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頭俯下,幾乎貼在地面。伴隨著一聲大吼,只是不知是從蛇嘴裡出,還是從瓦薩的嘴裡出來的。

而那一陣罡風,卻是讓趙炎和酷赤圖紛紛止步。

酷赤圖嘗過這罡風的厲害,頓時感受到瓦薩沒有說謊,合體之後的他力量的確比以前還要強大了。之前是裝死,所以很爽快的倒下。但現在他不願就此喪命,只得豁盡全力的阻擋。

他雙手反握住寶劍,狠狠的往土裡插了進去。但儘管如此,罡風依舊將他吹退百多米,才緩緩的停了下來。那寶劍和酷赤圖的手上,都結上了一層藍sè的冰霜。若不是酷赤圖不斷的向外散的聖焰,恐怕早就成冰雕了。

相比酷赤圖的狀況,趙炎就要倒霉多了。罡風一來,他和夢寒二代便洶湧的在半空中亂竄。直到旋轉了好幾個圈,趙炎才從半空中摔了下去。這一摔雖然被阿二急忙回來加持了龍鱗,但依然傷的不輕。

一陣罡風拂過,看似溫柔,其實凶厲的厲害。古烈斯秋急忙攔在趙炎的前方,任由那冰霜自腳下升去,向上半身蔓延。。

趙炎愕然的睜大眼睛,大聲喝道:「師傅!」

喝!古烈斯秋大聲一吼,雙臂展開的同時,恍如一朵火蓮綻開,將所有的寒氣和冰霜都衝散。

古烈斯秋回過頭,沒好氣的看著趙炎,道:「叫個屁啊!老子又沒死!」

儘管被師傅罵,趙炎的心裡還是十分開心。他剛才最害怕的,就是古烈斯秋出什麼事。趙炎嘿嘿的笑著,卻被古烈斯秋一把急忙向後拉去。

古烈斯秋將趙炎扔在輝明多斯旁邊,道:「臭小子,你就呆在這裡。以你現在的水平,連這遠古巨獸的毛都傷不到,別湊熱鬧了。」

「糟老頭,你可不能小看我,好歹我也是你的傳人不是?」

「傳人?等你把奧義修鍊到第七層再說!只有那樣,才算得上是奧義真正的繼承者。」

「糟老頭,當初收我的時候怎麼說的?現在就不認賬了?好傢夥,我從現在開始就不修鍊了!讓你的絕學失傳!我看你認不認!」

「小子!做事不能這樣絕啊!」

「我就絕了,怎麼著?你咬我?」

「你以為我不敢?」

「那你試試?」

吼!思多晶獸一聲怒吼,瓦薩皺眉道:「你們還真是夠煩啊!」

思多晶獸話未落音,古烈斯秋又狠狠的施放出古烈斯的奧義第六層,酷赤圖也施展了聖光劍,突然衝天而去,朝蛇頭上的獸人臉刺去。。

四人默契的,都判斷出了思多晶獸的弱點。除了眼睛,便是瓦薩的那張臉上。其實就算他們判斷不出,也只能這樣做。畢竟思多晶獸的皮膚,看上去晶瑩剔透,光滑細嫩。但其實比龍身上的鱗片還要堅硬。並且除了堅硬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便是光滑。這也是酷赤圖這樣的強者,換作一般的攻擊和武器,在觸碰到思多晶獸皮膚的那一刻,便順滑的沿著皮膚紋路的另一邊滑去了。

面對六條炎龍和聖光劍的同時襲來,思多晶獸再也沒有了膽怯。

他全身彷彿突然一緊,接著兩隻前足抬起,往地面上狠狠的一踏。頓時一陣灰霧從腳下衝天而起,伴隨著「轟隆隆」的響動聲,從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炎龍和聖光劍的威力還和思多晶獸保持一定距離便被那股強烈的氣勁給化為虛無。就連遠處的戰場上,有許多下盤不穩的士兵也紛紛被震的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見狀,酷赤圖和古烈斯秋傻了眼,這倆個處在大6巔峰上的強者,竟同時傻了眼。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究竟是一股怎樣的力量。

瓦薩的面容浮現出一絲猙獰的微笑。

下一刻,蛇嘴大開,一陣陣海浪呈扇形向外噴shè而去。

酷赤圖和古烈斯秋防不勝防,在試圖躲避的前一刻被海浪淹沒,並隨著海浪向遠處沖打。

輝明多斯急忙展開雙臂,雙掌各蓄一個「保護術」,yù給酷赤圖和古烈斯秋加持上去,以減少他們的傷害。然而此刻,他偏過頭,見一對蛇眼正直勾勾的盯著他。

嚓!輝明多斯的腦海里,彷彿一塊水晶突然破碎。

毫無徵兆的,輝明多斯被彈飛數米,在地上翻滾著。只是這一望,竟然就突破了輝明多斯的jīng神防線。。

這樣的力量,已經讓趙炎用自己的知識無法理解了。

海浪也逐漸消退,大地上出現了三個老者的身影,他們趴在地上,傷痕纍纍。

隨即而來的,是瓦薩得意的大笑聲。「哈哈哈!人類三大強者已被我踩在腳下,你們還能戰嗎?如果不能再戰,就讓我在此為你們海葬吧!」

「可……可惡……」出乎意料的,年紀最長的古烈斯秋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緊咬著牙,像是在忍受著身體上傳來的痛苦。他右手抓住左手,一點一點的挺直著身體。

