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冷笑,「孫明輝、孫明權、孫焱,襲擊暗殺我的時候,你怎麼不出來阻止他們?還宗門弟子行事風範,別拿我的名頭給自己戴高帽子!至於報仇,來啊,我要是怕了你,就是孬種!」

「好,好,好。」洛長天胸口劇烈起伏,眼中僅是怒火,「飛雲宗弟子,果然夠猖狂。老夫今天舍了命,也要見識見識一下。」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廢話少說,要打就打。」蕭易大喝,《風捲殘雲》發動。

轟!

轟!

兩股強大的氣場,幾乎同一時間爆發。可怕的力量,驟然在空中激發碰撞,發齣劇烈的震響。

恐怖的氣勁,壓縮的演武場上空的氣流,產生一連串爆破聲。

氣勢與氣勢之間的較量,互相摩擦,不斷激射出耀眼的火花。然後,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向著四面八方,鋪天蓋地****開來。

「呼!」「呼!」「呼!」……

元氣涌動,激發狂風大作,呼嘯天地,兩股強大的力量激發開來的剎那,產生了恐怖的氣場,襲卷演武場周圍,所有建築物。

然後,似有了生命一般,圍繞在了蕭易和洛長天兩人的身體四周,不斷旋轉吸收,繼而湮滅。

嗤嗤嗤~!

短短一瞬間,蕭易兩人彷彿化成了一個無底洞,不斷的吞噬著天地元氣。

「電光毒龍掌!」

「霸王神拳!」

轟!轟!

演武場上空,元氣盡數席捲,繼而激烈爆響。

蕭易和洛長天各自施展絕招,互相對轟。兩股強橫至極的力量,在空氣中相撞擊在一起。

恐怖的力道,瞬間壓爆空氣,不到半秒的時間內,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氣旋,屹立在高天之上。

「噼里啪啦!——」

洛長天掌風如電,化作一陣電光閃爍。蕭易拳勁似剛,一路佛擋殺佛,神擋弒神。

交戰區域產生的巨大氣旋,周圍空間氣流,猛地被兩股強大的力量所攪混。翻滾的氣浪,彷彿龍捲風一般,席捲天空地面,方圓千米的天地元氣,全部被攪和成一個巨大的泥潭。

恐怖氣勁,使得天罡城,城西的半天天空,泛起了片片漣漪。

武王之間的戰鬥,不動則已,動則驚天動地!

蕭易修為沒到武王境界,但元府里的火焰本命元氣,對上洛長天足夠施展開來。

更有《風捲殘雲》大勢加持,《不滅金身訣》體魄堅挺。和洛長天硬碰硬,不僅沒落下風,反而越戰越勇!

「咚!!!」

空中一聲巨響,伴隨一記震耳欲聾的轟鳴響動。天空豁然放亮。

高天之上,突然間多出了一輪耀眼的明日。綻放出的璀璨光芒,讓整個天罡城都能看見。

地面上。

觀戰中的所有人,全都一臉獃滯。普通人震撼強者之間的對戰,是如此激烈。武者震驚,蕭易一個武宗,居然和武王境界的洛長天,打了個不相上下。

那拳頭和拳頭,相撞擊的真實感,清晰的回蕩在天際下。絲毫不讓人懷疑,他們兩個人的肉身,究竟強悍到哪個程度。

我在荒古撿屬性 ,到底是武王境界,元氣外放都能化翼了,沒道理肉身不強。不然,高空中的九天寒氣,瞬間就能讓人凍死。

可蕭易怎麼回事?

一個武宗而已,肉身強悍度居然也如此恐怖。難不成飛雲宗的煉體功法,都是地級武學?

觀看的武者,震驚之餘,眼中充滿了艷羨。

……

「父親,他的煉體功法又進一步了。」葉傲雪遙望空中的兩人,低聲開口道。

「嗯,看的出來,這小子完全是個怪物。幾天時間,修為就莫名得到了提升。連帶著體魄力量,也更上一層樓。」

葉雲飛滿臉興趣,「我能邀請他代替天罡城出戰,實在是明智之舉,今年的十大城池排名戰,天罡城一定是第一!哈哈哈……」

葉雲飛大笑。

葉傲雪美貌中,也是異彩連連。

……

「這小子成長的太快了。」

閻戰低聲呢喃,看向空中蕭易的身影。眼眸深處,一抹冰冷的殺機,一閃而逝!

