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別君從昨天就出去了,卻現在還沒回來,這要是放在平時,她也就當他在外面玩得瘋,不回來也就算了,可現在是什麼時候?正是蘇家四面楚歌的時候,蘇別君這一夜未歸,就讓她擔心不已了。

從昨晚開始,她就一直在打蘇別君的電話,卻一直打不通,又打歐陽三兄弟的電話,也一樣打不通,這讓她心裡不妙的感覺更重。

她連夜派了山莊里的幾十個高手出去找蘇別君和歐陽三兄弟,卻一個都沒找到,好像他們就憑空消失了一般,不知道去了哪裡。

一想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失蹤了,柳紅就焦躁不已,在大廳里來回的走著,腳步越來越急。

李海盛在旁邊看著,卻是不敢說一句話。

昨天是他放蘇別君出去的,如今人回不來,自己有著最大的責任,柳紅不說,他心裡也是過意不去,不敢跟柳紅說話。

正當柳紅焦躁之時,她的手機突然在桌子上響了起來。

跑過去一看,上面顯示的號碼正是自己的寶貝兒子蘇別君,連忙接了起來,平復了自己的心情,罵道:「臭小子,死哪去了?還不給我回來?」

「呵呵!」可電話那端傳來的卻不是她兒子的聲音,而是一個相對年輕,卻非常冷漠的聲音。

一聽是陌生人用兒子的電話打來,柳紅頓時暗道了一聲不好。

這些日子她一直擔心的事情好像終於要發生了。

「你是什麼人?想要什麼?」柳紅很直接的問道。

「不愧是大夫人,果然聰明。」林躍淡淡一笑,也直接說道:「我想你已經猜到你寶貝兒子就在我手裡,當然,為了表示誠意,我會讓他跟你說幾句話。」

過了一會兒,柳紅從電話里聽到了自己兒子的聲音。

「媽,救我……」

只有一句,以致於柳紅想多問一點都沒有了。

對方很狡猾,雖然只是說了一句,可母子情深,是不是自己兒子的聲音,柳紅當然能夠聽得出來。

她心中雖然有些慌亂,口中卻依然鎮定的說道:「你沒有殺我兒子,顯然是有所目的,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拿得出來,我一定會滿足你,我只希望不要傷害我的兒子。」

「很好!」林躍十分滿意的說了一聲,他本人也是點了點頭。

這大夫人顯然是個聰明人,一句多餘的廢話也沒有,這倒是讓他一時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他的目的是想要將北海山莊的幾個後天高手一一引出,各個擊破,可這柳紅一下子這麼直接,他倒不知道用什麼借口了。

要點錢?

還是……

林躍心中突然一動,開口說道:「我要……黃帝九針!」

「黃帝九針?你怎麼會要這個?」柳紅遲疑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林躍頓時心中一喜,莫非這柳紅手裡還真的有黃帝九針不成?

我黃帝九針一共九支,他的手上一共有了五支,而這五支大部份都是從蘇家手中得到,所以他剛才靈機一動,直接就開口要黃帝九針。

本來他沒報什麼希望,只是隨口一說,可聽柳紅這口氣,她手中說不定還真的有黃帝九針,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啊。

按捺住心中的激動,他說道:「其它的你不用管這麼多,只要你給我黃帝九針,你的寶貝兒子絕對不會少一根毛。」

「好!」柳紅沒有猶豫太久,很快就應了下來:「黃帝九針我給你,你把我兒子放了,這支大針你隨時來取。」

林躍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細細的回味了一下柳紅的話。

她先前說:這支大針你隨時來取!

那這麼說,柳紅手裡最少有一支大針。

如今在林躍手裡,一共有五支黃帝九針,其中有一支長針在那黑衣神秘人的手中,最後還剩下一支大針,一支員針和一支鋒針。

只要弄齊這三支針,再加上那神秘人的一支長針,這黃帝九針就湊齊了。

這柳紅既然說自己手裡有大針,那很有可能員針和鋒針也在她的手裡。

一想到這裡,林躍馬上說道:「一支大針可不夠,我要的可是黃帝九針。」

「黃帝九針?你該不會是想要九支針吧?我怎麼可能會有?」柳紅在那邊道。

「哼,那看來你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林躍冷哼了一聲,殺氣十足。

即便是電話中的聲音,柳紅也能感覺到聲音傳來的殺氣凜然,彷彿這人就在眼前一般,她頓時感覺一陣心悸。

「不不不,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被林躍聲音中的殺意所攝,柳紅終於支撐不住,露出了一個普通女人應有的恐懼。

