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點頭道:「有這些感覺就對了。你別小看這一夜的修鍊,你現在的實力,對上這個世界里的所謂高手,已經很難有人是你的對手了!」

黃小蓉道:「真的啊?那我回頭找我老爸切磋切磋!哈,如果老爸被我打敗,不知道會露出怎樣的表情,真是很期待啊!」

兩人交流了一些修鍊心得,看看時間到了六點鐘,黃小蓉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換了套衣服,帶著葉寒在附近吃了早餐,然後一起來到海邊的一個碼頭。

碼頭那裡,有黃無邪安排的一艘小型遊艇來接兩人。

坐上遊艇,駛了數十海里,經過幾座小海島,終於來到此行的目的地「桃花島」。

桃花島上桃花處處,綠草菌菌,鳥語花香,環境極好,葉寒進入島中后,彷彿來到了世外桃源,不由一陣感慨,心想難怪黃小蓉的父母不捨得離開這裡,搬入繁華的城區居住,換做自己,有這麼一處風景優雅的地方住,只怕也不想離開了。

走了幾百米遠,桃花掩映間,前方出現一片古建築群,樓台軒榭,雕樑畫棟,古色古香,儼然回到了古時的華夏。

見葉寒被這裡的景色迷住,黃小蓉不由有些得意,道:「這座小島,以前荒涼的很,我老爸買下五十年的使用權后,在這裡經營了二十年,才把這裡變成了現在這模樣。你如果喜歡的話,可以在這裡多住幾天,反正這裡空閑的房間多的是!」

說話間,兩人走近到那片古建築群前,只見其中一棟樓閣前的桃樹下,幾個人圍坐在一張石桌旁,正低聲說著什麼。

古桌北側,坐著一名中年男子,身穿紫色唐裝,劍眉星眸,氣度沉穩,眉目間和黃小蓉有幾分相像。幾個穿著異域風情的男女或坐或站在中年男子對面,領頭是一名年逾七旬的醜陋老嫗。

「是他們?」看到那老嫗和她身後幾人,葉寒眉頭不由一挑。

「怎麼?你認識他們?」黃小蓉注意到葉寒的表情,奇道。


葉寒道:「嗯,以前和他們發生過一點過節。不過他們的具體身份,我不太清楚……」

黃小蓉「啊」的一聲,道:「那些人來自華夏西部的『葯仙谷』,那個老嫗是『葯仙谷』的現任谷主歐陽鳳,她是我老爸的朋友。這次為了對付倭國的天楓家族,我老爸特意把她請過來助陣……其實我對那個歐陽鳳一點好感也沒有,根本不希望他們參與到尋找寶藏的事情中來,可惜我左右不了我老爸的意見……」

葉寒道:「你老爸許了他們不少好處吧?」


黃小蓉道:「嗯,我老爸答應事成之後,把寶藏分給他們一成!」

葉寒道:「一成?你老爸倒是慷慨!不過他還沒有徵詢過我的意見呢!」

黃小蓉道:「如果你能把『葯仙谷』的人排擠出去,那最好不過了。可是我老爸固執的很,想說動他可不容易啊!」

葉寒道:「寶藏的事情,有我們雙方聯手就行,不用其他人插手!走,咱們過去看看!」(未完待續。。) 距離石桌還遠,黃小蓉就已經抬起纖長如藕的手臂,擺起小手,脆聲叫道:「老爸,我回來啦!」

聽到她的聲音,石桌邊坐著的幾人紛紛扭頭看來。

「呵呵,是我女兒……還有我請的一位朋友。」唐裝男子正是黃小蓉的父親黃無邪,他看到女兒和葉寒向這邊走來,笑呵呵的站起身,向著女兒招了招手。

歐陽鳳等人看到黃小蓉,目光一亮,心想好漂亮的一個少女,隨即就留意到了黃小蓉身邊的葉寒。

「這個人……」目光在葉寒身上轉了轉,歐陽鳳覺得這個人有些似曾相識,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師父,是他……」坐在歐陽鳳身旁的一個臉上蒙著黑巾、只露出一雙眼睛的年輕女子低聲在歐陽鳳耳邊說了幾句什麼,歐陽鳳臉色一沉,目光陡然變得銳利起來。

