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成被這聲『言哥哥』驚得險些沒站住,他跟著殿下五年多,知道殿下很是不喜歡別人太過親近,甚至是對皇上態度也只是禮貌疏離。這般稱呼殿下的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莫成緩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這,屬下並不知道。」

宮茗嘆氣一聲,不再問莫成有關風無言的事了。看來這個受重視的『馬夫』也並不怎麼受重視啊。

其實莫成很是冤枉,他是五年前皇上派來鋪助保護六殿下的,對於六殿下和宮茗小時候認識他都不清楚,這關於『雲景殿』的事就更不知道了。他就充其量知道這宮殿的主人是殿下已經亡故的母妃。

宮茗打量了一下這個偏廳,面積不大,廳外有幾棵梧桐樹長得非常茂密。午後的陽光從樹葉縫隙中漏出來影影綽綽的落在光滑的地板上,外面不時傳來幾聲鳥鳴,很是清幽。這裡真是不錯呢,宮茗心想。

過了一會兒,大概是一炷香的時間到了。剛才離開的莫成又回來了,道:「郡主,時間到了,我帶您去書房吧。」

「嗯。」宮茗應道。

等宮茗見到風無言的時候,風無言已經換了一身藏藍色寬鬆長袍,一頭墨發用銀色綢帶束著,神色專註疏離的閱著奏摺。聽到動靜風無言抬頭看了過來,顧盼之間,眼波流轉。宮茗就這樣直直的望入這深邃如海洋的眸子,想讓人一探究竟的沉迷出神。

風無言看著宮茗盯著自己發獃,眼角微彎,指著一旁的書桌道:「過來這邊坐下吧。」

宮茗這才有些回神,心中暗惱自己竟然被美色所迷,明明自己三師兄那麼妖孽的人物自己都不曾這般花痴。可剛剛,哎呀真是太丟人了,而且她剛剛明明看到風無言笑了!

低頭坐在側面的書桌后,宮茗都想把自己腦袋埋進書里去了。

風無言看著像鴕鳥一樣的宮茗,說道:「我還有些奏摺要看,你面前的那些書是我整理的。基本都是雲書閣先生要講的,先自己看一下。」看來這丫頭害羞的很,自己不能太著急了呢,風無言心中暗暗想到。

「嗯,好。」宮茗沉聲應道。看向自己面前的幾本書,隨手一翻竟是《詩經》、《論語》、《大學》、《中庸》。

看著面前這幾本厚厚的典籍,宮茗有些頭大,但為了緩解剛剛的尷尬,還是隨手拿起一本《詩經》開始看了起來。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首&&無衣&&;,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予戟,與子偕作!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宮茗慢慢的翻著書頁,她是個冰雪聰明的孩子,只不過對於她來說玩和賺錢比較有意思,但她對於這些詩經書文並不是一竅不通,相反她很是精通,宮茗在葯谷曾通讀過《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本草綱目》等草藥治病典籍,這些詩經對她來說並不很難理解。

風無言揉了揉眉心,父皇這些時日把很多奏摺都轉給了他,各個城池的城主還有京城各個官員的奏摺處理的有些勞累,他抬頭看了看宮茗那邊,那少女正在專心的看著書籍,就這樣一頁一頁的翻著。風無言緊皺的眉微微放鬆,自己平復了一下心情,低頭繼續看著奏摺批閱。

書房內很安靜,只有翻書和筆與紙硯摩擦的聲音。宮茗翻了一會兒書,覺得有些口渴,想著問風無言叫人倒杯茶,抬頭見風無言正閱著奏摺覺得還是不打擾他了,看到那邊有茶壺就慢慢起身挪了過去。

宮茗端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想到風無言也這麼長時間沒有喝水,應該也口渴了。就偷偷側頭看了一眼風無言,結果兩人的目光正好對上。風無言從宮茗起身就注意到了,此時看到宮茗有些驚慌失措的收回視線,覺得很是有意思,難道自己很可怕嗎。

「嗯,那個,那個我就是口渴了,然後想問問你要不要喝杯茶啊?」宮茗急忙向風無言解釋道,自己可不是在偷看。

「要。」風無言合上奏摺,說道:「麻煩表妹給我倒一杯吧。」

宮茗:「呃……」我就是想問問而已。

宮茗只得拿起另一個茶杯倒上,端著放到了風無言桌前,她看了一下風無言桌上擺的奏摺,分成了兩部分,左邊應該是批閱完的,右邊應該是還沒有看的。她好奇的說道:「言哥哥,這些奏摺都是你看嗎?皇帝舅舅不再看了嗎?」

