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哥對我們胡家這麼好,大哥又對我這麼好,他們中間無論誰受到傷害我都會心痛的……”

“不錯!明日一早我便叫葉大哥快點逃出杭州城,葉大哥多半便會沒事了,然後我再嫁給華繼光那個混蛋,我大哥便沒事了……”

想到自己終究還是不得不要嫁給華繼光,她的心中便是一陣巨大的傷心,不禁在牀上痛哭失聲,她一面哭,一面痛罵起華繼光來:“華繼光!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你將來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直到天亮之時,她依然沒有睡下,這時,她的腦子裏已經是一片混亂……

而就是在胡小倩在牀上徹夜未眠的時候,她的大哥胡招貴其實也並沒有睡下。

胡招貴也在想着一個同樣的問題。

該怎麼辦?

只是胡招貴將問題想得更寬,想得更遠,也想得更細。

這幾日他其實一直都覺得他妹子的神情與以往有一些不一樣。

這丫頭心裏是不是已經或多或少地對葉大俠有一些兒女之情了呢?

他的心裏也漸漸有了一種這樣的猜測。

而這時,他很希望他的這種猜測是準確的。


如果妹子心中真的已經對葉大俠有了兒女之情,而葉大俠又願意接受妹子,那事情或許便好辦了……

但事情真的會像自己期待的那樣發展嗎?

其實他的心裏並沒有底。

不過,他認爲自己應該儘快撮合一下。

胡氏一家和葉聰都起得很早。

起來以後,胡小倩便想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但又見葉聰在場,她深知葉聰爲人極好,可能不會同意自己的這一想法,更不會在此危機時刻棄胡家而去,所以她想先跟大哥商量一下這事。

胡小倩正欲將大哥胡招貴叫至一旁,不料胡招貴卻先將她叫進了臥房之中。

胡小倩道:“大哥!正好!我也有件事情想先與你單獨商量一下。”

胡招貴卻道:“你先聽我說。”

胡小倩心中並不相信大哥能想出一個更爲妥當的辦法來,便道:“大哥!你先聽我說吧,”

胡招貴沉聲道:“你先聽我說,因爲我說的事情非常重要。”

胡小倩只得無奈地道:“好!你說吧。”

胡招貴卻問道:“你以前有過心上人嗎?”

胡小倩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的大哥會在此時問出這個問題,臉色頓時變得又是羞澀,又是迷惑,她低下頭,低聲問道:“大哥!這個時候了,你幹嘛問我這個?”

胡招貴卻是一本正經地道:“你只管回答我。”

胡小倩道:“沒有。”

胡招貴道:“現在呢?”

胡小倩道:“現在也沒有。”

胡招貴道:“你心裏沒有你的葉大哥?”

胡小倩心裏猛地一震,她的雙手也是劇烈地顫動了一下,然後她的臉色便羞得更紅了,她的聲音也顯得有些緊張:“大哥!這個時候了,可能華繼光的人很快便會找上門來了,你就別跟我說這個了,好嗎?”

胡招貴嘆息一聲,又用一個沉重的語氣道:“正是因爲是這個時候了,我纔會急着跟你說這些,你也必須要回答我。”

胡小倩低聲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對他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覺,我只是感覺他也是我的親人一般。”

胡招貴道:“那我再問你,你願不願意與你的葉大哥一輩子生活在一起?”

胡小倩沉默良久,才終於從口中吐出了三個字:“我願意。”剛說完這三個字,她便羞澀地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胡招貴卻笑了,他的笑是發自內心的,他笑道:“這說明你的心裏是有他的。”

然後他便讓妹子出去了,很快,他又將葉聰叫進來了。

葉聰似乎已經猜測到了胡招貴的意圖,所以甫一走進房中,便道:“胡老闆!你什麼都不要說了,這個時候,我無論如何也是不會離開你們的。”

胡招貴心裏又是一陣感激,不過他對葉聰的話不置可否,而是看着葉聰道:“葉大俠!如果我妹子心裏有你,你願意娶她嗎?”

葉聰心裏頓時又是一陣激盪,但他很快又冷靜了下來,然後他便低下了頭,一幅自慚形愧的樣子,囁嚅道:“胡老闆!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令妹……令妹是一個各方面都很出色的女子,她……她怎麼會喜歡我呢?”

胡招貴對葉聰的回答極其的失望,他道:“那便算了吧!本來我是想……哎……”

葉聰卻茫然道:“胡老闆想什麼?”

