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傲爽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了小院內,而就當所有人都在尋找著傲爽在何處之時,院角處站在小樹樹杈上的斜月玲瓏卻神色一緊,隨之便猛然轉身,綉袍連動。

「唰唰唰!」綉袍在空中不停地晃動,隨後只見一道道密集的拳影便向斜月玲瓏身後覆蓋而去,就當所有人納悶之時,傲爽的身形逐漸在那片虛空之中顯現而出。

這斜月玲瓏的靈覺顯然也是不低,居然能夠在古天蘭都沒有發現傲爽的情況下,先行將其發現,而且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攻擊,最為可怕的是,臉上的神色沒有一絲的慌亂。

這個女人,確實不簡單……身處於萬千拳影中的傲爽,臉上也是罕見的出現了一絲凝重的神色,能夠被他說成不簡單的人,絕對是在某些方面,要超越尋常人太多的人。

「升龍擊!」一聲暴喝傳來,那聲音中被傲爽灌注了靈力,致使斜月玲瓏的拳影都是一滯,在所有人驚訝地目光中,三個傲爽頓時出現在斜月玲瓏的身前,三股兇悍的拳勁,轟然而至!

感受著傲爽拳勁中夾雜強悍的力量,斜月玲瓏即便早就知曉這個不知名的少年很有實力,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小看於他,不過反應速度還是異常的快。

重生之千古仙帝 ,整個人騰空而起,右腳凌空一記腿鞭向傲爽砸了過去,勁爆地腿鞭甚至砸碎了一小片的空間,其中還夾雜著陣陣香風。

斜月玲瓏的反應速度,在靈師階的武者中確實當屬前列。

但是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傲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又何嘗不是戰鬥經驗異常豐富的人。

只見傲爽出拳的速度快,收拳的速度也快,剎那間便變掌為抓,一把抓住了斜月玲瓏的腳腕處,隨後左手也學著前者動作,勾住了一道樹杈,右手向下一拽,斜月玲瓏的身體頓時和傲爽持平。

「這可是你讓的……」斜月玲瓏聽著傲爽的話語,還未來得及弄清此刻的情況,便被前者攬入了懷中,只感覺整個人被一種雄偉的男性氣息包圍,便再難動彈分毫。

「玲瓏!」遠處的古天蘭看著斜月玲瓏被傲爽攬入懷中,頓時發出一聲驚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別人攔在懷裡,那比奪走了陪伴多年的寶刀,甚至殺了自己還要難受。

古天蘭說著,身上那強橫的氣勢猛然爆發,但因為害怕稍有過失傷到斜月玲瓏,只能對著傲爽怒聲喝道:「小子,你要是敢傷害玲瓏一下,別說我放不過你,就連我們古府和玲瓏的斜月宗,都不會放過你!」

聽到古天蘭的話,有的人露出了惋惜之色,他們同樣不是來自大宗門的弟子,好像看到那種名不見經傳地人,將來自大宗門強者踩在腳下的場景,那樣的話,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激勵。

也有寥寥數人,對古天蘭所說嗤之以鼻。

傲爽先後擊殺南冥狂傲和東方英俊,已經是招惹到了兩個大世家,這就說明一個問題,他不是那種同樣來自大宗門的弟子,就是真的無所畏懼,可不管是哪一種人,他都不會在乎古天蘭的威脅。

但更多人,還是保持著一副看熱鬧的姿態,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他們恨不得傲爽先將斜月玲瓏辣手摧花,隨後再擊殺古天蘭,風雲亂戰嘛,講的就是一個亂字。

而身為當事人的傲爽則是搖了搖頭,絲毫沒有理會前者所言,反而右手再度發力,將懷中的斜月玲瓏又緊摟了一分:「古天蘭,你的話,在我這裡就像是在放屁。」

說完之後,又看了看懷中的斜月玲瓏,邪笑道:「你說是不?」

可此時的斜月玲瓏好像根本沒有聽見傲爽的提問一般,她在前者那濃厚的男性氣息包圍之下,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有些發軟起來,臉色更是猶如葡萄酒一般嫣紅,臉色更是異常的慌亂。

