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是往常他在她面前都表現得太溫和、太親切了,以至於她險些以為他本該如此,而忽略掉了那個被炎月國朝野上下神化魔化的洛親王!

原來,他的確有著極為陰狠倨傲的一面,只是並未曾在她眼前展現罷了。

皇甫擎天發現池凌兒眼中出現一抹懼色,並下意識地在拉開和他的距離,心中不由暗暗嘆了口氣:這小丫頭,讓他如何是好?

他不想讓兩人之間相處的平衡被打破,不想讓她畏懼他,不想讓她怕他。是以,他不能凶她,更不能訓她。

然而,若是此番毫無表示,就這麼不聲不響地放任她過關,他又非常擔心她以後會故技重施,再度隻身涉險。

凌兒這精靈鬼,莫非是吃定了他投鼠忌器,拿她沒轍,所以如此毫無顧忌地來懸崖涉險?

皇甫擎天雖然沒有出聲,但池凌兒多少能夠感受得到他心中的氣憤和無奈。

半晌等不來他的回應,池凌兒忍不住再度開口,音量較之前更輕了許多:「擎天是在怪罪我沒有事先跟你商量便獨自跳下來,對不對?」

「原來你都知道?」皇甫擎天挑了挑眉,隱藏掉眼中的笑意,聲音平緩冷淡。

真是因為這?池凌兒吃了顆定心丸,至少她現在知道問題的癥結了。

「如果擎天不嫌麻煩,不嫌我聒噪,往後有什麼事情我一定先找你商量,就連芝麻綠豆大點兒的小事我也一併來折騰你,好不?」見他冷冰冰的,池凌兒只能賣萌耍怪,調皮地活躍氣氛,想讓他的臉色能夠緩和些。

「凈會貧嘴,你做得到?」他表示強烈懷疑。

「能,一定能!」她點頭如搗蒜,就差沒指天發誓了。

他抿了抿,掩藏掉嘴角險些露出笑紋,沉聲道:「你若真能做到這樣,那我今兒就暫且饒你一回。若下回再是如此輕怠自己的性命,我定不輕饒你。」

說完,他便將目光放遠,看似是還對她余怒未消,其實是臉上已然顯出了藏不住的笑意。這小妮子,原來需要給她來點兒冷處理才行。

挑了挑眉,他的眸中藏著不懷好意的色彩。

終於抓住這小妮子的弱點了,往後得善加利用才行。

「好,好,我下回一定請示咱們的洛親王,好不好?」池凌兒語氣酸酸地開了個玩笑。

皇甫擎天終於毫無顧忌地朝著池凌兒露出一抹笑,笑容中有著她讀不懂的色彩和韻味。

池凌兒趕緊將視線轉移,扁扁小嘴兒,不敢再亂說話。

這頭剛剛達成一致,那頭,小蜜蜂已經被酸得半死了:「主人,蜜蜜還在這兒呢,你們就不要再眉來眼去了嘛。」

眉來眼去?

「你這蜂子懂什麼?少來添亂。」皇甫擎天冷斥道。

小蜜蜂縮了縮脖子,怯生生地瞅了眼皇甫擎天,嘴上嚷嚷:「大豬頭,你壞蛋,不準叫我蜂子!」

別以為它不懂,人類罵人最喜歡罵「瘋子」了,大豬頭一定是故意的!

「你難道不是只蜂子?」皇甫擎天剛才收服了池凌兒,這會兒心裡正美著呢,還有興緻來逗小蜜蜂。

小蜜蜂不依不撓,可憐巴巴地向池凌兒求救:「主人,您可得替蜜蜜做主……」

「蜜蜜你不是很厲害么?蟄他一口不就行了。」池凌兒笑道。

小蜜蜂還當真想了想這種可能性,不過看到皇甫擎天那一身駭人的煞氣,乖乖退遠,心裡越發不甘心:「大豬頭,你過河拆橋!小心我……嘿嘿……」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小蜜蜂突然高興起來,屁顛屁顛地拍打著一對翅膀。

