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孤庭出了東宮,對剛纔的事情毫不在意,心裏想着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查看一下戰神圖。

“去哪呢?”荒孤庭邁着步伐,在皇宮裏四處觀望,思索片刻,向一處走去。

荒孤庭很快來到一處豪華的宮殿面前,見裏面燈火通明,不由詫異道:“我母妃三年前便已失蹤,怎麼她的宮殿會有人住?!”

荒孤庭正欲進去,一探究竟,忽然裏面走出一個宮女,樣貌頗爲俊俏,對荒孤庭施禮道:“二皇子殿下,娘娘請你進去!”

“哪個娘娘?”荒孤庭道。

“秦妃娘娘!”

“秦妃嗎?”荒孤庭點點頭:“引路吧!”

“是”

荒孤庭記得,秦妃是爲數不多和他母親陌妃交好的妃子之一。


一名氣度非凡,雍容淡雅的女子端坐宮殿主位之上。

正是秦妃,她見荒孤庭走了進來,起身相迎,笑道:“太子殿下,怎麼來這裏了?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

荒孤庭微施一禮,淡笑一聲,自嘲道:“我已經不是太子了,我娘沒了,修爲也沒了,呵呵,身份也沒了!現在住的地方都沒有了!只能來這裏了!”

“你挺像你母妃的氣度嘛!得亦不欣,失之泰然”秦妃面露欣賞之色,絲毫沒有驚訝他已不是當朝太子。

秦妃輕輕一笑,道:“二皇子今晚住在這裏好了,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荒孤庭疑惑道:“秦妃爲何住在我母妃的宮殿中。”

“咯咯!”秦妃調笑道:“你也像你的母妃一樣好奇”,轉而解釋道:“還不是我的宮殿太破舊了嘛,你母妃不住了,我自然就來了,怎麼你不同意讓本宮住這裏嗎?”


“怎敢?”荒孤庭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去休息了!”旋即退下,這是他母妃的宮殿,他自然頗爲熟悉,隨便進了一殿,關閉房門。

荒孤庭盤腿而坐,心念一動,戰神圖再次從丹田之中飛出。

荒孤庭眼神熾熱的盯着散發古老氣息的圖卷。

戰神圖,乃是荒孤庭前世在天界四大禁地之一暗海魔淵中偶然得到,圖捲上沒有字,只有一座古老的神殿圖形隱隱放光,但是當荒孤庭看到戰神圖第一眼的時候,腦海中就莫名其妙的出現戰神圖這道聲音!

他本以爲遇到了天地至寶,可以助自己勘破武之極境,但沒想到他用盡了各種方法都沒能讓戰神圖出現一點異動。

荒孤庭非常鬱悶,自己堂堂天界第一戰神,竟然無法打開戰神圖的祕密,豈不是說自己不配戰神之名?

什麼都能忍,這個不能忍!戰神的名頭可不能扔!

荒孤庭雖然無法揭露戰神圖的祕密,但卻能察覺到其中蘊含濃濃的生命精氣和澎湃洶涌的力量!便一直隨身攜帶,希望有一天可以勘破!

“上一世我沒能發現你的祕密,這一世,我定然要一探究竟!”荒孤庭不服氣的喊道。

暗戀成癮,抱得總裁歸 ,荒孤庭心中一動,雙目如電,兩道精光射向戰神圖。

荒孤庭目光所至,暢通無阻,戰神圖上泛起一道漣漪,他的視線直接穿透圖卷,進入圖卷之中。

“啊!”荒孤庭駭然出聲,身體不受控制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出現在圖卷之中。察覺到物換星移,時空轉換,縱然以他戰神般堅韌的心態也不由緊張到極點。

“這是戰神圖內部?裏面竟然有一座世界?”荒孤庭心中驚駭,開始仔細觀察這一方世界。

這裏宛若混沌初開,蒼茫玄奇的氣息環繞在荒孤庭周圍。隱隱有大道痕跡在荒孤庭身旁閃現。

這是一片生機與死氣並存的世界,彷彿沉睡萬年終於覺醒的荒古神獸!

荒孤庭心中更加驚訝,心中狂跳不止,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正當荒孤庭驚歎不止之時,耳邊忽然響起一道轟鳴之聲,如萬嶽崩塌,寰宇傾頹,滾滾雷音響徹雲霄。

“轟隆!”

一座溢發着古老氣息的建築拔地而起,瞬息起伏萬丈高空之上,聲勢駭人,荒孤庭不禁變色。

當滄桑古老的聲音漸漸逝去,一座巍峨雄偉的神殿屹立在荒孤庭面前,彷彿亙古長存於天地之間!

荒孤庭目之所及,遠遠望不到神殿頂端,它散發的古老雄渾的氣息讓人忍不住匍匐於地。


荒孤庭忍受強烈的壓迫,挺起脊樑,向上望去,層層臺階,環環相扣,一層一層的向上遞進,彷彿來自遠古的天路,又似頂天立地的天柱,貫通天地。

眼前的景象,美輪美奐,雄偉壯觀,震撼至極,讓荒孤庭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良久良久,荒孤庭終於平復心絃。想要跨步臺階。

“嘭!”

當荒孤庭一隻腳踏向第一節臺階之時,一道晶茫卻忽從臺階之上噴薄而出,把荒孤庭震飛出去。

“啊!”荒孤庭驚叫一聲,連忙在半空翻轉一下,緩衝氣浪後,半跪在地上。

“築基未滿,不可登!”

一道古樸的聲音彷彿從遠古傳來,讓荒孤庭心神一顫,疾呼道:“誰!”

沒有人回答他。

荒孤庭又試了兩次,都被震飛下來,鬱悶的盤坐於地,

“我現在纔是蘊元境一重,也難怪上不去!看來我要儘快突破!”