甚至,都有些不敢看傲爽。

雖然她剛才確實對傲爽作出一副魅惑地摸樣,看起來就好像是情場高手一般,可真真正正被一個男人攬入懷中,對於斜月玲瓏來說,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向強勢的自己,就算面對著中階天靈師都敢出手的自己,敗得居然如此迅速,在一瞬間便被對方攬入了懷中,而且到現在居然都不能生出任何反手之力。

見斜月玲瓏沒有說話,傲爽便看向後者,發現此時她的眼神中滿是迷茫之色,一瞬間便明白了她心中所想,不由冷笑道:「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太奸狠毒辣了,你一心想要通過古天蘭的手,而將我擊殺,你知道,如果他真擊殺了我,那你可以獲得我身上所有的東西,包括,我背後的紅色古棺。」

傲爽的話,聲音很輕,除了兩人之外沒有人能聽到,可也說得很重,在斜月玲瓏這個年齡段的少女,就算是宗門內的長輩,恐怕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可他就是如此,對於自己的敵人,從來都是使用各種手段,殘酷打擊。

鳳眉微皺,斜月玲瓏不住地搖著頭,輕咬櫻唇道:「我……我不是……」

那聲音和眼神中,甚至蘊含著一絲極為微弱的哭腔,可經歷過人生各種場面的傲爽,還是準確無誤地給捕捉到,但神色卻沒有升起任何的憐憫之心。

「不是?」傲爽撇了撇嘴:「你就是如此,攻於心計,可你認為所有人都是傻子嗎?你太高傲了,從你心裡,一直有些瞧不起我,可是,你還是沒想到,我的**力量是個變數。」

見斜月玲瓏沒有再說話,傲爽則是再度說道:「你明明看出了我擁有著意念之力,居然還在那裡搔首弄姿地誘惑我?你說你傻不傻?記住,蛇蠍心腸的女人,即便長的再漂亮,也沒有人喜歡。」

傲爽說完,便把環住斜月玲瓏腰身的右手抽了出來,隨後蠻橫地將其甩在了樹下,冷冷地看著後者,心中的殺意,越來越濃烈,似乎在下一秒,就要控制不住。

從進入風雲域開始,傲爽便莫名其妙地碰到了南冥狂傲,而後者恰巧對自己背後的紅色古棺感興趣,處於無奈之舉,傲爽只能將其擊殺,本以為殺掉之後就一了百了,可不知從何出又冒出了一個南冥浪。

而且,還許諾出了五億靈石的懸賞令!

這麼一來,傲爽可以說是麻煩不斷,從東方英俊開始,又是古天蘭,又是斜月玲瓏,一會不知道還要冒出誰,院門口處即便到了此時還有著數十名武者。


那些人雖然現在沒有對自己出手,可一旦自己露出任何的敗象,他們定然會群起而攻之。

所以此時,傲爽打算立威,說白了就是殺雞給猴看。

而至於這雞是誰,就看誰不長眼睛了。

此時的斜月玲瓏身體軟綿綿地癱倒在地面之上,原本柔順烏黑的秀髮,也是隨意地散落著,那月白色的綉袍,也染上了大片的塵土,整個人看起來,有種凄美的感覺。

「玲瓏!」見斜月玲瓏被傲爽拋到樹下,古天蘭連忙跑了過去,來到前者的身邊后,就要伸手將她扶起。

可斜月玲瓏卻對著甩了甩袖口,將古天蘭的手擋開了,眼神中淚光閃爍:「你不要管我!」

說完之後,斜月玲瓏便艱難地站了起來,她其實在和傲爽的交手中,並沒有受傷,可不知怎的,此刻的她好像身體中所有力量都被抽幹了一般。

「哭了?!」眾人看著那邊花容失色的斜月玲瓏,震驚地看向傲爽,他們在驚訝著,傲爽到底和斜月玲瓏說了些什麼,看樣子他們兩人也沒說太多的話,可就是這寥寥數語,居然把她說哭了。

