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秀秀在吸收夏琳的時候,她腦海中的一些記憶,也飛速的涌向夏琳的腦子裏面,這樣做才能夠使得兩個人的靈魂,更加的接近,讓夏琳對她心中的仇恨感同身受,纔可以讓融合變得更加的順利。

此刻,夏琳終於見證了自己母親的一生,悲慘卻又堪稱偉大的一生。

在她十八歲的時候,所在的村莊被滅,自己的家人,朋友,全部慘死。她揹負着所有族人的仇恨,逃出了村莊,開始了她一生的復仇。

夏琳已經被動的飛到了半空之中,與葉秀秀貼的很近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在了葉秀秀的臉龐上,在兩人接觸的那一瞬間,強大的力量開始在兩人之中不斷的轉移着。

“這場復仇,早就該結束了。”

夏琳的眼中,流淌出了淚水,她的雙手捧着葉秀秀的臉龐說道:“姐姐,母親最開始犯錯的,並不是武林盟,也不是七大宗門,而是逍遙山莊啊,我們不能夠讓錯誤繼續蔓延下去了,這個世界,不應該因爲我們的仇恨而遭到報復……”

葉秀秀突然尖叫了起來,因爲她感覺到,夏琳的力量正在排斥着她的融合,不僅如此,就連她自身的力量,在涌入到夏利身體裏面後,就開始消散,不在迴歸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這與計劃中的不一樣,不應該這樣。

葉秀秀驚慌了起來,如果不能融合夏琳的力量,那麼她這三十年的籌謀,都將化作竹籃打水一場空。

她想要將夏琳推開,卻發現兩人已經牢牢的靠在了一起,根本動彈不得。

“不,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夏琳,夏琳!我的妹妹,我的女兒!你不能夠這樣,你不能夠這樣,這是我們的復仇,這是我們整個家族的復仇,你應該站在我這一邊,你不能忤逆我!!!!”

葉秀秀狂吼了起來,聲音已經不再是夏菲的聲音,而是成千上萬人的嘶吼。葉秀秀的身後,浮現了很多人的虛影,這些人中,有逍遙山莊的人,也有夏家的人。

“母親,謝謝你將我生了下來,我很感激你,也很恨你,也有很多的話想要對你說,這些話,就讓我們一起,去九泉之下,再好好的說個清楚吧。”

夏琳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從她的懷中飛了出來。

看到這道金光,葉秀秀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了起來,她大吼道:“佛光舍利!佛光舍利!又是佛光舍利!是他,又是他!!!!不,不要,夏琳,不要這樣,你被控制了,你已經被那個人控制了,不要相信他,不要!!”

金色的光芒,直接將葉秀秀的身體洞穿。

噗呲!!!

鮮血從葉秀秀的身上噴濺了出來,夏琳被彈飛了出去。

力量的傳送結束,葉秀秀的融合,以失敗告終。

夏琳摔倒在地上,看着懷中,普念師尊交給自己的一顆舍利子。這顆舍利子,便是她終結葉秀秀的關鍵所在。

師尊普念說,只有她才能夠接近葉秀秀,只有她才能夠在近距離讓葉秀秀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遭受佛光舍利的一擊。所以,只有她才能夠阻止葉秀秀。

她做到了。

葉秀秀低着頭,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上出現的那個碗口大小的傷口,神情如同死灰一般,輕聲說道:“失敗了……我,我又失敗了……” “我又失敗了……我又失敗了……”

只是一瞬間的變故,葉秀秀身上就渾然沒有了剛纔那掌控一切的氣勢,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被逼入了絕路的失敗者。

“又是他,又是他!!!二十二年前是他,現在又是他……將我苦心經營的一起破壞。”

葉秀秀低沉的聲音,好似從九幽地獄之中傳來一般。束縛着她的鎖鏈,開始一根一根的斷裂,而她身上那個碗口大小的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着,肉芽從斷口中滋生了出來,如同一條條蠕動的長蟲一般。

她身上剛纔散去的力量開始重新的聚集,但是再也無法達到剛纔那種強橫無比的狀態。

“不,逍遙山莊的復仇還沒有結束,還有種子埋藏在外!終有一天,新的復仇會降臨,而我……我要讓你們所有人,與我陪葬!”

葉秀秀長嘯一聲,一掌拍向她身後的石柱。

碰!

石柱破碎,一個陣眼出現在石柱所在的位置,原來她一直將自己束縛在這石柱上,只是爲了守護這個陣眼。

在陣眼出現的一瞬間,雷家祕境的地面上,就突然出現了無數的紅色的紋路,這些紋路看上去就好似地底下即將噴涌而出的熔漿。不斷的蔓延着,交織着,融合着,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

陣法的光芒沖天而起,映照在天空上方陰暗的雲層上,看上去好似天上一個陣法,地下一個陣法,在兩個陣法中間的人,便只能夠引頸受戮,等候死亡的降臨。

這巨大的殺陣還未啓動,雷家祕境中的所有人,便感覺到一種刺骨的寒意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他們體內真氣流動的速度都變得緩慢起來,而那些雷家的怪物,則好似渾然沒有受到影響一般。

戰場之上,一些雷家人甚至還歡呼高吼了起來:“殺陣即將啓動!雷家萬歲!!!”