元武界武道境界分爲:蘊元境,靈元境,真元境,玄元境,地元境,上元境,天元境。每個境界又分爲九重小境界。

天元境九重便是元武界的武道極限。

蘊元境只是接引天地之靈力,疏通全身經脈的築基之境。只是比普通人強一些。只有步入靈元境才能真正稱之爲武者。也難怪這神殿瞧不起蘊元境,說自己築基未滿。

荒孤庭苦笑一聲,既然不讓進,那只有修煉了!

荒孤庭察覺到這裏面的天地靈力比之外界的要濃厚許多倍,即便他前世所在的天界都是有所不如,在這裏修煉必然可以事半功倍!

荒孤庭欣喜不已,連忙運轉皇極戰神典,瘋狂吸收這裏的靈力。

皇極戰神典,荒孤庭前世修煉的至高功法武訣。也是天界荒家的鎮族絕學!

對武者而言,功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功法分爲天地玄黃四階!越高等級的功法,修煉速度越快。

此時,荒孤庭按照皇極戰神典中引靈入脈的經絡圖,潛心入定。

片刻後!

轟,蘊元境二重!

荒孤庭大喜過望,這才修煉了一會,就突破一個小境界。繼續!

半個時辰後,

蘊元境三重。

一個時辰後,

蘊元境四重。

荒孤庭輕吐一口濁氣,眼中泛起一抹喜色,照這樣的修煉速度,他明日就能恢復到蘊元境九重!

他能這麼快進階,當然不是因爲他的天賦逆天,而是因爲是他原本就是蘊元境九重修爲,天荒帝國當代第一天才。所以此時他只能說成是恢復!

他現在這具身體的天賦雖然也不錯,但跟他前世比只能算一般般。

但現在他所修煉的超天階功法可比以前修煉的玄階功法厲害太多太多。

第一天才,同輩無敵,纔是他不是嫡長子卻能成爲太子的根本原因!

畢竟皇帝再寵愛他的母親,也不可能讓一個廢物成爲太子,正如現在,他中毒後修爲盡失,太子之位瞬間被廢!

荒孤庭收斂思緒,休息片刻,繼續修煉!

六個時辰過去

轟,荒孤庭體內一聲巨響,

蘊元境九重!

“哈哈!真是痛快!一日之間從一重到九重,簡直不可思議!逆天至極!”荒孤庭心情暢快,冷靜下來之後,內視己身,發現全身經脈變得更加堅韌渾厚。

“這裏的天地靈力彷彿是遠古初生,十分精純!修煉之時,如同洗髓伐骨一般,讓我的體質更加強大!”

荒孤庭握緊拳頭,筋骨噼裏啪啦亂響,荒孤庭點點頭,暗道:“尋常蘊元境九重大致擁有九百斤巨力,我現在應該有一千八百斤之力!”

雖然力量遠超同境,但是荒孤庭沒有絲毫高興,因爲前世在蘊元境九重之時,全力之下能打出三千斤巨力!同境之中,若非一些和他一樣的妖孽奇才,沒人能接他一招!

“雖然依舊比不上前世,不過以後還有機會!”

荒孤庭不悲不喜,並不失望,畢竟這副軀體實在太弱,若不是這裏的機緣,恐怕還比不上普通修士。

武道一途,最忌好高騖遠。只有保持平常心,才能攀至巔峯。

“咕咕…”

荒孤庭臉上泛起一抹不自然,看了一眼肚子,罵道:“給老子爭氣點,絕代戰神怎能肚子叫?不就一天沒吃飯嘛!有這麼餓?!”

“咕咕…”

荒孤庭心中無奈,先出去找點吃的吧。以他現在的修爲,在這皇宮之中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荒孤庭心念一動,離開戰神圖,此時已經是翌日清晨。

荒孤庭舒展一番筋骨,推門而出,一抹陽光照到他的臉上。頓時神采煥然一新。如鞘中利劍,霸道而內斂。

“殿下!殿下…!奴才終於找到你了!”

一個穿着太監服侍的少年從宮外奔來,看到荒孤庭之時,鼻青臉腫的臉上泛起喜色與點點委屈。

“小玄子?”

荒孤庭頓時瞭然,這個小太監是他的貼身太監小玄子,昨日讓他出宮去買血元丹!所以不在身邊。

“殿下!你是不是不要小玄子了!離開太子殿也不告訴我!我找了一夜,纔打聽到殿下在這裏。”小玄子疾步跑到荒孤庭面前,忐忑委屈的盯着荒孤庭。

“哈哈!我現在已經不是太子了!”荒孤庭淡淡一笑。

“不!殿下在奴才心裏永遠是太子!”小玄子眼神堅定,近乎執拗的道。

“哈哈!好!我沒有看錯你!”荒孤庭有些感動,沒想到這個小太監還挺忠心的。不過旋即眉頭一皺,道:“你受傷了?誰打你了?”

“對了!殿下!這個!”小玄子沒有接荒孤庭的話,反而想起了什麼,連忙從懷裏拿出一個錦盒,雙手捧給荒孤庭,道:“殿下,這是你讓我買的血元丹…”

荒孤庭微微一笑,連忙接過,打開錦盒,裏面有七粒紅色的丹藥,正是一階血元丹,蘊元境修士一天吃一粒就能維持精力充沛!

“來的正是時候!”

荒孤庭淡淡一笑,把血元丹接過,頭一揚,便把七粒血元丹一口吞下,剛纔咕咕叫的肚子頓時偃旗息鼓,不再做聲。

一股精純的血氣瞬間沖刷全身,一夜修煉的疲憊與虧空頓時一掃而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