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緩緩的擡起腦袋,臉上帶着詭異的微笑掃視了周圍的水手一眼,徐徐的開口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們這麼多人待在一艘船上太擠了。

水手們一下子歡呼了起來,一名牛頭人大叫道:『是啊!自從那批沙人上船後,船上的空間明顯變小了!弄的俺以前一個人一間船艙的,現在得和麥克那傢伙一個船艙,整天晚上聽他打呼嚕,俺都睡不着覺了!』

所有的水手一起鬨堂大笑了起來,安德魯和那幾名邪眼戰士也是一起的因爲牛頭人的憨厚而鬨笑一堂。

『既然這樣,那麼還站在着幹嘛!還不去準備戰鬥。』葉飛也笑着,不過他知道現在還沒有到最後笑的時候,收起笑臉,嚴肅的對着水手們高呼了起來。

『是,老闆。』所有的水手用同樣高亢的聲調回復了他們的老闆,匆忙的回到各自的崗位。

船板上腳步聲不斷,一面面從以前西蒙尼號上卸下來的盾牌被水手們在船舷的兩側擺放了起來,盾牌正面的根根鋼刺依舊散發着陣陣寒光。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葉飛等人站在上層甲板之上,目視着海天交接處的那個黑店一點點的變大,直到得窺全貌。

『終於出現了。』葉飛看着遠方那艘比新西蒙尼號小的半魔導艦,雖然它的體積遠沒有新西蒙尼號龐大,但是做爲半魔導艦,它船上的魔晶炮可要比新西蒙尼號上多一些,靈活性方面也要比新西蒙尼號來的強。

儘管這個世界的戰鬥還是那種兩艦接舷的肉搏戰,但葉飛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粉紅色的海盜旗?看清對方海盜旗的葉飛突然的愣了一下,好像先前伯德是說過對方的海盜旗有點古怪,竟然不是一慣的血紅色,還是真的啊!

他自嘲的笑了笑,海盜旗用血紅色是海盜的慣例,卻不是規定,各家海盜團體用什麼顏色都是自由。

『船長,你看海盜旗上面的骷髏頭像有點奇怪!好像不是人的頭骨。』艾爾文在這個時候突然說了一句,引的大家同時注意了過去。

『確實不是人的頭骨,還有,下面的兩根骨頭也不對!怎麼像是……狐狸尾巴!』艾佛森聞言望去,嘴裏疑惑的唸叨着,『那個頭骨,我怎麼越看越像是狐狸的。』

狐狸頭骨,狐狸尾巴。


經過艾佛森這麼一說,葉飛也覺得像了!不是像,簡直就是一個活靈活現的狐狸頭啊!怎麼會這麼的詭異?他的腦海裏面高速的搜索着西蒙尼遺留下來的記憶,突然的一個名字闖入了他的意識海。

卡特琳娜!


紅狐狸卡特琳娜是活躍在海盜航線上的一個相當出名的女海盜,她原本是獸族的一名中層軍官,後來在一次獸族剿滅海盜的戰鬥中,獸族的高層將卡特琳娜相依爲命的哥哥做爲誘餌來引誘海盜出現,當海盜出現後又因爲海盜的勢力過於龐大,竟然自行悄悄的又撤了回去。

就這麼着,卡特琳娜的哥哥白白的成爲了獸族高層戰略失誤的犧牲品。

對此,卡特琳娜自然不會善罷罷休,在屢次要求處罰那次的領軍軍官無果後,卡特琳娜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闖入了那名高官的情人家中,將當時在情人家的高官及他的情婦全部殺死,之後又夥同人在港口搶了一艘人族的護衛艦,連帶着連它護衛的一艘貨船也一併的搶了過來。

靠着一艘護衛艦和一點賣掉貨船以及上面的貨物換來的錢起家,卡特琳娜帶領着一批招募來的海盜水手在海盜航線上當起了海盜。而令她揚名的則是一次斯坦利的一艘半魔導艦『阿達姆斯』號途徑喀撒爾港口,卡特琳娜夜間乘着夜幕偷偷的駕駛海盜船闖入喀撒爾港口內,並炮擊喀撒爾港,同時乘亂搶奪到『阿達姆斯』號後又成功的闖了出去。