胡招貴道:“算了吧!算了吧!不說了。”語氣一頓,又道:“葉大俠!你留下來其實也是愛莫能助,我們也不想欠你太多的人情了,你還是快走吧!現在走可能還來得及。”

葉聰雖笨,但也從胡招貴前後的神情和話語之中覺察到了什麼,他突然問道:“難道……難道胡姑娘真的願意嫁給我?”

胡招貴聽到此語,又是喜上眉梢,他用一種十分肯定的語氣道:“小倩對你是真心的。”

葉聰卻還是不敢相信,囁嚅道:“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我人這麼笨,又不會說話,又如此的落魄,她……她怎麼會喜歡我?”

胡招貴卻有些激動地道:“葉大俠!你怎麼妄自菲薄到了這個地步呢?你有一身如此好的武功,待人又如此的真誠,我妹子如何就不能喜歡你?”

葉聰的情緒頓時變得激動至極,口中則不知說什麼爲好了:“這太好了!……這太好了!……我不是在做夢吧?我不是在做夢吧?……”

胡招貴笑道:“你不是在做夢!傻小子……”

葉聰的情緒還是難以平靜,他傻笑道:“我……我……只要有小……小倩相伴在我的身邊,我葉聰此生足矣……”

胡招貴也是興奮地道:“既然你們是郎有情,女有意,那這事便好辦了,我會爭取讓你和小倩兩人躲開華繼光的人的目光,逃出城去,遠走高飛,然後華繼光見小倩已經遠遠地離開了我們,想必也就不會再針對我們做什麼了。” 聽到沈玉峰的話,許陽微微一笑,他沒有回答,而是掐動手訣,射出一道微型印訣,射入「八方集雷陣」。

沈玉峰只覺頭頂一陣威壓傳來,抬頭一看,卻見到重重黑霧中,轟然砸下幾道雷電,又快又猛。

「哼,就算你有大陣之助,我也不懼!」沈玉峰雖然知道自己失策,但他本性瘋狂,不會就此認輸。

雷蛟仰天,噴涌電光,雷光交錯轟擊,均自消散。

消散的雷電能量,全部被八方集雷陣汲取,孕育出更強更猛的雷電攻擊。

「不好。」沈玉峰聰明得很,他當然看出了這個情況,眼睛掃視四周的黑霧,腳尖一點,便向其中一處薄弱位置撞去,想要逃離這個陣法籠罩的範圍內。

沈玉峰的想法很對,但採取的方式很笨,八方集雷陣,雷電是其攻擊方式,但本質還是「八門金鎖陣」這一迷幻類陣法的演變,迷陣混淆入陣者的感官,使其方位錯亂,哪裡是隨便就能闖出來的。

台下的人只能看到黑霧濃重,看不真切,而北側高台上的副院主、長老們,大都是玄王境界的大高手,當然看得很清楚。沈玉峰就像無頭蒼蠅一樣,忽前忽後地亂撞,卻總也走不出陣法籠罩。天空之中,轟鳴的雷電,似乎永不停歇地劈落。

「勝負已分。」一名長老嘆道。

「勝負定了啊……」胡勝賢長老同樣嘆了口氣,「洛長老,恭喜你收到了一個好弟子,年紀輕輕,就在陣法一道有這麼深的研究。」


洛白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兩條線,他習慣性地用兩根手指捻住一撮小鬍子。哈哈大笑:「那當然,胡老頭,你也不看看,老子英明神武,什麼時候走過眼……」

「……」胡勝賢長老臉色一黑,本來他是真心實意地讚揚洛白水。誰知洛白水毫不謙虛,自吹自擂,讓他無奈,只有在心中暗罵:「這老混蛋……」

這些長老的眼光毒辣,當然看出,整個「八方集雷陣」已經將那一小片區域掌控,所有雷極玄力,最終都會化作陣法的動力之源,被吸附而去。沈玉峰仗著玄力深厚。現在還可以抗衡一二,但他每次打出的雷極玄力,都會被陣法吸走,這樣無異於抱薪救火、飲鴆止渴。隨著時間流逝,陣法之威會越來越強。

「想要破解這一陣法,除非有數倍於許陽的實力,以大威力的玄術,強行轟開大陣。或者能在短暫時間內,識破陣法變化。成功闖出陣法之外。」一名長老說道。

方同華副院主點頭:「其實,沈玉峰已經是難得的人才,無論是自創『浮雷陣』,還是改良的玄術,都相當不錯。只不過,他碰上了許陽。一個更逆天的妖孽級天才。」

胡勝賢嘆道:「這一戰,雖然玉峰敗了,我也會收他做真傳弟子。也許他的天資不是絕頂,但我相信,以他的心性。終究能有所成就。」

擂台上,沈玉峰雙腿之間,已經有了兩道隱隱約約的雷電鎖鏈,這是集雷陣的威能增強的表現。黑霧愈發濃郁,雷光也更加璀璨。每一擊的威能,都越來越強,比得上他和許陽兩人聯手之威。

「轟隆」!