古天蘭看著斜月玲瓏這副凄凄慘慘戚戚的摸樣,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猛然轉身看向傲爽,手指顫巍巍地指向傲爽:「臭小子,今天不是我古天蘭死,就是你亡!」

「那……」傲爽絲毫不在意眾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黑光一閃,狂風飛旋刀瞬間出現在其手中,眼神斜視著古天蘭,風輕雲淡地道:「肯定是你死了!」 「呦,這不是西域的古天蘭和斜月玲瓏嗎?」就在傲爽和古天蘭剛要動手之際,小院外再度傳來一道聲音,隨後,一名臉容俊美,衣著考究,手裡輕搖著一把紫色摺扇的翩翩公子,踱步走了進來,一看,就是來自某個世家的少爺。

古天蘭眉頭一挑,前者的話讓他聽起來很不舒服,不過這個人的身份和實力擺在那裡,他也不好太過發作:「張顏,你今天來,就是為了看我的笑話?」

「什麼?張顏?!」

「是中域張家的張顏?」

聽到古天蘭的話后,所有人都是看向那輕搖紫色摺扇的少年,神情激動,因為若是在尋常之時,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這種層次的武者。可今天,卻接連碰到了好幾個。

中域張家,也是一個家族內有著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家族,實力不可小覷,畢竟中域相較於其他四域來說本就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所以張家的實力和底蘊,更要在古府之上。

而且張顏這個人,也是一名極為妖孽般的天賦,據說自己創造出了一門扇法,名為波濤扇法,如今的他實力在巔峰靈師之境自不必說,丹田中靈力的凝實程度,儼然達到了高階天靈師的層次。

傲爽看著那輕搖的摺扇,面色不由變得凝重了一分,這個叫張顏的人,實力要比古天蘭還要強上一些,不由感嘆,隨著自己境界的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所接觸武者的層次,也越來越高。

原來都是看境界,是達到高階靈師還是巔峰靈師,可現在不同,現在幾乎所有參加風雲亂戰的強手都達到了巔峰靈師的境界,現在看的,就是丹田中靈力的凝實程度。

「咦?」張顏打量著古天蘭和傲爽兩人,起初他並沒有關注傲爽,因為他的身份和實力擺在那裡,可隨著他進一步的觀察,發現古天蘭好像都在傲爽的手中吃了虧,不由地,仔細地觀察起傲爽來。

「這小子……有點古怪……」張顏越觀察,越心驚,因為他發現即便是自己都有些看不透傲爽,尤其是他手中狂風飛旋刀,和背後的紅色古棺。

下意識的,他以為傲爽是小僕宗的弟子,可轉念一想,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按理說小僕宗的弟子,都是靈魂之力比較強大,**力量相對薄弱,可這小子的氣血怎的如此充盈?

而且他發現,傲爽手中的狂風飛旋刀,他看著有些耳熟。

張顏在觀察著傲爽的同時,傲爽也在觀察著前者,而且眼中儘是淡然的神色,不得不說,這種淡然的眼神,其實也算是給張顏傳遞著一股信號,那就是我絲毫不畏懼你。

「有意思……」張顏笑了笑,俊美的面容掀起一抹溫煦春風般的笑意,那種感覺,就好像是鄰家的陽光大男孩,沒有任何的敵意,不過在他的眼底深處,還是劃過一道利芒。

看著那抹溫煦的笑,傲爽則是撇了撇嘴,隨後看向古天蘭:「你還打不打?」

「哼!」古天蘭悶哼一聲,目光冰冷地注視著傲爽,當看到後者手中的狂風飛旋刀時,不禁恨意滔天:「小子,十招之內,必定將你斬於刀下!」

古天蘭都是因為張顏的到來,剛剛才沒有對傲爽出手,絕不是因為心中有任何的懼意,在他看來,傲爽就是一個卑鄙的小人,先後出手偷襲,不過不得不說,手法確實很巧妙,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盡皆虛妄。

「哈哈!」

聽到古天蘭所言,傲爽突兀地一聲大笑。

這一笑,頓時讓古天蘭和張顏,還有那邊看起來有些凄慘的斜月玲瓏滿頭霧水,就連那邊的眾人,也是不明覺厲,難道他真的如此胸有成竹,無懼於憤怒的古天蘭?

