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澤濤拍手道:「呵呵呵。是啊,想著超脫宇宙大寂滅輪迴的人。怎麼會看得上一個宰相的位置呢?」

獨孤擎天面色陡變,瞪圓了眼睛看著葉澤濤說道:「什麼?你都知道了些什麼?你怎麼會知道這麼隱秘的事情?」

葉澤濤淡淡笑道:「也幸虧你請來的神秘超級存在。我才在僥倖逃脫后意外得知了一些事情。把我滅了,創世訣就會隨之散步到宇宙信息當中,然後你們再尋找出來,通過創世訣和滅世決,某些人就可以超脫宇宙大輪迴,永遠不滅,哼,好大的野心啊。」

獨孤擎天仰天狂笑道:「哈哈哈,葉澤濤,不得不承認,你是我們見過的最難纏的對手,即使是派出了一個近乎神一樣的高手,非但被你逃脫,而且你還得到了意外的機緣!不過,好運氣不會總是能夠伴隨一個人的,這一次,別說是你了,就是接近神一樣的存在,哼……」

葉澤濤猛然間想起了從地面飛出的光柱,在半空中結成的網狀結構,好像是一種極為強悍的陣法。


不得不說,縱然是葉澤濤這樣精通陣法的存在,都是無法準確說出半空中的陣法是什麼。

「呵呵呵,葉澤濤聽說過天網滅神陣么?要知道,滅殺一個神是無比困難的事情,可是在陣法的配合下,完全有可能做到的!為了你,我可是下了血本了!你知道構成天網滅神陣的能量都是哪裡來的么?神界的天罰石!」

葉澤濤心裡陡然一沉,這個天罰石他是知道的,為了預防神之大能為害蒼生,天道在宇宙中心留有這樣的天罰石。只要是觸發天罰石,就會射出神都要隕落的強光,沒想到,獨孤擎天竟然能夠搞到這東西!

葉澤濤雙目中慢慢浮現出了一股殺機,冷冷說道:「就算是死,好像你也跑不了吧?」

獨孤擎天搖頭笑道:「非也非也,既然你知道了一些事情,那我也就不妨告訴你,你的能量特殊,我的能量同樣是很特殊的。你的能量是能夠融合宇宙間所有的能量,而我的能量則是能夠對抗宇宙間所有的能量。」

葉澤濤驚道:「難道說你能夠衝破天網滅神陣的天罰石光芒?」

「哈哈哈,就是這樣的!要不然,怎麼能說創世訣和滅世決是不相上下的兩種功法?葉澤濤,今天你既然鑽進了這個套子,那你就乖乖受死吧!」

說著,獨孤擎天竟然率先晃動身形,飛身直奔葉澤濤撲來。

「黑岩開山拳!」獨孤擎天雙目圓睜,渾身黑芒大盛,一拳向葉澤濤擊來。

「哈哈,想要戰鬥?我喜歡,我倒要看看你現在究竟是什麼實力!金芒鐵線拳!」

兩人的身體,都恍若流星一般向彼此衝擊過去。一道金芒,一道黑芒,在半空中狠狠對撞到了一起!

就聽見轟隆隆的巨響響起,半空中好像是天罰之雷響起一樣,沉悶悠長,而且餘聲不斷。在兩人拳頭交匯之處,無數的閃電迸射而出,金光狠狠抖了一下,而黑芒則是發生了劇烈搖晃!

葉澤濤被震退出十幾丈遠,而獨孤擎天則是被震出了百餘丈遠!

看著葉澤濤的眼神,獨孤擎天的眼裡充滿了震驚。

「這,這……這怎麼可能?葉澤濤,你竟然有五十萬星力的能量!你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實力會提升得如此之快?」獨孤擎天簡直有些傻了!

葉澤濤淡淡笑道:「你也不錯喲,上次見面的時候,也不過是半神強的修為,現在居然能有三十萬星力,也算是可以的了。獨孤擎天,你覺得你能逃得過我的手掌心么?」

說著,葉澤濤把右臂輕輕抬了起來。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在葉澤濤的右臂上,紅芒陡然像鮮血一樣迸射出來,把葉澤濤周圍十幾丈的範圍全部都都映成了鮮紅的顏色。

「火海升龍!」葉澤濤一聲咆哮,右臂一拳擊出,頓時,所有的紅芒瘋了一般全部湧向了獨孤擎天,轉瞬間,這些紅芒就變成了滔天的烈焰,在烈焰當中,一個足有房間大小的龍頭頭上裹挾著一條條的火蛇,嘶吼著想獨孤擎天撲了過來。

「大吞噬術!」獨孤擎天一咬牙,猛然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絕學。這個大吞噬術,有點類似於葉澤濤的大剝奪術,往往是在最要緊的關頭才會施展出來。

剎那間,獨孤擎天身上滾滾黑霧冒出,把葉澤濤所發出的火海升龍全部包裹住,全部給吞噬掉了!

