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掌握了就出去吧,你那便宜徒弟也快醒了!”卓天還沒來得及感悟一番盤龍劍印,仙子姐姐便是催他離開。

卓天也是想不通,感覺仙子姐姐突然變得奇怪了,但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暗暗搖頭,意念一轉,離開白劍空間。

在他心神回到外界沒多久,段恆便醒了過來,而他的雙手上也是有着兩道明亮的光印,一紅一藍,炫彩琉璃。

段恆激動地淚流滿面,二十多年了,終於他也掌握了劍印,掌握了劍印,他相信,憑着多年的積累,突破到三級甚至四級鑄劍師都不是什麼難事。

段恆跪首拜謝卓天,喜極而泣道:“多謝師父!”

達者爲師,而卓天賜予他的卻是他生命的全部,不下於再造之恩。

卓天搖頭苦笑,冰炎劍印對他來說,只是一個隨意器物,但對段恆來說,卻是千金難求的寶物。

卓天趕緊扶起他,尷尬道:“不要這麼客氣,我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師父罷了,你真不用這麼客氣!”

段恆卻是固執地搖搖頭,一拜三叩首,道:“禮不可廢,一日爲師,終生爲師,師父對我恩同再造,這點禮還是受得起的。”

卓天只能苦笑着受完大禮,再站起來的段恆卻是讓他一愕,這時的他,更是鋒銳,枯槁的身子看似瘦弱,卻感覺有無窮的精力,一雙厲目更是精光熠熠,神采飛揚。


見他又恢復了以往的自信,卓天點點頭,人可以失敗,可以被別人看不起,但絕不能因此而放棄自己,若是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那麼還有誰會在意你,困難又如何,我當破之,輕視又如何,我自理之。

時近黃昏,兩人掌握劍印,便用去了一日,卻在段恆興奮的時候,一串拍掌的聲音突然自門外響起,兩人循聲看去。

只見一個略顯富態的身影自門外走了進來,凝神細看,那人面容平凡,卻是衣着華麗,錦繡雕袍,一雙細小的眼睛更是清明銳利,卻又滄桑事故,好似能夠看透一切一般。

鼓掌之人自然便是他,只見他漫步而來,滿臉笑意,對着段恆恭賀道:“段師,終於掌握了劍印,看來離突破三級鑄劍師的時日不遠矣!”

段恆微笑點頭,這人乃是萬劍閣的閣主,極善經營,爲人八面玲瓏,心思剔透,對他也甚是不錯,他這麼恭賀,自然也是恭敬回禮。

閣主話音剛落,便是又轉身對卓天深躬拱手道:“這位便是卓師吧,久仰久仰!”

卓天也是察覺出這人身份不凡,看段恆恭敬的樣子,更是相信這人身份不簡單,微點螓首,客氣一番。

那閣主和兩人客套了番,便是直言道:“段師,辭請還是算了吧,繼續當我古劍城萬劍閣的首席鑄劍師,如何?在下在此承諾,工薪翻倍,待段師突破至三級鑄劍師時,一切再做另算,懇請段師!”

段恆點點頭,他現在掌握了劍印,一切自當另算,忽地想起一事,又道:“閣主,那陳義該當如何?”

陳義,數月前來到古劍城,覬覦他的首席鑄劍師位置,當時段恆還略遜於他,不好多言,現在嘛,憑着冰炎劍印,他有自信,那陳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而在兩人暗地博弈的時候,萬劍閣主一直都是態度不明。

閣主大手一揮,便是對着門外喝道:“將那陳義趕出萬劍閣,永不錄用!”

他知道,段恆和陳義的樑子早就結上了,本來兩人都是二劍鑄劍師,他並不好得罪,但眼下卻是不同了。

段恆雖然是二級鑄劍師,但卻有個三級鑄劍師的卓天在幫他,兩人一比,高下立現。

段恆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心中悶氣稍解,解決完段恆的事,閣主又是對卓天恭敬道:“不知卓師能否爲我萬劍閣助力一二?”

他不說,卓天也猜到了他的心思,這人之所以到現在才表明態度,估計早就知道了他和段恆的關係,他只是在等自己出現。

卓天微微笑笑,搖頭道:“偶爾爲你們鑄造一兩把劍是可以,但不會長久呆在這裏,想必閣主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宗門還要許多事要做!”

那閣主也是和善笑道:“在下明白!”卓天才這般年紀,若是就禁足於此,那一身的潛力便沒了,只有更廣闊的天地才適合他,他拿出一枚令牌遞予卓天,道:“卓師,不妨便做我萬劍閣客卿長老可好?平時也不需卓師做什麼,若是有何請求,我們再和卓師商量,而卓師持這令牌,在這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只要有我萬劍閣的地方,便可享受九折優惠,如何?”