葉寒迎上她的目光,淡淡一笑。

「葉寒,這是我老爸!」走到石桌前,黃小蓉指著黃無邪給葉寒介紹,又對黃無邪道:「爸,這就是我跟你說的葉寒!」

「哦?」黃無邪上下打量了葉寒一眼,見他看起來絲毫沒有那種氣息迫人的高手風範,心裡不免有些輕視,沖著葉寒點點頭,淡然道:「葉寒是吧?聽小蓉說,你的功夫很厲害?」

其實這也不能怪黃無邪看走眼,葉寒的實力,已經到了氣息內斂、返樸歸真的境界,表面上看起來,更像一個斯斯文文、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哪裡像是個練過功夫的高手?

在黃無邪想來,女兒很可能是因為喜歡葉寒的緣故,所以才替他吹噓了幾句,什麼練過功夫,估計是在哪個小武館里隨便學了些花拳綉腳。就自詡為「高手」了。

想到這裡,黃無邪的態度就更加冷淡,要不是看在葉寒有藏寶圖的份上,他說不定都不會搭理葉寒,更不會允許自己的女兒和他來往,黃無邪甚至決定等找到寶藏后,雙方合作結束,說什麼也要讓女兒和葉寒斷絕了關係。

黃小蓉冰雪聰明,一看父親的臉色,就知道他心裡看不起葉寒。而且以父親那副臭脾氣,要是不喜歡一個人,直接就表現在臉上,也根本不怕得罪對方,到時候萬一惹得葉寒發怒,雙方合作的事情恐怕就要終結,再一想到葉寒那恐怖的實力,黃小蓉心裡不自禁的打了個顫,急道:「爸。葉寒是咱們家的貴客,你熱情一點行不行?尊重他一點行不行?」

「熱情?」黃無邪脾氣上來,根本不在乎葉寒的感受,直接說道:「想得到我黃無邪的熱情和尊重?沒問題。讓他拿出實力來!」

「你……」黃小蓉沒想到父親張口就是得罪人的話,急得連連跺腳,心想如果換成自己,聽到這句話后。只怕甩袖就走了。

「葉寒,對不起啊,我爸他就是這個樣子。脾氣臭得很!咱們去那邊坐,不理他了!」黃小蓉真怕葉寒惱怒之下,就這麼走了,慌忙道歉,目光裡帶著懇求之意。

葉寒之前所在的那個世界,強者地位尊崇,弱者賤如草芥,強者對待弱者的態度,比現在黃無邪對自己還要惡劣很多,對此葉寒已經司空見慣,所以看到黃無邪這種態度時,他並不以為然,更沒惱怒,知道黃無邪是強者心態在作祟,淡然一笑,說道:「黃島主,那麼請問我要怎樣做,才能讓您另眼相看?」

來桃花島之前,黃小蓉告訴葉寒,說他父親喜歡別人稱呼他「黃島主」,於是葉寒入鄉隨俗,也這麼叫了。

黃無邪臉色稍緩,見葉寒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怠慢而流露出任何不滿或者羞怒的樣子,點頭說道:「年輕人涵養不錯,有點意思……好吧,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走上十招不敗,我就把你奉為上賓!」

黃小蓉見父親居然主動向葉寒約戰,不由嚇了一跳,她雖然知道父親功夫很高,但是和葉寒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那點功夫根本拿不出手,只怕葉寒隨意一拳轟出,就能打得父親倒飛數丈,不死也得重傷,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們交手。