葉澤濤不緊不慢飛向了獨孤擎天,淡淡笑道:「不錯啊,居然能夠把我的攻擊全部吞噬掉,放眼天界,恐怕也沒有第二個人了。不過,我覺得你使用出來這樣的絕技,對能量的消耗一定是很大的吧?我看你還能使出幾次這樣的吞噬術!千藤萬鎖!」

伴隨著葉澤濤笑眯眯的輕喝聲,葉澤濤的雙臂上青芒陡然大盛,一道道藤蔓在半空中就像是漫天飛舞的毒蛇一樣向獨孤擎天卷了過去。

藤蔓上的棘刺,亮晶晶足有半尺多長,讓人一看就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

吼!獨孤擎天一聲怒吼,雙手不斷集結法印,在他的身體周邊。猛然竄出了一道道紫色火苗,藤蔓靠近了這些紫色的火苗。竟然瞬間就化成了灰,隨風飄散而去。

獨孤擎天猛然甩手就是一掌:「萬魂拍門!」

嗷嗚。嗷嗚……

一聲聲陰惻惻的聲音在葉澤濤周圍響起,在獨孤擎天一掌拍出后,無數的黑芒幻化出了一張張扭曲的黑色臉龐,這些黑色的臉龐一個個把嘴張到了極限,向著葉澤濤咬了過來。

葉澤濤一聲冷笑,猛然又是一拳揮出:「萬雷電芒!」

咔咔咔……

一聲聲雷暴的聲音響起,在葉澤濤的手臂上炫光迸射,隨著葉澤濤揮舞的手臂揮出而向前迸射。

炫目的光芒猛然間幻化出萬千條能量箭羽,每一個能量箭羽上全都掛著繚繞的淡藍色電芒。

一聲聲的雷爆聲在半空中不斷響起。隨著每一個能量箭羽跟萬魂拍門接觸上,所有的黑色臉龐頓時被帶有著電芒的能量箭雨給擊成一團團的煙霧。

趁著葉澤濤發出萬雷電芒這短暫的一瞬間,獨孤擎天竟然轉身就逃!

葉澤濤的速度非常之快,眼看著就要追上了獨孤擎天。忽然間,就見獨孤擎天猛然間一回身,輕輕一抹自己的儲物戒指,瞬間在葉澤濤的身前出現了四個目光獃滯的金色人形傀儡。

「哼,葉澤濤,你也應該知足了。這四個傀儡,可都是我在半神之墓淘來的好東西,半神傀儡!而且一下子就是四個!你們好好玩玩吧,我就不奉陪了!哈哈哈……」

葉澤濤想要繼續追趕獨孤擎天。卻被這四個傀儡給牢牢擋住了去路。葉澤濤知道,這些傀儡,擁有著半神的軀體。短時間內,要是使用普通的攻擊。可定時無法攻破半神傀儡的防線的。

想到這裡,葉澤濤把自己的能量全部調運起來。大吼道:「大控神術!」

葉澤濤也煉製過傀儡,知道傀儡要想有所行動,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煉製者的靈魂印記。現在葉澤濤想要追趕獨孤擎天,把這個禍患給解決掉,就只能使用極端的手段了。

啵的一聲,以葉澤濤為中心,一股恐怖的神識衝擊波散發了出去。獨孤擎天的瞳孔不斷放大,因為他看到了一層淡淡的暗金色的波動。

「神識都有了實質化的形態!」獨孤擎天的驚駭程度是可想而知的,這就等於說是葉澤濤的神識都能夠化成具體的實質性的狀態了!

可想而知,葉澤濤的神識已經強大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地步!

轉瞬間,葉澤濤的神識就衝擊到了四個半神傀儡的身上。葉澤濤的神識頃刻間就找到了傀儡煉製的靈魂印記,葉澤濤操控著自己的神識,眨眼間就把四個半神傀儡身上的神識印記給抹掉了。

這樣這些傀儡就沒有了神識操控,也就對葉澤濤沒有任何的威脅了!

