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道:「那就不會是溫度,而是別的方面……」

「收起來吧,你們好好休息。」

葉楚讓六女去休息了,這種場面,她們不宜多呆。

「大哥,現在我們怎麼辦?下去撈這白龍玉吧……」

白狼馬興奮的搓著手,這麼大一塊白龍玉,九陽仙玉,一旦得到,那自己這一幫人都要發達了。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葉楚沒有再說別的,而是右手一揮,帶著幾人又往上飛了四五萬米。

在這裡俯瞰下面的這片地勢,白狼馬和陳三六他們也在這裡看了看。

「九重仙脈陣,這裡是最弱的一層……」

葉楚目光在遠處看了看,無奈的嘆道:「剛剛我們在屏幕上面,看到的那些九天神鏈,也不是凡物。」

「為何要將這白龍玉困在這裡呢,我想極有可能是那白龍玉早就有自己的神識,本身已經算是一條真正的神龍了。」

葉楚又回想到了,之前看到的白龍玉身上的十幾條神鏈,那些神鏈顯然是人為的加上去的,就是為了困住這白龍玉。

「白龍玉有仙識?」

陳三六皺眉道:「這倒是極有可能的,一般來說一些絕世的仙料,都會有自己的意識,甚至可以化作人形,有獨自的靈智,思考,以及恐怖的修為。」

「可若是真的九陽仙玉,化作的白龍,那這白龍的實力得多恐怖呀,就是真正的神龍也不是他的對手吧。」白狼馬沉聲道,「現在應該是我們最好的機會了,這白龍玉如果有仙識的話,現在好像沒有蘇醒,還被神鏈給困著,我們即使是去斬幾段出來,也是好的呀。」

「這裡的九陽仙脈陣,不僅是困這白龍玉,還是一個攻伐仙陣。只要我們一動下面的仙陣,馬上就會有外面的八重仙陣疊過來,到時候縱然是真正的仙人過來,也難以擺平此陣呀。」

葉楚有些無奈,他最不解的是:「只是我不知道,這到底是誰在這裡布下的此陣,又是誰在這裡設下的仙鏈,將白龍玉給困住的。」

「也許是上古仙神吧……」

屠蘇沉聲道:「別的人也沒有這樣的實力,而且這個地方的古陣應該是存在已久了……」

「那食金獸為什麼可以鑽進去呢?」白狼馬還是有些不解,「我們不能變成食金獸那麼小,然後鑽進去嗎?」

對於他們這種級別的強者,變化個身形應該是很簡單的事情,雖說那食金獸鑽的洞,不過只有區區十厘米大小,但是對他們來說應該也是有辦法沿著那些小通道進入其中的。

陳三六則有些擔憂:「我覺得這麼多年以來,肯定不止我們發現了這些小通道,也會有別人發現這些。」

「那個白龍玉的身旁,那些神鏈有些古怪也許會有一些什麼禁制……」

「那難道我們什麼也不做?」

白狼馬有些不甘心呀:「這麼好的寶貝,一生也難得遇到一回呀。」

「東西是好,但我們也要有命享呀……」陳三六當然也不會甘心了,「這東西實在是太詭異了,這個地方的仙陣,我們根本無法有把握,要不你用天羅盤看看,能不能解開這裡的法陣。」

「解不開呀……」

白狼馬無奈道:「要是我完全參透了天羅盤,或許還有辦法,現在才早的很呢……」

他剛剛得到天羅盤沒多久,自然還沒有完全參透這天羅盤的用法,所以也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要是真能解開的話,他早就下手了。

「那不就是……」

陳三六也沒辦法,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而且直覺讓他覺得,這裡就像大哥說的那樣,一點都不簡單。

「此事還是以後再說吧。」

葉楚想了想后,也覺得有些詭異,此地太過神妙了,不是輕易能動的。

這樣的風水大陣,也許等到自己魔仙境之後,再來試試看看能不能破解吧。

九陽仙脈陣,天地間最強大的仙陣之一,以自己現在至尊之境的實力,確實是還有些太低了。

他有些無奈的對白狼馬道:「記住這個地方,以後等我們成長了,再過來取這白龍玉…」

「也只能這樣了……」

白狼馬也沒別的辦法,只能是無奈放棄了,等以後再來這裡。

雖說現在不能動這裡,但是葉楚還是讓白狼馬,利用天羅盤,在這裡定下了一個位置,以後有機會的話,說不定可以快速的返回到這裡。

畢竟這仙路太長了,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萬一這一去就是隔著無數星空了,到時候得有辦法快速返回到這裡才行。