「爸,現在那邊都準備動手了,你還有心思玩這個?我帶葉寒過來,是讓你們商量正經事的,可不是來跟你比武過招的!」黃小蓉沒好氣的道。

黃無邪知道女兒口中的「那邊」指的是倭國的天楓家族,笑著道:「沒事,那邊有一點風吹草動,我這裡立即就能得到消息!總之,一切盡在掌握!再說了,這次我邀請了『葯仙谷』的諸位出手相助,寶藏的事情,十拿九穩!」


黃小蓉秀眉蹙了蹙,拉著父親的手,走到遠處的一株桃樹下,這才低聲道:「不是吧老爸,寶藏的事情,你已經和他們說了?」

「說了。不過我沒具體告訴他們那批寶藏價值多少,只說有可能值十幾個億,寶藏到手,分給他們一、兩個億,就把他們打發了!」黃無邪咧嘴笑了笑,也低聲道:「小蓉,你老爸可不是個傻瓜,怎麼可能對他們說實話?我是不會讓他們接觸到那批寶藏的!我請他們來,只是提前做個準備,如果咱們在尋找寶藏的過程中有天楓家族的人搗亂,就讓他們出手去對付!」

「他們?他們不就會用點毒么?」黃小蓉對歐陽鳳一幫人原本就沒什麼好感,現在又有葉寒相助,就更不想他們插手了。

黃無邪道:「別小看他們,他們的毒功流傳了上千年了,很厲害的。那個歐陽鳳,連我對她都有點忌憚!用他們來對付天楓家族的人,再好不過!」

黃小蓉不以為然的撇撇小嘴,道:「老爸,我看你還是趕他們走吧!咱們找到的寶藏,憑什麼要分給他們?我不是告訴過你嗎?葉寒的功夫很厲害的,他一個人,就頂得上那幫人全部!」

黃無邪目光向葉寒那邊看了一眼,肅聲道:「小容,你老實說,是不是喜歡上那個叫葉寒的小子了?」

黃小蓉怔了怔,隨即紅著臉道:「爸,你說什麼呢?這和喜不喜歡他有什麼關係?」

黃無邪哼的一聲,道:「不喜歡他,你會替他這麼說話?你是我的女兒,你的脾氣,我還不了解?那小子一看就沒什麼本事,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沒門!小蓉,等找到寶蕆之後,你立即斷絕和他來往!聽到沒有?」

黃小蓉見父親說的煞有其事,好像自己和葉寒之間真有那種關係似的,不由又好氣又好笑,跺了跺腳,氣乎乎的道:「黃無邪,你是不是老糊塗啦!我告訴你,我和葉寒沒有你想的那種關係!你愛信不信!你說葉寒沒本事?小聲點,別讓葉寒聽到了,不然他會笑話你有眼無珠的!」

黃無邪聽女兒居然直呼自己的名字,不由愕然,他了解這個女兒的脾氣,要不是真生氣,絕不會如此,撓了撓頭,道:「我有眼無珠?小蓉,這話是什麼意思?」

黃小蓉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告訴你,葉寒不但有本事,而且本事大著呢!說到功夫,人家比你這個自詡的一代武術宗師可強得太多啦!什麼『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走上十招不敗』,這話應該換成葉寒來說才對!」

黃無邪眨了眨眼,向葉寒那邊看了看,忽地一笑,道:「小蓉,你喜歡他,替他吹噓,這都沒什麼,可是吹也要有個限度啊!你說我接不了他十招?那不是笑話嗎!」

黃小蓉打斷了父親的話,道:「說十招都是你女兒抬舉你了,葉寒要拿出真本事來,我估計一拳就能把你打趴下!」

「說什麼呢!」黃無邪瞪了瞪眼,道:「他要真能,我……我就拜他為師!」

黃小蓉「嗤」的一笑,道:「忘了告訴你,葉寒昨天答應教我功夫,所以他現在算是我的師父,你要是拜他為師,咱們父女倆不就平輩了?再說,葉寒也不可能收你這麼大的徒弟了!」