葉澤濤身體如流星趕月一般衝到了近前,一揮手,四個半神傀儡已經不見了蹤影。

獨孤擎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葉澤濤從曼尼那裡得到了可以跟身體融為一體的三幻儲物戒指,真是看不懂葉澤濤是怎麼把這些半山傀儡給收走的。

可獨孤擎天明白的一點就是,葉澤濤馬上要過來了。獨孤擎天並沒有著急逃跑,而是冷冷笑著,猛然掏出了一個玉牌,狠狠捏碎!

葉澤濤頓感不妙,他知道獨孤擎天手裡的玉牌是負責通知消息的一類玉牌。看來,獨孤擎天在這裡還有別的安排!


正想著,就聽見轟鳴聲不絕於耳,葉澤濤低頭看時,一座座高山發生了激烈的爆炸,而在爆炸過後,一個個黑森森的洞口露了出來。

從洞口當中,一個個披頭散髮的人被宰相一脈的親兵大聲呵斥著驅趕了出來。

「哈哈哈,葉澤濤,你不是滿嘴的天道,滿嘴的仁義道德么?看看吧,這下面可是無數的無辜的災民啊。喲喲喲,我來看看,這裡面有不少的難民,啊?還有藍星族人,怎麼說也有個十萬八萬吧,對了,這個星球還差一盞茶的時間就要爆炸了,你要抓緊喲。」

獨孤擎天已經飛到了天網滅神陣的邊緣,回頭冷笑道:「葉澤濤,不要把你的婦人之仁跟我混為一談。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我就是算準了你有這樣的婦人之仁,才這樣安排怎麼了?如果你能捨棄這些人命,大可來追我啊!哈哈哈……」

伴隨著狂笑,獨孤擎天身上陡然黑芒大盛,一轉身,就鑽進了亮白的天網滅神陣的天網中,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被葉澤濤給敏銳捕捉到了,獨孤擎天說得沒錯,他就是要把這顆星球給引爆了,從而達到消滅自己的目的。

外面的天網滅神陣,只不過是把自己留在這裡的一個障礙。其實,真正能夠要自己命的,還是這顆即將引爆的星球!

葉澤濤看看地面上哭天搶地的難民,心裡泛起了一股苦澀的味道。所謂的慈悲胸懷,就是眾生受苦而自我感同身受!

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葉澤濤真的面臨無比艱難的抉擇啊。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時間已經容不得葉澤濤還有思考的時間了,從感覺到的越來越強烈的能量波動來看,離整個星球的大爆炸事件應該像獨孤擎天所說的,就是一盞茶的時間了。

葉澤濤飛身而下,在人群中飛來飛去,不斷把哀嚎的人群丟到了儲物戒指中。

眼看著地面上已經泛出了氤氳繚繞的光芒,留給葉澤濤的僅僅有十個呼吸的時間了。如果不在這個時間段內想出有效的手段,那麼自己和這十萬難民就將連渣都剩不下!

「大輪迴術!」

然而,光芒散盡的時候,葉澤濤發現,自己僅僅剛剛迴轉了一小段的時間,這個時候,獨孤擎天剛剛逃走,很顯然,這個時間段是不行的。

容不得葉澤濤多想了,反正現在的能量充沛,足夠葉澤濤揮霍的。這一回,葉澤濤用了三成的能量來施展大輪迴術。

這次施展大輪迴術的時候,葉澤濤注意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和各種的感覺。從前施展大輪迴術的時候,葉澤濤總是能夠感覺自己在時空隧道里像光一樣飛行,而現在,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了那種感覺,總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扯自己的後腿一樣。

