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韻抿抿唇沒說話,態度倒是很明顯了,爾妍立刻道,「你要是不想下去,我幫你去打發了他。」

說着就要轉身去下樓,但卻被蘇韻伸手一把攔下了,「不用。」

「那你?」

只見她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不緊不慢的說,「您好,我要投訴有人在公眾場所亂投放垃圾,污染生態環境。對,地址是……」

武爾妍和趙欣相互對視一眼,齊齊沖她比了個大拇指。

大廈樓下,洛遠航懷裏抱着一大捧紅艷艷的玫瑰花束,他精神抖擻的站在那裏,等待着蘇韻。

抬手捋了一下自己的碎發,來之前特意精心打理過了的,又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裝西褲,熨燙的筆直,渾身上下一塵不染的,他隱約還記得,蘇韻說過喜歡白色,覺得白色很純凈很好看,所以他特意穿了這麼一身,自己還能記得她的喜好,她一定會被自己所打動的。

然而站了好一會兒,也沒見人下來,反倒是來了幾個穿着制服的人,走到他的面前先敬了個禮,「您好,方才那些氣球都是您放的嗎?」

洛遠航:「……」

「是,是我,怎麼了?」他沒搞清楚這幾個人是幹什麼的。

「有人投訴你在公眾場所投放污染性垃圾,污染公眾環境,請你和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對方說道。

「……」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洛遠航哪裏肯就範,「我不就放了幾個氣球,怎麼就污染環境了?再說了,街上成天賣氣球的也沒見你們抓啊!」

「幾個氣球是沒什麼問題,但當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並且會對投放場所造成影響,引起一定後果的,就要承擔後果和責任了。」

洛遠航很是不服氣,「我引起什麼後果,什麼影響了?」

動了動帽子,其中一人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你影響了別人辦公,有人投訴的。」

「我……是誰投訴的?誰投訴我的!你告訴我,我要當面問一問怎麼影響他辦公了!你們別動我,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

被大庭廣眾下這樣帶走,也未免太沒面子了,可他越是掙扎謾罵,對方就對他越沒好感。

本來這樣的事,罰款了事也就算了,但是他既然那麼不配合,人家也就公事公辦了。

洛遠航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精心策劃的這樣一場感人肺腑的浪子回頭,竟然還沒開場就結束了。

他甚至連蘇韻的面兒都沒見到,就被環保的人給帶走了。

站在樓上的辦公室里,居高臨下的看完了這一場鬧劇,趙欣和爾妍都覺得格外的爽。

「韻姐,厲害啊!我以前都沒看出來你還有這種手段,不動聲色,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打敗敵人。」爾妍連連誇讚,「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想想都很解氣,以前洛遠航那副冷淡又高高在上的模樣,好像蘇韻為他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一點感激之情,現在想耍花招哄人回頭了?天下哪兒有這樣的好事!

真當人是什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啊!

「無聊!」搖了搖頭,蘇韻就蹦出這麼兩個字來。

她也不清楚洛遠航鬧這麼一出是要幹什麼,但不管目的是什麼,這樣的行為都很幼稚和無聊。

鬧得聲勢浩大的,生怕人不知道一般,可他們之間,不是早就已經完了么。

辦公室外面的同事們還在議論紛紛,他們也不知道投訴電話是蘇韻打的,只看到男人被穿制服的人給帶走了,頗有些惋惜。

「好了,都安心工作吧,跟你們都沒關係!」趙欣擺擺手示意大家都不要再討論了。

轉回身關上房門,趙欣看向她,「現在是消停了,但是難保他不接着鬧出點什麼來。你打算就這樣一直不見他嗎?」

「再來再讓人把他抓走!」爾妍哼哼道。

「那要鬧幾回呢?公司的人看到該怎麼想呢?還有,我記得你現在有新男朋友了對不對?那如果讓你男朋友知道了,他會怎麼想?」趙欣冷靜的分析。

她這麼一說,爾妍也才想起來,「對啊,那司……」

後面的話戛然而止,她沒敢往下說下去,只是欲言又止的看着蘇韻,想說司大總裁如果知道了,事情不得了啊。

「我會了結這件事的。」她淡淡的說。。 劉震欲要擺出困龍陣,畢竟葉星不知道陣法,他作為老人,還是熟悉陣法的。

面對化神境的大妖,只有困龍陣才能和對方相抗衡了,要不然的話,一個化神境的大妖,可以把他們這些人殺透。

然而面對劉震的好意,葉星卻是有些意氣奮發的道:「不必。」

這並不是葉星有其他想法,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試問,一個區區的金丹境修士,怎麼會願意找化神境的大修士拚命呢?