黃無邪道:「你不是開玩笑吧?他能教你功夫?你的功夫是我親傳的,他能比我強?我不信!我找他比試比試去!」

「別去!」黃小蓉一把拉住父親,道:「你去了是自討苦吃!」

黃無邪哪裡肯信?道:「你不讓我跟他比,我就不信你剛才說的話!」

黃小蓉眼珠子轉了轉,道:「昨天晚上葉寒傳了我一門獨特的內家功夫,我練了一整夜,受益匪淺,這樣吧老爸,你也別去找葉寒了,咱們父女倆過過招吧,你要打得贏我,再去找葉寒比試不遲!不然我怕你會輸得很慘!別忘了,這裡有不少外人在看著呢!」

黃無邪道:「一夜時間,能練出什麼來?好,這段時間,我也沒考驗過你的功夫了,就陪你練練!我用五成的內勁和你過招,看我落英繽紛掌!」

他掌隨聲出,一掌毫無徵兆的拍向黃小蓉的左側肩頭,掌風呼呼,暗含著內家勁力。(未完待續。。) 黃小蓉見父親手掌拍到,腳底一滑,閃身躲過,嬌笑一聲,叫道:「老爸,你用五成內勁,那我也用一半的靈氣,看看誰更厲害!接拳!」

她玉臂平伸,右手握成拳頭,拳端凝聚出一縷幾不可見的水靈氣,呼的一拳轟擊出去。

「來得好!」

黃無邪長笑一笑,右掌再出,迎上女兒轟來的拳頭。

遠處的歐陽鳳一幫人見黃無邪父女兩人突然打了起來,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寒五官敏銳,聽力絕佳,黃無邪父女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嘴角含笑看著兩人,心想讓黃小蓉教訓教訓他老子也好,把那傢伙的那股傲氣給打下去,看他還看低自己。

「嘭!」

黃無邪和黃小蓉掌拳相擊,發出輕微悶響,黃無邪只覺一股至陰至柔的力道從女兒的拳端湧來,整個人彷彿受到一股無形的水浪衝擊,竟站立不穩,「噔噔噔」的接連倒退幾步。

「這……這怎麼可能?」見女兒俏生生站在那裡,笑吟吟的看著自己,黃無邪目瞪口呆,道:「丫頭,你確定你只用了一半的內勁?」

「是啊!」黃小蓉點點頭,緊接著又搖搖頭,道:「不是內勁,是靈氣!水靈氣!」

黃無邪呆了呆,喃喃道:「靈氣?這是什麼玩意兒……」

放在平時,黃無邪只用一半內勁,而女兒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和他過上幾招,如果這一次女兒真的只用了一半內勁就把自己震退,那她這種古怪的「內勁」,還真是強大的離譜。

不過黃無邪依然不怎麼相信,女兒短短一夜的修鍊,就能用「靈氣」擊敗自己?除非她遇到了神仙點撥。否則這種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我就不信邪了,咱們再試!我這次用十成內勁,你小心了!」黃無邪低聲叫道。

黃小蓉一拳擊退父親,信心頓時大增,笑嘻嘻的道:「那我也用十成的靈氣!老爸,該小心的是你!」

「哼,接掌!」

「看拳!」

父女兩人,身形猛掠向前,拳掌幾乎同時攻出,發出一聲比剛才更大的碰撞聲。

黃小蓉原地不動。黃無邪卻只覺一股無形大浪鋪天蓋地湧來,勢道比上一次更加令人驚駭,不但輕易的擊潰了他十成的內勁,還把他衝擊的接連倒退出十幾步才勉強站穩,體內氣血翻騰,險些噴出一口老血。

黃小蓉也沒想到全力自己一掌,竟有這麼大的威風,見父親臉色煞白,神色不對。不由嚇了一跳,急忙上前扶住他的一條胳膊,關切問道:「老爸,你沒事吧?」

「沒……」黃無邪擺擺手。目光複雜的向著那邊的葉寒看了一眼,又看著女兒,低聲問道:「小蓉,這……這真是他教你的?一夜時間。你就變得這麼強了?」

「我不騙你啊!」黃小蓉知道父親還有些懷疑,說道:「老爸,你別只看葉寒的表面啊。會被迷惑住的!他的實力,肯定已經到了你說的返樸歸真境界,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黃無邪這才是真的信了,嘆道:「你只跟他學了一夜,都能打贏我……還好剛才你制止了我,要不然我和他動手,恐怕真要鬧出大笑話了!那小子,怎麼練出來的這一身高明功夫?」