又是一道粗大的雷光劈落,沈玉峰亂髮飄揚,大喝一聲,雷蛟再次射出耀雷三擊。

但這次,耀雷三擊的三道小雷光,直接被擊潰,那道最為粗大的雷光餘威,轟然劈在了沈玉峰身上。

沈玉峰可沒有許陽那般強悍的肉身,他「噗」地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頹然跪倒在地。

「我認輸。」

雖然被稱為瘋子,但沈玉峰可不是真瘋,他清楚,自己已經沒有勝算,再堅持下去,只能受傷更重。

這一聲認輸傳來,一旁作為裁判的玄君柳川主管立刻出手了,他手掌探出,一股宏大的風力射入八方集雷陣,頓時陣法運轉滯澀。緊接著,柳川主管手臂一勾,將沈玉峰輕輕巧巧地帶了出來。

「本次賭戰,勝者,2212屆許陽!」

隨著柳川主管的話音,全場寂靜無聲,隔了一個呼吸之後,突然「哄」地一聲爆發出議論。

「好傢夥,許陽怎麼勝的?他不是快要失敗了嗎?」

「連2211屆最強的沈玉峰,都擋不住許陽!還有誰能擋住他?」


「許陽太厲害了!完全不像一個新人。」

2211屆以上的老學員,非常震撼,但議論中都還比較客觀,基本上,都是在討論許陽使出的黑霧大陣,到底是什麼手段,如何反敗為勝。

而2212屆的新人們,就激動了許多。

「許陽,你是最棒的!」

「小殺神,是我們2212屆新人的驕傲!」

更多的新學員們在高喊:「新人王!新人王!」

這一個月以來,不少新學員,都遭到了老學員的欺騙甚至威脅,雖然有新人保護期的庇護,但老學員們言談舉止間的傲慢、不屑,還是讓新人們,都憋著一股火焰!

甚至有幾個衝動的新人,腦子一熱去挑戰老學員,結果輸得很慘,初始積分都輸光了。

許陽,新人中最強的新人王,先敗韓旭,再勝柳明傑,全部都是2211屆老學員中,排名前十的高手!現在他又擊敗了沈玉峰,縱橫2211屆無敵!

許陽在新人心目中的形象,變得越加高大起來。這一戰之前,還有人對他有所質疑,但這一戰後,無人再敢懷疑許陽的實力。

幾名「冰晶仙子護衛軍」的成員,面面相覷。

「怎麼辦,我們的女神,真的能勝過這個怪物嗎?」一個胖胖少年哭喪著臉。

「沒出息!」潛流城陸家少爺狠狠瞪了那個胖胖少年一眼,「你們對冰晶仙子,忠誠度大大的不夠。冰晶仙子將來,肯定比許陽更加厲害。」

「不過……」話鋒一轉,陸家少爺咳嗽一聲說道,「我們暫時還是不要去招惹許陽了……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君子能進能退。」

「是,老大說得對!」幾個二貨紛紛開口贊成。(未完待續。。) 擂台上,柳川主管將3000積分,轉到了許陽的徽章之中。許陽微微一笑,照例將其轉入御玄雨的徽章。

這就相當於存入金庫,御玄雨現在有新人保護期的庇護,積分放在她的身上最安全。

御玄雨笑得一對大眼睛都眯了起來,許陽問道:「怎樣,我的賠率是多少?」

許陽問的是御玄雨去賭盤口的結果。

御玄雨得意地說道:「這次賭戰,基本上都不看好你,導致押你取勝的人,只有三四個,而且都是幾十分的小買賣,把你的賠率,提高到了1賠5!只可惜我一出手,就把賠率給拉低了一小半,最終是1賠3。」

「你一出手,賠率就變成了1賠3?」許陽嚇了一跳,「你買了多少分?」

御玄雨理所當然地說道:「3300分啊,要買當然全部壓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