仗着搶來後被改名爲『卡特琳娜女王』號的半魔導艦,卡特琳娜成功的消滅了殺害她哥哥的海盜團,從此她那獨特的粉紅色狐狸海盜旗名揚天下,只不過之後的很久的一段時間傭兵工會裏面一下子又沒有了她的消息,沒想到今天會出現在這裏。

看的出來,卡特琳娜完全稱得上是一名傳奇的女性了。

『左轉舵四十五度,魔晶炮開始預熱,準備發射。』眼看就要進入兩艦的對轟射程,葉飛果斷的下達了左轉舵的命令,準備利用移到左舷的魔晶炮進行遠距離的攻擊,同時從側翼接近『卡特琳娜女王』號展開接舷,避免主要來自「卡特琳娜女王」號正面船首處的炮火。

『船長,對方要和您談判!』站在上層甲板上,主要負責隨時啓動魔法結界的貝魯斯科尼突然的收到了『卡特琳娜女王』號上的魔法師傳來的『風語術』。

『談判?』葉飛疑問了一句,貌似這還沒有開戰啊!談的哪門子判?

『他們說,要和你談談金牙海盜團的問題,如果您不答應……她們就……先殺了伯德。』老魔法師又側耳凝聽了一會,一臉沉重的向葉飛報告。

『該死的!』葉飛一拳打在護欄上,突然笑了起來,『通知海族從水下先破壞掉「卡特琳娜女王」號的船舵,不需要破壞太嚴重,一會我們自己還要用。破壞之後從船尾潛入「卡特琳娜女王」號的船上,聽我的掌聲爲號,我拍手五下你們就出來。另外讓雷恩和安德魯帶人賠我上去談判,雷恩帶領衝鋒隊,一旦我們打起來,你們就過去。艾佛森留守西蒙尼號,保持警戒。』

『既然不需要戰鬥就可以靠近,我爲什麼不去。貝魯斯科尼,告訴她們,我接受她們的談判要求。』葉飛望向不遠處的「卡特琳娜女王」號,露出了一絲狡捷的微笑。

戰,雖然是戰不起來了,但是雙方誰也都沒有放鬆戒備,一衆攻擊防守使用的器具一件都沒有收入船艙。從「卡特琳娜女王」號上升空的六名禿鷲戰士讓葉飛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不用說也可以想到,正是這些墮落的鷹族分支抓住鷹身人伯德的。

葉飛對一艘戰艦上出現瞭如此多的禿鷲人感覺到驚訝的同時,對這位聞名一時的女海盜也興起了一定的興趣。

『過會打起來,你就先把上面的這些蒼蠅拍死。』葉飛小聲的對艾爾文開口道。

滄海龍戰士很瞭解的點了點頭,應了一句。對上這種級別的空中對手,艾爾文還是很瞧不上眼的。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一味的放縱這些會飛的禿鷲人攻擊別人,對船甲板上的戰況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兩艦靠近,雙方分別將掛鉤拋上了對方的艦船,轉瞬間鉤住了對方的船舷,以免戰艦會隨海流措開。

先前「卡特琳娜女王」號的船長,女海盜卡特琳娜並沒有站在「卡特琳娜女王」號的上層甲板之上,現在兩船如此一併,葉飛終於得以窺見這名名聲在外的女海盜了。火紅略帶着捲曲的頭髮,嬌俏動人的臉蛋,一身水藍色的緊身勁裝顯得凹凸有致,腰間斜配一柄華麗刺劍,火紅色的披風裹於身後,……還有她身子下面露出的一條火紅色的大尾巴。

毛絨絨的尾巴被同樣火紅一片的披風遮擋在下面,露在外面的前半截悠閒的左右搖擺着,就像是一團跳動着的火焰。

『歡迎您來到「卡特琳娜女王」號。』女海盜卡特琳娜櫻桃小口微張,不大的聲音卻傳遍了新西蒙尼號上下,嫵媚中竟有着一股引人衝動的誘惑之力。

『狐狸精!』葉飛突然閃過了這麼一個詞,這不就是地球上那些鬼怪故事裏面的狐狸精的翻版嗎?

