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以晴坐直身,端起咖啡就喝了起來,可蘭隨即轉身出去,剛要伸手開門,門卻自動開了。

一個西裝革履戴著無框眼鏡的男人出現在面前,好文質彬彬的男人,可蘭有一瞬間的失神,不過很快就恢復了一貫的淡定,禮貌的微笑,很有職業素養的往旁邊站了站。

姜勇俊微微笑了笑,紳士的對可蘭點了點頭,邁步走了進來,可蘭隨後出去並帶上了門。

都市妖孽神豪

「以晴」

葉以晴皺眉回頭,「有事嗎?」,聲音一如往常般冷淡。

雖然已經見到過這樣的葉以晴,姜勇俊一時之間還是有點接受不了,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略微尷尬的道,「沒什麼事,我剛好路過,就上來看看你」

葉以晴表情沒有一絲變化,淡淡道,「請坐」

姜勇俊依言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看著葉以晴電話叫可蘭送一杯茶進來,而後,辦公室開始陷入一片沉寂當中。

葉以晴依舊看著窗外,姜勇俊看著她的側臉,長而卷翹的睫毛,小巧挺拔的鼻子,性感的雙唇微抿,很美的輪廓,好美的人。

依然可以看出小時候的影子,只是這性子變了太多,他們之間也變得很是生疏,似乎再也找不回從前的那種感覺了,都說女大十八變,難道就是如此嗎?

「我以後就在W大廈上班了」,姜勇俊率先打破了沉默。

葉以晴聞言轉過頭看著他,要知道銳達網路公司的總部是在X城,姜勇俊這個總經理自然也是在X城上班,如今他這麼說,也就意味著銳達網路公司的總部已經從X城遷到了Z城。

「董事會覺得Z城最近幾年發展的很好,總部設在這邊會更有助於促進公司的快速發展」,被葉以晴這麼一看,姜勇俊下意識就開始解釋起來,可人家根本一句話都沒有說,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確實,W大廈離晴苑地產不遠,開車也就二十分鐘左右。

「嗯」,葉以晴只淡淡的吐出了這麼一個字。

「……」,姜勇俊突然感覺十分尷尬,想說點別的,可嘴唇動了半天愣是什麼也沒說出來。

恰好這時候可蘭進來了,姜勇俊這才稍稍舒了一口氣。

可蘭微微笑著把茶水放到了茶几上,姜勇俊禮貌的說了句謝謝,可蘭抬頭,在看到他不太自然的表情時一愣,而後忍不住笑了,不用問,肯定是被葉總弄得。

看到可蘭這一笑,姜勇俊更覺尷尬了,下意識的就看向了辦公桌前的葉以晴,這更加證實了可蘭心中的想法,噙著笑意就出去了。

沉默再次瀰漫了整個總裁辦公室,姜勇俊在這樣的氣氛下是渾身都不自在,便開始沒話找話。

「小揚最近好嗎?」

他才跟人家見過一次,人家好不好跟他有關係嗎?

「嗯」

「她現在高三了吧」

這不是沒話找話嘛,他要追人家的媽咪,這些基本情況肯定早就了解清楚了。

「嗯」

「……」

可蘭剛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沒多久,就看見總裁辦公室的門開了,然後就看到那個文質彬彬的男人出來了,表情比起剛才來是更不自然了。

看到可蘭在看他,還是禮貌的微微一笑,關上身後的門,然後轉身就往電梯處走了。

可蘭看到他這副樣子,不自覺地搖了搖頭,不用說,肯定是又受挫了。

從剛剛看到姜勇俊的第一眼起,可蘭就知道這個男人肯定是喜歡他們葉總,也知道他肯定很快就會受到打擊,就他這氣場,說的好聽點是文質彬彬,說的難聽點就是一副弱受的模樣,怎麼可能hold得住女王氣場的葉總。

在可蘭的眼裡,葉以晴是偶像一般的存在,22歲當上總經理,24歲就坐上了總裁的位置,靠得全都是她自己的努力,她取得的成績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一個精明強幹的商界女精英,冷美人,霸氣女王,能配上他們葉總的人,可蘭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看到過,雖然葉以晴的追求者無數。

可蘭真的很好奇,將來能讓他們葉總另眼相待的那個人究竟是怎麼樣的,各方面肯定要特別特別的優秀吧,因為葉總已經很優秀了。

多年以後,當可蘭看到那個征服了她心中神一般存在的葉總的那個人時,驚得下巴都掉了。。。

進入高三之後,學生們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娛樂活動了,每個星期就只安排了一節體育課,讓大家鍛煉鍛煉身體,順便放鬆放鬆下心情。

