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精神一振,與古軒一起落下地來。剛落於地上,葉天就見一具具白骨骷髏橫列在眼前,有些完整無缺,有些斷手斷腳,還有一些則是全副骨架都碎成了好幾份,七零八落分散在各處。每一根白骨都晶瑩剔透,光華流轉宛如溫玉。葉天知道,這些白骨,就是傳說境存在的骨頭,每一根每一塊在這些人生前修煉時受天地元氣所滋養淬鍊,每一根每一塊都無比堅固。微一感應,這裏的白骨竟有數百具。

最讓葉天感到緊張的卻並不是眼前白骨累累的場面,而是自從隨古軒踏入這“天塹”之下的空地上時,葉天就感到整個空中都瀰漫着淒厲陰森的氣息,似乎空中有萬千冤魂在慘叫咆哮。

“這就是當年失天日時衆傳說境存在的隕落之地,在這裏,無數傳說境強者死於非命,只留下一縷殘魂遺恨於此。”古軒在白骨叢中走着,腳下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在寂靜的夜裏顯得異常驚心動魄。

古軒臉色平靜,對於地上的屍骨沒有流露出一絲憐憫,冷淡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此地隕落之人,皆是出於私慾,貪婪你先祖葉飄的生之血脈,來落井下石之人,所以死有餘辜,不值得同情。”

“當年的戰爭,就從這裏開始,然後隨着靈界的插手,葉飄在衆人圍困中漸漸往上,一直到達天塹之頂!跟我來!”說着身體迅速朝着上空飛去。

越往上,葉天只覺一種奇怪的氣息就越來越濃烈,不一會兒,兩人越過烏雲,到了“天塹”之頂。

恐怖的氣息,吞噬、毀滅、破壞、死氣,在天塹頂上讓葉天只覺莫可抵抗。已經身爲地尊的葉天竟然在這股氣息下整個心神都戰戰兢兢。

“這裏,就是你先祖葉飄殞命之地。”古軒的臉色也凝重了下來,“當時他執劍力敵數十名頂級強者,岌岌可危。也就在那絕境時,他突然爆發,施展出逆天的技能,將所有人一劍橫掃,就連他自己,也祭劍歸於虛無。當時那一劍,直接導致了天地崩裂,玄元界天地靈氣就在此處泄露。”

古軒指了指上空,道:“‘天塹’也在當時被削去三百丈,那個宣泄口,至今猶存,就在我們頭頂三百丈上空。”

“難怪有這麼恐怖的吸力!”葉天點頭道,“我們能不能去看看?”

“不能!”古軒正色道,“那裏至今還殘存着無盡的毀滅威能,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阻抗,就算是我這樣的一線天,也連百丈都無法接近,再接近,將是自尋死路。不信你可以分出一縷靈識前往,就連靈識也會被攪給粉碎。”

葉天聞言,依照古軒所說,分出一縷靈識往上感應。

靈識慢慢接近上空,葉天只覺越往上,壓力也越來越巨大,無匹的巨力將自己的靈識狠狠擠壓,站在地上的葉天只覺本身靈魂也在被狠狠捶打碾壓一樣。

延伸出的靈識只上升了兩百丈,果如師父古軒所言,一股神祕的力量掃過,自己的靈識直接被化爲了虛無。

“好厲害!”葉天抹了把冷汗,剛纔雖然分出的只是一絲微不足道的靈識,但那也是與自己的靈魂連通,靈識所受的感應也是自己靈魂的感應。就在那一刻,葉天只覺自己的身體也如靈識被碾碎吞噬化成了虛無一般,他有了自我毀滅的恐懼。

“難怪當時的數十個天級境存在都隕落,這樣的毀滅力,果然不再是這個世界所能抗衡!” 宗主人呢

想到當年先祖就在此地力抗幾乎全天下強者,葉天忍不住生出無盡的悲涼與悲壯。


“天塹”雖然被削去了三百丈,但仍高逾千丈,遙望腳下,無窮深的落輝山脈也是一目窮盡。葉天的心緒緩緩平復下來,正在他爲眼前的浩瀚景象神馳時,一絲異樣的感應突然自心頭涌出。

靈識!葉天突然感到自己剛剛放出的那一絲被毀滅的靈識又重生了,正在那百丈的毀滅地帶中游弋。這絲靈識重生以後與自己的靈魂又恢復了與自己靈魂的聯繫,而且此刻正有種熱切盼望迴歸的感情傳入自己靈魂之中。