眉頭一皺,古天蘭陰沉地說道:「臭小子,你在笑什麼?」

傲爽止住笑聲,目光淡然地掃視著小院內的所有人:「第一,你無論從年齡還是實力上,都沒有那個資格可以稱呼我為臭小子,你不覺得,你很滑稽嗎?第二,就你們這些魚鱉爛蝦,還想取我的項上人頭?」

話音落下之時,小院中的所有人都是臉色驟變,他們能夠走到這裡,可以說也是經過重重選拔的,證明他們也算是同齡人中佼佼者的存在,被居然被傲爽說成魚鱉爛蝦。

勛陽布衣 ,怎能忍受的了?

「蓬!」古天蘭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氣,身體猛然一震,強大的氣勢毫無遺漏地展現而出,全身上下登時黑氣繚繞,骨節之中更是發出『噼啪』的響動之聲。

「咔!」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程度開始大塊大塊的隆起,整個人瞬間從身體修長的少年,變為體型壯碩的大漢,眼中凶光爆閃:「原來的打算是給你個痛快,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將你大卸八塊!」


當穿書女配遇上重生女主 ,這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黑風強體訣!」張顏眼神微眯,看著古天蘭輕聲道。

這是一門極為強橫的煉體法訣,是古天蘭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獲得的,大成之境,據說能夠達到五十萬斤的巨力,不過從那繚繞的黑風中可以看出,現在的他,**力量也就在十萬左右。

腦袋高高揚起,古天蘭看著傲爽的眼神之中,不僅有著濃濃的仇恨,還有著一絲瞧不起的鄙夷,在他認為,能夠對他造成威脅的人沒有幾個,而傲爽,恰巧不在這個行列之中。

「嗚嗚!」只見籠罩在古天蘭身體外的黑氣越發繚繞起來,而且從中傳出陣陣奇異的聲音,好似那呼嘯的厲風,輕視著傲爽,緩緩走了過去。

他每走一步,身上的黑風便會濃縮上一分,變得更加強大,氣勢在眨眼間,便超越了他的巔峰狀態,黑氣配合著黑衣,還有那憤怒的眼神,給人一種強大無匹的感覺。

而看到古天蘭的這種表現,感受著他此時的狀態,張顏和斜月玲瓏的眼中都微微露出了一絲驚異之色,這些人都是強手中的強手,而且平時都是一副不顯山不漏水的姿態,可到戰鬥之時展露出的實力,也是極為的強悍,讓人不敢輕視。

「這等實力即便是我應對起來都要頗費一些周章,這個小子,危險了……」張顏看向傲爽,可這一看,眼中再度劃過驚詫之色,他發現後者的臉色,還是異常的淡然。

張顏雖然沒見過傲爽出手,但憑他都看不透對方,傲爽的實力絕對也不可小覷,但此時的古天蘭儼然一副強勢的姿態,可傲爽還是如此鎮定自若,難道他真有什麼依仗不成?

「給我死!」待得古天蘭身上的氣勢達到一種飽和的狀態之時,他陡然發出一聲暴喝,震得整個小院都是一陣晃動,雙手瞬間抬起,漆黑色的氣息瞬間在其身前凝聚出一把黑色長刀,向傲爽斬去。

古天蘭未出手之前,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兩人要進行猛烈地碰撞,所以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兩人,甚至一絲微風都不曾出現,好像整個小院內的空間都被凍結了。