“雷家萬歲!!!”

隨着一聲聲的高吼,原本已經呈現了敗跡的雷家人,瞬間又變得高昂了起來,甚至開始反攻。

洞穴這邊,葉秀秀走向陣眼,準備以自身的力量爲引,將覆蓋着整個雷家祕境的殺陣徹底的啓動。

殺陣一旦啓動,所有的人,不管是安全局的人還是雷家弟子,都將在無差別的攻擊中慘死。能夠活下來的,也就是李忘生這幾個人而已,對於葉秀秀來說,已經足夠了。

籌謀了三十年的復仇,在最後的關頭,被自己的女兒所破壞,這是她從未預料過的事情。一次失算,便讓她的所有心血都付諸東流。

“攔住她,不要讓她啓動殺陣!”李忘生大吼着,同時有迅速的聯繫了葉荒,確定葉荒和段飛並沒有離開之後,說道:“快點摧毀靈石,快!”

葉無禁已經衝了過去,他的手掌中是閃爍的雷電,直襲葉秀秀的身後。

李忘生也手持山無鬼衝了過去,兩柄長劍出竅,化作兩條長龍帶着無可比擬的威能,殺向葉秀秀。

就連夏琳也掙扎着從地上站了起來,拼勁全力去阻擋葉秀秀。

三人同時出手,葉秀秀反身應對,她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即便是已經被佛光舍利擊中,遭受了重創,卻依舊比三人要強大太多。

葉秀秀的眉心中射出一道白光,光芒化作了通體雪白的靈蛇,與李忘生纏鬥在一起。

“千年靈蛇!你居然拘束了千年靈蛇的靈魂!”李忘生大驚失色,也終於明白爲什麼葉秀秀的實力會如此強大了。

在李靈稀薄的現在,將強大的妖獸之靈,直接拘束在體內,也不失爲一種提升實力的方式。他的小師妹蘇嬰,體內就融入了豹魂,但是相比起這千年靈蛇之魂來說,相差太遠。

白蛇十分的強橫,李忘生手持山無鬼也只能夠勉強抵擋白蛇的攻擊。另一邊,葉無禁和夏琳也被葉秀秀一人壓制着,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如果這個時候,羅清虛和蘇嬰在的話,或許還能夠憑藉着人數上的優勢,鎮壓葉秀秀。

“姐姐!夠了,真的夠了!到了現在,難道你還不願意放棄嗎。”夏琳一邊交手一邊說道:“最開始犯下錯誤的就是逍遙山莊,七大宗門當初縱然做的有些過分,但也是爲了天下所有普通民衆着想,我們不能夠在一錯再錯下去了。”

夏琳的話讓葉秀秀臉上浮現了怒容,她狂攻向夏琳,吼道:“閉嘴,你這叛徒!我沒有錯,錯的是七大宗門,錯的是你!”

在葉秀秀的狂攻之下,夏琳被一掌打中了胸膛。她倒飛了出去,將洞穴中的一些石柱都撞碎。

“去死!!!”

葉秀秀已經陷入了瘋狂,六親不認,即便是夏琳她也照殺不誤,這是一個被仇恨所操控,再也沒有理智可言的人,偏偏這個人還強大到讓所有人都無可奈何。

眼看着葉秀秀凜冽的攻擊就要擊中夏琳,葉無禁連忙上前阻擋。

“看招!”

葉無禁排出一掌,渾厚的力量凝如實質,擊向葉秀秀。

“滾開!”葉秀秀暴喝一聲,那力量凝聚而成的手掌,居然直接在她一吼之下破碎,葉無禁被也她反手一招打倒在地。

趁此機會,夏琳站了起來,從側後方襲擊葉秀秀。


兩人交手了幾十招,夏琳再度被打飛。

他們兩人根本就不是葉秀秀的對手,這樣繼續下去,必敗無疑。

李忘生被白蛇纏住,無法上前支援葉無禁和夏菲,必須先將這條白蛇鎮壓,他才能夠協助他們兩人,一起對付葉秀秀。

情況危急,李忘生也只能夠施展出不計後果的招式了,他將山無鬼插在地上,咬破了自己的手腕上的血管,鮮血頓時間噴濺而出。

這些猩紅的鮮血,在李忘生的操控下,全部進入到了山無鬼的劍身上。

飲血之後,山無鬼通體散發着紅色的光芒,插在地面上的劍身開始顫抖了起來。一道強大的虛影從山無鬼中浮現,那是一個黑袍鬼面的人,這個虛影出現之後,凝視着李忘生,說道:“服從您的吩咐,吾之主人。”

李忘生的臉色,十分的慘白,祭出山無鬼中的劍靈,需要消耗他極大的生命力。

但是現在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李忘生指着白蛇說道:“將其鎮壓!”

