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森林城繼續炮擊,在第四次炮擊過後,雙方距離已經拉近到了兩公里內。

項楊開始下命令。

「展開戰鬥形態。」

【戰鬥形態展開成功】

防禦裝甲沒有動靜,因為戰鬥形態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有所表現。

「前置能量炮打開瞄準裝置。」項楊下了命令,因為戰鬥形態已經展開,所以前置能量炮附近的防禦裝甲緩緩開始移動。

前置能量炮暴露在了外面。

與此同時,項楊眼前的能量炮瞄準框裏也出現了西部森林城。

白千雪也打開了城市大炮的瞄準裝置,開始跟項楊進行同步瞄準,也就是兩人瞄準敵人的同一個位置。

這個過程需要比較長時間的調整,一些坐標,距離,相對量的計算等,這是多門城市大炮情況下的協同攻擊操作。

也就是多門大炮瞄準同一個位置,在幾乎相同的時間內進行炮擊,這樣可以做到連續多次在同一個防禦裝甲位置上進行炮擊。

通常也會出現不少誤差,但炮彈命中防禦裝甲,會形成一個比較大範圍的龜裂破損,所以只要打在附近,都能增加傷害,提高擊穿的概率。

這是打穿防禦裝甲的最常見方式,但村級城市做不到,因為只有一門城市大炮。

至於自己製造的那種常規大炮,採用大口徑,打在村級城市外壁上,都只能留下一條裂縫,造不成太大的傷害。

何況是防禦裝甲,大概也就幾條划痕,基本沒用。

神龍城雖然只有一門城市大炮,但還有能量炮,所以可以完成這個攻擊模式。

這一招,白千雪很內行。

讓她有點驚訝的是,項楊不僅知道這個攻擊方式,也很內行。

瞄準調整完成。

「攻擊倒計時。」項楊提醒道。

使用能量炮攻擊,需要將能源轉化為攻擊能量,這個過程是要時間的,攻擊輔助系統會進行倒計時操作。

項楊已經將倒計時聲音外放出來了。

【10】

【9】

……

【2】

【1】

【能量準備完畢,能量炮發射。】

「攻擊。」白千雪也幾乎同時確認了城市大炮的攻擊命令。

轟,城市大炮發出震天響,炮管口出現一道火焰和氣浪,炮彈旋轉着飛向西部森林城。

但是,在炮彈到達目標前。

一道直徑二十幾公分的光柱,已經提前攻擊在西部森林城的防禦裝甲上。

那是能量炮,口徑比城市大炮小,但攻擊威力更強,速度更快,所以必然會提前攻擊到目標。

強大的衝擊波,還有高溫打擊在防禦裝甲上。

噴,火紅色的鋼鐵被汽化,往四周飛濺,西部森林城的防禦裝甲頃刻間就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的大洞。

前置能量炮會因為距離而威力衰減的,但剛剛瞄準時又前進了很多,現在雙方才一公里半左右的距離,威力可以說相當的大,直接就擊穿了。

這時,城市大炮的炮彈才剛剛到達,直接從那個被打出的大洞邊緣位置穿過,轟擊在了內部城市外壁上。

然後再次穿透,炮彈落在了西部森林城裏面第三層的電梯附近,轟的一聲爆炸開來,將那一帶給撕裂了。

西部森林城整個晃動了起來。

控制室內紅色警報不斷的閃爍。

【警告:防禦裝甲和城市外壁被擊穿】

【警告:生命維持系統負荷增加30%】

西部森林城的城主看着城市內部區域圖上的受損位置,面色恐慌,之前他完全沒有預料到,自己的城市會這麼輕易被擊穿。

而且,神龍城的防禦裝甲太詭異,遠處看起來,連縫隙都沒有,這是他從來沒見到過的。

現在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項楊有底氣提出賠償要求了。

「艹,剛才是怎麼回事?」

「神龍城的防禦太怪異了,他們怎麼能做到這種攻擊的,我看到了一道光束。」

「那是空中城市的能量炮。」

「瑪德,他怎麼會有能量炮的。」

「剛才他們也動用了城市大炮的,他們的防禦裝甲為什麼這麼多,這麼嚴密?」

「剛才被命中了哪裏?」

控制室內,已經亂成了一團,各人紛紛開口,似乎都想讓別人回答他們的問題。

。 「這……師伯您的意思?」

孟天宇一臉的驚愕,自己如實回答,卻被青松說的膽大包天?

