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宇天也是微微笑了起來,不過他心裏卻是隱隱有一絲明悟,那日天老在山頂重傷的三人他在山下找鮑龍尋仇的時候見過一次,當時鮑龍好像就是叫的老祖宗,只不過當時一肚子憋屈沒有注意。那現在看來這三位老祖宗重創也還是得歸功於天老。

“天老,我一定會救活你的!”蕭宇天心裏暗暗道。

白塵想了想,又道,“馬上召開長老會議!白化,你去安排一下,現在就開。”

白化淡淡地站在那裏,捋了捋鬍子,臉上也是有着濃濃的滿意之色,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乘坐飛劍飛出了大殿。

白塵擡起頭,望着大殿上方,微微道,“材料的事情很麻煩,一會兒開會還得說一下此事。”

蕭宇天把白塵那日交給他的飛劍還給了白塵,自己從地上那一堆飛劍當中拿起了一把。然後兩人乘坐飛劍去了長老房。 來到長老房,長老們已經紛紛到齊了。

白塵開始了會議。

“此次的會議有兩件事情要說。第一:據鮑家探子的消息, 梟寵嬌妻:總裁,我拒絕 ,實力大減,而鮑家的精英力量也損失慘重。所以,我決定將剿滅鮑家的計劃提前,趁鮑家現在處在實力最弱的時候,前去攻打。諸位長老有何意見可以提出來。”

衆長老議論紛紛起來。

“這是個好時機呀!打!我同意!”

“天助我凌雲宗,這麼好的時機不打就錯過了,打吧!”


道果 ,應該慎重一點。”

基本上大部分的長老都非常同意,不過還是有幾位長老不同意。

蕭宇天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那幾位不同意的長老,上一次持反對意見的也是這幾人。

白塵又說話了,“這件事情既然大多數長老都同意,那就決定下來,計劃提前。不過,計劃提前多久,這個還需要大家討論一下。”


衆長老再次議論紛紛起來。

白塵想將計劃提前到一個月以後,因爲攻打鮑家還需要做出充分的準備,比如,法寶。蕭宇天煉製法寶的速度已經沒有問題,問題就在哪裏去找這麼多的材料。因此,必須至少要有一個月的時間來收集材料,煉製法寶。

宗內這些長老真正有能力的就那麼些,白塵心裏清楚,開這個長老會,說實話只是一個象徵而已。那些長老大多數都是些沒什麼遠見之人,他也沒打算就靠在這裏議論出的結果來決定大事。

議論了一會兒,白塵將衆人的意見做了一個統計。支持最多的是提前到兩個月後。

白塵沒有多想,直接道,“這個計劃提前的事情差不多就解決了,我決定計劃提前到一個月以後。現在說第二個問題,我們凌雲宗天降奇才,出了蕭大師這麼一個天才煉器師。以蕭大師的煉器水平,能夠煉製出黃階六品的法寶,並且煉製速度非常之快,宗內的材料已經不夠,現在各位討論一下材料的事情該怎麼辦?”

衆長老又議論紛紛起來。

有的認爲應該去找那些小宗派要,給一點恩惠。有的認爲應該出動大量人手出去收集,有的認爲直接出動全宗弟子外出收集不妥。

白塵暗暗地搖了搖頭,這些長老活到一把老骨頭了,還是不明事理。凌雲宗之所以久久不能夠崛起,就是因爲宗內真正有能力的人太少了。

白塵象徵性地統計了一下衆長老的意見,然後道,“材料的問題,應該出動宗內大量人手外出尋找,另外以成品飛劍向各個宗派換材料。這兩樣手段一齊使用下來,鮑國的材料除了鮑家的那些,應該全部都落入我凌雲宗了。今日的問題已經解決,現在散會。”


衆長老走了出去,屋內留下了四人,白塵,白化,白言,蕭宇天。

白塵跟白化白言交代了一番,也跟着蕭宇天飛了出去。

蕭宇天回到了山峯。

現在還有1個月的時間,這些材料只夠他煉一天的。若是給全宗弟子每人都煉製一把飛劍加戰袍,那應該得煉製幾萬件,幾萬件可不是件小數目,如果每次煉製一百件,需要煉個十天半個月才能煉完。

