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沒有張口,卻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猶如驚雷,在帝明耳邊炸開。

帝明臉色一變,幽露靈泉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是炎陽宗崛起的希望,怎麼可能輕易交出?

他會躲藏在這裡,就是為了避免幽露靈泉被西賀宗的人搶奪,誰能想到,來到這裡,又遇見了一個想要搶奪他幽露靈泉的存在。

而且這個存在,還是一條蛟龍,可謂是倒霉透頂,帝明也在想,難道今天黃曆出錯,不宜自己出門?

就在他沉吟的時候,轟隆隆的聲音又響起:「人類少年,將你身上的幽露靈泉拿出來吧,拿給本龍服用,本龍將會給你無窮的好處。」

帝明聞聲,還是閉口不言,他知道這是蛟龍在誘惑自己,天知道,自己交出幽露靈泉后,會不會被對方殺死,他在觀察,觀察對方的處境。

此時的蛟龍被冰封,而且如一根雨夜中的殘燭,隨時都要熄滅,這種狀態,應該對自己造不成威脅,而且,蛟龍被一把寶光粼粼的神劍鎮壓,還能動彈嗎?

「人類少年。」

蛟龍彷彿看出了帝明的心中所想,聲音冷漠道:「你是不是看本龍狀態不佳,就以為本龍對你沒有威脅?信不信本龍動一下眼皮,就能將你送進地獄?」

「是嗎?」帝明揚了揚眉,幽露靈泉,是絕對不能拿給對方服用的,他想都不用想,對方吸收了自己的幽露靈泉,肯定是想逃出這裡,到時候哪怕再恢復一星半點的修為,自己被對方斬殺起來就更輕鬆了。

「你動一下眼皮就能殺死我?」

帝明一臉平靜的道:「如若你有這種能力,為何不直接把我殺了,將幽露靈泉搶奪過去呢?這樣不是更簡單?」

此話一出,可謂是一語驚人,帝明竟然敢跟一條蛟龍對峙,可謂是完全不知死活。

其實,帝明並不是莽撞行事,幽露靈泉是萬萬不能交給對方的,這個時候,他如此說話,就是在賭,賭蛟龍不敢對自己出手,賭蛟龍沒有實力再對自己出手。

「人類少年。」

蛟龍看見帝明那平靜的神色,嘆玄道:「殺死你,就跟殺螞蟻一樣簡單,但本龍不想造殺孽,因此放你一條生路,你還是將幽露靈泉交出來吧。」

「不交。」

帝明已經看出來了,眼前的蛟龍,絕對是強弩之末,自己已經這樣質疑對方,對方竟還不動怒,還一副和顏悅色的讓自己主動叫出來。如若眼前的蛟龍真有本事,估計懶得跟自己廢話,直接就動手了。

眼下還不動手,不是強弩之末是什麼?

「人類小子。」

蛟龍怒了,終於顯現出了猙獰的面目,滿臉殘忍的盯著帝明:「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對你動手?不對你動手,是本龍仁慈,你再三冥頑不靈,難道真的想死?」

「沒錯。」

帝明點點頭,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

這個時候,他已經看出眼前的蛟龍中氣不足了。

「哈哈哈。」


蛟龍突然大笑起來:「多少年了,本龍從來沒有遇見你這樣囂張的人類小子。實話跟你說了,本龍確實虛弱到了一種程度,無法再次對你出手,但你以為你就能倖存么?你看看周圍什麼環境?千年寒潭的千丈潭底,你能出的去?你小子往上走幾十丈試試看?我敢打賭,你小子堅持不了一個呼吸,就要變成冰棍。」

帝明聞言,臉色變了變,他抬頭看了眼遠方冰層上面的水流,寒玄森森,粘稠如固體,是真正凍死人不償命的寒冷。

看見這一幕,他就知道,如今的他,的確不能衝破這種寒流,從這裡離開。

但他並不擔心,只要自己修鍊到七樓玄者,到時候種種手段都能得到提升,離開這裡也不是不可能。

「小子。」

看見帝明沉著臉一語不發,蛟龍開口了,道:「不如這樣,你將你身上的幽露靈泉交出來,給本龍服用,等本龍恢復一星半點的修為,從這裡掙脫出來,就能將你小子帶離這裡。不僅如此,等本龍修為恢復后,還能幫你小子將實力提升到先天玄師,你覺得如何?」