在這裡先定一個位,以後看看有沒有辦法用傳送陣給傳回來,只是現在隔著仙路,還有各大聖城,能不能傳送回來,還是一個未知數,先留著看以後能不能用上吧。

裡面的五十幾隻食金獸,白狼馬試了好幾次,也是無法將它們給召喚回來。

它們進去是可以,但是出來的話,卻沒有辦法了,這也讓他有些肉疼。

不過葉楚卻對白狼馬說,也許這幾十隻食金獸,在這裡呆上個上千年的話,以後會給白狼馬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的。

食金獸本身的天賦有限,個體的實力不會太強,最強也不會超過聖境。

可是這裡有白龍玉,他們現在都貼在白龍玉上,也許日積月累,常年累月的,會令食金獸們產生巨變。

既然在這裡沒有別的收穫了,葉楚幾人便離開了,不過在離開這裡返回聖城之前,葉楚他們還需要去將之前食金獸們,找到的三百多條靈脈給收起來。

這些靈脈的品質都不怎麼樣,葉楚得了這些靈脈之後,都沒有放進自己的乾坤世界,而是丟進了玄世界中,讓它們給玄世界凈化一下靈氣吧。

在返回南風聖城之前,葉楚正好路過了一下之前,布下的仙陣。

之前他讓白狼馬他們,又進去了自己的乾坤世界,也是怕白狼馬被那芒老給撞見了,到時候又是一場麻煩。

可是當他來到仙陣上方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因為在這仙陣之中,那個中年師娘和那兩個年輕弟子,竟然。

場面有些不堪,葉楚也有些無語,心裡暗笑道:「想不到我還成全了你們,要是現在將你們的人,給引到這裡來,不知道你們那個師父會怎麼樣呢?」

葉楚的嘴角微揚,現出了一絲詭異的弧度,心想這仙陣中的三人當真是膽大包天。

自己好歹是隱遁之術的,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就離開了呢,還敢在這仙陣中胡來,簡直就是不怕死的典型代表呀。

不過仔細想了想后,葉楚心想還是算了,如今聖城中強者不少,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也不合適。

他也沒興趣看他們的表演,當然也是因為他們的表演差不多結束了,現在完事了,也沒什麼可看的。

葉楚再一次返回到南風聖城中,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葉楚來到了城主府,見到了城主。

「葉仙師,您可算是來了。」再一次見到葉楚,城主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之前還一直擔心葉楚離開了呢。

因為這城中多了這麼多強者,也許葉楚會有所顧忌,會影響他的煉丹之事,所以會離開這裡。

葉楚笑道:「城主見諒,之前在南傷庄,離開之時沒來得及和城主打招呼……」

「葉仙師見外了……」

城主苦笑道:「之前南傷庄中,發生了一些事情,還好葉仙師你沒出事,要不然老夫可沒辦法面對你呀。」

「那倒不至於。」

葉楚笑了笑道:「我也只是去看看,又沒拍東西,也不會有人針對我吧。」

「恩。」

城主點頭笑了笑,給葉楚親自倒了杯茶,葉楚觀察了一下他的眼神變化,應該不像是說謊。

可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參與了拍賣,得到了幾件拍品,反倒是宣魔仙那幫人,知道哪些人得了什麼拍品。

「葉仙師,如今南傷拍賣會結束了,城中多了各城和仙路上來的強者無數,不知道葉仙師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可打算長留南風聖城?」城主問葉楚。

葉楚對他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助力,可以給他提供不少的丹藥。

也能壯大他的城主府的勢力,如今他還需要在這裡當十年城主,他也想壯大自己的勢力。

要知道一枚還元丹,有時候就能收買好幾個強者的人心呀。

那些將死的老者,強者,若是你能提供一枚續命至千年的丹藥給他,人家即使不會追隨你,關鍵的時候也是欠下你一個大人情,以後必須要還的。

葉楚唏噓道:「南傷拍賣會,確實是讓在下開了眼界了,這南風聖城想必未來會是仙路上的風雲之城了。在這裡呆著也沒什麼壞處,想必會有越來越多,我需要的材料……」

「葉仙師所言極是」

城主一聽葉楚這話,也是暗暗高興:「此回南傷拍賣會的事情,已經在仙路傳開了,一次拍賣會,就有數件仙兵出世。才短短的幾天此消息,就快傳遍仙路了,已經有大量的強者,從四面八方湧向我聖城了。」