皇甫擎天直覺有異,但並不認為小蜜蜂能掀起多大的風浪,遂劍眉一挑,無甚所謂地反問:「那又怎樣?」

小蜜蜂裝得很是委屈:「哼哼!要不是我施法力,你剛才早就摔下去了!」

「還想邀功?」 醫妃在上:九爺,狠會寵! ,還真有閑心。但凡是池凌兒的東西,他好像都覺得很好玩兒。

小蜜蜂沒能戰得過皇甫擎天,心裡好生落寞:「蜜蜜再也不在主人面前幫你美言了。」

小蟲子的威脅就這樣而已?

皇甫擎天同情地瞥了一眼小蜜蜂。

「你有美言過?」不搗亂,不說壞話就不錯了,皇甫擎天可沒想過小蜜蜂跟自己站一條陣線。

小蜜蜂晃了晃小腦袋,惱了:「大豬頭,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是人么?你明明就是一隻蜂蟲。」真沒想到,平素間那麼冷的一個人,在私底下竟然是這副德行。若是讓洛王府和朝廷的那些人見了,不知道會不會個個目瞪口呆。

小蜜蜂氣得小肚子一鼓一鼓的:「哼!大豬頭,你死定了!」

說罷,翅膀一扇,收了施加在大樹上的法力。

皇甫擎天和池凌兒腳下猛然間失去平衡,在重力作用下加速下落。

池凌兒吃了花茶,四周的寒瘴之氣對她不再有影響,加之身上存有一定的靈氣,所以身子顯得較為輕盈,飄飄而落,下降的速度不算太快。

皇甫擎天就不同了,縱使反應敏捷地立即用內功護身,也終究是收效甚微。

「蜜蜜,別調皮!快,將樹子托起來!」池凌兒話音一落,想也不想,趕緊伸出雙臂緊緊地環住皇甫擎天的腰,讓兩人成為一個整體,只有這樣才能稍稍減緩一些他下落的速度。

小蜜蜂偏著頭,拽兮兮地道:「不幹!除非大豬頭跟我道歉,以後不準再叫蜂子,要叫蜜蜜。」

嘴上是這麼說,可人家小蜜蜂也絕對不是關鍵時刻掉鏈子的貨,怎麼可能在這時候計較稱呼之類的小事?只不過,它剛才已經探過路了,此處距崖底根本就只有幾丈高,崖下是一汪清潭,潭水不深,淹不死人的。

橫豎這倆人眉來眼去也沒什麼進展,小蜜蜂神來一筆,決定幫他們倆增進增進感情。

大豬頭,主人啊,你們可得要領情,好好兒表現吶!小蜜蜂賊兮兮地在心中盤算著,興奮著。

池凌兒心繫皇甫擎天的安危,沒有多餘心思去想別的東西。可是皇甫擎天是多麼精明的一個人,他焉能看不出小蜜蜂計中的破綻?



只要稍稍想一想,小蜜蜂別的不說,對池凌兒那是相當的忠心,它怎能突然收起法術,讓池凌兒陷入危機之中?

這隻詭計多端的蜂子,定是知道下方並無危險,早做好了防範準備,才敢使這麼一招!也虧得它多事,不然他怎能與凌兒如此親近?更不可能得到凌兒如此的關心。

「咚!咚!」

不等皇甫擎天陶醉完,他和池凌兒,連同那棵大樹便砸進了水中,盪起數丈高的水花。浪花遮擋了視線,讓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東南西北,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彼此的存在。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池凌兒很快意識過來是怎麼回事,滿臉羞赧,欲從皇甫擎天懷中掙脫出來,卻反被皇甫擎天箍得更緊。