如此一來,卡特琳娜所表現出來的黃金劍士水平的修爲反倒是顯得無關緊要了!

儘管在三年前,傭兵工會給卡特琳娜評估出來的級別只是一名白銀劍士。

『能在這裏見到大名鼎鼎的卡特琳娜船長,真是一件大喜事啊!』葉飛嘴裏恭維着,腳下輕點甲板,縱身跳上了「卡特琳娜女王」號的前甲板,兩艦緊緊的被鉤索拉在一起,艾爾文等人也很快的登上了「卡特琳娜女王」號。

『不知道卡特琳娜船長如此勞師動衆的找在下有什麼事情?需要您親自出馬?』葉飛上下打量着卡特琳娜,不可否認,在海盜中能有如此的美女,實在算是一件很罕見的事情。

如果尤利亞是屬於那種堅韌的寧靜美,那麼卡特琳娜就是那種充滿活力的運動美了!

女海盜皺了皺眉頭,對葉飛如此的行爲頗爲不悅,徑直的走到甲板上早已經擺放在那裏的一張長條桌上坐了下來,大半身軀頓時被條桌所阻,面色微怒,『我原本以爲能被「海魔王」重視的人會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沒想到也不過如此。』

『那卡特琳娜船長認爲我應該是什麼樣的?看見的漂亮的姑娘就不能多看幾眼?我倒是聽說在絲綢大陸的皇宮裏面有種人叫做「公公」,這種人倒是蠻符合船長您的要求的,只是可惜……可惜啊!』葉飛一幅惋惜的搖着頭,也坐到了桌子的另一面。

這個擺放在前甲板上的桌子一看就是專門爲了談判而準備的,故此葉飛也不客氣,直接就選擇坐到了卡特琳娜的正對面。

『你……』

葉飛的前半句還是很動聽的,沒有哪個女人被人稱讚美麗漂亮而會不高興。

不過後半句可就有點不堪了,光明教會的一名叫達.菠蘿的傳教士曾經歷經三年到達絲綢大陸傳教,並在絲綢大陸當了六年的官員,折返回光明教廷後他寫有一書,名爲;《東遊記》,書裏詳盡的描繪了他在絲綢大陸生活的六年中的所見所聞。

特別是對絲綢大陸於歐羅巴大陸的之間的種種不同之處做了詳細的對比,其中在描寫絲綢大陸上華美皇宮的時候特別就曾提到過一種閹人-公公。

《東遊記》一書在歐羅巴大陸極其風靡,而對其瞭解最深的就是航海的人們了!概因爲裏面所描繪的絲綢大陸富裕的生活讓人心動。現在葉飛一提公公,卡特琳娜自然便知道這是什麼玩意!

『不和你亂說了!』卡特琳娜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激盪的心情,開口道,『金牙海盜團的團長是你殺的吧!』

『不是!』葉飛雖然心中一驚,但面色確實平靜的很。做買賣講究的就是喜怒不行於色,如果什麼心情都擺在臉上,那麼就等着破產吧!葉飛自問艾佛森殺金牙的時候做的極其隱蔽,不會有人知道,爲了不必要的麻煩,他斷然否認了這件事是自己做的。

哪怕卡特琳娜要自己賭咒發誓,他都不怕。

『說謊!我們在喀撒爾港口救出了幾個人,他們都是被你從金牙海盜團抓來販賣掉的,你還敢抵賴?』卡特琳娜也是忍受的夠嗆,見葉飛這幅吊兒郎當的模樣,再聯想起葉飛先前的那些所作所爲,頓時拍案而起。

這下可炸開鍋了!

