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惡魔扇動雙翅飛上天,馬龍沒有急著行動,而是高聲喊了這麼一句。

聽到他的話后,衝鋒中的死亡騎士騰出一隻手來,對著飛上天的惡魔虛虛一抓。

死亡騎士通用技——死亡之握!


正在升空的惡魔突然發現無形中有一股力量拽住了自己,拉扯著自己朝地面落去。

這下可把惡魔給急壞了。

突然出現的那些異族騎士已經發起了衝鋒,如果不能在對方殺過來之前的飛走,那他們的小命可就得扔在這裡。哪怕以惡魔的高傲也不得不承認,在當前這麼一個情況下想要抵擋敵人的騎兵早有預謀的衝鋒,那不是戰鬥,而是送死。

毫無價值,毫無意義,毫無效果的送死。

沒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兇殘的惡魔也惜命。為了活命,惡魔們拼了命的扇動翅膀,想要飛到天上去,即使不能馬上離開,也得避過死亡騎士的衝鋒。

「想跑?你們也太天真了,就算你們能避開死亡騎士的衝鋒,你們以為天空就是絕對安全的嗎?」

馬龍在冷笑,如果惡魔此時能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頭頂的天空也是危險至極——上百隻冰霜巨龍不知在什麼時候進入了戰場,此時他們正在惡魔頭頂的天空盤踞著。

惡魔以為飛上天就能活命,錯得實在離譜,馬龍不會給他們任何機會。(未完待續。。) 一支,兩支,三支……一直到馬龍把其他數路進犯的惡魔全部殲滅,他率領的亡靈大軍都沒有遇到阻礙。惡魔們在食屍鬼的突襲下一擊就潰,只要食屍鬼從他們中間鑽出來發動自爆,惡魔就會在混亂中被緊隨而至的死亡騎士給擊殺。

整個過程沒有一點難度,這仗打得實在輕鬆。

計謀不怕老套就怕沒用,只要能達到目的的計謀都是好計謀。馬龍用食屍鬼自爆,正是:一招鮮,吃遍天。


地獄位面的惡魔是第一次遇到天災軍團,也是第一次碰上馬龍這樣的敵人,對馬龍的手段全然無所知,自然也就做不出什麼有效的防備來。馬龍能取得這樣的戰績並不奇怪,他甚至還有種感覺,這第一波來進攻的惡魔其實就是起個探路石的作用。隱身幕後的強大惡魔會通過這些探路石覆滅的速度來估算馬龍的實力,要是能弄到馬龍一方的具體情報就再好不過。

既然是探路石,也就是俗稱的炮灰,實力不強是應該的。不過即便是炮灰,地獄也能派出好幾萬的擁有能與中高階戰職者對抗的惡魔,可以想見人類所要面對的這個敵人有多強大。

光是這一波探路石進入庇護所世界的話就足以讓王國為之緊張了吧,憑他們的能力即便是王都崔斯特瑞姆也是可以正面強攻一下的。

馬龍暗暗為惡魔的實力吃驚。

惡魔很強,這一點馬龍早就清楚,要不然惡魔也不能壓著人類打了上千年之久,這還是有天使在牽制他們緣故。但馬龍沒想到惡魔竟然會強到這種地步,按照地獄位面的實力來計算,別說是人類。就算庇護所世界的所有力量聚集在一起抵抗也未必能擋住惡魔上千年之久。

然而,事實就是惡魔攻打了庇護所世界足足有一千年,卻依舊被擋在了庇護所世界之外。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不為外人所知的緣由?

馬龍心中生出了疑惑,不過現在不是思考的時候,想要探究也只能留待以後。

「克爾蘇加德,卡洛琳那裡有消息沒有?」

對屍體發火的情況馬龍倒不擔心。有布勞繆克絲和瑟里耶克兩大天啟騎士前去支援,對方不被吊打就要燒高香了,還想擊敗他們純粹是做夢。以布勞繆克絲和瑟里耶克那豐富的作戰經驗,即便是對方想要圍點打援,想不被識破的幾率不是一般的低。馬龍可不覺得惡魔在了解兩位天啟騎士的厲害之前能成功的坑他們一把,或許地獄位面有那樣的厲害存在,但絕不會是這些炮灰。