「這些大部分是些不要緊的事,重大的決定還是父皇批閱。」風無言回到。

「奧,看來言哥哥很得舅舅重視嗎。」宮茗笑道。

風無言對比沒有什麼表示,宮茗覺得自己是不是又說了不該說的話。可是她也沒有說什麼啊,記得以前就聽父親談過皇帝舅舅一直準備立言表哥為太子的啊。

「你的功課看的怎麼樣了?有沒有哪裡不懂的地方?」風無言突然問道,看向站在自己身側的宮茗。

宮茗被問的一愣,看著風無言道:「呃,還行。」

「是嗎?」風無言問道,「聽杜老學士說你很是聰慧,對棋藝也很精通。」

宮茗沒有搭話,看著風無言有些狡黠的說道:「今日正好無事,不如我們對弈一局如何。」

對弈嗎,宮茗心想反正比做功課有意思,:「呃,好呀。」當下答應了與風無言下棋。

宮茗跟著風無言來到書房裡間的棋盤處,棋盤是由一塊青石玉板打磨而成,兩個棋盅都是由陶瓷燒制,至於棋子都是用玉石打磨成,白色和墨色的玉石十分稀少,就這套棋子的成色來看更是珍貴。

宮茗坐下后伸手去拿放著白子的棋盅,同時風無言修長白析的手也伸向白子的棋盅,兩人的指間在棋盅上方相觸,宮茗像是鬼迷了心竅般忘記把手收回來。腦海中愕然想起在《詩經》中看到的那句詩詞『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心中一驚,將手縮了回來。 「這,你用黑子吧,你先下。」宮茗有些慌亂的說道,她本來也是打算讓風無言拿黑子先下的。對於自己的棋藝宮茗還是有些信心的。

「不了,還是你先下吧。」風無言收回自己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對有些不自然的宮茗道:「怎麼我也該讓你先下不是嗎。」

「那這樣吧,我們下兩局,這次我先,下次你先。」宮茗道。

風無言一笑,道:「可以。」這丫頭真是自信的很啊。

宮茗這次從下面伸手拉過盛放黑子的棋盅,纖細玉手捻起一顆黑色玉石棋子,輕輕放在棋盤中間。隨後風無言將一枚白子放在黑子一側,接著是第二枚、第三枚直到棋盤上黑白兩色雙城對峙。宮茗心中一驚,兩人的較量一個冷靜睿智,一個步步緊逼但卻勢均力敵。如果不是自己執黑子佔了先機估計現在被風無言逼得應該已經落敗了。

風無言也是微有些驚訝,以為這丫頭平日里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現在看來也並不『笨』嗎。想到這風無言心中又有些驚喜,是啊,以後他想與之攜手的人當然是聰慧的女子。

落子有聲,白子與黑子的較量接近尾聲,宮茗憑著先機略勝一籌。卻並沒有多高興,因為這一局若是風無言先下,她照樣贏不了。

「再來一局。」宮茗說道。

「好。」風無言回道,這次他與宮茗換了順序,執黑子先下。

皇宮,寧壽宮,夜晚

宮茗今天從風無言那做完功課出來,被太后留在了寧壽宮住一宿。紫色床幔上束束流蘇垂下,層層的紗幔遮住紫檀木精雕的大床,宮茗躺在柔軟的錦被中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總是想起今天與風無言對弈時的場景,第二次她敗了,兩局一勝一負。他們打了個平手,可宮茗知道自己輸了,風無言對她還沒有徹底下『殺手』。

「哎!」宮茗嘆氣一聲,果然是人外有人啊。而且這麼厲害也就算了還長得這麼好看,真是藍顏禍水!真不知道以後哪位女子會嫁給這位表哥,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又翻來覆去一會兒,宮茗臨睡前想到了自己三師兄,自己估計要在京城呆些時日了,也不知道三師兄什麼時候來見自己啊。還有師傅他老人家。自己不在有沒有想我?我走了誰幫他捶背啊?

第二天清晨,宮茗起來吃完早膳就被安排去跟風無言做功課,等到了『雲景殿』發現風無言已經在看書了,居然還是她昨日看的《詩經》。風無言看到宮茗進來將手中的書放下,道:「昨日處理奏摺沒有太關注你學習的如何,我看了一下你昨日看的基本上都是這本。」說著舉給宮茗看自己手裡的《詩經》。

「恩,是啊。昨天看的這本。」宮茗說道。

「那你看的如何?有什麼想法嗎。」風無言挑眉問道。


宮茗沒有回話,這讓她怎麼回答呢,她看的那一冊詩經中大都是男子與女子之間的情愛,詩詞美是美以,可她一個女孩子要說有什麼想法啊!更何況問的人還是風齊國的六殿下。

風無言見宮茗不說話,隨手翻開詩經找到一篇詩文讀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優哉悠哉,輾轉反側。參差……」

