她們這麼看着我幹嘛?」

想到這裏的星河心中很是不解。 第150章

小雅跟葛翠花比起來,簡直就是女神,他當然要跪舔小雅啊。

「呵呵,這明明就是我訂的。」

暴龍義正言辭道:「小雅,你明知道是我訂的還多問,搞得像我訂不起似的。」

小雅冷笑:「聽到了嗎,是我男朋友訂的。」

「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要不要我叫前台來確認你才死心。」

暴龍頓時嚇得一個肝顫。

我靠!你千萬別叫啊,叫了老子該穿幫了!

正在這時,有人來給暴龍解圍了。

只見一個人怒氣沖沖地走了進來,呵斥道:「媽的!吃個飯就知道吵,老子在隔壁聽你們吵大半天了,還他媽讓不讓人吃飯了!」

眾人回頭一看,不禁有些生氣。

他們是來豪包消費的貴賓,居然有人敢罵他們,這人誰啊!

柳淑芬勃然大怒:「你是什麼東西,也敢來管我們!」

那人冷笑:「老子是葯監部的,你罵我什麼東西?。」

柳淑芬渾身一顫,葯監部的……

完了,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來人,正是吳勇的兒子,吳小天。

唐萱兒一家頓時有些驚訝,喊了出來:「吳小天?」

吳小天怔了怔,看到唐萱兒一家,也是有些愕然。

當他看到林壞時,眸子裏的怒火頓時就出來了,故意找茬道:「林壞,剛剛是不是你在吵,你他媽的敢打擾我們主導吃飯,找死啊!」

上次在鑽石酒店給馮老過生日,林壞可是讓他和他爸出盡了洋相。

他一直沒找到機會報仇,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隔壁就坐着他的主導劉主事,這下好了,有人給他撐腰了,呵呵。

林壞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今天他老婆生日,怎麼這麼多不長眼的人。

既然都來找死,那就一併收拾了吧。

柳淑芬剛才罵了吳小天,有些害怕,拉着暴龍道:「小龍,你背景深,你幫我去給這位吳同志說說,我剛才不是故意罵他的。」

此時的暴龍,正竊喜有人給他解圍,忙道:「阿姨,放心吧。」

「我上頭有人,他多多少少應該給我個面子。」

柳淑芬頓時鬆了口氣:「對對,還是小龍這孩子厲害。」

只見暴龍,徑直朝着吳小天走去,把他拉到一邊:「那個吳先生,你是不是跟林壞也有仇?」

剛才吳小天對林壞的態度,他可看得一清二楚。

林壞這小子,可真他媽夠欠啊,到哪都有仇人。

吳小天點頭:「對啊,怎麼了?」

暴龍冷笑:「兄弟,實不相瞞,我是趙衛東趙參長的人。」

「正好我跟林壞也有仇,你幫我把他趕出這家酒店,回頭我在趙參長那美言你幾句。」

吳小天頓時一喜:「原來是趙先生的人,好,沒問題。」

說着,他怒氣沖沖地朝林壞走來:「你他媽聾子啊,老子跟你說話呢,你沒聽見是不是!」

林壞:「不好意思,我聽不見狗叫。」

吳小天:「……」

「草!你敢罵我,我主導就在隔壁坐着,你是不是找死!」

林壞:「我最多還能忍你一句,你再不滾出去,我怕你職位不保。」

柳淑芬在一旁煽風點火道:「林壞,你大膽!你敢辱罵公職人員,別連累我們!」

柳虹和唐青城也趕忙勸道:「林壞,算了,我們惹不起他。」

「今天這裏不是你的場子,你少說一句吧。」

上次是因為鑽石酒店是林壞的產業,吳小天不佔上風。

可這次……總不能這星空酒店,也是林壞的吧?

見所有人都在勸林壞,吳小天更加得意:「呵呵,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讓我職位不保的。」

「你今天要是不給我磕頭道歉,然後乖乖從這裏滾出去,明天你們家的藥廠就等着我的日常操作吧。」

聽到這話,唐萱兒頓時臉色一變,怒道:「吳小天,你怎麼這麼無恥!」

吳小天嘆氣:「萱兒,你別怪我,誰叫你找了個這麼會惹事的男人。」

「唉,你說你早跟我在一起該多好,非得被這種人連累。」

林壞頓時冷笑,看着他道:「你的主導,應該是劉主事吧?」

吳小天一愣,哼道:「怎麼,你怕了?」

「怕了就趕緊給我磕頭道歉,別連累了萱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