現在煉器的事情暫時可以擱一下,蕭宇天拿出了那本《霹靂神掌》。

過一個月大戰在即,若是沒有幾樣過硬的對敵手段,光靠靈魂之力跟火鳳之源可是不行的。

現在馬上就要突破化虛中期了,突破到淨虛期應該就可以修煉這本祕籍了。

玄階五品祕籍,蕭宇天想着就口吞唾沫。

戒指一動,兩顆魔核出現在蕭宇天的面前。這是上次在魔獸山脈得到的,還沒有吸收。

蕭宇天盤坐下來,運轉霹靂雷神訣,開始吸收魔核裏面的精純能量。

半天不到的時間,其中一顆以前吸過的魔核化爲了粉末,蕭宇天突破到了化虛中期。

稍微休息了一下,蕭宇天再次運轉功法,吸收剩下那一顆魔核。

修煉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是第二天中午。

那顆魔核也隨着能量的枯竭化爲了粉末,蕭宇天的實力也提升到了化虛後期。

站起身來,感覺渾身的雷元力比以前充盈了很多,離那本玄階五品祕籍又近了一步。

蕭宇天來到了山頂,繼續運轉霹靂雷神訣開始修煉。

這裏的天地元氣還比較充裕,蕭宇天霹靂雷神訣的優勢盡數展現了出來,周圍的天地元氣迅速地涌向蕭宇天。

再次過去了兩日,蕭宇天突破了。

略顯激動地拿起那本《霹靂神掌》,蕭宇天翻開了第一頁。

書中所說,要想修煉霹靂神掌,需要先淬鍊手掌,強化手掌。手掌淬鍊到位以後,施展霹靂神掌的時候,以雷霆之力夾帶着真元力通過手掌上的一些特殊經脈打出。修煉大成者,千里擊出一掌,令人瞬間化爲焦灰。

看着書中的介紹,蕭宇天不禁對創造這本祕籍的人生出一股敬佩之心,這祕籍真是玄妙,而且威力非常之大,不過想要學會,也很難。

淬鍊手掌,這是最大的難點。

淬鍊手掌拿什麼淬?想來想去,只能弄一些鐵砂,用手往裏戳,這樣最能淬鍊手掌,不過也非常痛苦。

蕭宇天的手雖然從小就很粗糙,但也畢竟是肉,用手去戳鐵砂,還不能用雷元力護體,這種痛苦是很難以忍受的,並且還要長時間地堅持,非常考驗意志力。

蕭宇天到宗內去弄來了一盆鐵砂,放在山頂之上,然後一咬牙,雙手猛地一下戳了進去。

頓時,鐵砂染上了一片殷紅,手中傳來一股劇痛。

蕭宇天一咬牙,強忍着劇痛,抽回雙手,再次猛地插入鐵砂之中。由於力量不強,手始終只能插入一半。

十指連心,指頭是人體最爲柔韌的地方,但是一旦受傷也是最爲痛苦的地方,那種痛苦,是鑽心的劇痛,蕭宇天渾身每一根神經都被緊緊地繃了起來,光禿禿的額頭上青筋高高地爆出。

每戳一下,蕭宇天的心就猛地顫抖一下,鐵砂盆裏的殷紅也就多了一點。沒有插上多久,蕭宇天的雙手手指已經皮開肉綻,觸目驚心,一小股鮮血順着手往鐵砂裏面流,原本銀黑色的鐵砂現如今已經基本變成了紅色。


劇烈的疼痛緊繃着蕭宇天的神經,刺激着他的心,這種高強度的刺激激得他心裏生出了一股狠意,兩眼瞪得跟筒子似的,牙關緊咬,臉上略微有點猙獰,渾身的力氣彷彿無窮,發瘋似地將雙手往鐵砂盆裏猛戳。

頭號婚寵:大叔,太給力!

蕭宇天這般瘋狂了很久,渾身的力氣用完了,倒在地上直喘粗氣。

鐵砂盆裏完全變成了紅色,並且其中夾雜着一些肉屑,蕭宇天雙手的指頭幾乎只剩下骨頭了,手指跟手掌形成強烈的對比,觸目驚心,若是有其他人,看着心裏都有點瑟瑟發軟。

蕭宇天張開雙臂,躺在草地上,雙手不住地流出鮮血,染了一地殷紅。看着天空,蕭宇天緊繃的神經緩緩恢復了一點。

蕭宇天心裏默默地告訴自己,堅持!堅持就是勝利!

休息了半晌,身上有了一點力氣,蕭宇天又站起來。

看着那血紅的鐵砂盆,裏面瀰漫出一股血腥味跟鐵沫味,頗爲刺鼻。蕭宇天的神經再次緊繃起來,渾身的青筋一爆,一聲低吼,雙手猛地插進了血盆。

隨着血盆裏的血紅色越來越濃,蕭宇天手中的肉也在越來越少,因爲他能夠戳入鐵砂的深度在越來越深。

這種發瘋似地**,讓蕭宇天的頭腦漸漸模糊了,但是手中仍然沒有停下。

不知過了多久,“塌”地一聲,血盆面前的那個發瘋般的身影倒下來。 經過了整整一天的痛苦堅持,蕭宇天終於是支撐不住,倒下了。

不過,倒下後,他做了一個夢,夢裏夢見他成功習得了霹靂神掌,並且大戰時幾掌就平定了整個戰局,讓凌雲宗獲得了勝利。

睡了一晚,第二天,蕭宇天醒了過來。

看了看雙手,雙手手掌前半部分幾乎只剩下一個骨架了。不能再淬了,先恢復一下傷勢。

蕭宇天運起雷元力,緩緩地用元氣滋潤雙手,加快其癒合速度。

這種傷,實際上只是皮外傷,在蕭宇天那比常人強了不知多少的雷元力的滋潤下,半天時間就長出了新鮮的嫩肉。

蕭宇天看了看這雙新生的手,感覺是不一樣,看來這種淬鍊非常有效果,長出的新肉非常堅韌,甚至可以說防禦力也稍微增強了一點。

略微高興了一下,蕭宇天再次開始了痛苦的手掌淬鍊。

那盆鐵砂的盆子底部已經被猛烈的手戳得凸了出來,呈半圓狀,盆子放在地上搖搖晃晃地。

蕭宇天剛長出嫩肉的手,往鐵砂裏面猛地一戳,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如果再如此淬鍊一番,手掌又得變成一幅骨架。