林躍見嚇她嚇得差不多了,立刻說道:「我要的是黃帝九針,既然你手裡有大針,肯定也有其它的針,如果你想你兒子活命,就別給我耍花樣。」

「是是是,我不會耍花樣,可是我真的沒有九針黃帝九針啊。」柳紅叫苦道。

「那你手上有幾支?」林躍當然知道她手中沒有九支針,當即問道。

「一支,只有這一支大針。」柳紅生怕林躍再出口威脅,當即又道:「雖然我只有一支,不過我知道其它人手上有兩支,其中一支員針在蘇天雄手中,還有一支鋒針,則是在大長老蘇九陰手中,還有沈娟手中有一支圓利針,其它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這次林躍相信柳紅沒有說謊。


沈娟就是蘇別風的母親,她的那支圓利針如今正在自己的手中。可能柳紅並不知道後來德拉瑪依又收了兩支黃帝九針,都被自己得了。

由柳紅的話來看,員針和鋒針都在天雄山,九支黃帝九針如今都有了下落。

雖然眼下鋒針,員針,還有那支長針並沒有拿到手,可只要有了下落,始終都會拿到的。

蘇家手上還有三支黃帝九針,林躍這次是勢在必得,唯一讓他傷腦筋的,還是那支長針,那個黑衣人的實力,實在太過妖孽了,就連他的師父莫聲谷都不是對手。

不過林躍也不會就此喪失信心,他可是擁有天魔神訣這樣變態的武功,現在還沒突破第二層,他已經有了滅殺先天以下的實力,這要是突破第二層,實力更加精進百倍,那是一個什麼狀態他根本無法想像。

而且這兩個月以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已經快到突破的邊緣了,所以他並不擔心。

況且,要進入黃帝秘境,至少要將天魔神訣突破到第三層,所以現在倒不必太過操心,只要知道這些黃帝九針在哪裡就行了。

眼下還是先將蘇家這幾支黃帝九針拿到手吧!

「好吧,你把手裡的大針給我,我放了你兒子。」林躍說道。

「好好好,只要你不殺我兒子,這支大針我一定給你。」一支黃帝九針對於柳紅來說用處根本不大,而且蘇別君是她唯一的兒子,就算是用處很大,她也會毫不猶豫的交換。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很好,算你識相,明天早上九點,西郊紅樹林的小湖邊你把大針送過來。」說完,林躍就掛斷了電話。

「西郊紅樹林……」

柳紅放下電話,臉上慌張的神色已經消失不見,換之是一幅陰狠憤怒的表情。

收起電話,順手就是一個巴掌朝著眼前的人扇了過去。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了起來。

李海盛並沒有躲開這個看起來沒有絲毫危險的耳光,不過他一個後天高手被一個普通人打耳光,是一件十分羞辱的事情。

「知錯了嗎?」柳紅看著他,紅著眼睛說道。

「是,我知錯了,我不該讓少爺出去的。」李海盛低著頭,喃喃的說道。

「啪!」

柳紅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我已經交代過你很多次了,讓你不要放他們出去,你現在越來越不把我的話放在耳里了。」柳紅罵道。

李海盛眼裡沒有絲毫的怨恨,反而跪下了,說道:「祖母,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少爺帶回來的。」

柳紅轉過身去不再看他,淡淡的說道:「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是!」李海盛站起身來應了一聲,緩緩的退出了房間。