這是赤.裸裸的誘惑。

這樣的誘惑,在任何武者看來,都是天大的誘惑。

但是,帝明卻不為所動。

「我覺得不怎麼樣。」

帝明搖搖頭:「還是算了,不牢你費心,先天玄師,我還是自己修鍊慢慢修鍊。」

「可惡。」

蛟龍怒吼一聲:「一丁點幽露靈泉,你小子也能當成寶貝。不拿出幽露靈泉,本龍不能離開,你小子也會被困在這裡。就看看吧,到底是本龍堅持的久,還是你小子堅持的久。」

說完這句話,蛟龍就不再言語,沒有說話的力氣了,就那樣瞪著眼睛盯著帝明,似乎要和帝明打持久戰。

唰,帝明看見蛟龍不再言語,也就不再理會,而是將儲物戒指里的玄鐵劍拿了出來。

「千年虎妖魂,你看看,我修鍊到先天玄師,有沒有從這裡離開的可能?」他問道。

「帝明小子,不是讓你在潭裡修鍊么?怎麼到了這裡?」玄鐵劍一出現,就懸浮在帝明身前,傳來了大大咧咧的聲音,但當它看清周圍的環境時,嚇得身體一抖,差點從空中掉落。

「本王眼花了么?怎麼到處都是冰塊?你小子怎麼回事?難道去了極冰之地?」玄鐵劍聲音顯得又怒又疑惑,極冰之地遠在西域,帝明怎麼可能短時間就抵達?

就在玄鐵劍疑惑的時候,它在空中轉了個身,用矛尖對著一塊冰層,剛好,冰封里的蛟龍出現在了它的視線里。

「媽呀,蛟龍。」吧嗒,懸浮在空中的玄鐵劍,嚇得尖叫一聲,直接失重般掉落在地。


「帝明,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蛟龍?你是想害死本王嗎?」玄鐵劍在地上連滾帶爬,就要向遠處逃離。

「這裡是千年寒潭的潭底,有千丈深,你能逃掉,就逃吧。」帝明面無表情的看著在地上打滾的玄鐵劍。

「千丈寒潭,難怪這裡到處都是冰塊。」

在地上打滾往遠處爬的玄鐵劍,聽了帝明的解釋,立即不爬了,懸浮起來飛到被囚禁的蛟龍的冰層面前,似乎有些懷念道:「沒想到,沒想到本王現在還能遇見一條蛟龍。想當年,本王縱橫玄真大陸的時候,遇見了一條沒成年的蛟龍,那個囂張啊,完全沒把本王放在眼裡,還放言要蛻變成真龍,論囂張程度,簡直和你帝明有的一拼了。對了,當時的那條蛟龍,還自稱什麼飛龍在雲,我看就是地蟲在地。」

帝明無言,都陷入這種處境了,千年虎妖魂還有心情在那裡回憶。

「吼!」千年虎妖魂的話才剛剛說完,冰封里的蛟龍突然張開大口,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冰層外的玄鐵劍給震飛了出去。

吧嗒,玄鐵劍足足被震飛了三四十米遠,都快要接近外面的寒流了,嚇得它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

「可惡,一條落魄的蛟龍,連帝明那小子都對付不了,你還妄想對付本王?」玄鐵劍飛了回來,極為的囂張,劍尖直指蛟龍的頭顱,完全不將裡面的蛟龍放在眼裡。

知道了蛟龍的處境,千年虎妖魂就有恃無恐了,可以大搖大擺對蛟龍叫囂,完全不用擔心報復。

「小虎,你忘了本龍是誰了嗎?」被囚禁的蛟龍,突然對玄鐵劍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什麼?」玄鐵劍身軀顫抖起來,身上一會兒青光閃爍,一會兒又是血光,表達著它不平靜的心情波動。