「啊!?」宮茗聽到這首詩詞有些尷尬打斷了風無言,對風無言說道:「這些都是擺在桌子上的,你說都是學習的課程,我隨手拿一本看的。」

「奧?但是我可沒說這冊《詩經》也在課程中。」風無言語氣有些揶揄的繼續說道:「表妹,你覺得雲書閣的先生會教授這種『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詩文嗎?」

「我,我不知道,可能大概也許不會吧。」宮茗耳尖上染了幾許紅色,低頭說道:「你也沒告訴我哪些是哪些不是啊。」

「除了這本,其他的都是。」風無言見宮茗面上有些染紅,像極了一枚白里透粉的桃子。

宮茗:「……」那還真是不巧,這就有點尷尬了。

「過來吧,今天在這我看著你學。」風無言說道,再說下去怕這丫頭就要跑路了。不得不說風無言還真沒想錯,宮茗現在地上有個洞她都要鑽進去了,這種話題實在是太令人羞恥了,她是個女孩子啊!

宮茗聽到風無言的話,知道是給自己台階下。就過去坐到他身側,距離有些近,宮茗都可以看到風無言臉上的毛孔,可還是那樣英俊逼人。春天的暖風飄過,宮茗鼻尖嗅到一股若有若無的龍涎香,撩撥著心弦。

早春,百花盛開,鳥兒啼叫,宮殿內冷峻男子與嬌美少女同側坐著閱書,男子時不時對少女輕語兩句。

莫成進來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畫面,自己那平日里和人能隔三尺的殿下居然跟一個女子同坐在一起。仔細一看這女子竟是郡主!莫成以自己多年暗衛的敏銳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平日想巴結六殿下的女子數不勝數,但六殿下從來不搭理那些女子。一想昨日殿下帶郡主來『雲景殿』,還答應教郡主功課,還有之前郡主和太后回京的時候殿下吩咐自己派人保護郡主。難道殿下他對郡主……。不過郡主和殿下的身份還是很配的,比那些個大臣重臣家的小姐好多了。莫成看著坐在一起的兩人心中又暗暗想到:顏值也很配呢。

莫成天馬行空的想象了一陣,想起自己來的正事,這才收斂了心神,跨出一步行禮,道:「屬下參見殿下,參見郡主。」

「起來吧,有什麼事?」風無言把一本書籍給了宮茗,讓她自己先看著。

「皇上說今日下午周王國的使者來宮裡覲見,讓六殿下您也同去。」莫成起身,答道。

「周王國使者?」風無言沉思片刻,問道:「父皇有說是誰嗎?」

「回殿下,是周王國的太子——顧呈澤。」

風無言眼睛微眯,一旁的宮茗覺得有股寒意襲來,緊了緊自己的衣領,奇怪今天也沒怎麼有風啊。

「我知道了,去告訴父皇我會去的。」風無言吩咐道。

「是,屬下這就去。」莫成說完,恭敬地行禮退下。

「我下午有事,你自己……」風無言對著宮茗說道,但是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

「我聽見了,言表哥你要去見那個周王國的太子——顧什麼澤,你去就好了。」宮茗笑的純真善良,下午有事正好,她還要出宮去漱玉閣找人呢。「那我下午想要回宮王府一趟。」

「也好,」風無言想了一下又補充道:「不過我明日會檢查你的功課。」

宮茗:「……」 “修爲強大能怎樣?老子就是廢人,但是!廢人,膽不廢!”驄毅已經發明瞭冰火爆裂擊,這已經是驄毅的壓箱底的絕招。唯一不足的就是驄毅對這招不是十分的熟練!

見人影已經生氣,驄毅暗喜,果然是一個沒有腦子的影子!作爲人類這種智慧生物,哪怕我已成了修真上的廢人,老子還是可以憑藉異能和智慧搞定你!

驄毅左手冰球,右手火球。

人影衝了過來。

“老子就跟你拼了!”驄毅的臉開始變得猙獰,驄毅大笑:“人類的智慧是你這個人影可以戰勝的?”

驄毅風屬性加持速度,急速後退,將自己左手的冰球拋了出去,然後就是右手的火球了!

兩顆互不相容的能量球在人影面前相撞!

沒有意外,來不及防護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的人影直接倒飛了出去!!

人影被巨大的能量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摩擦。

人影的背後已經和龍珠內的地面摩擦的血肉模糊!