“咦!”葉天驚噫一聲,心神一動,嘗試着將那絲靈識召回。情況並沒有像葉天所想的那樣艱難,相反,那絲重生的靈識突然自那毀滅空間一跳,重新回到了葉天靈魂的懷抱。就在此時,一絲明悟自葉天心間升起。

這是一絲對生死幻滅的領悟,一絲對毀滅與重生的所得。

“怎麼了?”看到葉天臉現狂喜,古軒問道。

“師父您請安心稍候片刻!”葉天來不及解釋,狂喜地再度放出一縷靈識進入那危險至極的毀滅空間。

靈識仍然在第一時間就被巨大莫測的奇異力量碾成虛無,葉天與那縷靈識再度失去了聯繫

“你在幹什麼?”見葉天臉上又浮現出痛苦的神色,古軒臉色一變,急問道。

臉色稍緩的葉天喘了口氣,道:“不知怎麼回事,我之前探出的靈識又迴歸我的靈魂本源了,而且還讓我多了些感悟。因此我現在打算試驗一下。”

古軒一聽,嚇了一跳,靈識破滅了還能迴歸,那是聞所未聞的事!他雖然修爲已經到了一線天,但對此也是毫無所知。無奈之下,他靜靜等在葉天身旁。

葉天也在靜靜等待,期待着自己能夠有所收穫。若是靈識再度重生,如自己所想,那麼自己的修爲提升也許能找到一條捷徑。

自從葉天得知三年之後要面臨靈界使者的事,他心中的危機感就前所未有的沉重,如今抓到了一絲迅速提升的希望,他自然不願就此錯過。

十來個呼吸過去,葉天正以爲自己的設想錯了的時候,突然一絲感應又升上心頭。葉天眼睛一亮,又露出喜色。

果然,探出的靈識再度重生,然後在葉天的心神控制下回歸,又給葉天帶來了一絲對於生死的感悟。

大喜的葉天再度一次次分出一縷靈識,探入那據說可毀滅一切的虛無空間,然後等待着重生的靈識迴歸。

在屢次試驗下,葉天發覺一切都如自己所料。只是這樣一絲絲地分出自己海量的靈識實在讓自己所得微乎其微。

最後,葉天牙一咬,狠心暗道:豁出去了!緊接着他將自己所有的靈識一股腦地往上空衝去。

這樣大的動靜自然逃不過古軒的感應。古軒大驚失色,喝道:“臭小子,你在幹什麼?”

只是就在他問出話來的時候,葉天全身一震,雙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人生,有些時候是需要冒險的!有時候,不放手一搏,等待的往往就是慢性死亡。

葉天自昏迷中醒轉時,他就知道,這次自己的賭博,賭贏了!

感應體內,生死屬性已經完全平衡,靈魂中還傳出一種掌控天地的感覺,葉天就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晉升到了一個夢寐以求的境界。

這一刻,葉天只覺自己的身體自成一個世界,與玄元界這片天地暗合,相互容納。生生不息的靈魂前所未有的強大,心神隨心所欲,逍遙天地。似乎這片天就是自己的靈識,只要自己想知道,自己就能一目瞭然。就如現在遙遠的魏都中的情形,葉天也瞭如指掌。

自成世界,天人合一。葉天震驚發現,自己的修爲已經到了天級境第二境——自在天的境界。


“你醒了!”古軒在旁見葉天睜開了眼睛,一臉感慨地問道。

“是!師父!”葉天起身道。

擺了擺手,古軒高興道:“以你如今自在天的修爲,已經遠遠超過我了。我已經沒有資格做你師父了!”

“不,師父!”葉天肅然,“一日爲師,終生爲師。沒有師父當年對我的造就,就沒有今天的我,所以師父永遠是我師父!”

“你有這份心就夠了!”古軒笑道,然後又問,“你這次的突破奇怪無比,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天於是將自己用靈識做試驗,發現自己的靈識在那毀滅虛空中重生後就會帶給自己對生死的感悟,於是自己孤注一擲,沒想到就這麼成功了。

古軒聽後點頭道:“難怪你昏迷之後你的體內就開始自主演化生死,最後達至平衡合一,原來是你感悟了生死本源,靈魂在自動演化!原來那毀滅虛空對你還有這樣的奇效!”

葉天一聽,連忙道:“師父你的修爲比當時地尊的我還要高,你快試試對你是不是也有這作用?”

古軒搖搖頭,淡淡笑道:“在你孤注一擲的時候,我就分出了一絲靈識跟隨你上去了,只是我的靈識在剛一接觸到那毀滅空間就徹底化成了虛無,再也沒有反應。想來這種奇怪的事,只對你有用!”