畢竟擺出困龍陣,是可以和對方糾纏,但是對方陣營中,還有一個單蝴蝶,還有一個神秘的化神境高手,再加之眼前的這位化神境大妖,目前知道的就有三大化神境高手了。可以說,今天晚上兇險萬分,一個不好,他們一個人也休想逃出去。

所以他現在要做的是,和對方速戰速決。畢竟另外兩大化神境,還被巨人光繭拖着呢,這就是他們唯一的生機了……

「那你小心。」劉震不由擔憂的道。

葉星也不答話,直接向著化神境快速衝來的身影沖了過去,他竟然選擇了主動進攻。

「找死!」化神境明顯被葉星的舉動激怒了。

只見他遠遠的,就是一掌向著葉星拍來。

恐怖的掌力,形成了一道長長的衝擊波,如一隻大鳥,拖着長長的尾巴,幾乎是擦著葉星的衣服而過。

「好厲害。」葉星忍不住感嘆,不愧是化神境強者。

不過……

葉星想到這裏,一枚雲爆晶就招呼向了對方,即使以化神境的生猛,前沖的身影都不由微微一頓。即使化神境,被雲爆晶正面擊中,那他也是不好受的。

沒有人願意品嘗這個滋味,化神也不例外。

「嗯?」可是,就在妖族化神境準備躲開的一瞬,那雲爆晶竟然拐了一個彎,向著他的面門衝來,而且速度極快。

「找死!」化神境抬手,就是一掌向著雲爆晶拍去,他要把這個東西拍落。

可是葉星操控的這個雲爆晶,實在是太靈活了,化神境的這一掌竟然拍了一個空。

「這怎麼可能?」幾乎人群中,不管是妖族還是人族,都不由震驚。

葉星到底用了什麼手段,竟然可以避開化神境的拍擊,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而此時,一掌落空的妖族化神境,也不由的惱羞成怒,他竟然讓一個小輩給耍了……

而此時,葉星卻是在心中冷笑。要想拍擊到他的操控,可沒有那麼容易,須知他的前身可是完完全全的掌握了『飛劍術』的。須知飛劍術可是號稱最難以修成的神通,因為此術對施術者的修為以及神識要求,都實在是太高太高……

雖然現在的葉星,仍然不能施展出飛劍術,但是運用操控飛劍術的技巧,操控一下雲爆晶,那簡直是大材小用了。

就這,他還沒有把雲爆晶的速度發揮到極限,要不然的話,對方要捕捉到雲爆晶的影子就更困難了。

須知操控飛劍術,第一要訣就是快。一快破萬法,這才是飛劍術的主旨,才能數十里以外,取敵人的項上人頭。才能不負飛劍術,名滿天下的名頭。

可是葉星知道這些,其他人卻是不知,所以他們都不由震驚的看着葉星,為葉星的手段所折服。

「給我死!」妖族化神強者大怒。他拍了幾次,都沒有拍到雲爆晶,竟直接不管不顧的向著葉星衝來,他要一力破萬法。

「哼!」葉星冷笑,又一枚雲爆晶,向著妖族化神強者射去。兩枚雲爆晶,葉星操控起來也不由微微有些吃力,但好在並沒有到他的極限,他還能應付。

「嗯?」妖族化神強者,有些不耐煩了。遠距離拍擊不能奏效,他還不能靠近一些再發力嗎?

其他人覺得靠近了可能會有危險,可是他可是化神境大能,感應氣息何等敏銳?稍有不對,他就退走,葉星能耐他何?