「他說他得到過一位異人的傳授。又說我有先天靈骨,資質很高,這才傳了我靈氣的修鍊功法……」提到「先天靈骨」,黃小蓉不由又想到昨天葉寒給自己「摸骨的情形」,俏臉微紅,向葉寒那邊迅速瞟了一眼。

黃無邪呆立片刻,面色變幻,忽然間轉過身,向著葉寒走去。

黃小蓉不知道父親要幹什麼,在後面緊緊跟上。

「葉老弟,剛才我黃某人多有得罪,請你原諒!」黃無邪大步走到葉寒面前,竟向著他深深鞠了一躬。

他擺出這個謙卑的姿態來,頓時讓除了葉寒之外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在葉寒之前的那個世界里,哪怕你是個三歲孩童,只要有一身通天徹地的實力,別說鞠躬,別人給你大禮跪拜都是正常的事情,這個世界雖然相對比較公平,但弱食強食依然無處不在,自己表現出了讓他折服的實力,他給自己鞠躬道歉,無可厚非。

可是在歐陽鳳看來,黃無邪是和她齊名的人物,一身功夫極為高明,居然給一個後生鞠躬小輩道歉,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前不久在華夏西部那個小鎮車站裡遭遇的事情,讓歐陽鳳記憶猶新。

當時歐陽鳳的徒弟「小蜜蜂」在車站和一名乘客發生爭執,小蜜蜂施放毒藥,讓那名乘客吃了大虧,結果唐雪出面阻止,和「小蜜峰」發生衝突,小蜜峰對唐雪用毒,結果反受其害,自己把自己一張臉抓出一道道血痕,直到現在,小蜜蜂跟在自己身邊,臉上一直都得戴上一塊黑巾,免得一張布滿疤痕的臉被人看到。

而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葉寒就站在唐雪身邊,歐陽鳳恨屋及烏,連葉寒也一起恨上了,剛才看到黃小蓉領著葉寒出現在面前,歐陽鳳差一點就當場對葉寒出手,轉念想到黃無邪在旁,這才暫時忍耐住了。

黃小蓉看到父親這種表現,也覺得有點難以置信,在她印象里,父親一向高傲無比,從不向人低頭,可是現在,他居然對葉寒彎下了他的身軀、低下了他的頭顱……

不過隨即,黃小蓉就明白了父親的心思,他這麼做,第一是向葉寒表示歉意,第二是向強者的致敬,第三就是為自己著想了,自己只跟著葉寒練了一天的「功夫」,就已經能擊敗父親,這對父親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震撼。

黃小蓉了解父親,知道他輕易不會向一個人低頭,但如果有人的實力令他感到心服口服的話,他就會對那個人徹底的服軟。

「黃島主,客氣了!」葉寒見黃無邪低頭賠罪,淡然一笑,說道:「來這裡之前,我聽小蓉說起過黃島主的事迹,本想見面后恭維黃島主幾句,讓黃島主對我有點好感的,沒想到黃島主見面就要跟我比武,實在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啊!」

黃無邪苦笑道:「葉老弟,你就別取笑我了。我剛才是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之處,還望包涵!還有,老弟你就別再叫我黃島主了,直接叫我名字吧!」

葉寒道:「這樣吧,我呢,就叫您一聲黃叔!您呢,直接叫我名字……要不叫我小葉也行,您覺得呢?」

黃無邪哈哈笑道:「行!還是葉老弟……小葉你說話痛快!那就這樣了!小葉啊,來,咱們爺倆坐下說話!哦,歐陽大姐,你們也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