此番,兩人皆是衣衫濕透,身貼身,微妙的感覺迅速泛濫。

皇甫擎天無言沉默,池凌兒心快跳到了嗓子眼兒。

見兩人情濃意濃,小蜜蜂識趣兒地「嗡嗡」飛開了。

「臭蜜蜜,看我不找你算賬!」池凌兒困窘之下,只能假借朝小蜜蜂宣洩怒火而轉移注意力。

本來飛出去了的小蜜蜂又飛了回來,繞著兩人的身邊轉了一圈兒,得意兮兮地道:「主人,大豬頭,你們可要謝謝蜜蜜才是,蜜蜜這是給你們製造浪漫啊,嘿嘿……」

「蜜蜜!」池凌兒滿口的警告,阻止小蜜蜂再煽風點火。

皇甫擎天卻心情不錯,這隻小蜜蜂總算幹了件好事。

「蜂子,自己玩兒去,下回帶你找花。」皇甫擎天這回對小蜜蜂滿意極了。

改善了與皇甫擎天的關係,小蜜蜂興奮不已,聽話地迴避開去。

「臭蜜蜜,居然叛變!」池凌兒沒好氣地朝著小蜜蜂飛走的方向咕噥。

皇甫擎天笑得比花兒還燦爛:「你養的這隻蜂子其實還不錯,很可愛。要不是它,我還不知道自己在凌兒心目中如此重要。」

池凌兒扁扁嘴,不聲不吭。

其實也是在剛才,被小蜜蜂這麼一折騰,看到皇甫擎天控制不住即將跌落下去的那一瞬間,她的心裡的確是顫動焦急得厲害,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慌亂。

經此一事,她約莫也能夠有所認知,對於自己,對於皇甫擎天,對於他們倆之間的聯繫。

嘴上雖說埋怨小蜜蜂,那不過是掩飾自己紛亂情緒的一種手段罷了,並非是真有怒氣在心。

「你什麼時候跟蜜蜜搭成一夥兒了?」池凌兒沒好氣地道。


皇甫擎天勾唇一笑:「就在剛才。」

池凌兒埋著頭,不敢去看皇甫擎天的眼睛。不用看,她也能猜到,他此刻一定是滿臉邪魅,從他的語氣中便可窺見一斑。這傢伙,平素看起來一本正經,若是說起那些風花雪月的話來,還真是讓人招架不住。他不會去說什麼過分的言語,也不會說什麼混賬話,只用尋常的字眼,便能讓人心湖泛起巨浪波濤。

池凌兒心想,虧得這傢伙還算正直,不是什麼品行不端的小人。不然不知道會有多少貌美姑娘栽在他那張嘴下。

皇甫擎天半天沒動靜,也不開口說話,不由奇怪,稍稍鬆開圈著她的手,緩聲問:「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我在想……糟了!」一句話還不及說完,池凌兒便看到大樹的樹根完全泡在了水中,樹根上哪裡還有紫紅色古蕨的影子?

原本那些古蕨就是寄生在半朽的樹根表面,淺淺的一層,寄生得並不穩固。適才大樹從高處砸進水裡,衝擊力太大,水花早就將古蕨從樹根上剝落。

「怎麼了,凌兒?」皇甫擎天見池凌兒面色驚慌,趕緊追問。

池凌兒一把推開猝不及防的皇甫擎天,眼睛往水面四下亂瞟。

「那些古蕨,全不見了!擎天,快找找,它們密度很輕,一定是飄在水面上了。」池凌兒著急地道。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那東西真有用?」皇甫擎天蹙眉問道。