仔細一觀察,才發覺是自己的手指上的三幻儲物戒指在作怪!原來是這樣!要知道,葉澤濤可是攜帶著十萬難民一起用這個大輪迴術。

要知道,攜帶同等重量的非生命體葉澤濤可以輕易就達到從前一樣的速度,而攜帶這麼多的生命體。而且是人,對於他來說那簡直就是無法完成的任務。

因為整個的宇宙必須是有秩序的。如果生命體能夠隨意穿梭過去未來,對於整個的宇宙秩序來說。勢必回憶起極大的混亂!因而整個輪迴的過程,是十分井然而有序的。

即便是葉澤濤擁有大輪迴術這樣的超級手段,也是受著嚴格的控制,每次的穿越輪迴,在時間尺度上挑戰宇宙法則,都是要受到一點小小的傷害的。


一個人掌握了法則一般的秘術還這樣,更別說是帶著十萬難民一起超越輪迴了。

果不其然,等光芒散盡后,葉澤濤發現。自己回到絡比星球的時間,依然沒有提前多少,還是獨孤擎天轉身衝出天網滅神陣那段時間。

葉澤濤頓時感覺手腳冰涼,宇宙法則,別說是人了,就算是神,也不敢輕易忤逆。現在留給葉澤濤的就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把這些難民統統留下,自己施展大輪迴術可以輕易逃離這裡。

而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動用全部的能量,甚至要把自己的至善之能全部搭上去,施展一次超級輪迴!

誰也不知道用光了所有的能量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場景,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自己能量幾乎耗盡,要是再碰上什麼樣的對手,哪怕是一個大乘期的對手。都只能任人宰割!

葉澤濤想著想著,臉上忽然浮現出了悲憫之色。他神態淡然誦道:「上蒼有好生之德,天道以慈悲為本。我生無厭,一切眾生皆可救之。超級輪迴!」

伴隨著葉澤濤的暴喝,他的身上猛然爆發出如同上千個太陽一樣耀眼的光芒,在葉澤濤的身體周圍,一個個恐怖的空間漩渦出現,一時間,時光彷彿在倒流,一條閃爍著七彩光芒的通道在葉澤濤的面前打開。

呼!葉澤濤就聽到一股強勁的風聲從耳邊響過,緊接著,就是漫天的嘶嚎聲。

葉澤濤就感覺自己體內的能量如同決堤的洪水一樣不斷流失,慢慢的,葉澤濤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完全空了,簡直是就剩下了神識,血肉皮膚,五臟六腑,統統感覺不到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澤濤終於盼到了光華散盡的那一刻,現在,是葉澤濤正好處在剛剛到了絡比星球的時刻。

這個時間很短暫,葉澤濤知道,必須要馬上從這裡逃跑,不然等著獨孤擎天把天網滅神陣布好了,什麼都晚了。

可是,葉澤濤的身體里無比的空虛,別說是飛行了,就是想要站直了身體都是不可能的了。撲通一聲,葉澤濤栽倒在地,葉澤濤甚至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想著好好躺著,什麼也不用管了。

葉澤濤知道,這樣下去治只能等死,發生一切,都會原原本本再次發生!葉澤濤伸出了舌頭,狠狠咬了一口。

劇烈的疼痛,讓葉澤濤的身體為之一振,奮起身體里殘存的力量,葉澤濤站了起來。

看看周圍的一切,葉澤濤感慨良多,這個時候,他知道把三幻儲物戒指中的難民放出來也沒有用,迎接他們的還是被徹底毀滅的命運!

葉澤濤褪下了三幻儲物戒指,遙指蒼穹喝道:「若老天必欲我死,我就去死好了,但請你放過這些無辜的難民好不好?難道十萬的生靈,就這樣要白白犧牲么?」

但是,蒼穹一如既往就是那副深沉的樣子,沒有因為葉澤濤而做出任何的改變。

「大人,大人!」魔靈的聲音在葉澤濤的體內響了起來:「大人,現在的唯一逃脫方法就是利用各種心魔的蠱惑了。別忘了,他們雖然是**極致而產生魔,但他們確實是有能夠激發人潛能的作用啊。」

魔靈的話讓葉澤濤渾身為之一顫!

魔靈的話是很有道理的,不過,別管多牛掰的存在,對於自身的心魔來說,是能夠甩掉就甩掉,避之唯恐不及,現在居然要藉助心魔的力量,怎麼能讓葉澤濤不感到震驚?

地面開始翕動了,這個場景葉澤濤是知道的,等一會兒地面會出現一個個大洞,隨即天罰石的光芒會結成天網滅神陣,到時候,誰都無法擺脫未來的命運了。

葉澤濤如果想要脫身的話,在之前就能夠擺脫這十萬難民,自己可以從容逃脫。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了犧牲掉自己所有的能量帶著這些難民一起逃脫。

既然選擇了開始,那就一條道走到黑吧!想到這裡,葉澤濤說道:「魔靈,喚醒那些心魔吧,我現在需要的就是力量!」


魔靈不敢怠慢,趕緊把那些心魔召喚起來,讓他們各施手段,激發葉澤濤的潛能!