卓天眼珠轉了轉,他是在拉攏自己,而段恆又在他這裏做事,好歹也算是個便宜徒弟,對方也沒什麼實質的要求,卓天想想,便收了令牌。

那閣主大喜,又是拿出一顆光彩琉璃的銀色獸蛋,遞給卓天道:“這枚九翼天馬的獸蛋便算是在下送予卓師的首禮,萬請卓師手收下!”

卓天還未答話,仙子姐姐卻是喊道:“小天子,收下它,你不是有個青風水龍的龍蛋嗎,它有青龍的血脈,而九翼天馬有聖獸天馬的血脈,讓本仙子施法,將兩個蛋融合在一起,看看能給你培育出厲害品種!”

雖然有着御劍術可以飛天,但若是有隻厲害的靈獸可以代步,那可是方便多了。 見識過顏冰冰鳥一日數千裏的速度,他也早就想有個靈獸代步,只是那青風水龍的龍蛋遲遲孵不出來,他也很是無奈。

“好,既然閣主好意,那我便先謝過了!”卓天點頭微笑,接過流光銀蛋,心情也隨之激動了起來。

閣主哈哈一笑,道:“卓師,這蛋至少還需半年時日才能孵化,還需卓師等上幾日!”

卓天也不反駁,收起銀蛋,便要了間空的房間,準備前去融合,段恆不知卓天要做什麼,難道他想現在就孵出馬崽來?也是好奇地守在外面,而閣主只當卓天少年心性,雖然有些天資,成爲了三級鑄劍師,閱歷卻是可能不怎麼多。

這九翼天馬的銀蛋纔剛誕出不久,怎麼可能就能立地孵化,閣主失笑地搖搖頭,便離開了院子。

房間內在,卓天盤膝而坐,而在他的面前卻是懸浮着一柄奇白長劍,當中發出嗡嗡的輕鳴,一個女子的聲音自當中傳出,而卓天則是滿臉喜意,道:“仙子姐姐,你能離開我的身體了?”

白劍當中傳出仙子姐姐的聲音,略帶得意道:“那是,老困在你身體裏,每天不是看某對男女你儂我儂,就是無聊地修煉,厭都厭死了,正好出來透透氣。”

卓天聽得大囧,面色微紅,知她在說自己和林傾月的事,佯作未曾聽見,拿出兩個獸蛋,好奇地問道:“仙子姐姐,現在怎麼做?怎麼融合?”

仙子姐姐輕嗤一聲,也不跟他糾纏,只聽她淡淡道:“你現在實力不足,等你突破劍王、劍宗、劍尊,達到劍皇境的時候,擁有了劍氣合一的本事,便能自己融合這獸蛋了,現在嘛,看着本仙子施法便好了!”

卓天聽得大訝,他現在纔是個劍動級的小人物,和那劍皇級一比,相差的還真是遠啊,不過想想又是一驚,仙子姐姐現在實力未復,便擁有這麼高的實力,那她真正的實力是要有多厲害?心中又是暗暗一驚,果然仙子姐姐的身份不簡單啊。

在他思忖間,仙子姐姐已經動起了手,只見那白色長劍連連旋轉,劍尖在兩顆獸蛋上刻畫着不知名的紋路,而那兩顆蛋忽地都亮了起來。

隨着刻畫的紋路越多,兩隻獸蛋的光芒愈加的明亮,竟至懸浮了起來,龍蛋上漸漸有一隻青色小龍的虛影幻化出來,龍首昂揚,似乎要破殼而出,銀蛋上則是一匹背生九翼的銀色小馬駒蹄蹋奔馳,也是激動莫名。

一龍一馬,均是玄奧神奇,卓天看得眼中異彩連連,大嘆玄奇。

龍影馬相已漸進明晰,仙子姐姐輕喝一聲,旋即白劍輕輕劃出一道圓弧,將兩顆獸蛋捆縛在一起,而之前刻畫的紋印便是相互對接起來,剎那間,光華爆閃,龍吟不絕,馬啾不止,兩個小獸的虛影漸漸模糊。

兩顆獸蛋也在紋印的相合下,漸漸連在了一起,乍一看去,差不多快有一人高,卓天心中暗驚,這蛋孵出來的靈獸,是不是都能直接當坐騎了。

融合極耗元氣,仙子姐姐雖然在古劍幻境中因爲劍精的緣故,恢復了不少實力,但終究有限,這麼一下,便立時有些氣喘。那白色長劍四亂搖晃,漸有些控制不住的架勢,而兩顆融合在一起的獸蛋也漸漸有些要崩潰的樣子,小獸慘吼,似乎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卓天一驚,也是看出仙子姐姐在勉強支撐,他也不知如何去做,看仙子姐姐輸送元氣,便是學着他的模樣,施展全身元氣,往那獸蛋融合的紋印出涌去。

卓天元氣一入,融合的獸蛋頓時穩定了下來,仙子姐姐也少了一分壓力,但卓天卻纔感覺到融合獸蛋消耗之巨,只是眨眼間,便感覺體內的元氣被提取一空,那面色慘白的如紙般虛弱。

仙子姐姐緩過氣來,卻是輕罵一聲,暗怪他不知輕重,但心底還是有着小小的感動,果然他還是在乎自己的。

白劍輕悅一下錚鳴,便是劃出一道劍氣阻斷卓天和獸蛋的元氣供應,卓天頓時感覺身子一空,伏在地上低聲喘息,大嘆好險!