對於虞千雙,他並未完全釋疑。虞千雙在凌兒面前將這東西說得那麼神,保不定就是胡謅蒙人而已。

至於紫紅古蕨的療效,池凌兒的確未曾見識過,不過山上那些花茶,她卻是喝過了,小蜜蜂也驗證過了,的確效果非常了得。相信這古蕨也差不到哪兒去。

是以,池凌兒很認真地朝皇甫擎天點了點頭。

既然古蕨有可能對凌兒有用,皇甫擎天自然不會讓它就此溜走。

「凌兒,你到岸上去等。」他輕聲道。

「不,兩個人一起找更快。」池凌兒彎著身繼續查找有無浮在水面上的古蕨。

那古蕨原本就不多,寄居在幾塊朽根表面而已。現下被水一泡,飄散開去,著實難找。

池凌兒和皇甫擎天在樹根周圍仔仔細細地搜尋了好幾圈兒,並將搜尋範圍越擴越大,直到將這崖下的一汪水潭全找了個遍,也終究沒有古蕨的影子。

「那植物太小,一旦分散開,憑眼睛很難查見。」皇甫擎天客觀地道。

池凌兒也有同樣的顧慮。

現在怎麼辦?他們不僅沒用摘取古蕨,反而是將古蕨和大樹一同損毀,相當於是徹底斷了千雙的期望。

池凌兒的心裡很是愧疚。這簡直就是幫了倒忙。

且不說自己需要這些古蕨,就是千雙,人家還全靠著古蕨恢復功力,治癒腿疾。

池凌兒放眼一瞅,好在這汪水潭相對封閉,水流不出去。縱然古蕨已經分散成很小很小的部分,但好在都還在水潭之中。只要東西還在這裡,那就有希望。

皇甫擎天見池凌兒一臉沉思,沒有打斷她,靜待她的決定。

稍候,池凌兒眼中猛地迸出一抹自信的光彩,嘴角微勾,莞爾一笑,計上心頭。

「擎天,你能將這棵樹拖到池子中央么?」池凌兒問。

當然。雖說在山谷中央,被寒瘴之氣所困擾,但拖動一棵樹的力氣,他還是有的。縱然躺在池中這棵樹看起來有些分量,但對於他而言,的確構不成任何的困難。

皇甫擎天稍稍使力,便以內功推動了大樹,很快將樹子移動到池中央。

池凌兒又道:「擎天,你到水潭邊兒上去撈,我把那些古蕨都趕到邊兒上去。」

皇甫擎天聞言,深邃的眸子里出現一抹好奇。

不過,他沒有追問,而是配合地走到了潭邊。

池凌兒站在樹枝上,蹦跳起來。自身蹦跳造成的震動波紋,借用大樹枝繁葉茂的優勢,迅即之間快速傳播。以池中央為圓心,波紋一圈圈兒蕩滌開去。

原本密度就輕的紫紅古蕨,被水波傳送,很快便盪到潭水邊兒。之前,它們分散不容易被看見,一旦集中到了四邊,密集之後撈起也就不再那麼困難了。

這小妮子,皇甫擎天身手敏捷地撈取潭邊兒的古蕨,嘴角漾出完美的弧度。

想不到這傢伙,錦衣玉食慣了,也能幹這等粗活雜活兒,做得如此認真,一直埋著頭不停地往水裡撈。池凌兒看到皇甫擎天一聲不吭地俯身幹活兒,心中不由忖度道。

沒一會兒工夫,她便見他圍著潭水的四邊兒撈了個遍。

漾著燦爛的笑容,她一邊踩在樹上蹦躂著,一邊兒扯著嗓子問:「擎天,有多少了?」

「這些夠了么?」皇甫擎天舉起手中的古蕨,滿滿的一把。

池凌兒笑得兩隻眼睛閃閃發亮:「哇!那麼多?夠了,夠了!」

他會心一笑。就為了她眼中此時那抹光彩,莫說是撈一把古蕨,即便是飛上天際摘取萬顆繁星,他也甘之如飴。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從崖底攀山上岩洞,費了不少的工夫,到地兒時天已經黑下來了。

岩洞里沒有點燈,黑漆漆的。

皇甫擎天緊緊地拽著池凌兒的手,深怕一個不留意讓她和自己走散。

池凌兒輕聲喚道:「千雙,你在嗎?」

屋內,一點兒聲響也沒有。


皇甫擎天抓著池凌兒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道。

池凌兒伸出另一隻手,在皇甫擎天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意在讓他放鬆,不必擔心。

就在這時,「唰」地一聲,疾風刮來,伴隨絲絲涼意從他們頭上掠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