剎那間,葉澤濤就感覺自己的各種情緒在不斷飛漲,悲哀,憤怒,甚至是那種最原始的**,統統用上了自己的腦海中。

這些東西充斥了腦海后,那種渾身虛脫的感覺馬上就消失不見了。

吼!葉澤濤一聲怒吼,頃刻間就拔地而起,飛身飛向了絡比星球的外空。

而就在葉澤濤起飛的那一剎那,就聽見爆炸聲不絕於耳,一道道天罰石激發光芒衝天而起,在葉澤濤堪堪飛過的地方,結成了一道道的大網!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這一回的虛脫,比上一次還要嚴重,因為這回不僅僅是虛脫,更重要的是,葉澤濤感覺到了渾身有種酸麻的感覺。

靠心魔來激發潛能,看來副作用還真是不小!

這還是僅僅表現在身體上的,心魔的嚴重影響最主要是心理上的,還不知道心裡會受什麼樣的影響!

在星際空間中,就沒有太多的重力影響,葉澤濤能夠靠著身體里殘存的一點能量繼續飛行。

忽然,葉澤濤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在源源不斷產生能量,這應該是天意的獎勵。不過,讓葉澤濤驚喜的是,在這次的獎勵中,除了善能以外,至善之能竟然佔到了有百分之一的分量!

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從前天意獎勵的時候,補充進來的善能,能夠混雜著不到千分之一的至善之能。像這樣直接補充百分之一至善之能的情況,簡直是讓葉澤濤驚喜若狂!

而且,這次補充的能量無比的迅猛快捷,除了善能和至善之能之外,周圍的星際空間發生了極大的躍遷,就好像是忽然爆炸了一般,氤氳的能量充斥了整個空間,竟然在短短百個呼吸的時間裡,把葉澤濤全部的五十萬星力全部給補充齊全!

在葉澤濤的神識內視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幽幽的暗亮光點,這個光點,就好像是夜空中璀璨的星群中最微弱的那一顆一樣,搖曳的光芒幾乎讓人有種輕輕一動就會散掉的那種感覺。

這亮光雖然微弱,但無論是善能,還是至善之能。都無法掩蓋它的光芒。與此同時,葉澤濤感覺到了自己的右臂上忽然傳來一股火熱的感覺。他挽起袖子一看,那紋身一般的斷悲刀。好像是要從自己的右臂上脫離下來一樣,熠熠生輝。

但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多久,斷悲刀馬上就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就在葉澤濤無比疑惑的時候,魔靈忽然笑道:「恭喜大人,賀喜大人,居然能夠獲得天道無常。」

這個名稱,可是讓葉澤濤稍稍吃了一驚,忙問道:「魔靈,怎麼回事?什麼是天道無常?」

魔靈道:「簡而言之。這東西就是一種十分特殊的能量,雖然不能像普通的能量那樣為人所用,卻是有著自己的獨到之處。天道無常這種能量,能夠對任何的能量進行修改,從而能夠達到一種能讓絕境中的一方翻盤的特殊存在。」

按照魔靈的解釋,天道無常即便是在神中,也只是一個理論上的猜測,因為無所不能的他們發現,有的時候明明是篤定能夠做到的事情。卻在瞬間形勢就被翻轉了。無論是多麼嚴謹周密的計算,自己所發出的能量總會有一點點的偏差。

經過細緻的研究,才發現宇宙間有這麼一種若有若無的隨機能量,能夠修改發出去的巨大能量。

回歸到天道無常這句話上。有的存在就豁然開朗,天道總是能夠影響到所有的存在,為了保證最大限度的生命公平性。在森嚴的等級制度上,加上了一些隨機性和不確定性。

如果都按照等級制的劃分。那麼低等級的存在碰上了高等級的存在就只能是俯首帖耳,或者是被擊殺一途。

長久這樣發展下去。就會變成高等級的存在壟斷了他們所在的位面。因為他們可以把對自己有威脅的存在全部抹殺掉,這樣就能夠保證自己的最高位面的位置。

為了打破這種壟斷的行徑,天道加上了天道無常這種能夠修改能量的隨機因素,使得不管是什麼樣的對位戰鬥,在等級制的大背景下,有一個隨機的概率。也就是說除了各種規則嚴格束縛之外,這個隨機的事件也會影響到高等級對低等級的絕對統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