三年八班今天的最後一節課剛好是體育課,學生們在十分鐘的慢跑熱身過後,老師就讓他們自由活動了,男同學大多都打籃球和踢足球去了,女同學有的打乒乓球有的打羽毛球,還有的打排球。

葉清揚和席清兩人各拿著一副網球拍向著網球場去了,剛進一個球的林牧看到她倆,抬手擦了把汗丟下一句「你們先玩著」,就跟著跑了過去。

其實葉清揚打得最好的是羽毛球,因為她經常會陪葉以晴打,但網球才是她的最愛,她打得也不錯,至少在班上還是找不到對手的。而席清打得稍微比葉清揚差一點,因為是葉清揚教會她打網球的。

林牧到的時候,兩人已經進入狀態了。

「哎,你們倆誰輸了的話就下場啊,換我上!」

「……」,沒有人回答他,席清更是在心中腹誹他,一個大男生不去打他的籃球,老跟著她們幹什麼!輸了的下場,不就是在說她嗎?!

林牧正在認真的當著裁判呢,突然響起一陣手機鈴聲,轉頭一看,原來是葉清揚的手機。

「清揚,你的電話」

葉清揚一進咖啡廳,一眼就看見坐在最裡面那一桌的葉以晴,笑著小跑著就過去了。

「媽咪」

「冰人,這就是你閨女?」

葉清揚這才意識到還有別人在,轉過頭,就看到坐在葉以晴對面的一個女人,火紅色的深V長裙,烈焰紅唇,媚眼妖嬈,渾身散發著一種恣意張揚的美。

和葉以晴的美截然不同,如果說葉以晴像一座冰山,那眼前人就像一座火山,如果說葉以晴是一個冰美人,那眼前人就是一個火美人。

葉以晴輕輕點了下頭,女人臉上的笑容即刻明媚的晃眼。

「跟你一樣,又是個禍害啊」


「……」

葉清揚囧,這才第一次見面,怎麼自己就成了禍害了,難道自己曾經禍害過她嗎?

女人看到葉清揚這樣的表情,那顆熱情似火的心一下就被萌化了,伸出兩隻手就開始揪起葉清揚的臉來。

「哇,真是可愛死了!」

葉清揚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葉以晴,表情看起來很是無辜和不知所措。

葉以晴喝了一口咖啡,神色淡淡地道

「這是你默姨」 「小懶豬,起床了,太陽要曬屁股了,小懶豬,起床了,媽媽就要生氣了……」

一隻細長的胳膊從被子里伸了出來,關掉了床頭的豬型鬧鐘,然後又縮了回去。

五分鐘后,鬧鐘又再次響了起來,被子里的人不耐的把被子往頭上一蒙,而後噌地一下坐起身,一把拍了下去,終於,世界安靜了。

葉清揚懶懶地打了個哈欠,掀開被子下床,穿上她的人字拖就迷迷瞪瞪的進了浴室。

拿起洗漱台上放著的牙刷,擠牙膏,然後開始刷牙,只是這牙刷剛放進嘴裡,葉清揚就忍不住齜牙咧嘴起來。

「嘶~」

葉清揚忍不住抬手輕輕摸著自己的臉,這麼如花似玉的臉蛋,那個奔放的阿姨怎麼捨得那麼辣手摧花啊!哀怨的放下手,開始慢慢地小心翼翼的刷了起來。

洗漱完后,換好衣服就下樓吃早餐去了。

葉以晴已經坐在餐桌上了,聽到腳步聲,轉過頭,在看到葉清揚的臉時,微微一愣。

「昨夜做賊去了」

葉清揚聽到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也愣了,「什麼意思」

葉以晴看了她一眼,「你下樓前沒照過鏡子嗎?」

「照過啊」,突然反應過來葉以晴是什麼意思,葉清揚撇了撇嘴,「做了一晚上的噩夢,能不這樣嗎?」

葉以晴似恍然大悟般點了點頭,難怪會有這麼大這麼張揚的熊貓眼。

葉清揚等了半天也沒見葉以晴問她做了什麼噩夢,看葉以晴的眼神那叫一個哀怨。

葉以晴實在受不了她這樣的眼神了,便隨口問了一句,「夢見什麼了」


「夢見默姨一整晚都在掐我的臉!」,葉清揚終於找到機會控訴了。

昨天下午已經被掐了N次了,晚上居然還在掐她,這是要掐死她的節奏啊!