可這一出手,就如同一塊巨石掉落進了海中,掀起滔天的波浪,煙塵四起之下,好像有一頭遠古凶獸在其中翻滾咆哮,那蠻橫的氣勢,讓幾乎所有人都是退後一步。

只有三個人沒有後退,傲爽,張顏,斜月玲瓏。

冷冷一笑,傲爽右手猛張,狂風飛旋刀在其身前旋轉嗡顫,墨綠色的刀光大片的迸發而出,旋即,只見右手又是一陣緊握,那墨綠色的刀光頓時在其身前匯聚。

一把墨綠色的長刀,頓時出現在了傲爽身前,那長刀好似狂風飛旋刀的翻版,上面的雕刻也是一團團騰空的飛旋,異常的張揚狂野,與古天蘭的黑色長刀,呈對立之勢,對其轟然斬落。

看著那墨綠色的長刀,古天蘭的臉色頓時一變,因為他感覺到自己凝聚而出的長刀,居然有種被對方壓制的趨勢,這種壓制不是來自境界也不是來自靈力的凝實程度,而是來自一種,刀意上的壓制!

傲爽在古城外,領悟而出的確實是劍意,可他已經達到了一通百通的境界,何為一通百通?那就是不管他是用什麼靈器,都會異常的飄逸,說白了就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傲爽這一刀看起來好像很隨意,可這刀中蘊含的意念之力,卻是實實在在的,這種意念之力比之古天蘭的靈力更要精純而凝聚,讓後者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

「轟!」兩把完全由靈力凝聚而成的長刀在空中劇烈地碰撞到了一起,那渾厚如海的刀意頓時從傲爽所凝聚的墨綠色長刀中迸發而出,瞬間將古天蘭的長刀完全壓制住。

「噗!」頃刻間,古天蘭的攻勢便被傲爽摧枯拉朽地轟碎,隨後只見一道鮮~血飆射而出,古天蘭整個人倒飛出去,最後狠狠地摔落在了地面之上,氣息萎靡。

下意識的,他告訴自己不能敗,就要艱難地爬起來。

可也就在這時,他感覺天色好像都昏暗了下來,隨即抬頭看去,只見一名身穿紅衣的少年,靜靜地站在自己的身前,而那把黑色的長刀,距離自己的咽喉,更是只有三寸不到的距離! 一招敗敵!

看著那距離古天蘭的咽喉處三寸都不到的狂風飛旋刀,眾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怎麼剛才還強大如斯的古天蘭,在瞬間就被這不知名的小子擊敗,這確實讓人有些不敢相信。

可事實,就發生在眾人的眼前。

「古天蘭,居然敗了……」其實在古天蘭凝聚出黑色長刀,施展出黑風強體訣之時,很多人都以為這一戰敗的人是傲爽,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敗的人居然是佔盡優勢的他。

不得不說,傲爽很聰明,他知道無論是自己靈力的凝實程度還是靈力的厚重程度,相較於古天蘭都要差上一些,所以他並沒有在這方面做文章,而是施展出了意念之力,以巧破力。

「這一敗,恐怕以後就再也沒有古天蘭這個名字了……」不少西域的人,在看到古天蘭此時的狀況之後,都不由嘆了口氣,來到這裡,天下五域的每一域武者,都要和其他四域的武者發生碰撞,而像古天蘭這種戰力的強者隕落,對西域來說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可有些人,不相信這些人所說:「應該不可能吧,那個不知來歷的小子,敢擊殺古天蘭,聽說他可是古府府主的親孫子,今天他若真死在這裡,古府肯定不會放過他。」

一名臉上有著刀疤的人撇了撇嘴:「南冥狂傲和東方英俊是死在誰的手中,都忘了么?既然他敢擊殺前面兩人,那再算上一個古天蘭,恐怕也無傷大雅,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這小子到底來自哪一域?」


此人臉上有著一道刀疤,一身草莽氣息,想來也經歷過一些事情,他認為傲爽,肯定敢擊殺古天蘭,而且別忘了,傲爽先搶奪了古天蘭的刀,又當面將斜月玲瓏攬入了懷中,就算今天他不殺古天蘭,古天蘭以後也會找他麻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