反倒是卡洛琳那裡讓馬龍放心不下,這暴力的小妞做起事來很有幾分衝動,在她率隊離開的時候馬龍就感覺到了卡洛琳因為第一次來到地獄位面。對惡魔進行反攻的興奮讓她失去了冷靜。

克爾蘇加德在聽到馬龍的問話後過了好幾秒才回答道:「尊敬的主人,我已經跟隨隊出發的天災戰士聯繫過了,卡洛琳伯爵那裡一切順利。」

「是嗎。」

馬龍隨聲應了一句,卡洛琳沒出什麼事就好。

隨後,他又對克爾蘇加德問道:「老克,你不覺得這次的戰鬥太順利嗎?我總感覺要出事。」

順利的解決了敵人還不好?

克爾蘇加德對自己的這位主人實在無語,能順順噹噹的把敵人幹掉,馬龍反倒不安起來。難道說他非要在戰鬥的時候弄得驚險一點。損失慘重一點,以慘勝來宣告戰鬥結束才滿意?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嗎?

當然。這話克爾蘇加德是不可能說出來的,不然就成嘲諷了。日後被馬龍穿小鞋,就成了自討苦吃。大巫妖再怎麼說以前也在達拉然混過,還曾是人類的高層之一,這點情商還是有的。

「主人,你的擔憂不無道理。」克爾蘇加德肯定了馬龍的話。他拿出一顆水晶球,「主人你看,這水晶球上所能顯示的只有我們曾到過的地方,我們沒有到過的地點水晶球上則是一片黑暗。也就是說,法師之眼這類的偵測魔法所能看到範圍只有我們到過的地點。超出這個限制我們則一無所知。而惡魔不同,這裡本來就是他們的位面,除非我們將佔領區的地貌大改造,否則惡魔對佔領區的地形瞭若指掌。」

至於說為什麼偵測魔法只能看到自己的人曾經到過的地方,克爾蘇加德給出的解釋是地獄的位面意志在干擾著他們,對他們這些外來者充滿了敵意。儘管位面意志無法直接出手,卻可以設置障礙,以阻礙他們的行動。

馬龍撇撇嘴:「說了這半天,其實就一個事——地圖沒開。」

要點亮地圖,就必須得親自跑一趟,比起庇護所世界來麻煩多了。好在這種開地圖的活計天災軍團的普通戰士也能夠完成,馬龍所需要的只是他們到未探索的區域去逛一圈,留下克爾蘇加德所說的屬於庇護所世界的印記就成。而不是非要馬龍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跑,倒也算省了不少事。

「天災軍團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手,像開地圖這樣的小事交給他們正好。」

馬龍吩咐了一句,緊接著又強調了道:「告訴屍體發火,這事得抓緊了辦。寧可暫時不擴張,也要先把地圖給我打開。看看他這次遭到惡魔伏擊,我猜就是他求戰心切而忘了做好戰前準備的緣故。這樣的錯誤太低級了,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屍體發火已經被仇恨所支配,馬龍懷疑他的腦子到底還能不能保持清醒,若是沒有人去敲打他,去提醒他,說不定……不,是肯定……這位天災大統領肯定會玩脫。

克爾蘇加德略感為難:「主人,不是我們沒有提醒過發火大統領,實在是他太固執。如果你有時間,最好是能同他談一談。要知道天災軍團的士兵們對大統領的認可度非常高,甚至超過了你。」

天災軍團的亡靈本來就是屍體發火的手下,當然是認屍體發火。

有時候手下人的威望太高並不是什麼好事。

馬龍撓了撓頭,他苦惱了。(未完待續。。) 要勸說一個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的人改變主意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這個人是你名義上的下屬。

都說吃一次虧要學一次乖,可屍體發火根本沒這個意識。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殺惡魔,數百年積累的仇恨有了發泄渠道,控制力再好的人也無法靜下心來。

對此,馬龍異常苦惱。

難道就這樣等下去,等到屍體發火發泄夠了自己冷靜下來?