「只要你呆在這裡,整個仙路上的各種神材,都會往這邊匯聚的。」城主自然是想挽留葉楚。

葉楚點了點頭道:「此事還要辛苦城主大人了……」

「葉老弟你無須這麼客氣……」

城主笑道:「若是你看得起老哥我,以後就叫我老哥吧,我年紀比你長一些。」

「恩,宏老哥。」

葉楚拱了拱手,也感應到了這傢伙的真誠。

說實話,他是真的挺同情這個宏城主的,他的名字叫宏七。

剛開始知道他名字的時候,還聽錯了,以為他是洪七公呢。

「恩,葉老弟……」

宏七開懷大笑,給葉楚倒了杯茶水,給他夾了點點心:「多吃點兒,你現在住在哪兒?還住在小院中嗎?」

「之前我沒住那裡了。」葉楚搖了搖頭。

宏七道:「要不你就住我城中的一處宅院吧,那裡附近也沒有什麼別的人,是老哥我的私人宅院,不會有別人來打擾你的。」

「私人宅院?」

葉楚問道:「那不太好吧?」

「那有什麼好不好的,只是一處宅院而已,要不然老弟你現在隨我去看看吧。」宏七見葉楚有意。

葉楚點頭道:「那就謝謝老哥了。」

宏七並不在意,只是一處宅院而已,算不得什麼。

他馬上帶葉楚去看看這處宅院,這處宅院在城西,距離城主府大概有二萬多里的距離。

畢竟這南風聖城的主城區,也就只有方圓十萬里,二萬多里的距離,對於他們這些強者來說,一個瞬移就過來了,容易的很。

二人來到了這所宅院中,葉楚很滿意這個地方,宅院並不是特別大,但是佔地也有方圓十里左右,院中的環境很漂亮,有魚塘,有溫泉,有假山,還有果園,又有靈脈,風水布局也相當不錯。

宅院中,還有十幾個侍女,平時這城主也極少在這裡居住,這些侍女便是在這裡照看這裡,打掃衛生之類的。

同時宅院外面,還有一座法陣,一般的強者也無法進入其中,安全和保密都做的不錯。

「老弟,覺得怎麼樣?」宏七城主還是有些信心的。

葉楚贊道:「這裡確實是不錯,環境好,位置不錯,底下還有一條上等的靈脈,這裡不錯。」

「老弟你喜歡就好了。」

宏七城主欣慰道:「這些侍女也給你留下吧,要是你還需要一些看門的,我再給你派幾個城主府的護衛過來。」

「不用了。」

葉楚笑道:「這些侍女老哥你帶走吧,我平時不是太喜歡人多。」

「好吧,老弟你喜歡安靜,我就給你都帶走吧……」

宏七城主也沒有勉強他,煉丹仙師嘛,當然還有自己的朋友,在他的乾坤世界中,也不會真的少什麼傭人之類的。

「恩,多謝老哥了,這座宅子確實是不錯……」

這個地方,比之前的院子肯定是要強多了,如今再想安然藏身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了。

城中出現了這麼多的強者,之前的強者們大部分也沒有散去,每天還有不少的強者從仙路的四面八方涌過來,可以說,他這個聖皇血脈需要完全隱遁的話,以後還真不好。

但是能瞞一時是一時,因為太多的人想要聖血了,這一點從南傷拍賣會上,有幾件拍品和聖血,還有聖皇血脈的命魂,都有仙路上的背後勢力在想辦法得到。

可以想見,這聖皇血脈一事,若是被公開了,自己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了。到時候就會有不少強者盯上自己,自己可不願意,成為這眾人槍口下的目標。

「老弟你喜歡就好,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儘管吩咐我,或者是城主府中人都可以……」

宏七想了想后,又取出了一塊綠色的令牌,交給了葉楚:「有了這塊令牌,你就可以號令,這城中一切城中府中人,包括仙師……」

「這……」

葉楚看著這塊令牌,感覺有些過了。

「哎,老弟你就別和我客氣了……」

宏七將牌子交給了葉楚:「雖說咱們年紀有些差距,你我又是因為丹藥,以及合作才相識的,其實我覺得與老弟你還真是有些緣分…」

「哎,老哥你太客氣了,那我就收下了。」宏七哪裡知道,葉楚之所以嘆氣,不是因為和他客氣。

而是為他感到可惜,葉楚也是感覺得出來,這個宏七確實是真心待自己,宏七本就算是一個還算實誠的人。

只是他的女人,那個女尼姑的事情,自己還是不能告訴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