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倩妮瞪大了漂亮的大眼睛,似乎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自己剛纔明明親的是臉,怎麼變成嘴巴了?

卓陽心裏也是一陣懵逼。

他沒想到藍倩妮這個小妮子這麼好騙,上了一次當,居然還上第二次當。

他剛纔原以爲藍倩妮不會親過來,所以轉過頭準備說另一番說辭,沒想到卻發生了眼前這一幕。

輕輕一舔,一股柔軟的觸感從嘴脣上傳來,帶着一絲香甜的氣味,卓陽忍不住又舔了一口。

“啊!”

藍倩妮被卓陽這麼舔了兩口以後,終於從短路中清醒過來。

她的身體連忙倒退,整個人看起來特別慌亂。

“卓大哥……我……我先走了……”

說完,還不等卓陽回答,便逃也似的離開了,彷彿在她的身後有惡魔追趕一般。

卓陽看着匆匆忙忙逃離現場的藍倩妮,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脣,上面似乎還留有剛纔藍倩妮的芳香。


這個特別容易害羞的小妮子,還真是有趣,以後的生活想必會更加多姿多彩的。

卓陽臉上露出笑容,心裏淡淡的想着。

…………

“氣死我了!”


傾城國際集團頂層總裁辦公室。

江萱妍氣匆匆的來到了辦公室,然後一屁股坐在了辦公室裏面的沙發上,俏臉上佈滿了憤怒。

“怎麼了萱妍,誰惹你不高興了?”

蘇雪晴正在處理公司的文件,看到氣沖沖走進自己辦公室的江萱妍,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這個閨蜜有如此生氣憤怒的時候呢。

“還不是那個剛來的公關部經理!”

江萱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終於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

“剛來的公關部經理?”蘇雪晴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後面一想,江萱妍口中所述的那個公關部經理不就是自己的那個未婚夫嗎?

“對呀,那個傢伙剛進公司就勾三搭四,調戲公司女員工,我看他進公司的目的就是不純!”江萱妍臉上非常不滿。

還有一點,居然頂撞上司!

“雪晴,對於這種註定成爲公司的害羣之馬的員工,我建議立即開除!”

江萱妍一想到剛纔卓陽所說的那些話時,就恨不得對着卓陽的臉就是一鞋板拍過去。

“勾三搭四,調戲公司女員工?”

蘇雪晴聽到這裏,想到卓陽調戲自己公司的女員工,心裏不知道爲什麼,一陣的不舒服。

這種感覺說不上來,但又確實存在。 卓陽這傢伙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吧,自己再怎麼說也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在自己所在的公司泡妞,自己當然生氣。

蘇雪晴很快便爲自己找到了一個生氣的藉口。

自己生氣,只不過是因爲卓陽不給自己面子而已,不是其他的原因。

雖然心裏這麼想,可是她的臉色還是不大好看。

“雪晴,你怎麼了?”

江萱妍看着蘇雪晴臉色不大好看,不由得有些奇怪的問道。

“沒事,就是還在思考公司下一步的計劃。”蘇雪晴找了一個藉口。

她自然不能說自己因爲卓陽而心裏不舒服。

畢竟,和卓陽的這個婚約,她誰也沒告訴,最起碼目前沒這個打算。

“公司現在已經步入正軌了呀。”江萱妍心裏有些奇怪,不過並沒有多問。

雖然她和蘇雪晴是一對非常好的閨蜜,不過很多時候她並不知道自己這個閨蜜心裏在想什麼?

蘇雪晴更喜歡把自己的心事藏在心裏。

“那這個卓陽怎麼辦,要開除他嗎?”江萱妍問道。

“現在公司纔剛剛度過難關,就這麼急着開除一箇中層管理者,這會造成公司員工的內心浮動,這件事情暫時先緩緩吧。”

蘇雪晴稍微思索片刻,給出了這麼一個答覆。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她並不想開除卓陽。

“……那好吧。”

江萱妍也是一時的氣惱,現在回頭一想也覺得蘇雪晴說的話有道理。

“混蛋,這回先放過你一馬,千萬別讓我逮着機會,不然我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了!”