一旁的艾雪,一直低頭不語,她知道孟家的人很特殊,尤其是孟天宇的父親與青雲觀的關係。

青雲觀,在西疆是頗有盛名的道家清修聖地,她面前的這位青松道長,更是神秘莫測,聽聞很不一般。

青松本是好奇,如今得知孟天宇打起王陵古墓的主意,他面色變得凝重,看着對面的師弟孟雄道:「師弟,王陵古墓是我西疆的禁地,天宇能夠活着回來,你該感到慶幸。」

聽青松所說,孟雄居然在點頭。

那是因為,王陵古墓在西疆一直有一個傳說,相傳那是西陵女王長眠之地,沒有西陵巫族守護,擅闖者必死無疑。

這個傳聞,普通人自然無法得知,而他孟雄與青松都是修行者,當然知道王陵古墓的可怕。

不然,王陵古墓早就被人給挖了,還能留到現在?

「天宇,你小子膽子也太大了。」

「你快告訴爸爸我,你去沒去王陵古墓?」

孟雄眉頭緊皺,看着自己兒子孟天宇沉聲詢問。

孟天宇神色一怔,自己父親突然問這些,他本想搖頭,可又不敢隱瞞,所以便點頭回應。

孟雄神色突然大變,看着自己的兒子的眼神有些可怕。

未等孟天宇弄清楚,只見他的父親孟雄突然邁步靠近,伸手便將孟天宇胸前的衣服撕開一看。

「爸你這是幹什麼?」孟天宇不解,自己父親為什麼要對自己動手?

然。

在孟天宇看到自己父親與青松的表情時,他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天宇?你……你的身上?」

就在此時,一旁的艾雪瞳孔睜大,抬手指著孟天宇的胸前,一副恐慌的樣子提醒了孟天宇。

孟天宇不解,一頭霧水的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見自己胸口上居然有一道黑氣浮動。

「這……?」

孟天宇大吃一驚,自己胸口上怎麼會有黑氣?

「臭小子,你這是在作死啊!」孟雄不由怒斥自己的兒子孟天宇。

孟天宇的胸口上的黑氣,它正是王陵古墓的詛咒。

相傳,踏入王陵古墓者,都會被種下詛咒。

「看來傳聞是真的。」

「賢侄真的去了王陵古墓,這詛咒力量雖然不是很強,但終究是一個致命的隱患。」

青松眉頭緊皺,看到孟天宇身上有詛咒印記,這讓他更加確定關於王陵古墓的傳說是真的存在。

他邁步上前,抬手掌心浮現一道玄光,直接按在孟天宇的胸口上。

「啊……!」

青松的手觸碰到孟天宇瞬間,只見孟天宇立馬發出慘痛的嚎叫聲。

而青松眉頭緊皺,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將孟天宇體內的詛咒力量吸出,可是就在他加大力度時,黑氣居然自己快速擴散,同時這蔓延到青松的手上。

「不好!」

青松神色大變,見詛咒力量反而增強,他立馬受功,倒退數步。

在他停手后,孟天宇的劇痛減輕,胸口的詛咒力量重新恢復原狀。

可青松卻面色蒼白,右手有一縷黑氣出現在掌心之中。

「師兄?」

孟雄看到青鬆手上有詛咒力量,他面露擔憂上前。

「沒事。」

「只是一縷,還傷不了我。」

青松抬手,向孟雄搖了搖頭。

后,見青鬆口念三清咒,右手掌心的黑氣竟然自主飛出體外消失不見。

孟雄鬆了一口氣,看自己師兄青松沒事,他不由眉頭緊皺看向自己的兒子孟天宇。

「伯父,天宇他沒事吧?」艾雪看孟雄神色如此凝重,她擔心孟天宇就開口問向孟雄。

孟雄看了一眼艾雪,隨後搖了搖頭道:「西陵詛咒無葯可解。」

「什麼?」

「爸?你不要嚇唬我?」

「您可是青雲觀的弟子?難道就連我師伯他也救不了我嗎?」

聽到自己父親說出這種話,孟天宇卻驚慌失措。

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恐怕性命不保。

「哼!」

「那都是你自找的!」

「你說你幹什麼不好?居然打起王陵古墓的主意?」

「你知道嗎?王陵古墓是被人下了詛咒的地方,進入那裏的人就沒有活着出來。」

「你小子能夠活着,這已經算是你命大了!」

孟雄氣急敗壞。

自己兒子染上了詛咒,這讓他都束手無策。

「這不可能!」

「進入王陵古墓又不是我一個人出來,他們還活着,爸你在騙我!」

聽到自己父親說的這麼可怕,孟天宇卻不相信。

因為,他親眼看到了雷凌他們,所以就證明自己父親說的都是騙人的。

「還有人?」

「他們是誰?」

孟雄、青松聽到孟天宇所說,兩人同時震驚失色,看着孟天宇問道。

「是三個男的。」

「他們住在天國酒店。」

「而且,我懷疑他們已經進入了王陵古墓,還拿走了裏面的寶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