仙子姐姐因爲他的加入緩解了元氣,很快便融合了獸蛋,但也是消耗頗多,獸蛋一融合完,便是進去卓天的身體裏,恢復了安靜的劍印模樣,休息恢復元氣。

而那獸蛋,卻是“咔嚓”一聲清脆的響聲,彷彿春季的第一聲驚蟄。

一個銀白色的龍頭頂碎了蛋殼,虎頭虎腦地探了出來,明亮而水晶般的眼眸盯着卓天好奇地看着,似乎在認清他的模樣。


而隨之又是一連串的輕響,蛋殼漸碎,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一人多高,通體雪白的銀色馬駒,只是這馬駒又不能算是馬,他有着一個猙獰的龍首和一個鋼鐵般的龍尾,全身更是披着一層厚實的白色鱗甲,原本九翼的背上還只剩下一雙淡白羽翼,扇動之間,罡風獵獵。

卓天看得大喜,那罡風劈面,就覺有如刀割,心中更是喜悅,現在幼崽就有這般厲害,若是成長起來,那還了得!

“噠噠!”

忽地,那銀白龍首伸出它的猩紅舌頭,對着卓天一陣大舔,溼噠噠而暖呼呼的舌頭舔的卓天大感麻癢,笑呵呵撫着他的龍頭,道:“別玩!”

它更是高興,一聲似馬似龍的輕叫,收回舌頭,伸出龍首對着卓天一陣亂蹭,很是親暱。

“你是九翼天馬和青風水龍的合體獸,便叫做九天水龍駒吧,平時便喚你小九,如何!”卓天好似在和人說話般,拍着它的龍首笑問道。

小九一陣大叫,馬蹄踏着地上,激越地爭鳴,好像很是高興的樣子。

“小九,走,回去讓傾月也見見吧!”

九天水龍駒雖然剛剛孵出,卻是已經比卓天還高,銀翼拍閃,身子似乎要飛天而起,卓天看得大喜,看來,那一雙飛翼並不是虛的,能夠飛行!

九天水龍駒拍打幾記馬翼,果然踏起了虛空,龍首對着卓天輕鳴,似乎在催促他坐上去。

卓天大笑一聲,翻身而來,正好落坐在它的背上,龍首一聲長嘯,便是衝破房頂,飛天而起。 當夕陽的餘暉漸漸落下的時候,一個翹首以盼的女子撐着腦袋獨坐在彩霞下,美目流連,凝望着那絕美的殘陽綵帶,嘴角帶着淡淡的淺笑,不知在想着什麼。

忽地,就在這時,從那如血的殘陽中飛出一道銀色匹練,銀光飛舞,兩道光潔明亮的羽翼帶起一道優美的弧線,往着女子所在的山巒疾馳而來。

女子驀地一怔,旋即巧目凝神,瞥見銀色匹練上的男子,頓時大喜,繼而又是泛起一絲疑惑,看着男子身下的那似馬似龍的靈獸,異彩連連。

呼哧!

幾道罡風拍打的聲響,男子連同靈獸降落了下來,翻身下背,笑道:“傾月,我就知道你在這等我,看,小九怎麼樣?”

林傾月先是對男子溫柔一笑,繼而那雙晶亮的美眸光彩琉璃,竟然泛起了水紋漣漪,卓天盯着她的目光忽地一愣,旋即清醒過來,但心頭卻是一陣冷汗,感覺自己剛剛好像要被那目光控制一般。

“同時擁有神獸青龍和聖獸天馬的血脈,天哥,這靈獸你是在哪裏尋來的,你不是去教你那徒弟劍印術嗎,他還有這等絕品靈獸送予你?”林傾月微驚道。

卓天又是一驚,這九天水龍駒變化極大,若不是知道之人,定然分不清這是什麼靈獸,畢竟混合靈獸雖然看似簡單,但沒有劍皇級的實力,哪一個又能做到!

而這世間,又有多少劍皇!