一頭血紅虎妖魂虛影,懸浮在玄鐵劍周身,是玄鐵劍的器靈,千年虎妖魂出來了。


此時的千年虎妖魂,正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盯著冰封里的蛟龍:「小虎?你怎麼知道這個稱呼?你和當年本王遇見的那頭囂張的蛟龍,是什麼關係?」

「小虎,這麼多年,你還是一樣遲鈍。」

被八條鎖鏈冰封的蛟龍,此刻正用一種譏諷的神色盯著外面的玄鐵劍:「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小虎你落魄到了這副田地,竟然成為了器靈。」

「小爬蟲,原來是你!」玄鐵劍驚叫一聲,它認出了眼前蛟龍臉上的譏諷,是那樣的熟悉,不就是當年它所遇見的那條還沒成年的囂張的蛟龍么?

千年虎妖魂愣了愣,隨即就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后翻:「哈哈哈,小爬蟲,沒想到竟然是你,還嘲笑本王?本王現在成為器靈,以後那是要成為神器,可以永生的存在。你看看你,被囚禁在這裡動彈不得,你這條小爬蟲,有什麼資格嘲笑本王?」 「哼。」

蛟龍冷哼一聲,淡漠的望著玄鐵劍:「小虎,你去勸勸那個小子,讓他將幽露靈泉交給本龍,本龍幫你重振當年的雄風怎麼樣?」



「哈哈。」

玄鐵劍譏笑起來:「小爬蟲,你就別打幽露靈泉的主意了,當年你不是很囂張么,怎麼現在有求於本王了?你想從這裡脫困?沒門!」

「不知好歹的東西。」蛟龍冷哼道:「本龍脫不了困,你們也得一輩子被困在這裡。」

帝明沉著臉,他沒想到躲進來修鍊會被一條蛟龍帶到這裡,被困於此,還真如蛟龍所說,他想離開難如登天。

外面寒流粘液的溫度,他恐怕堅持不了片刻,就要成為冰棍。

除非,修為得到提升,再用極快的速度,迅速離開這千丈潭底,到達外界。

「千年虎妖魂,你可以閉嘴了。」帝明將與蛟龍互嘲的玄鐵劍重新收進儲物袋,隨後就找個地方盤坐下來,開始修鍊。

「小子,看來你似乎是妄想突破修為,從而離開這裡?」

蛟龍看見帝明在遠處打坐,遠遠地傳來譏笑:「別做夢了,要想離開,只有一條路,就是將你身上的幽露靈泉交給本龍,等本龍從這裡脫困,才能帶你一同離開。」

面對蛟龍的譏笑,帝明直接無視,寧心靜神,全力衝擊瓶頸。

大口大口的雨露靈液被他吞進口中,看得遠處的蛟龍眼饞得不行,可惜它如今玄息萎靡,連運功都做不到,根本無法搶奪過來,只能這樣干看著。

蛟龍表現出一副大限將至的模樣,心底卻是在冷笑:「再等等,再等兩三個時辰,等本龍恢復一點點真玄,就能將你小子的幽露靈泉搶過來。」

蛟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惜打錯了主意,帝明憑藉幽露靈泉,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突破瓶頸,達到了築基九重,七樓玄者。

轟!