趙炎回過頭朝古烈斯秋望去,見他是那麼的艱難。而自己的心,卻是那樣的痛。


原以為波克已經是進攻洛斯宮最大的威脅了,但沒想到,還有遠古巨獸這樣的主角一直潛伏在暗處。

趙炎有些惱火,他原以為一切在他的算計之中,但現在才現,自己卻早就被別人算得死死的。

黃德格羅斯,你已經想好,要在這裡收我的命了吧!

瓦薩根本就沒有理會趙炎,他微笑的看著勉強爬起來的古烈斯秋,道:「大6第一火系魔導師,果然堅強啊!」

古烈斯秋怒瞪著瓦薩,無數的火氣從鼻孔,耳孔,掌間釋放,然後圍繞著身體纏繞。。他紅sè的雙眼逐漸開始燃燒,在那滾滾的火焰中,包含著憤怒和急躁。

瓦薩搖搖頭,淡道:「沒用的,那七條炎龍已經是你的極限了。可是……他卻根本對我造成不了一絲傷害。」


古烈斯秋沒有說話,依然蓄氣。

與此同時,酷赤圖突然站了起來,他雙腳猛的力,整個人竟在瞬間飛躍到了空中。

古烈斯秋和酷赤圖的配合十分默契,這大概和他們年輕的時候一同作戰的過去有關。當年,愛櫻騰,古烈斯秋,酷赤圖是多麼完美的組合啊!

沒有任何語言的引導,酷赤圖躍向空中,和古烈斯秋保持一上一下,一天一地的格局。這樣的格局,大大的加強了思多晶獸的防守難度。

可是思多晶獸卻並不如他們所想的那樣,他根本就沒有防守的意思。而是出乎意料的,主動的向出攻擊。

這一次,張開的不是蛇口,而是瓦薩面容上的那個嘴巴。。

他大嘴猛的一張,突然間擴充的無比大,彷彿蛇頭上多出了一個偌大的血洞。一陣陣紅藍相間的能量衝天而起,彷彿沒入雲霄。直到能量旋轉光柱消失,那血洞才癒合,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能量沒入雲霄,彷彿就沒有了反應,四周突然間靜的出奇。

而就在此刻,古烈斯秋和酷赤圖的攻擊同時釋放出去。

啪!啪啪!

兩道紅sè的閃電突然砸下,正正的擊打在古烈斯秋和酷赤圖的身上,將他們剛剛釋放出的絕招全部給壓縮回來。倆人愕然的睜大眼睛,每一個神經彷彿都已破壞,每一根血管彷彿都爆破,當閃電過後,倆人癱軟的倒在了地上。

趙炎詫異的朝倆人望去,倆人雖沒有完全斷氣,但倒在地上卻不能動彈。只是倆人的眼珠瞪的老大,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十分痛苦的樣子。

輝明多斯也同樣趴在地上,思多晶獸那一望,似乎讓他再也無法站起來。他痛苦的看著對面的古烈斯秋,眼裡充滿了絕望。。

他眼裡劃過一道落寞。「難道……我們就在敗在這裡了嗎?」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要知道……我的願望還沒完成啊……」

「黑暗殿堂……」

「恢復光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思多晶獸挺直著身軀,蛇頭在百米高空俯視大地,瓦薩那猙獰的臉上,浮現出恐懼的笑容。

「今天!人類三大強者將會死在我的手中!明天,又會有更多的強者死在我的腳下!我,獸人祭司瓦薩,將會做出任何獸人沒有做到的事!我能讓所有強者喪生!我將成為這個大6的霸主!獸人,萬歲!」

「神皇!」趙炎獃獃的望著思多晶獸後方,驚道。

啪!一股大力自趙炎的胸口轟然出現,將他擊飛出去。

瓦薩笑道:「人類啊!不要耍這樣的小把戲了。今天你們都將死在這裡,你們……」蛇頭微微轉過去,道:「還有那些密密麻麻的人類。。」


瓦薩耀武揚威的仰頭,道:「而且,就算是神皇來了,那又如何呢?擁有了思多晶獸的力量,他神皇又能奈我何?哼哼哼……就算他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的!打敗了神皇,我就是大6真正的霸主了!」