談判尚未開始就已經提前崩潰。

卡特琳娜的身邊近位都是一些女海盜,姑且不去考慮她是從什麼地方收容來這麼多女海盜的,僅僅是刀劍出鞘,羣雌發威的場面就夠壯觀的。

『不要二話不說就動刀子,做海盜也要講道理啊!我承認是我擊沉了銀牙號,但是當時金牙就已經提前跑掉了,這點你可以去問我船上的那幾名魔法師,他們當時就是金牙的手下,不信的話,你還可以去問問被你們救出來的那些海盜嗎?』雙方都拔出了刀劍,唯獨葉飛還是那副懶洋洋的表情,臉上卻是很冤枉的模樣。

『根據海盜條理,你們是不可以對返航的船隻進行攻擊的吧!』

『只要不留下證據,又有誰會知道。』卡特琳娜嬌笑了起來。

『就知道是這句話!』葉飛一翻白眼,衝着艾爾文點了點頭,艾爾文猛的打開了身後的一對水藍色龍翼,呼扇了幾下的翅膀帶起了一陣旋風,天空中原本很囂張的禿鷲人一時間也是極爲震驚,匆忙的飛到了一塊。

卡特琳娜的臉色開始變的不那麼自然了,任誰到了這個時候都能看出來艾爾文是空中的霸主-龍戰士。

那幾名禿鷲人根本和別人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艾爾文的身份隱藏的非常不錯,儘管在安達爾港口爲了抓住斯蒂芬曾經露出過一次身份,但是卡特琳娜所掌握的資料裏面,卻只有一個鷹身人伯德可以飛行。

『給我將他們抓下來!』卡特琳娜還沒有從龍戰士出現的這件事裏面緩過神來,葉飛充滿殺意的話立即讓她心中一驚,脫口道:『你敢!』

隨着卡特琳娜的長劍出鞘,她手下的一幫子海盜也紛紛的從卡特琳娜女王號的各處走了出來,甚至在卡特琳娜女王號的上層甲板上還出現了一隊十人的半人馬族弓箭手,隱隱的形成了一個三面包圍,遠近結合的攻擊模式,將葉飛他們給包圍了起來。

人馬族是尼羅大陸上人口最多的一個種族,他們沒有固定的居住地,常年隨着氣候在上中下尼羅大陸上游獵,可以說人馬族的獸人是天生的弓箭手,無論是上尼羅大陸還是中尼羅大陸,人馬弓箭手軍團都是一個強有力的存在。

眼前的這十名人馬族弓箭手的箭矢頂端都包裹着一團暗淡的黑色光芒,顯出他們全部都具備着黑鐵劍士的修爲。如果這個時候撤回新西蒙尼號,自己也許不用顧及這個箭矢,但是手下的一幫衝鋒隊員顯然就不具備這樣的實力了。

葉飛暗自的思量了一下。

『有什麼不敢的?』竟管人馬弓箭手的出現有點出乎葉飛的意料,但他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反觀其它人可就沒有這麼悠閒了,全部都是拔出武器,對着卡特琳娜女王號上的海盜一臉的戒備,同時眼光還不時的瞟向上層甲板上的那十名人馬族弓箭手,顯然在他們的眼裏,那十名弓箭手要比面前的一幫妙齡女海盜有威脅的多。

『既然你們不想活,就不要怪我不講規矩了!』卡特琳娜見此,臉色也冷了下來。

手中的利劍直指葉飛。

『哈哈~就知道會是這樣,當初你們打傷辛德勒,抓住伯德的時候怎麼不遵守什麼海盜準則?』葉飛大笑了起來,拍着手,突然的臉色一冷,『動武?你當我怕你不成?』

彷彿是爲了對葉飛的話做出點表示,他的話音剛落,升空與幾名禿鷲人打鬥的艾爾文突然的爆發,左手龍角劍,右手龍槍,一連串令禿鷲人眼花繚亂的華麗招數下,一名禿鷲人被當場擊落到了甲板之上,死生不明。

這名禿鷲人從桅杆上往下降落,重重的摔到了甲板上,發出了沉悶的撞擊聲無形中成爲了一個戰鬥的號角,先是一名半人馬弓箭手在緊繃的神經下射出了一支利箭,緊接着便是一場混戰的開始。

葉飛的人數處於下風,不過卻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雖然被數倍的海盜包圍,卻一時間也不落下風,更何況在從開戰的那一刻起,從新西蒙尼號上源源不斷的水手就已經前來支持了。

當前,一切最重要的就是時間!