山無鬼脫離了地面,朝着白蛇刺了過去,兩柄長劍與白蛇纏鬥在一起,而李忘生則義無反顧的衝向了葉秀秀。

現在,葉荒和段飛還沒有將靈石摧毀,一旦葉秀秀啓動殺陣,後果不可預想。

所以,他們必須阻擋葉秀秀,給葉荒和段飛拖延足夠的時間。 “第五次嘗試!”段飛神情專注的看着自己所佈置下的陣法,說道:“葉荒!準備好。”

葉荒雙眸死死的盯着靈石周圍的四根石柱。

“破!”

段飛大吼一聲,他所佈下的陣法頓時間散發出璀璨的光芒。這些光芒凝聚在一起,朝着一根石柱衝撞了過去,而與此同時,葉荒也跟着光芒衝了過去。

但是當葉荒衝過去的時候,四根石柱同時爆發出一股排斥的力量,將葉荒反彈了出去。

碰!


葉荒被彈飛了幾十米,撞在了地底迷宮廣場的一塊石壁上。那些石壁散落,裏面出現了許多拳頭大小的巨型螞蟻卵,不少的卵被葉荒壓迫,綠色的粘稠液體沾滿了他一身,惡臭的味道讓葉荒差點就吐了出來。

因爲他的撞擊,一些還未甦醒過來的巨型螞蟻也有了動靜,紛紛朝着葉荒爬了過來,想要將這些綠色的液體舔實幹淨,看着密密麻麻的螞蟻,葉荒心中瘮得慌,連忙出手拍出了幾招如來神掌,將面前的這些螞蟻全部碾成了肉醬。

“媽的!能不能靠譜一些!”葉荒用真氣將自己身上那些綠色的液體震飛,即便如此,他還是能夠聞到自己身上那股經久不散的惡臭。

段飛收回了自己的力量,他所刻畫下的那個陣法,光芒也隨之消散。段飛看上去已經十分的疲倦,五次嘗試破陣,已經消耗了他很多的力量,但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他們根本就沒辦法突破這四根石柱的防禦。

如果給他足夠頓時間,他或許還可以慢慢的解析這四根石柱上的每一個符文印記,從而用巧妙的方式破開,但是現在時間緊迫,他們只能強行破除。

這就好比要打開一扇密碼鎖的門,時間足夠可以慢慢的套出密碼,時間不夠就只能夠用暴力拆除。

而很顯然,段飛還不夠暴力。

“你以爲我不想盡快的破開這個陣!但陣法真的不是那麼好破除的。”段飛有氣無力的說道:“倒是剛纔,我明明已經打開了一絲裂縫,你怎麼不趁機進去!”

“那種裂縫,你給我進去一個試試看!”葉荒沒好氣的說道。

剛纔的那一次,段飛確實已經打開了石柱陣法的一條裂縫,但是那個裂縫對於一個人來說,實在太過狹隘了。總不能夠強求一個人,從一個貓洞裏面鑽進去。

如果葉荒強行穿進去的話,必將遭到陣法的衝擊。

“如果我擁有你這種體質,我早就進去了。”段飛不甘示弱的說道。

“如果我精通奇門遁甲,我早就破開了!”

外邊的情況緊急,兩人在這邊嘗試了很久也沒有任何的結果,心情不由得就變得有些急躁了起來。段飛雖然平日裏總是一副獻媚的樣子,葉荒和鮮少這樣情緒化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理智也受到了影響,發生了一些口角爭執。


兩人怒目而視,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怒火。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稍微穩定下來些許,說道:“在這樣繼續下去,搞不好陣法都已經啓動了,我們都沒有將這個靈石破除,還是不要爭吵了。”

段飛也點了點頭,兩人到底還算是知道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他們的手中肩負着整個雷家祕境中,所有安全局聯軍的性命。“你說的對,我們這樣爭吵,反而浪費時間。”


“這個給你。”葉荒從懷中拿出一個青瓷瓶,這個是張野贈送給他培元丹,現在段飛消耗了很多的真氣,正是需要這個的時候。

段飛也沒有客氣,接過培元丹,服用了一顆之後,就盤坐在地上開始快速的吸收培元丹裏面的真氣。而葉荒則趁機通過公主聯繫了李忘生。

畫面接通之後,葉荒看不清那邊發生的情況,他問道:“李師兄,我們沒有辦法將靈石摧毀……”

李忘生的話,卻讓葉荒不能理解,他說:“快走吧,你們快離開雷家祕境。”

說完李忘生就掛斷了通話,葉荒一臉不解,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讓他們快點離開雷家祕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