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將一衆妖獸收入了戒指中,心念一動,遠處青牙的身影便進入了葉晨的腦海中。

隨後,葉晨邁開步子,朝着青牙的方向狂奔而去。

經過黑色身影的襲擊後,青峯狼羣雖然是分散逃離,但是青峯狼一羣自有自己的一套聯繫方式,危機過後,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內,青牙已經將青峯狼一族剩下的狼集中到一起。

不過集合完隊伍之後,青牙卻沒發現葉晨的身影,這讓青牙心中一陣發慌。

好在十幾分鍾後,葉晨趕到了青牙的眼前。

“主人。”

青牙連忙帶着青峯狼低聲問好。

“行了,咱們回源泉,以後,那裏將作爲你們的巢穴。”

葉晨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


話音落下,頓時在青峯狼羣引起一陣沸騰。

“真的嗎?”

“源泉的靈氣,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我們竟然有機會能吸收到了!”

“這下子,咱們升級能夠更快了!”

“……”

”安靜!”

青牙冷喝一聲,青峯狼羣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時,青牙才轉過身恭敬地對着葉晨說道:“主人,源泉乃是珍貴的寶物,沒必要浪費在我們的身上。”

聞言,葉晨搖了搖頭,視線移向了空中,臉上帶着笑意,

“不,你們是我最忠實的屬下,我的資源都會分配給你們,我會竭盡全力來培養你們,將來帶着你們征戰這片洪荒大陸。”

培養異獸屬下,組建異獸軍團。

這就是葉晨的想法。

聽到葉晨的話之後,青牙有些激動,胸腔中燃起了一陣熱血,當即興奮地大吼道:“爲主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爲主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嘹亮的吼聲在密林中響起,蕩起了一圈圈的波紋。

。。。

。。。

“主人,真的可以嗎?”

青牙帶着青峯狼羣立在源泉邊,舔了舔舌頭,有些興奮地說道。

光是處於源泉邊就能感受到源泉帶來的龐大壓力以及蘊含的恐怖靈氣。

感受着那靈氣,青峯狼們都有些激動。

“當然是真的。”

說着,葉晨將銀色戒指中的異獸們全部放了出來,接着張開手,大聲說道:“去吧,去吧,你們全都可以享用這處源泉。”

“嗷嗷!”

衆多異獸興奮地大叫一聲,紛紛圍到源泉邊,一口一口地喝着。

不過大多數的異獸只能喝一兩口。

而青峯狼們則是隻能吞服一口。

青峯狼以及異獸們享受完後,轉身走到旁邊,隨便找了個地方靜靜地趴在了地上,消化着源泉泉水的靈氣。

滿意地看着周圍靜靜休息的妖獸們,葉晨打了個哈欠。

身邊,一名英俊瀟灑的青年男子腰間配着兩柄長劍,靜靜地看着自己的雙手,微微笑道,

“小子,老頭子我能恢復到這個狀態可是多虧了你了。”

此刻,北靈元已經恢復到三十歲的狀態,而且晉級到了六級武者,實力大增。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北靈元對葉晨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兩人就像親密無間的老友一般。 “老爺子就不要再說那些謝謝的話了。”

葉晨擺了擺手,旋即問道:“老爺子逃出孤寒城準備到哪裏去?”

聽到這話,北靈元明顯愣了一下,竟是有些猶豫。

本來北靈元的想法是借葉晨抵住白王爺的威脅,然後藉機逃出孤寒城,帶着自己的金幣瀟灑快活,不過現在嘛,雖然金幣被葉晨搶去,但是葉晨也幫助自己也恢復到年輕的時候,貌似跟着葉晨能得到更多的好處,這讓北靈元有些不想離開。

因此北靈元思量了片刻,皺着眉頭說道:“之前我是想着逃出孤寒城,帶着我的那些金幣,隨便找個地方瀟灑快活,了卻餘生,不過。。。”

北靈元語鋒一轉,盯着葉晨似笑非笑地說道:“不過老頭子我的金幣卻被某些人奪走了。”

“嘿嘿。”

葉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心生說道:“那不是你讓我保護你才交的保護費嘛。”

“不過老爺子你放心吧。”葉晨拍了拍自己胸脯,信誓旦旦地說道:“收了你的錢,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呵呵,之前我確實需要你的保護,不過現在嘛。”

說着,北靈元微微一笑,渾身靈氣盪漾,一股六級強者的氣息瘋狂涌出,壓得葉晨有些喘不過氣來,“恐怕是我來保護你了吧。”

“那可不一定。”

葉晨神祕地笑着搖了搖頭。

“哦?”