林柳紅的房間里出來后,李海盛去自己的房間取出了那枚大針,這枚黃帝九針中的大針其實一直都保管在他的手裡。

取出大針后,他走出了院子。

第二天。


林躍獨自一人帶著蘇別君從酒店裡出來,打了個計程車,往西郊紅樹林而去。

原本雪狐三人是要跟他一起去的,卻被他安排去了監視北海山莊。

以林躍的估計,這次蘇家來換人,絕不會把所有的高手都派出來。

當然,他也有意避開三人,為的就是萬一打起來,自己好變身魔神來戰鬥。

另外黃帝九針的事也不宜讓三人知道,所以他還是一個人去為好。

到了西郊紅樹林后,林躍從計程車上下來,帶著蘇別君走進了紅樹林。

走了沒多久,老遠就看到那一汪清澈的湖水。

岸邊的小涼亭里,一個髮鬢微白的男子盤坐在亭中,身上發尖微有霜露,看起來應該是在這裡坐了很久了。

林躍緩緩走近,亭中男子突地睜開眼來,慢慢的站了起來。

看這亭中男子的氣勢,明顯是一個後天高手,而且是一個後天圓滿的頂級高手。

林躍心中一動,開口說道:「你便是李海盛吧?」

李海盛微微點了點頭,眼睛卻看著林躍手中如同木偶一般的蘇別君。

雖然蘇別君是站著的,不過他的眼睛卻是閉著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

他有些擔心的問道:「你把我們少爺怎麼了?」

「放心,他沒事。」林躍伸手拍了拍蘇別君的肩膀,蘇別君頓時懵懂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他睜開眼,李海盛鬆了口氣。

蘇別君四處看了一眼,當他看到李海盛時,表情突然變得狂喜了起來,喊道:「海盛叔,快救我!」

說完,他轉頭看向林躍,威脅道:「你個混蛋,快放開我,你知道我海盛叔是什麼人嗎?他可是絕世高手,絕世高手……」

「啪!」還不等他喊完,林躍便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蘇別君被他扇得轉了一圈,摔在了地上。

「你敢!」

李海盛一看林躍動手就想喝止,卻想不到林躍的速度這麼快,等他喊出來,蘇別君已經被打倒在地。

他頓時一臉怒意的瞪向了林躍,喝道:「住手,快放了我們少爺!」

林躍根本不理會他的叫囂,伸出一腳踩在了蘇別君的頭上,腳尖輕輕一扭,蘇別君頓時殺豬般的痛喊了起來。

「我要的東西呢?」林躍冷聲問道。

看到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少爺被人這樣侮辱,李海盛的心裡十分憤怒,真想衝上去一掌拍死林躍。

他看得出來自己比林躍的實力高上一大截,可蘇別君就在林躍的腳下,他怕自己一動,蘇別君就會把命送在這裡。

他不敢賭,畢竟對方可是個後天高手啊!

李海盛從身後拿出一個長長的袋子,解開口袋,從裡面拿出一個鐵錐子一般的東西。

林躍一看那錐子下面的花紋,頓時確定這就是黃帝九針中的大針,他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喜色。

「你要的東西就在這裡,放了少爺,我就給你。」李海盛將握著大針的手往前一伸,攤開手掌朝林躍說道。

「丟過來!」林躍開口說道。

「你先放了我們少爺!」李海盛說。

「切!」林躍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我傻啊?你可是後天圓滿境界,我只是後天初期,總要防著點你才行,要是我把人放了,你不把東西給我,那我不是虧大了?」

「哼!」李海盛也是冷哼一聲,道:「要是我把東西給你,你不放我們少爺怎麼辦?」

「那就一拍兩散啊!」林躍無所謂的道:「反正這黃帝九針只有一根,我拿來也沒什麼用,不如一拍兩散的好。」

說完,腳上一用力,蘇別君頓時發出了一聲如同殺豬般的叫聲。

「慢著,慢著,住手,住手!」李海盛沒想到林躍真的不顧一切,連忙神色有些慌張的喊了起來。

黃帝九針是小事,蘇別君才是大事,看來他是沒辦法在林躍頭上佔到便宜了。

「怎麼?捨不得了?」看到李海盛的表情,林躍知道自己贏了,得意的一笑,停止了虐待蘇別君,伸出一根手指頭,朝李海盛勾了勾手指頭。

「好吧!」李海盛吸了口氣,道:「東西我給你,不過要是你敢不放我們少爺的話,我敢保證你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說完,李海盛將手中的大針朝林躍丟了過去。

林躍接住大針,手一轉,便將大針放進了手鐲空間里,這個動作讓李海盛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要知道這大針可是比一般的黃帝九針中的大針要大上好幾倍,一根錐子模樣,就算放進口袋裡也是不好放的,這傢伙轉手就沒有掉了,是魔術嗎?

林躍可不管他的驚訝,剛才這老小子說出的那些話讓他十分的不爽,東西一到手,他立刻腳上就用力踩了起來。

蘇別君頓時又殺豬般的叫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