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一震。

冥海之中有大霧,霧中有一艘大船,鬼氣森森。

沈冰墜入了她背後的黑暗,墜落到了那一艘船上。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當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片黑暗已經變得模糊。

蠱王伸手想把沈冰拽出來,但是冥海卻徹底消失了。


天地間又恢復了平靜。

幾乎同時,轟隆一聲巨響,祖地深處有兩股強大的能量氣息席捲而來。

楊齊天等人頓時被這兩股氣息震飛出了祖地。

蘇武被莫家族長護住了,原來莫家族長早又準備,提前護在了蘇武面前,他其實是在防備蠱王動手對付蘇武。 那兩股恐怖的能量氣息如同狂風暴雨般席捲而來,七境武者都連連後退,抵擋不住。

蘇武儘管被莫家族長護住,但依然能感受到天地間充斥着排山倒海般的能量。

能量氣息傳來之處,一個火球破空飛來,滔天的火焰遮天蔽日,令得整個祖地的溫度都驟降了下來。

蘇武眼睛刺痛,但還是看清了那個火球根本不是火球,而是一個人的拳頭。

這人一拳轟向了蠱王!

天下間敢向蠱王出拳的人絕對沒有多少,而其中主修火焰序列的武者更是隻有一人!

“赤焰天王!”

衆蠱族強者不由色變。

蠱王的劍草蠱發動,一片巨大無比的劍草斬向赤焰天王的拳頭。

與此同時,莫玄燁等人全部退向祖地之外。

還沒等他們退出去,赤焰天王的拳頭已經擊中劍草,劍草瞬間被火焰吞沒,接着自劍尖開始粉碎,化作齏粉。

火焰席捲四面八方,瞬間充斥整個祖地。

莫家族長一把抓住蘇武退出了祖地,火焰無法靠近他,但蘇武依然感覺像是置身於火爐中一樣。

蘇武被莫家族長救出祖地的瞬間,白家族長和熊家族長也把自己的族人救了出來。

白陽等人面臉驚恐,心有餘悸。

赤焰天王那一拳太恐怖了。


楊家長老們滿臉擔心的看着祖地內的熊熊烈火,這是赤焰天王的拳火,久久未滅。

“玩火**了。”莫家族長輕笑。

楊家衆人也沒想到自家蠱王居然把赤焰天正困在了祖地之內。

“還有一個人,連他都敢得罪,嘿嘿,真是在玩火啊。”熊家族長也笑了起來。

白家族長笑道:“素問心也在裏面。”


楊家衆人猛然色變。

蘇武心中一動,這素問心是什麼人?

就在這時,白家族長突然道:“老夫先告辭了。”

熊家族長也說道:“蠱王自己惹的禍,他自己擺平吧。”

很快白家和熊家的人全部下了萬蠱山。

莫家族長笑道:“玄燁,我們也走吧。”

這時村長和宋雨桐趕過來了。

蘇武說道:“村長,先下山再說。”

村長點頭。

一行人下了萬蠱山。

山下,莫家族長說道:“玄燁,照顧好蘇武小兄弟。”

他一步邁出,消失不見。

蘇武說道:“村長,陪我去一趟蠻荒大澤。”

村長不明所以。

莫玄燁說道:“蘇武老弟,以你的修爲,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冒險。”

蘇武說道:“謝了,不過無論如何我也必須得去一趟。”

莫玄燁不再勸,帶着莫家族人離開了。

村長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蘇武回頭看着萬蠱山頂,把剛纔發生的事告訴了村長和宋雨桐。

村長色變道:“莫家那老傢伙肯定去了冥海。”

蘇武說道:“白家和熊家的族長多半也去了。”

宋雨桐說道:“我們不等師叔祖嗎?”

村長說道:“祖地裏面的人肯定是師叔無疑,他不會有事,我們先去蠻荒大澤,路上再聯繫他也不遲。”

三人當即趕往冥海。

與此同時,萬蠱山上,祖地門口又來了兩個人,是鐵神武和蔡成功。

蔡成功看着祖地內的火焰,色變道:“天王和蠱王動手了?”

楊家的人說道:“鐵局,我想這一切都是誤會。”

鐵神武直接進入祖地,但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從祖地掠出。

“什麼人?”鐵神武問道。

“讓開。”那人喝道,她是個女人。

衆人一看,出來的人是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女人,就算是鐵石心腸的鐵神武,也不禁一陣失神。

這女人長得太美了,天地間最美好的東西似乎都集中在這個女人身上。

人世間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素問心!”

楊家的長老們大驚失色。


名叫素問心的女人身影一晃,消失不見了。

“天王!”蔡成功猛的一驚,這女人居然有天王的修爲。

這時,一個身穿軍裝的男子從祖地走出,其身上熱氣如浪。

“天王。”鐵神武和蔡成功行禮。

這軍人正是天蠍宮遠征軍的大元帥赤焰天王。

“跑得真快。”赤焰天王冷笑。

“她去冥海了。”

這時祖地又有人走出來。

蔡成功急忙道:“石老。”

鐵神武也客氣道:“石老。”

來人正是石佛。

石佛和赤焰天王無視楊家衆族老,聯袂下了萬蠱山。

鐵神武和蔡成功跟了上去。

“蠱王。”

楊家族人剛想進入祖地,蠱王的聲音傳出:“放心,我只不過是跟兩位道兄切磋切磋而已。”

聽到蠱王的聲音,楊家衆人終於鬆了口氣。

“都散了吧。”蠱王說道:“今天發生的事誰也不準傳出去。”

“遵命,蠱王。”楊家衆人恭敬退下。

他們走後沒多久,蠱王出來了。

蠱王有些狼狽,頭髮亂蓬蓬的,完全沒有蠱王的風範。

“素問心,你當年殺了那麼多武安局的人,姓炎那小子可不會放過你。”蠱王冷笑,下了萬蠱山。

……

……

蘇武三人騎着頭狼和靈豹趕往冥海,靈豹身上是蘇武和宋雨桐,村長坐在頭狼身上。

“我聽說過素問心。”村長說道:“四大蠱族在很多年前其實是五大蠱族。”

蘇武臉色微變,“素家?”

村長點頭:“素家是上一代的蠱王,這一代的蠱王設計除掉了素家,所以才坐上了蠱王的位置。”

宋雨桐忍不住問道:“爸,這素問心在素家的地位應該不低吧?”

村長說道:“當然不低,她是老蠱王的親生女兒,蠱族數百年來公認的第一天才。當年老蠱王種了楊寧的計被害死了,據說她也被殺了,沒想到她居然還活着……當年她失蹤的時候,她已經是七境巔峯。”

蘇武和宋雨桐臉色微變,如今的素問心絕對已經不是七境了,否則豈敢上萬蠱山。

村長說道:“傳聞素問心不僅天賦過人,還天資絕色,乃是蠱族第一美人,當年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人。”

宋雨桐輕哼,“你莫非也對她有興趣?”


村長乾咳幾聲,“胡說,你爹我是那種人嗎?”

蘇武樂了。

村長說道:“這女人很危險,心狠手辣,曾經上過武安局的通緝令。” “通緝令?”

蘇武詫異,“武安局的人爲什麼下通緝令逮捕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