有一個不聽話的下屬真是傷腦筋。


通過這件事馬龍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必須加強對手下人的掌控力度。以前一直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並不代表以後也不會,像克爾蘇加德和加里奧等強者因為都是他召喚出來的,冥冥中有一股無形的法則約束,所以對他言聽計從,傑斯和普朗克那些人則是因為他們今天的一切都是馬龍給的,所以也不敢違逆馬龍。

但,屍體發火不是。

所以他才對馬龍說不,也所以他能我行我素。

如屍體發火這樣因為某種原因而加入暴風領的強者,以後必然還有,不加強對這些人的掌控力對馬龍的威信會造成不小的打擊。

試問,一個連自己的下屬都管不了的大領主,他的話還有多少人去聽?他的命令還有多少人會遵從?

任何一個上位者都不喜歡手下有不受控制的力量,加強對天災軍團的掌控勢在必行。

等到屍體發火離開,馬龍對克爾蘇加德使了個眼色,大巫妖會意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你們又在計劃什麼陰謀?」

卡洛琳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這妞的眼力到是好,人還未到居然馬龍和克爾蘇加德的小動作看得一清二楚。原本這是馬龍內部的事。卡洛琳就算看到了也當沒不知道,問題是屍體發火再怎麼說也是法赫家族的祖先,馬龍若是要算計屍體發火的話卡洛琳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怎麼把這位給忘了。

馬龍也是無奈,他對卡洛琳解釋道:「發火大領主現在太不冷靜了,我擔心這次中伏的事還會發生,而我又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所以只能讓克爾蘇加德替我看著點。」

真的嗎?

馬龍這樣說,卡洛琳未必肯信。只是她又不會讀心術,馬龍不對她說實話她也沒有辦法。

「最好是這樣,否則……」

否則怎麼樣卡洛琳也不知道,她到是想說狠話,但這又有什麼用?


馬龍聳了聳肩,表示卡洛琳若是不信自己的話他也沒辦法。他也不是有意要說謊,換了任何人在他這個位置上也會這麼做,要不然他還怎麼做暴風領的大領主。

「好了。卡洛琳,事實如何以後你會知道的,現在爭論這些毫無意義。」適時的截住了話頭,馬龍明確表示不想再在這方面糾纏,「惡魔的進攻已經被擊退,相信在短時間內這裡暫時不會有什麼事,我想我們應該回去了。」

馬龍沒有對卡洛琳說要保密之類的話,因為他清楚卡洛琳明白暴風領打通了位面通道能直接傳送到地獄位面來的事是個秘密。如果馬龍不說的話她不能透露給其他人。這事如果在菲尼克斯沒有決定加冕為王之前卡洛琳或許會告訴她,不過現實沒有如果。當菲尼克斯決定加冕為王的那一刻,卡洛琳和她就再不是親密無間的戰友了,兩女之間都會有所保留。

地獄位面的戰爭就這麼告一段落?

不!

馬龍不這樣認為。

惡魔的這次進攻只是試探,目的是估算一下他們這些入侵者的實力,相信用不了多久真正的戰爭就會到來。此時的平靜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罷了,在接下來的戰爭中馬龍說不得要用全力。而他有一些秘密不想被外人知道,所以支開卡洛琳就成了必然。

送走卡洛琳,馬龍沒有如其他人想的那樣回到暴風城的領主府,而是傳送去了天空之城納克薩瑪斯。

這一次惡魔的試探雖然讓天災軍團有所損失,馬龍卻也不是沒有收穫。

一枚英雄之魂和兩枚半英雄魂晶就是戰利品。

說起來自從有了克爾蘇加德之後馬龍就沒親自啟動過祭壇。召喚之類的小事他都是讓克爾蘇加德在辦。這一次也就是大巫妖在地獄位面脫不開身,要不然以馬龍的憊懶性子依舊懶得自己動手。

站在祭壇前,馬龍暗自盤算了一會,決定先使用半英雄魂晶指定召喚出兩個納克薩瑪斯的強者后再用英魂之魂。


「啟動祭壇!」

「使用一枚半英雄魂晶召喚:拉蘇維奧斯。」

「使用一枚半英雄魂晶召喚:戈提克。」

拉蘇維奧斯,一個強大的人類戰士,他負責訓練死亡騎士的武技,讓死亡騎士們擁有配得上他們身份的戰鬥能力。戈提克綽號靈魂收割者,在靈魂法術方面有很深的造詣,他能通過獨有的手段讓死亡騎士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死亡騎士的各種通用技。