葉飛對上了卡特琳娜,兩人都是快劍手,轉瞬間便交手了三招。卡特琳娜也是黃金劍士的修爲,看的出來其在速度方面也下過一翻的苦工,出手極快,但依然比『疾風』奧義的葉飛遜色半籌,三招過後已經攻少防多了。

『該死的工會!給出的情報就沒幾個準的。』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卡特琳娜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還是讓葉飛鬱悶不已,要知道白銀劍士和黃金劍士之間的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僅僅一個晉升黃金劍士時所領悟的奧義就不得不讓人小心謹慎的對待。

別看自己這麼壓着卡特琳娜打,天知道她的奧義是什麼!

黃金劍士的奧義可是能夠扭轉局面的殺手鐗啊!

葉飛雖然不懼卡特琳娜,但還是保持着足夠的小心。目光微掃,那上層甲板上的十名人馬族射手已經被幾名爬上船的巨蟹戰士給敲暈在地了,遠程攻擊頓時被解除,而更多的深海海族戰士已經從海盜的背後殺了出來,天空中的艾爾文也已經解決了那幾名禿鷲戰士,降落到甲板之上一路廝殺。

按照葉飛對他的要求,艾爾文在解決了禿鷲人後必須最快速度衝下船艙去救鷹身人伯德。

在龍戰士的威力下,阻攔的海盜無一是其一合之敵。

卡特琳娜手下的海盜具是兇悍之輩,與葉飛的衝鋒隊比起來也是旗鼓相當,不過在身材高大,力大無窮的深海海族面前可就落盡下風了,不過令葉飛意外的卻是卡特琳娜的那一幫近衛女海盜,她們個個都有着高級武士以上的修爲,與高奇,雷恩所帶領的衝鋒隊竟然不分上下,其中一名之前一直跟隨卡特琳娜身邊的女海盜竟然提着一柄雙手巨劍同雷恩打了一個平手。

兩人因爲都是使用的巨型兵器,身邊三丈之內竟無一人敢於靠近。

『估計錯誤啊!沒想到這條船上的戰鬥力如此的強悍!』葉飛感嘆之餘,手上的寶劍卻是一點也沒有慢下來的意思,隱隱中還有越點來越快的趨勢。

黃金劍士的奧義雖然是靠進級時的自然領悟得來,但在不斷的修煉中也出現過奧義進化的事情,葉飛隱隱約約中對『疾風』竟然有一種控制不住的感覺,出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卡特琳娜眼見着就快要低檔不住了。

場面的嚴峻,卡特琳娜已經覺察到了!體形巨大的海族戰士出現讓她也是心驚不已,心中大罵收集情報人員廢材,不但遺漏了一名龍戰士,竟然還疏忽了一大幫的海族戰士,另一邊還得苦苦的抵擋葉飛越來越快的攻擊。

好在自己還有可以扭轉局面的奧義!

卡特琳娜見葉飛的寶劍再次刺來,手中的刺劍不像先前的格擋,反而貼着葉飛的寶劍的劍刃輕輕的一帶,將其引偏了方向。

『繞指柔』,卡特琳娜自己取得名字,來源於絲綢大陸著名詩人劉琨《重贈盧諶》的兩句詩:『何意百鍊鋼,化爲繞指柔?』原詩抒發自己欲建功立業而難以成就的感慨,充滿了英雄失意的悲涼。

從一個戰士淪爲了海盜,卡特琳娜自從在一次搶劫中得到這首詩詞,便頗爲喜愛,在晉升黃金劍士後的奧義也被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葉飛只覺得自己的劍勢一空,手中利刃由卡特琳娜的身旁滑過,隨之身體皆向前傾去,卡特琳娜的刺劍貼着自己的寶劍斜削,直奔自己的喉嚨而來。

這一刻,卡特琳娜不自覺的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

宛如晚間曇花那短暫的一現,卡特琳娜的笑容也沒能維持多久。

『不好!』剛纔還自信滿滿的女海盜暗叫一聲糟糕,只覺得葉飛的劍勢一頓,由剛化柔,原本從他劍上借來的力道突然間的消失一空,自己的刺劍也不由的往下一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