… 「哇哇,小易哥哥真厲害!」

段小嫣拍著手,歡喜的蹦來跳去。

「嘿嘿,師弟本來就最厲害。要不然師尊也不會剛出關,就找他商量事宜。」段二猛撓頭,一臉憨笑。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一旁站著的段老爺子,聞言,眼中精光閃了閃,溫和開口問道,「劍痴前輩出關了?」

「嗯。師尊給我傳信,說讓我看見師弟,叫他速回山門!」


段二猛沒有多想,隨口回道。

「哦,這麼看來蕭世侄有喜事了啊。」段老爺子臉上神色莫名。

「喜事?」段二猛一愣,「爺爺您是說師弟要成親了嗎?」

爹地媽咪又跑了 咳咳……」段老爺子咳嗽,本來的好心情被破壞,無語搖頭道,「不是那種喜事。算了,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只需記住,以後緊跟蕭世侄的腳步就行。如果有困難,段家會竭力支持。」

「真的?多謝爺爺!」段二猛大喜過望,咧嘴一個勁傻笑。

「當然是真的。」段老爺子慈祥笑道。心底里,卻重重嘆了口氣。

段二猛雖然拜劍痴為師,但天資愚笨,根本不會得到重用。

而劍痴閉關參悟無上劍訣的消息,只要是大夏王朝,勢力強大的人,都知道。

現在劍痴出關,擺明了無上劍訣,已成功出世!

「這蕭易還真是好運啊……」

段老爺子仰望空中,低聲喃喃。

……

「喝!」

「哈!」

爆發的低吼聲,在高天之上炸響。

洛長天一腳踏出,強大氣勁,頓時鎮壓的虛空,產生沉悶的回蕩響聲。

那壓抑爆裂的感覺,就好像是十幾噸重的烈性炸-葯突然爆炸開來一般,澎湃的能量肆虐當空,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體內瘋狂釋放而出。

轉瞬之間,化做無數道強勁的氣流,以衝擊波的形式,朝著四面八方散發開來。

但更多的,卻是沖向****著上半身、露出鋼鐵一般軀體的蕭易。

霸道、強勁的氣流,撕裂虛空,迸發凌厲的呼嘯之聲,在天空中嘶吼咆哮。

「轟!」「轟!」「轟!」

……

強有勁的氣流衝擊波覆蓋下,演武場內,煙塵漫天,沙石飛碩。裊裊升騰的塵霧,迅速向四面八方瀰漫開來,在頭頂熾熱的元氣光芒籠罩下,尤為顯眼。

「裂山腿!」

洛長天大吼,身化殘影,雙腿猶如彈簧一般,在天空中橫掃而出,勁風在他耳邊呼嘯。強大力量,促使雙腿舞動的猶如鋼鞭,橫掃的空氣「啪啪啪」作響。

呼呼呼!——

狂風大作,虛空被壓抑的散發出陣陣呻吟。

「小子,去死吧!」

洛長天-怒吼,瘋狂撲向蕭易。

所過之處,空間硬是被拉扯出一條,清晰可見的氣流波動甬道。兩條可怕的鋼腿,彷彿高速輪轉的發動機,「啪啪啪」的異響聲,堪比雷電。

一腳踏出,風馳電制!


這是蕭易第一次真正面對,武王境界強者的正面襲擊。那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的龐大威壓,要不是有《風捲殘雲》抵擋,早就****趴下了。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金剛神掌!」

面對洛長天瘋狂攻擊而來,蕭易眼眸閃現精芒,口中一聲大喝,一掌狠狠拍出。

「轟!」

空氣爆響。

火紅帶著一點金色的元氣,當場肆虐而出。空氣彷彿被壓縮成了一團,「噼里啪啦」脆響聲中,迎上洛長天。

兩股能量互相衝擊,「轟隆」一聲巨響,驚動整座天罡城。

「啊!啊!!啊!!!」

洛長天仰天嘶吼。招式越來越猛,越來越瘋。

從剛開始一心為死去的飛蛇會門人報仇,到現在只想一口氣打死蕭易。

憑什麼?


憑什麼一個小小的武宗,也能和自己大戰那麼久,還不落下風?

憑什麼?

憑什麼!!!

洛長天嫉妒、仇恨的怒火,燃燒的胸腔,都快要爆炸開來了。

相反。

蕭易身上的氣勢,隨著交戰,越來越猛。時間越長,《風捲殘雲》的勢,就越為凝實。

傲月劍早就被收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