聽到這話,葉以晴饒有興緻的抬頭看了她一眼,「這說明你默姨很喜歡你」

「……」,葉清揚黑線,難道喜歡一個人就要不停地掐她嗎?昨天她這臉都被那個默姨掐的麻木了。

默姨,全名商千黙,和葉以晴同歲,是葉以晴的大學同學,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八年前去往法國留學,昨天剛回國。

葉清揚實在是難以理解,這麼一個熱情奔放的女人怎麼會是自己冷若冰霜的媽咪的閨蜜呢!

「媽咪,我也很喜歡你!」,葉清揚突然笑嘻嘻地道。

葉以晴斜她一眼,「別噁心我,我一點也不喜歡你!」,別以為她不知道她心裡的那點鬼主意,想掐她的臉,簡直是白日做夢!

「……」

葉清揚那個內傷,怎麼能這樣!

吃完早餐,葉清揚背起書包頂著個熊貓眼就準備出門。

「你就準備這麼走?」

葉清揚詫異的回過頭,「是啊」,低頭看了看身上,沒什麼問題啊。

對於眼前人的遲鈍,葉以晴早就免疫了,淡淡地提醒道

「你昨天沒騎車回來」

「……」,葉清揚這才想起來,昨天她直接打車去了吃飯的地方,自行車還放在學校呢。

「等我一會兒」

葉以晴說完轉身就要上樓,葉清揚連忙叫住了她。

「不用了媽咪,我讓席清她們載我就可以」

葉清揚一出了小區門口,林牧和席清他們也剛好到了。

席清乍一看到葉清揚的眼睛時愣了,「你這是……」

「昨晚沒睡好」,葉清揚說著抬手按了按眉心。

林牧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的道,「不會是幹什麼壞事去了吧」

葉清揚白他一眼,「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啊!我昨天沒騎車回來,你載我吧」

「那你還不給哥說點好聽的」,林牧一臉得意洋洋的看著葉清揚,今天終於讓我抓到機會整你了吧!

葉清揚直接沒理他,轉身就上了席清的車。

林牧看著這一幕直接傻眼了,「喂,你要不要這樣,你這麼重,她怎麼拉得動你呢!」

席清對著他柔柔一笑,「清揚又不是你,只有你和豬我才拉不動!」

「……」,林牧當場石化!

席清也不管他,騎上車就走了,葉清揚很自然的雙手抱住了她的腰,原本騎得平穩的自行車突然開始左右晃動了。

「小清,要不然我來載你吧」,葉清揚忍不住擔憂地開口。

席清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可以的」

「那你小心點」

自行車很快又騎得平穩起來,低眉瞧了一眼摟在自己腰間的手,當葉清揚的手環上她腰身的那一刻,席清感覺身體如觸電了一般,心臟也跟著停止了跳動。

葉清揚第一次載席清的時候,席清也是雙手抱著她的腰,那時候的感覺是既歡喜又緊張,心跳的很快,就像隨時會從身體里跳出來一樣。

在這之後,葉清揚每次載她的時候,席清還是會緊張,不過更多的卻是安心,那種感覺就像是葉清揚可以為她擋去一切風雨,給她一片平靜安寧。

席清努力想讓自己鎮定下來,可隨著她腳下的每一個動作,環在腰間的手就會不自覺的動起來,感覺就像是葉清揚在隔著薄薄的T恤輕撫她的腹部一樣,不一會兒,只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開始發燙。。。

「我說清揚,你昨天下午到底幹嘛去了,是不是去約會了」, 夫謀不止:戰家棄婦不回頭

聽到這話,席清忍不住放慢了速度,她也想知道葉清揚昨天幹嘛去了,接了個電話后就跟老師請假跑了,一直到放學都沒回來。

「約你個頭啊,難道跟我媽咪約會嗎?」,葉清揚說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林牧訕訕一笑,「哈哈,原來是這樣啊」

席清卻仍是皺著眉,「是上次開車來接你的那個嗎?」

「……」

葉清揚反應過來后很是無語,「難道我還有好幾個媽咪嗎?」

「……」


席清沒有說話,葉清揚的媽咪上學期開家長會的時候她見過一次,至少有四五十歲,可她上次見到的那個開著保時捷的女人最多三十歲。。。

學校的自行車棚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