果然,化神境就是化神境強者,當他靠近了雲爆晶后,很容易就一掌拍中了雲爆晶。甚至在他恐怖的力道下,雲爆晶直接被他拍的四分五裂……

「卧槽。」葉星忍不住卧槽一聲。他還想着在靠近一些就爆炸,結果妖族化神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還沒有來得及引爆,雲爆晶就被對方拍碎了。

「哈哈哈哈哈……」而妖族化神境強者,更是發出了痛快的大笑聲。並聲音遠遠的傳播了開來:「雕蟲小技,不值一提。」

在眾妖面前,終於挽回了一些面子,他作為妖族的王者,自然是要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葉星又向著對方扔了一枚雲爆晶過去,這次卻是不能這麼貪心了,應該看到他靠近的時候,就立即引爆。要不然對方的速度太快了,自己還來不及言出法隨,雲爆晶就被對方拍的四分五裂了。

葉星暗暗的想着,雲爆晶已經劃了一道弧線,向著對方飛去。

果然,妖族化神境強者,又一次快速向著雲爆晶飛來,並且如法炮製……

可是這次,他手剛剛抬起,雲爆晶就轟的一聲,爆炸了開來,恐怖的衝擊波,轟擊的妖族化神境強者,護體靈氣都奔潰了,甚至衣服都被撕碎成了渣渣,並露出了一身黑黝黝的皮毛。

「啊——」妖族化神境,仰天怒吼。並不是傷的有多重,而是讓他面子徹底丟光了……

然而利用這個空檔,葉星馬上又引爆了另一枚雲爆晶,讓你叫,不好好的躲閃躲閃,還有工夫亂叫。

幾乎是貼身,這枚雲爆晶比上枚雲爆晶,還要讓得妖族化神境強者狼狽,甚至他的皮毛都被炸的脫落,嘴角更是有着血跡滲透而出。顯然這枚雲爆晶,讓他真正的受了一些傷。

「我要殺了你!」妖族化神境強者,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了這幾個字。

「……」然而葉星又哪裏有空,理會他的威脅,幾乎這一瞬,又扔出了兩枚雲爆晶。他要速戰速決,要儘快把對方炸怕炸傷,才沒有心思和對方扯淡呢。

。聽着玉商璽說的話好似自己受了多麼大委屈似得,將自任全部推給梵傾天,更加暗指木國粗魯兇殘,在場的百官皆是面色有些不太好的看着玉商璽,牙齒都忍不住磨起來了。

而玉商璽的話卻是讓梵…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五百四十三章、驚心動魄的較量 「沒什麼好奇怪的。」九陽彷彿猜出了他的內心想法,分析道:「他們很可能是找地方苟起來了。」

五毒刀不是很能理解:「訓練賽也苟?這可不是路過的風格啊。」

九陽無奈的聳聳肩:「那就不知道了,他們既沒有別的隊交手,也沒有出現在弓城附近,誰知道去哪了。」

九陰的注意力倒沒放在這上面,她在看地圖:「還有一個半階段就到決賽圈了,如果弓城被刷走,我們需要做好下一步轉移的準備。」

五毒刀跟着看地圖,他看的主要是仍呈現彩色光點的區域:「目前還剩下二十一處安全區,地圖北面十七處,南面四處,而弓城位於北面,處在這些安全區域的最中心。我感覺不用轉移,因為這裏很難被刷走。」

「萬一被刷走了呢?」

「那也沒關係,我們可以出城,轉到東邊兩百米外的馬棚,或者西邊一百五十米外的野區。」五毒刀沉着冷靜的分析著,與之前撿去戰利品時大呼小叫的他截然不同,好似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早已考慮到了退路:「但這樣一來,我們就有可能在兩處地點與其他的隊伍遭遇,從而發生戰鬥。」

「有人就打,怕什麼!」九陽不以為意:「我們可以偷襲,爭取先手。」

「好,那你們先做好轉移的準備,看第七階段是什麼情況。」

【倖存者】的賽場上,四階段至七階段是戰鬥最為激烈的階段,很多隊伍都會在這階段瘋狂調人。

就在俠影戰隊安然無恙的待在弓城,平安順利的過渡到六階段時,場上的玩家已來到了僅剩40人的程度。

外面戰火連天,他們在城裏毫髮無傷,大量的系統淘汰提示依次閃過,干臟活累活的工具人六脈神劍顯有些吃不消了。

「八卦掌,幫我記信息!」

「在記,別急。」

兩人不斷在語音交流,向隊伍彙報其他隊伍的傷亡情況。

終於,第六階段結束。

地圖上散發着亮光的二十一處彩色信息——頓時暗下去一大半。

五毒刀連忙看去,然後失望的發現……弓城被刷走了。

而他之前曾提過的東邊馬棚,西邊野區也都不在其中。

上個階段二十一處安全區,如今只剩下了四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