“哦,這樣啊!”葉天頗有些惋惜,然後心中突然一動,驚呼道:“我昏迷了三個月?”

“不錯!你以爲你身體屬性之質的演化很簡單嗎?別人如果要演化,至少沒有百年難以完滿,而你僅僅只花了三個月就完成了,你該知足了!”

葉天訕訕一笑。

“接下來你打算去哪?”古軒問。

“我想到處走走,有些事必須處理一下!” 強婚:霸道總裁請繞道

“恩,只是有件事你要注意,雖然如今你修爲大漲,已經到了笑傲天下的自在天,但對於東方聖,還是先不要去動的好!東方聖這人,不僅是逍遙天大圓滿者,更身爲大帝,集信仰之力於一身,所以他遠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古軒提醒道。

“嗯!徒兒理會得!”

“好了!如今的你,從此天高任飛了!我這做師傅的也該功成身退了!”古軒爽朗一笑,說完就一步走了出去,消失在空中。

古軒一走,葉天也自言自語道:“還有一個承諾,也該去爲前輩實現了!”說着身體一動,憑空自“天塹”頂上消失。

就在葉天走後不久,“天塹”上突然又出現了一個神祕人影,這個人一出現,“天塹”上空方圓千丈都隨着他的出現而平靜了下來,就連那充滿着毀滅與吞噬的空間也在這神祕人的一現間無比平息。這個人的到來,就像是讓時間停止了一般。

神祕人並未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葉天離去的方向,然後又憑空消失。

雲霧繚繞的清風山頂,逍遙宮如同仙宮一般矗立山頂之上。宮殿內,兩個年青人盤膝在一個美豔道姑身前,似乎在感悟着什麼。其中一個俊美妖異的青年最先睜開雙目,沛然的氣勢自他身上騰起,青年臉上露出若有所得的微笑,朝着美豔道姑躬身道:“多謝母親!”然後轉身走開。不久另一個青年也起身,磅礴的氣勢也自他身上散發出,青年朝着美豔道姑一拜,然後也走了開去。


“恭喜宮主,少宮主能於此刻晉升真罡入體,正是時候,此次玄清帝都的天品大會,又多了幾分希望!”靜立在美豔道姑身旁的童顏鶴髮老者笑道。

“尋花要在天品大會奪冠,現在還是機會渺茫。真罡入體,若是在以往的確是天品大會的至強莫屬,但這次大會,天才雲集,不管是水晶宮的慕容珊珊還是琅邪城的宇文霸,都是天縱之才,雖然本宮現在不知他們修爲已經到了什麼境界,想來絕不會比尋花差,而燕城慕容家的那小子,在一年前本宮就見他已經是真罡入體了,更不能小覷!所以尋花要奪冠,僅憑現在的實力還不夠的。”李逍瑤淡淡道。

“現在少宮主的實力自然還有些不夠,但宮主既然已經向那位有所通知,只要少宮主得到那位的幫助,想來奪冠必是輕而易舉了!”老者諂媚笑道,眼中還不掩飾地流露出羨慕。

“嗯,這次天品大會的冠軍獎勵竟然是三枚天元丹和一件屬性神器,我們自然必須得到手!”李逍瑤道。

“呵呵,能不能得到手,恐怕你已經沒有機會看到了!”就在這時,自虛空之上傳來一陣飄渺的聲音,傳入宮殿之內。

“誰?”李逍瑤陡然色變,駭然驚呼。來人的到來竟然沒有引起自己絲毫的察覺,可見實力至少比自己超過了一個境界。而超過了人尊的境界,對自己來說是要命的。

“凌傲天!”淡淡的聲音自天空傳下,同時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瞬間降臨宮殿之中。駭極的童顏鶴髮老者還沒來得及逃出去,就已經被這股讓人靈魂爲之驚恐的威壓給震昏了過去。而李逍瑤一聽到“凌傲天”三個字,更是嚇得面無人色,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你胡說,你不是凌傲天,你究竟是誰?”李逍瑤頓時失去了雍容高貴的儀容,尖叫道。她雖然肯定對方不是那個曾令自己做噩夢的人,但對方竟然對自己說出這個名字,就證明一定與凌傲天有關。更恐怖的是,對方的實力已經遠遠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嘿嘿,我雖然不是凌傲天,但我卻是凌傲天派來索你命的!”話音一落,一個人倏地出現在宮殿之中。

“葉天!”李逍瑤定睛一看,再度驚叫出聲。

“哦?你認識我!”葉天稍感意外。他卻不知,自己昏迷時也被這人搶奪過。

“你的修爲……你來幹什麼?”從驚恐中恢復了過來的李逍瑤問。

“我的目的剛剛不是告訴你了?我來替凌傲天前輩索你命的!”葉天冷笑。

“你是他什麼人?”