強忍着劇痛,嘴裏不時發出暴吼,蕭宇天又開始了瘋狂。

山谷間,隱隱傳出一聲聲吼叫在山間迴盪,遠處有人經過都能夠聽見。

凌雲宗大殿裏。

白塵跟白化和白言站在一起低聲說着話。

白塵眉毛高高地挑起,臉色低沉,道,“此事你們怎麼看?”

白化捋了捋鬍子,淡淡地道,“此事按我看,恐怕是宗內有鮑家的臥底。”

白言眉頭微皺,道,“宗內的衆長老平日裏並不齊心,若是有臥底也看不出來,這事看來麻煩了。”

白塵轉過身子,嘆了一口氣,“確實麻煩了…”

白塵心裏發起了愁,今日宗內發生的事情讓他隱隱不安起來。

前幾日長老會開完以後,宗內派出了大量人手外出收集煉器材料,收集了幾日,還有點進展,收集到了不少的材料,看樣子煉製上萬把飛劍應該沒問題了。

可是就當這些材料在宗外集中到一起,準備運回凌雲宗的時候出了岔子,鮑家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就跑到了他們藏材料的地方,將材料全部搶走,還損失了不少弟子。

這件事情絕不可能是巧合,因爲這些材料在外聚集藏匿的地點很隱祕,並且整個行動也很低調,鮑家不可能一找一個準兒。不可能是巧合,那定是有人在其中作怪,唯一的可能就是宗內有鮑家的臥底,在阻擋凌雲宗剿滅鮑家的計劃。

白塵心裏早就很想好好地整頓一下凌雲宗,但是一直沒有機會,現在出了這等事情,想要查也非常困難,甚至列個嫌疑人都列不出來。

現在凌雲宗的計劃鮑家肯定已經知道了,肯定就會做出防備,這樣一來,剿滅鮑家的難度也就提高了一些。宗內有臥底,宗內的事情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公佈了。

白塵思考了一番,道,“宗內有臥底,我們計劃應該提前至少十日,到時候一切準備妥當,大戰前夕封鎖凌雲宗,讓他有消息也傳不出去。以後宗內的事情還得靠我們多費手腳,在辦事方面,需要交代的事情只需給相關負責的長老說明即可,一定要嚴格保密。如此一來,臥底即使接到了任務,也只是很片面的一點,並不會影響大局。”

兩人都微微點了點頭,現在只能這樣了。

白塵眉頭微微皺起,喃喃道,“剿滅鮑家若是成功,回來定要好好整頓一下,如此這般不團結,怎能成就大業?唉…”

半晌,幾人都出到大殿,親自去處理事務。

這一次,宗內仍然安排了大量弟子外出收集材料,不過每個弟子收集到了一些材料就先回到宗內,存於材料庫再出去收集,這樣雖然速度慢了很多,但是絕對安全。另外,蕭宇天之前煉出的那一百把飛劍,再加上宗內已有的飛劍的一半,白塵讓白化親自拿上去到鮑國各個宗派之中,用成品飛劍換取煉器材料。

幾日下來,白化幾乎跑遍了整個鮑國的宗派,手中飛劍盡數換成了煉器材料,這一批煉器材料非常龐大,足夠煉製幾萬把飛劍,由白化親自押送,沒有出任何岔子。

白化跑的這幾日時間,白塵留在宗內鎮守,並且留意宗內每一個長老的一舉一動,意圖抓出幾個嫌疑人來,但是幾日下來,毫無收穫。

白言安排了宗內大量弟子外出收集材料,這幾日的時間也幾乎跑遍了鮑國的每一個角落,幾乎將除了鮑家地盤之外的材料全部弄了回來。

材料庫已經裝滿,成千上萬的材料堆在了材料庫外面,堆成了一座小山,由白塵親自看守,不許任何人靠近。

材料的事情應該是勉強解決了,白塵算了算時間,最多還有十日的時間,可是蕭宇天還沒有出關。

現在萬事俱備,只差蕭宇天出關了。

凌雲山脈之中,最高的那座山峯上。

蕭宇天一掌打出,一道強悍的真氣勁風呼嘯而出,兇猛的勁風彷彿要撕裂天地。遠處,一顆至少幾百年的巨樹毅立在那裏,兇猛的勁風一出,還沒有到達,樹上的樹枝劇烈的搖動起來,樹枝全部折斷,樹葉被颳得漫天都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