江萱妍心裏氣呼呼的發誓。

…………

公關部經理辦公室。

“卓經理,在忙呢?”

卓陽正在熱火朝天的打着遊戲,忽然間聽到了一個嫵媚的聲音。

連忙轉頭,頓時眼前一亮。

“呦,這不是駱組長嗎?什麼事情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

駱丹彤眨巴一下嫵媚的丹鳳眼,塗着紅指甲油的白嫩嫩的手拿着一張黑金色的卡。

“卓經理的事情,我自然不敢怠慢。”駱丹彤笑盈盈的說道。

“給,剛纔有個人叫我把這張卡交給你。”

卓陽有些詫異,剛好遊戲也結束了,所以直接接過來駱丹彤手中的卡。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卓陽感覺自己的手心好像被撓了兩下,怪癢癢的。

這真是一個誘人的妖精。

卓陽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目光笑盈盈的。

“駱組長,上次我說的事情考慮的怎麼樣?大家都是成年人嘛,互相解決需求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你好我好大家好。”

聽到卓陽這麼露骨的話,哪怕連久經沙場的駱丹彤也是有點受不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很簡單啊,還是跟上次說的一樣,只要你給100萬,姐們給你解鎖各種姿勢,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做不到的!”

說着駱丹彤還給了卓陽一個飛吻,眨巴一下迷人的大眼睛,看起來誘人無比,絕對能讓人化身爲狼。

“你確定?”

卓陽聽到駱丹彤的話之後,嘴角往上揚,扯出一絲幅度。

他可是記得,自己這兩天前前後後剛好整到了100萬。

“如假包換!”

駱丹彤可不知道卓陽真的能拿出100萬,她甩了一下橘黃色的波浪頭髮,笑着說道。

“不過你可不要讓我等太久了,不然我可就成了老太婆了。”

“放心吧,絕對不會的。”卓陽自信的說道。

兩個人只不過是嘴上調侃而已,其實並沒有一個人當真。

“那我去忙了,卓經理你繼續。”駱丹彤是一個做事風風火火的女人,不然也不可能年紀輕輕便坐上了公關部一姐的寶座。

卓陽雖然剛來但也聽說過,駱丹彤的業務能力非常強,爲傾城國際集團創造了非常大的利益。

看着離去的婀娜背影,卓陽笑笑,然後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這張黑金色的卡片。

“天湖國際會所至尊卡!”

“這是誰寄過來的?”

卓陽心理詫異。


對於這個所謂的天湖國際會所,他還是多少知道一些。

天湖國際會所在整個東海市首屈一指,普通人連進去的門檻都夠不着。

能夠在裏面消費的,非富即貴。

在裏面要麼是上市公司的老總,要麼就是東海市的黑白兩道的大佬。

而且天湖國際會所實施的是會員制度,只有天湖國際會所承認的會員,才能夠進裏面消費。

也就是說,你就算是有錢,但要是沒有會所的會員,那不好意思,你還是會被拒之門外。

東海市不知道有多少人以能夠成爲天湖國際會所的會員而感到驕傲。

成爲了天湖國際會所的會員,這便意味着,你已經算是踏上了上流社會的門檻。

不過……這些對卓陽而言沒有絲毫吸引力。

就在他還在詫異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歸屬地是東海市。

“喂,你好!”

卓陽沒有猶豫,接通了電話。

“卓先生嗎?我是張天雄,剛纔我讓人給你送去的卡片收到了吧?”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非常熟悉。

卓陽瞬間想起來了。

這個張天雄就是自己之前救的張涵煙的父親。

“張先生你好。”卓陽簡單的迴應了一次。

“這卡片是怎麼回事啊?”卓陽有些疑惑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