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勇望著幾乎全露的美女主播驚呆了。不知道如何是好。美女主播濕漉漉的頭髮一甩。幾粒水珠就落在了蘇勇的身上,蘇勇頓時打了個冷戰。同時,美女主播的馨香撲鼻而來,蘇勇差點沒有流鼻血。

「去呀。你還楞著幹嘛?」美女主播問。

蘇勇只好去了衛生間。其實。蘇勇不想去。因為美女主播現在的樣子。簡直太弱爆了。

在美女主播催促下。蘇勇只好去了衛生間。其實。美女主播催著蘇勇去洗澡,有她的目的。就是她得換睡衣,蘇勇在跟前。她沒有辦法換睡衣。賓館里,衛生間里有兩條浴巾。房間的床上有兩個睡衣。待蘇勇進了衛生間的時候。美女主播慌忙的將浴巾拿下。換上了睡衣,美女主播換上了睡衣。才感到了踏實。

蘇勇進了衛生間。就看到了衛生間里放著的美女主播的裙子。蘇勇就是一愣。美女主播怎麼不把裙子拿走?放在這裡是不是有意識的勾著他?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如今的年依蘭,終究還是道行太淺。

而自己,這一世,早就不再是那個輕信她的年玉!

她年依蘭的偽裝,一次次的在自己面前被撕開,終究是一次比一次失策。

「你一個庶女,有什麼資格……」年依蘭叫囂著,眼神惡毒。

「對於朱屠夫的死,皇上連調查的心思也沒有,就將你關入詔獄,這意味著什麼,你還不清楚嗎?年依蘭,你背後所依仗的南宮家,你當真以為,南宮家是北齊的天嗎?」年玉冷冷打斷年依蘭的話。

提到南宮家,年依蘭神色微怔。

她沒有忘記,那日在百獸園,紫靈差點兒要了她的命。


可年玉這話,什麼意思?

年依蘭思索著,看著年玉,那臉上的笑容,讓她恨不得撕碎。

南宮家……

莫非,皇上將自己關入詔獄,是在針對南宮家?

可是……可自己,已然是被南宮家丟棄的棋子……

年玉看著她的模樣,頓了頓,繼續開口,「年依蘭,我還告訴你一件事,你知道,那天你被帶走之後,年府發生了什麼嗎?」

年依蘭身體一怔,望著年玉。

年玉那嘴角的揚起的弧度,讓她心裡發慌。

「發生了什麼?」年依蘭開口追問。

年玉卻是故弄玄虛,看年依蘭那急切的想要探知真相的神色,呵呵一笑,卻是沒有再說什麼。

瞥了一眼地上躺著的南宮月,發生了什麼,她不會告訴她,可卻自然有人告訴她!

年玉從懷中拿出一枚藥丸,丟給一旁的程笙,程笙明了她的意思,接了藥丸,塞入南宮月的口中,僅是那剎那的時間,年玉已經出了牢房。

「年玉,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年依蘭朝著年玉喊道,年玉這賤人……怎能就這麼走了?

可年玉彷彿沒有聽見一般,頭也不回的離開。

牢房裡,年依蘭狼狽的坐在地上,望著年玉消失的方向,耳邊,年玉剛才的話,卻是怎麼也揮之不去。

更是沒有留意到,地上原本躺著的人微微動了動。

南宮月頭疼欲裂,睜開眼,入目的陌生環境,讓她倏然防備起來,一轉眼,看到不遠處坐在地上的女子,神色更是一變,「依蘭?你是依蘭!」

「娘……」年依蘭緩緩轉過視線。

南宮月迅速打量了一番年依蘭此刻的模樣,竟也無暇去探尋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立即上前,可是,剛靠近年依蘭,還沒說什麼,年依蘭就急切的抓住了她的手。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娘,你告訴我,你快告訴我!」年依蘭望著南宮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這突如其來的追問,讓南宮月有些摸不著頭腦。


定定的看著年依蘭的迫不及待,眉心皺著,「依蘭,你在說什麼?」

「娘,那日,我被帶走之後,年府發生了什麼?」年依蘭說得更明白了些,望著南宮月的眼裡,熱切不減。

南宮月微怔,恍然明白過來,那日……

「趙映雪果然懷孕了,這還多虧了你的計劃。」

一想到這事,南宮月就難掩興奮,那日,唯獨這件事情是值得高興的。

看依蘭此刻的模樣,南宮月更是要將這好消息告訴她,「依蘭,你沒看見,趙映雪那賤人得知自己懷了孕,當下就昏過去了,哼,那個女人,想跟我斗,最後還不是落得如此下場,正好那日皇上也在,那肚子里的孩子,就算是她想打掉,也要再三權衡,哼,她要是將那胎兒怎麼樣了,我定會想法子,連晉王府也要牽連進來,到時候……呵,這個孩子只要在她肚子里一日,她趙映雪就要日日受著折磨。」