當修為突破的那一刻,帝明身上散發的強烈玄息,猶如波紋一樣散開,將周圍的厚厚冰層都震裂了。

「哈哈哈,夢寐以求的七樓玄者,我終於達到了。」

帝明站立起身,感覺全身上下每塊骨骼,每處血肉,每個細胞,似乎都變得歡呼雀躍,在為自己修為的提升而感到高興。

轟隆隆。

帝明微微一運功,體內雄渾的玄氣就傳來焰火般的聲音。

到達七樓玄者,他的玄氣更加精鍊,更加雄渾,沉入丹田,就能看見浩浩蕩蕩的玄氣,懸浮在丹田,此刻也是更加的活躍。

他不再多想,當前還是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裡,就來到了冰洞外的寒流前。

一層水幕,將上面的寒流阻攔在外,防止這裡的冰洞被潭水淹沒。

「不知道以我如今的修為,有玄氣護體,能不能抵擋住這些寒氣的侵襲?」

帝明將一根手指伸出水幕,當他的那根手指接觸到外面的粘稠寒液時,立即,一股鑽心的寒氣將手指籠罩。

「1,2,3,4,5…12……」帝明才數到十二,就再也堅持不住,連忙將手指縮回。

此時他的手指,已經變成了一根冰棍,完全感受不到知覺,已經麻木了。

咔咔咔。他玄氣一震,就將手指上覆蓋的寒冰震碎,冰沒了,但手指卻還是冷得刺骨。

「以我如今的修為,有玄氣護體,沒想到也只能堅持十二個呼吸。」帝明沉著臉,十二個呼吸,若是在陸地上,他可以奔跑出兩百丈。

但是現在是水底,而且是千年寒潭的潭底,他的速度至少要減半,以他的速度,還沒離開這千丈深的潭底,可能身體就被凍成冰棍了。

「哈哈哈。」

蛟龍看見帝明沉著臉,大笑起來:「小子,本龍早就說了,就算你突破到七樓玄者,也不可能離開這裡,你還是趕緊將幽露靈泉拿出來吧,給本龍服用,本龍就帶你離開這裡如何?」

「幽露靈泉給你,誰知道你會不會翻臉?」帝明道。

「小子,原來你是擔心這個。」蛟龍道:「本龍以人格發誓,絕對不會騙你,只要你將幽露靈泉拿出來,等本龍脫困,本龍肯定會帶你離開這裡,甚至等本龍修為恢復,幫你提高修為也是輕而易舉。你看到插在本龍尾部的那口神劍沒有?只要本龍能夠離開,這口寒魄神劍也可以送給你。」

「算了。」帝明搖頭,其實他早就注意到了那把寶光粼粼的神劍,認為不是凡物,但他心中冷笑,別看蛟龍說得好聽,鬼知道心裡在打什麼主意。

他如今的速度的確慢,的確難以離開這裡,但也並非沒有一絲可能。

「惡魔之翼!」

帝明將從儲物戒指里將飛行武技拿了出來,這門武技他研究了十天,還是沒有多少進展,雖然已經有了翅膀,但是自己發揮不了多少。

並不是帝明悟性太差,而是這門飛行武技,只是殘篇,只有上半部分。

這門『惡魔之翼』的殘篇,僅僅記載了怎樣凝練羽翼,關於功法的凝練,根本沒有半點記載。

因此,就算將羽翼凝練出來,一隻翅膀,也不可能飛上天空。

試問,斷了翅膀的鳥,難道還能飛?

「羽翼,通過十天的研究,我要凝練,多試試應該就行。」

帝明看著手中『惡魔之翼』的捲軸,心底嘆玄:「可惜,這門惡魔之翼只是殘篇,就算我凝聚出羽翼,凝聚不出功法,也是白白浪費時間和精力。」

「功法,功法……對了!」

帝明突然雙眼一亮,一臉恍然的拍拍腦袋:「缺少功法,我何不用凝聚火的能力,借來行火之力,自己凝聚出功法?」

滋滋滋。

帝明的背後,突然冒起了焰火,這些焰火是一道道火弧,被他控制著,要凝聚成一張焰火翅膀。

可惜,這張焰火翅膀還沒有現形,就滋啦一聲,消散在空中。

「焰火之力太霸道,難以精確的控制,再來。」

帝明並不玄餒,一遍又一遍的嘗試。

被囚禁的蛟龍,看見帝明的背後時不時冒起焰火,一臉的疑惑,不明白帝明是在幹什麼。

但蛟龍內心卻是在冷笑:「再等等,再有半個時辰,我就能恢復一絲真玄,到時候要鎮壓這個小子,簡直是手到擒來。」 嗖嗖。

千年寒潭上方,突然出現兩道身影。

左方的,是一名少女,正是那名從帝明手中逃離的西賀宗聖女,諸葛婧嫣。

站在諸葛婧嫣身旁,是一名面容陰桀的白須老者,這個老者玄息內斂,看起來就像個普通人,但從剛才他縮地成寸的那一手段,就能看出此人,修為不凡。

這名白須老者,正是等候在鬼魔山脈外的西賀宗長老。

此刻兩人出現在此,似乎是追殺帝明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