“我是他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逍遙宮不該招惹我,還有不該殺我朋友凌風。”葉天恨聲道。

“你是來替他們報仇的?”

“說對了!”葉天說着腳步一動,就要上前。此時此刻,讓葉天感到意外的是,李逍瑤突然笑了。

葉天一怔,問:“死到臨頭,你笑什麼?”葉天看得出來,她的笑,是一種有恃無恐的笑。

“我在笑,真正死到臨頭的是你!”李逍瑤笑道。就在此時,一股充斥天地的殺意氣勢平地而起,葉天在剎那間只覺身在血海煉獄,無比恐怖。

這股殺意,好熟悉!葉天在殺意出現以前就已警覺,雖然他能感覺這股氣勢威壓竟然已經蓋過了自己的氣勢,但他毫不畏懼。

“難怪你有恃無恐!原來你有修羅城主爲你撐腰!”葉天冷笑。

李逍瑤也在冷笑,此時她又恢復了雍容典雅、從容淡定。

“冷鋒,既然都來了,就現身出來的,就憑你一點氣勢,是嚇不倒我的!”葉天淡淡說道。

“好小子,有種,幾百年來,你還是第一個敢直呼我名字的人!”一箇中年人突然出現在李逍瑤身旁,中年人面目普通,但氣質冷冽,整個人如一把飲過無數鮮血的魔兵,散發出令人心膽俱寒的氣息,這股氣息,不是殺氣,也不是威嚴,而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鋒芒,這種鋒芒,凌駕於天地,就像一把無視天地規則的鋒刃,刀鋒所向,天也要對其顫慄。

葉天淡淡一笑,自顧自地說道:“原本我還一直在奇怪,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本事,竟然能夠將一個天境強者害死。現在我才明白,原來是天玄六聖之一,難怪已經身在一線天的凌傲天前輩會被害!”

“原來你是因爲凌傲天而來!”冷鋒冰冷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不過這一切,現在都不重要了!”葉天笑道。

“不錯,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爲你遇上了我。”冷鋒冷冷道。

“不!”葉天搖頭,“不管什麼原因,都是已經發生了的事,已經無法更改,所以不管你知道還是不知道,我都是一樣會做同樣的選擇。”

“也就是說,我們不用多說,一切憑實力決定。”冷鋒點點頭道,聽到葉天的話,他神色中竟然有了絲讚賞。

“不錯,一切憑實力說話,這不就是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嗎?再大的道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沒有辯駁的機會。所以不管我來找你們究竟是什麼原因,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有沒有這個實力來找你們。”葉天微笑依舊,語氣中充斥着自信與從容。

“你很有自信,卻沒有自知之明。”冷鋒淡淡一笑,“你修爲已到自在天,若是對李逍瑤說這樣的話,自然是完全有此資格,但你對逍遙天的我用這種語氣,卻是大大的不應該!”冷鋒搖搖頭,語氣中自然有種不容否定的特質。

“是不是不應該,那要在我們交手過後才知道。”葉天卻不以爲然地說道。

“那我們開始吧!”冷鋒笑道,“爲了對你表示看重,我會對你全力出手。”


“那我受寵若驚了!”葉天哂然一笑。

就在葉天說完,殿內突然冷光一閃,冷鋒的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長刀,這把長刀樣式古樸,篆刻奇紋,刀刃之上,層層寒光盪漾。陣陣的殺氣,自刀上化作透心涼的寒意,透空而來。最令人覺得心驚膽跳的是,刀尖上的一點鮮紅,鮮豔欲滴,但看在人眼中只覺得那就是自己心上的血,彷彿自己已經被其一刀斬過了一般。

“修羅天刀,無上神器,飲過無數強者鮮血,今天又將添一個了!”冷鋒輕輕撫摩過刀鋒,“亮你兵器吧!”

“我沒有兵器!”葉天隨意地站在那裏,雙手空空。

“你沒有兵器?”冷鋒臉色一變,陰沉着臉問,“你這是在小瞧我!”

“不敢!”葉天淡淡一聳肩,道,“因爲我不需要兵器。”葉天說的是實話,他自覺醒節奏第三境——節奏領域之後,他就有了一項與衆不同的本領,那就是他能憑肉*體就能將自己所能掌握的所有力量發揮出來,而不需要藉助屬性神器的幫助。可冷鋒並不知道這點,也不會有哪個玄元界人會相信這一點,所以冷鋒立即認爲了葉天是在藐視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