「依蘭,你那日所說,給趙映雪喝下的葯,到底是什麼秘方,也實在是有效……」

南宮月說著,一遍又一遍的強調著年依蘭的功勞,似乎想通過這樣,安慰依蘭這些時日在詔獄里所受的苦。

可是,她卻怎麼也沒想到,隔壁的牢房裡,這一切,一字不差的被人聽了進去。

趙映雪緊咬著牙,身體隱隱顫抖著。

那邊南宮月的話,不停的在她的耳邊回蕩。

證據……這就是年玉給她的證據。

設計這一出,讓她親耳聽到。

沒有什麼比這樣讓她們親口承認,更加的真真切切。

雖然之前就已經猜到,這事情是南宮月他們所為,可此刻聽著,心中卻是另外一番滋味兒。

年依蘭的計劃嗎?

回想那幾日的經歷,那個蒙面女人每天灌她喝下的葯……那裡面,並非只是迷藥,還有南宮月口中所謂的秘方嗎?

趙映雪緊攥著拳頭,胸中的恨意,肆意翻騰。

是他們……

是他們設計這一切,害她,折磨她,讓他看到她那樣狼狽的模樣……

趙映雪的手,下意識的撫在小腹上,突然,那手一緊,心中彷彿是做了什麼決定。

牢房裡,風雲變幻。

年玉從詔獄出來之後,一路在黑暗中穿梭。

出詔獄之前,她就已經換下了那一身囚衣,此刻的她身上穿著一身的黑,隱沒在黑夜之中,那張臉也迅速做了處理,絡腮鬍子,儼然一個粗獷的漢子,完全看不出絲毫本身的模樣。

懷中,揣著兩樣物件,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年玉拿了那信號彈中的一枚,往空中一放。

漆黑的夜空中,那信號彈在夜空中,綻放出燦爛的顏色。

年府,傾玉閣內,趙逸的房間里,元德帝親自守著,蕭然在開著藥方。

房間外,年曜和年家的幾個姨娘,先前本也候著,可沒多久就被遣散。

此刻,傾玉閣的院子里,除了楚傾率領的禁衛軍,密切保護著傾玉閣內的安危,唯獨留下的,還有驪王趙焱。

剛才,聽聞趙逸醒來,他匆匆趕來之時,趙逸又昏睡了過去。

如今,已經過了一個時辰,房間里的診治依舊沒有結束。

瞥了一眼房間里,靠在椅子上的年玉,趙焱的眸子微沉,不知為何,心中總是有些不安穩。

這個時辰,詔獄那邊,該已經動手了吧!

剛如此想,夜空中,那燦爛綻放的顏色落入眼中。

紅色!

當下,趙焱的心裡便鬆了一口氣。 其實。美女主播將裙子放是衛生間也是無奈之舉。因為美女主播裹著浴巾。怕浴巾掉下來。就不能拿裙子,美女主播得有手扶著浴巾。於是。就見裙子放在衛生間里。

蘇勇忽然發現。有個濕-淋淋的白色的內內就晾在了晾衣桿上。這個發現讓蘇勇震驚。姥姥的。美女主播不是有意的暗示他吧?看來一會有好戲了。

蘇勇一邊淋浴。一邊望著美女主播的內內、有些心動了起來。


美女主播的內內簡直太好看了。是那種蕾絲動感的那種。蘇勇的目光一下子就盯在了美女主播的內內上了。

蘇勇就這樣。一邊欣賞著美女主播的內內。一邊洗澡。感到相當爽。

待蘇勇洗完了澡。也裹著一條浴巾走了出來,這裡沒有別的衣物可以遮擋身子的。只有浴巾。於是。蘇勇望了望他的那重要的部位。看看是否突兀。要是突兀就顯得尷尬了起來。

不過。蘇勇發現。還是有些突兀。畢竟那兒有個活物。蘇勇盡量將那弄平了。不能讓美女看著不舒服。

於是,蘇勇就小心翼翼的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看到美女主播已經換上了睡衣,坐在床上看電視。

美女主播見蘇勇這身打扮出來了,頓時羞紅了臉。蘇勇那兒怎麼那麼高啊?美女主播心裡狂跳了起來。

蘇勇也感到他現在的樣子不太好。他想換個睡衣,可是,美女主播在這兒,他怎麼換。他不換吧,又不好。於是,蘇勇猶豫了起來。

「蘇勇,你怎麼這樣啊?」美女主播問。

「你剛才不也這樣嗎?」蘇勇問:「衛生間里就有浴巾。你想讓我穿什麼?」

美女主播被蘇勇這麼一問,頓時啞口無言了起來。是啊。蘇勇不穿浴巾能穿什麼啊?