乘勝追擊,這是驄毅唯一取得勝利的辦法!冰火能量球再一次凝聚在了驄毅的手中!

“我說過了,你會的,我也會!”人影掙扎這站了起來,但是受傷不輕!人影學着驄毅依葫蘆畫瓢也是左右手分別一個冰火能量球。

“什麼?!”驄毅大驚,冰火爆裂擊已是自己最大的依仗,這王牌也被人影學了去!

“轟!”人影沒有控制好,將自己炸的夠嗆。

“把自己都炸了!那,我就來加把火!”驄毅使出冰火爆裂擊。

人影使用金屬性異能加持護體。

“哈哈!我明白了!不就是這麼用的嗎!”人影看了一眼驄毅冰火爆裂擊的發動過程,瞭如指掌!

“讓你嚐嚐我的!冰火爆裂擊!”人影也使用出了冰火爆裂擊!

糟了!驄毅暗道不好,連忙發動風系異能加持速度,勉強逃過一劫!

“再來!”人影一擊落空,自然不願放棄,再次凝結出冰火爆裂擊打向驄毅!

“這傢伙難道異能無窮無盡嗎!”驄毅冷汗直流,連忙躲閃!自己僅僅使用了三次冰火爆裂擊,那強大的威力所需的大量異能的輸出便讓驄毅有些吃不消,這人影居然直接使用了三次,而且還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


“轟!!”

震耳欲聾的響聲。

人影猙獰的大笑了起來,他知道,他打中了!

人影走到驄毅面前,道:“這就是新一代星神之子?弱爆了!”

驄毅已經被炸得血肉模糊,眼睛緊閉着,人影看得出來,驄毅被炸暈了。

人影掐起驄毅的脖子,惡狠狠的道:“我龍珠之靈的考驗其實你這個弱者可以打敗的?我所有的能量都是來自龍珠,你不是我的對手!你的異能有限,但是,只要在這龍珠內戰鬥,我的異能就是無窮盡的!”

就在這時,驄毅緊閉着的雙眼睜了開!

“金色的眼睛!”人影大驚!

驄毅身上的氣勢急劇攀升。

“不過是修真廢人罷了!就算氣勢再怎麼攀升,都只能使用異能,怎麼能夠和即擁有異能,也擁有修爲的我對抗?”人影在驄毅氣勢之下還有些不屑。

驄毅的表情變得猙獰,道:“我盤古傳人,豈是你可以欺負的?”

驄毅身上的盤古血脈激活了!盤古的血脈佔據了驄毅身體的控制權,驄毅的意識已經昏迷,盤古血脈現在掌控着驄毅身體的控制權!

“就算沒有修爲,我擁有盤古血脈之力的盤古傳人,僅憑異能,你都只能是一隻螻蟻!”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掙脫開了人影的束縛,還將人影直接震飛了老遠。

“哼!九轉混沌訣!混沌印!”人影站起來之後,雖然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但是還是運轉起了九轉混沌訣的法門,掐出了一個印記。

那印記吸收了龍珠內的混沌之力,龍珠內正是一片混沌初開的模樣,對這混沌印的威力有助長的作用!

“五行斬!”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手一伸,玄淨天尺便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五行斬乃是一中蘊藏在盤古血脈中的至強攻擊法訣!而且……不需要修爲!

隨着驄毅修爲被廢,驄毅身上的盤古血脈所攜帶的技能中,需要修爲才能夠發動的法門招式也隨之灰飛煙滅,剩下的都是隻需異能的招式!


驄毅的能力尚弱,只能夠在盤古血脈掌控身體時才能夠發動那來自盤古血脈上的招式!

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發動五行斬,身上涌出了五種顏色的能量——金黃色、綠色、藍色,紅色,棕色!這五股能量就是金木水火土的異能力!

五股能量在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的頭頂匯聚在了一起,融合。然後一股腦的灌輸今年了玄淨天尺裏。

“五行斬!”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大喝一聲,揮動玄淨天尺狠狠劈出一道能量波!

“混沌印!”人影也發動了伏羲曾經交給驄毅的攻擊招式。

一道混沌印與一道充滿五行之力的衝擊波在空中碰撞!

“轟~!”

人影有些疲累的看向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人影的力量雖然還是十分的充足,但是那發出全力掐出的混沌印已然耗費了它大部分的精力。

“哼!再來!”驄毅因爲盤古血脈的激活和掌控,還是遊刃有餘的施展出了五行斬!

人影就這麼在五行斬的攻擊之下被劈成了兩半。

盤古血脈控制的驄毅輕蔑的道:“這人影可真弱!不過……這小子居然更弱!”盤古血脈居然嫌棄起驄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