趙炎擦了一口嘴角的鮮血,怒氣騰騰的盯著瓦薩,道:「神皇?神皇難道就是這個大6最強大的存在嗎?大6有多少強者隱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又是你能殺的光的嗎?」

瓦薩淡道:「不,不不……我並沒有那麼守規矩。哪種遊戲好玩,我就會選擇玩下去。這樣……我的人生,又將有意義了。」

頓了一下,瓦薩朝古烈斯秋望去,道:「恩……看來還有一口氣嘛!那麼,我就先從你開始吧!」

思多晶獸的身體慢慢的蠕動,朝古烈斯秋走去。那猙獰的面容,突然詭異的一笑。

趙炎,輝明多斯,酷赤圖同時抬起頭,看著思多晶獸。他們知道不妙,思多晶獸要對古烈斯秋下手了。

思多晶獸終於出了只屬於他的聲音,「你不是想吃我的肉嗎?那麼……我就先吃了你吧!」

帶著瓦薩貪婪的笑容,思多晶獸張開大嘴,朝古烈斯秋咬去。

一陣風自輝明多斯眼前掃過,輝明多斯嘆道:「開始是師傅救徒弟,現在是徒弟救師傅了……」

喀!

瓦薩的面容突然僵住,那原本要把古烈斯秋吞進肚子里的嘴巴此刻竟被一個瘦小的人類給抓住。趙炎攔在古烈斯秋的面前,用兩隻手抓住思多晶獸上下頜,不讓他合攏。 一處風雪兩白頭 ,翻過肩頭,順著手臂向掌間涌去。恰是這源源不斷的火能量,才是趙炎能用手硬生生把蛇嘴扳開的原因。

瓦薩的驚訝並沒有持續多久,下一秒,他反而生出了惋惜之sè。

一陣寒意自趙炎的心間滋生。他本能的朝蛇嘴中望去,只見一條火紅的長舌伸了出來,並向他的胸膛捅去。

龍鱗護體!火舌也至!

啪啪!

趙炎只感受受到一股強大的撞擊,止不住的向後飛去,落向地面后,又上下彈動了幾下。一股強大的氣流在體內亂竄,每到一處,相應的產生巨大的疼痛。如此反覆,趙炎已痛的說不出話來。

在這一刻,任何的抵擋情緒陡然間消失。彷彿整個人掉入了空間的亂流,無論如何儘力,如何拚命,都再也觸摸不到空間的邊沿。

一切是那樣的無助……

看著四個倒在面前的身影,瓦薩很是自豪,蛇頭瀟洒的在空中搖晃。他大笑道:「在遠古巨獸的面前,你們都是垃圾!你們四個強者給巨獸做食物,這最合適不過了。哈哈哈哈哈!」

古烈斯秋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看了遠處的趙炎,只見他趴在地上,紋絲不動,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一陣憂傷自古烈斯秋的心裡滋生,千言萬語憋在喉中他說不出口。最後,他落寞的朝輝明多斯看去,只見他也正看著自己。古烈斯秋用盡全力,也只能出非常弱小的聲音。「我好吃了一輩子,難道最後要被吃了么?」

輝明多斯似是聽見古烈斯秋的話了,苦澀一笑。

酷赤圖勉強的活動了幾下手指,但卻也無力再爬起來。


而趙炎,從落地后,便一直未能動彈。

遠處,波克躲過碧爾絲菲一擊,徐徐向後飛去。他遙望著思多晶獸的方向,微微皺眉,自語道:「炎,你不行了嗎?」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天空早已脫離了自然的法則,被幾位強大存在的激斗換上了異樣的sè彩。時而碧藍萬里,時而紅光漫天。懸挂在空中的烈rì,反而變成了陪襯。

遠古巨獸挪動著萬斤重的水晶蹄,每一次踏下,地面上都會相應的多出一道大坑。看似很輕巧,但其中的力量卻是無法估計的強大。

只要他願意,古烈斯秋早就在他的蹄下死去。但他似乎並沒玩過癮。他吐出長舌,將古烈斯秋翻過來,又推過去,最後用舌頭將他捲起來,舉向天空。

他得意的看著眼前的獵物,那貪婪興奮的目光似要將獵物一口一口的咬下。

古烈斯秋,這位處在人類社會力量巔峰的老者,幾乎已經絕望。他望著遠處倒在地上的趙炎,面上又多出了一陣哀愁。

他很清楚自己的年紀,這離死亡已經沒有多遠。他死不要緊,至少他的獨創絕學,「古烈斯的奧義」還在艾雅大6創造輝煌。而且他也堅信,這套絕學在趙炎的手中,一定會創造出比自己更加出sè的成績。

他不希望趙炎有事,真的不希望。

無論是私心還是公心,他都不希望趙炎就此喪生。。

每個人都不願輕易的死去,何況還有未完成的事。輝明多斯掙扎著,企圖施展聖術先將古烈斯秋救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