蘇勇見此情景,就直接的鑽進了毛巾被裡。然後。就將浴巾脫了扔了出去。美女主播看到這種情況,頓時目瞪口呆了起來。不知道蘇勇想幹嘛?蘇勇怎麼不穿衣服啊?

「蘇勇。你想幹嘛?」美女主播問。

「睡覺啊、」蘇勇道。同時,蘇勇望著美女主播,美女主播睡衣的領口處,露出了一截動人的雪白。蘇勇有點心旌搖曳了起來。

「你睡覺不穿衣服啊?」美女主播驚訝的問。

「你睡覺穿衣服嗎?」蘇勇反問。

美女主播頓時啞口無言了起來。同時,臉頰緋紅了起來。顯得非常的嫵媚了起來。

美女主播沒有理由讓蘇勇睡覺穿衣服。這是蘇勇的自由,但是。現在蘇勇睡在她的床上。他不穿衣服怎麼行啊?

「蘇勇。怎麼著你也得穿個睡衣啊。」美女主播道。

「你在我跟前我怎麼穿?」蘇勇問:「我要是在你跟前穿衣服。你是不是把我什麼都看去了?」

「那我去衛生間里躲一下。」美女主播站了起來。就想下床。蘇勇慌忙道:「不用。我睡覺不穿衣服。我穿衣服睡不著。」

「那怎麼行呀?」美女主播問:「有我在。你怎麼著也得穿衣服啊。」

於是。美女主播就下了地。在美女主播下地的時候,蘇勇看到了美女主播的雪白美︶腿。晃得蘇勇睜不開眼睛。蘇勇情不自禁的舔了舔舌頭。美女主播剛才的姿勢簡直太美了。

美女主播真的去了衛生間。蘇勇望著美女主播遠去的身影。心情波動了起來。蘇勇覺得還是穿上睡衣吧。既然美女主播都這樣了,他要是再不穿睡衣。就會惹怒了美女主播。

於是,蘇勇就穿上了睡衣。沖著美女主播喊道:「好了。」

美女主播就拿著他的裙子,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美女主播寬鬆的睡衣里露出一截動人的溝壑。一下子就將蘇勇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

美女主播見蘇勇換上了睡衣。她有些踏實了。剛才蘇勇沒有穿衣服。讓她感到害怕。不過,蘇勇睡在這兒。還是讓她感到擔心的。

「蘇勇。你真的在我這兒住嗎?」美女主播問。

「怎麼?後悔了嗎?」蘇勇問。

「那到不是。」美女主播道:「我覺得咱倆在一起住不妥。我還是給你開個房吧。」

「這都幾點了?」蘇勇問:「這個時候開房等於白扔錢。還在這兒將就一下吧。」

「那你不能過界。」美女主播道。

「過什麼界?」蘇勇問。

「我划個邊界。你不能過。」美女主播道。

「好吧。」蘇勇想起了一個笑話說:有一對網友開房。女劃了個界說。你不能過界,你要是過界了。就是禽~獸。男的一宿也沒有過界,他們相安無事。到了早晨女的給男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男的問。我沒有過界啊。怎麼打我啊。我也不是禽~獸?女的道。你禽~獸不如。男的道。那咱們爬山去吧。女的說。你連枕頭不都爬不過。還爬山呢。蘇勇想到這個笑話。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美女主播驚訝的問。

「沒事。」蘇勇道。

「蘇勇你一定在打我的主意。我告訴你。你別打我的主意。那樣不好。」美女主播道。

「怎麼會呢。」蘇勇望著美女主播。美女主播上了床。將她的裙子疊好。放在了床頭柜上。

然後。美女主播就拿著另個被褥躺了下來。蘇勇更加的激動了起來,美女主播就躺在他身邊。他是不是跟美女主播發生點什麼故事?要不不發生什麼故事。他就禽~獸不如了。

「蘇勇,你在想什麼?」美女主播問。

「沒有想啥啊?」蘇勇道。

「睡覺吧,時間不早了。」美女主播道:「關燈,燈在你那邊呢。」

蘇勇只好將燈關了、不過。床頭櫃的燈還亮著。這種燈光挺暗的。照在室內顯得曖昧了起來。蘇勇不希望檯燈關咯。 棲鳳亂江山

美女主播一伸手,就將檯燈給關了。室內頓時黑暗了起來。蘇勇就對美女主播想入非非了起來。

蘇勇眼睛經過了一點黑暗。漸漸的適應了黑暗了。通過窗外零星的燈光。蘇勇能清晰的看到美女主播迷人的曲線了。這一發現。讓蘇勇大喜過望了起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蘇勇潛伏在黑暗裡。他時刻在關注美女主播的情況,美女主播就躺在他的身邊。他借著外面的燈光。內容清晰看到美女主播身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