一戰一法,可以說有了拉蘇維奧斯和戈提克之後死亡騎士的訓練馬龍可以完全撒手。做甩手掌柜, 修道入聖

要在地獄闖出名堂,鬧出動靜,讓惡魔知道天災軍團的厲害,靠低階兵種想都不要想。只有高階兵種才能在惡魔大軍源源不斷的攻勢下打出天災軍團的威風來,無疑快速而大批量的製造死亡騎士是一種很好的應對之法。

於位面戰場中喚醒的亡靈戰個個的實力都不弱,戰鬥經驗也豐富,他們之所以實力不強不過是苦於無人指點,馬龍相信有了拉蘇維奧斯和戈提克后,經過一番訓練的天災戰士中能誕生出大量合格的死亡騎士來,甚至於在那些被轉化為亡靈天災的惡魔中也可以弄出不少強大天災士兵來。

只要給馬龍一點時間,天災軍團中歸他控制的高階兵種會逐漸增多,並最終超過屍體發火,到了那時候屍體發火再想耍性子就必須掂量掂量了。

「那麼,接下來讓我看看這一次能召喚出誰來。」(未完待續。。) 無論人也好,亡靈也罷,一閑下來准得惹出禍事來,所以讓他們不舔麻煩的最好辦法就是給他們找點事做。當他們閑不下來,忙得腳不沾地的時候,他們自然就沒時間惹禍了。

馬龍不想讓屍體發火惹是生非,又不想同屍體發火發生矛盾,作為他意志的執行者,克爾蘇加德只能用溫和一點的辦法,這個辦法就是讓亡靈們來修築據點。

用克爾蘇加德的說法就是,沒有一個堅固的堡壘,如何抵擋住惡魔的進攻。在地獄這個位面連據點都沒有,連根都扎不下,還談什麼報復惡魔?

大巫妖的說法得到了屍體發火的認同,儘管被仇恨所支配,屍體發火無法保持冷靜的頭腦,可他的智慧依舊還在。如果他只是想轟轟烈烈戰一場,打個痛快,殺掉一小撮惡魔后就被惡魔幹掉,那他可以不管其他,只用戰鬥,戰鬥,不停的戰鬥,直到戰死為止。

然而,屍體發火卻不願意這樣。

哪怕結局依舊是被惡魔所殺,屍體發火也希望殺死更多的惡魔,這樣才能平復他心中數百年來的怨氣。為了多殺惡魔,就必須發揮出天災軍團以戰養戰的特長來,而這個特長想要發揮出來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亡靈轉化魔爐。因此,建立一個穩固的據點就成了首先要辦好的事。

克爾蘇加德施了點小手段絆住了屍體發火,讓亡靈天災們不再想著戰爭,而是宅在據點搞建設。見屍體發火老實了下來,克爾蘇加德也就不再管他,繼續穩固位面通道。

當馬龍完成了召喚儀式,從納克薩瑪斯中傳送到地獄位面來時。看到的是一副熱火朝天的大建設景象。

能讓屍體發火老實下來,能讓亡靈天災們規規矩矩的呆在據點內,克爾蘇加德幹得不錯。

心中暗暗稱讚了一句,馬龍對身後的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跟上。

拉蘇維奧斯和戈提克面無表情的跟在馬龍身後,對地獄位面炎熱的空氣這兩位天災強者顯然並不喜歡。畢竟是冰冷的亡靈。過高的溫度會讓他們的身體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拉蘇維奧斯和戈提克不喜歡這樣的氣候也在情理之中。

與這兩位天災強者恰恰相反,馬龍身後的第三個身影則頗為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氣,顯然地獄位面的高溫和活躍的火系元素讓他很是滿意。

來到位面通道的鏈接點,不等馬龍說話第三個身影就是徑自走了出來,看到這個人克爾蘇加德那毫無表情的臉龐上止不住出現了震驚之色。

「竟然是你!」

從這話就可以聽出,大巫妖完全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會被召喚過來。馬龍在後面看著,心中不禁出現了一絲疑惑,他感覺似乎克爾蘇加德知道些什麼。或許這個讓克爾蘇加德震驚的人會是他解開某些疑惑的關鍵。

「怎麼不可能是我?」

這人反問了一句。

作為馬龍召喚的新英雄,他似乎對克爾蘇加德的存在一點也不意外,彷彿在被召喚出來之前他就已經知道這邊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