北靈元有些疑惑,正待詢問爲何之時,幾道狼嚎從背後傳來。

“嗷嗷!”

回首一瞧,只見五隻高大的狼獸緩緩站了起來,渾身毛髮張揚,凶氣四溢,即使隔着幾十米的距離,也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

“這是,你的妖獸?”

北靈元有些驚訝地指着那五隻狼獸。

“當然了,它們就是之前的那五頭青峯狼。”

說着,葉晨走到那五頭青峯狼的身前,親暱地撫摸着它們的毛髮。

現在的五隻青峯狼可謂是換了一副樣子,不光是體型大了一圈,而且每隻青峯狼都發生了一定的變異。

比如魔靈狼頭上生出了一隻獨角,滿嘴獠牙外露,四肢如水桶般粗壯,毛髮之下多了一層細密的甲冑,防禦力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而且尾巴化成一條紫黑色的蛇,貌似含有劇毒。

五隻青峯狼中,魔靈狼的實力提升最大,經過洗禮直接蛻變爲中等五級妖獸。

然而魔靈狼的樣貌卻越來越邪惡、猙獰。

想起救治魔靈狼的時候,那道通天黑影插過手,葉晨的眉頭又是一片陰霾。

除開魔靈狼。

靈狼的身形越發消瘦,但是四肢矯健,渾身遍佈細小的靈氣風刃。

鬥靈狼的體型變小了一些,大約獅子般大小,身上佈滿了奇怪的圖案,就像一個個縮小的法陣。

戰靈狼的體型也大了一圈,與魔靈狼差不多大小,身上的毛髮以及皮膚全部變成了血紅色。

劍靈狼則是變成了一道靈體,而且身邊多了十幾柄懸浮於空中的靈氣幻化成的劍靈小人。

此刻,五隻青峯狼經過洗禮已經全部晉級爲五級妖獸。

憑藉着血脈相連的特性以及強悍的肉身,就連北靈元這種六級武者也要忌憚三分。

“它們就是你的依仗嗎?”

北靈元並沒有見過小黑龍,因此以爲五隻青峯狼就是葉晨的最後手段。

“不是。”

聞言,葉晨搖了搖頭,神祕地說道:“明天,明天你就知道了。”

“哦?”

北靈元搖了搖頭,隨便找了個地方,沉沉睡去。

微風吹過,漆黑的夜色多了幾絲涼意。

睡意襲來。

葉晨不由得打了個哈欠,窩在青峯五靈狼的懷中,舒舒服服地閉上了眼睛。

。。。

。。。

第二天清晨。


“嗷嗷!”

“嗷嗷!”

一陣陣狼嚎聲打破了葉晨的美夢。


“啊~”

葉晨伸了個懶腰,滿意地看向了眼前的一羣“怪物”。

只見。

左邊一隻只體型堪比大象的狼型妖獸瞪着血紅兇眸,散發着一股股凶煞之氣,爲首一隻三頭狼王渾身散發着滔天黑色魔焰,其後一隻前肢短小,腦袋碩大的狼獸靜靜立着。

右邊是一羣相貌各異,體型不一的異獸,唯一相同的是那些異獸皆是五級妖獸,最前方的是一隻宛若幽靈一般,渾身透明,手持鐮刀的食夢魔。

“拜見主人。”

兩邊妖獸齊聲喝道,聲勢震天。

“好。”

看到眼前場景,葉晨有些興奮。

眼前的乃是一支妖獸軍隊,屬於葉晨的妖獸軍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