林傾月只憑那一雙肉眼,卻能看透九天水龍駒的一切,剛剛那是什麼術,竟然那般厲害……

林傾月見他久久不答,頓時一驚,這纔想起自己一時好奇施展了奇術,人若是一時不察,中了非得吃一番苦頭,當下生怕卓天無辜中招,緊張地看了過去,見他並未是中招的眼神空洞,而是疑雲叢生,似乎在困惑着什麼。


當下淺淺一笑,輕吐香舌,柔聲解釋道:“天哥,我這是家族的奇術,可以觀獸攝人,不僅能看出你這小九的血脈潛力,還能控制別人的心神,剛剛一時好奇,幸好你沒有陷入當中。”

卓天這才緩過神來,深感厲害地點點頭,那雙美目漣漪的眼神,讓人看着就有種癡醉的感覺,若不是他心志堅定,定然是出不來的,又聽她說這奇術還有觀察靈獸潛力的功效,立馬問道:“那你覺得小九潛力如何?”

小九可以算是他和仙子姐姐一起努力得來的靈獸,意義特別,仙子姐姐因爲消耗過多,現在沒空理他,甚至連小九的具體實力和未來發展的潛力都沒有說,現在林傾月無疑解決了他的困惑。

林傾月見他激動的模樣,輕輕笑道:“小九擁有神獸和聖獸的血脈,潛力自然無窮,不過眼下只有三級妖獸的實力,天哥若是想讓它真正成長起來,還需要有機遇激活它體內的血脈之力,不然終其一生,只能成長到七級妖獸的頂峯。”

七級妖獸的頂峯,那麼便是突破不了聖獸了?卓天心中暗暗想到,一定要幫小九激活血脈!

不過他還暗自下定決心着,卻聽林傾月又道:“若是天哥沒有遇到那種機遇的話,我倒是也有辦法的,不過需要等它達到七級妖獸的頂峯才能使用那個法子!”

卓天心中一喜,頓時將她抱起,喜道:“傾月,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林傾月嗔了眼他的激動舉動,雙臂舒展,抱住他的脖頸,嗔笑道:“我就這麼一個天哥,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呢!”

卓天哈哈一笑,喜笑愛吻,而小九對林傾月也是極爲喜歡,用着偌大的龍首蹭着兩人,見兩人甜蜜愛吻,又是歡聲蹄叫,只是那聲音不馬不龍,讓遠處路過的弟子們聽得大奇,這是什麼妖獸?

林傾月被他吻得面色發燙,不知斜陽紅暈還是羞碾的酡紅,那絕美的臉頰盡是紅雲朵朵,好不容易分開,輕拍一記他的胸膛,輕嗔道:“若是被路過的人看到,我就羞死了!”

卓天不惱反笑道:“讓他們看去,羨慕死他們!”頓時惹來林傾月的一陣白眼,這丫的,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

“忙了一日,累了吧,我給你弄了好多好吃的!”

被他這麼一鬧,林傾月也忘了問他這靈獸是哪裏來的,露出一彎得意的笑容,揚着下巴喜道。

卓天頓時心中一驚,神情變幻不定,又是她自己煮的東西?能吃嗎?剛想說自己在段恆那邊吃過,一轉眼,看她那期盼的目光,卻是怎麼也張不開嘴,只得暗歎一聲,死就死吧,一副上刑場的架勢,悲壯地往屋子走去。

林傾月看他模樣,輕皺一下小瓊鼻,她也曾經嘗過自己的飯菜,的確很難吃,不過不知出於什麼心態,還是特別喜歡看他每次大呼好吃的樣子,輕拍一下小九的馬脖,笑道:“一起來吧!”

小九歡叫一聲,似乎聽得懂她的話,便是急急地跟着林傾月而去。

※※※

翌日,陽光初照,卓天、林傾月和衆人告了聲別,便乘着小九往伏波山而去。

清晨的朝陽揮灑在兩人一獸的面上,滿是活力的氣息。

卓天從背後環抱着林傾月的纖腰,笑道:“若是一輩子這樣就好了!”

成爲強者是他的夙願,可是回頭想想,若不是爲了報仙子姐姐的恩典,或者之前因爲吳帥他們的刺激,他跟期盼這種牧馬南山,逍遙度日的生活。

這樣的寧靜,這樣的溫馨,直讓他的心境都平和了下來。

林傾月順勢靠在他的胸口,輕輕地應了一聲,何時,她也不曾想要這樣的生活。

不爲家族的事憂心,不爲心中的不滿氣憤,不爲平淡的修煉厭惡,只做她自己,做他的小妻子,每天和他悠閒地逍遙天地。

卻在兩人同時享受這久違的寧靜的時候,一聲小兒的哭啼突然打破了兩人的閉目養神,再定眼看時,卻是發現一眨眼的時間,兩人卻是已經快到了伏波山。

青翠的山峯並不太高,那一聲小兒啼哭又不知是從何想起,兩人凝神細看,見到山下有着一個炊煙裊裊的小山村,想來是剛起的村民正準備着早飯,卓天輕拍一記馬首,往那村莊飛去。 小九銀翼飛拍,輕落在山村之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