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扯遠,言歸正傳。

死神靴魔靈死神之靈的契約,那個動態分支命運任務,之所以能夠一次獲得4枚命運之幣,與契約等級,有著直接性關係。

終極契約才4枚命運之幣,依次遞減的話,等到了和平契約,羅蘭基本上就沒啥收穫了,不對,甚至很有可能到了支配契約就什麼都沒有了。

羅蘭想要的通過收集頂級戰役寶物的方式來獲得命運之幣,除了需要將頂級戰役寶物入手之外,還需要簽訂高等級的魔靈操控契約才成,難度比獵殺神聖位階,只高不低。

更讓羅蘭有股蛋蛋憂傷的是,命運商店竟然是有等級的,想要看到下一個等級的貨物,必須累計獲得一百枚命運之幣才成,這句話可以不可以理解成,想要購買下一等級的貨物,羅蘭必須擁有一百枚命運之幣打底才成。

這他娘的不純粹玩人嗎?

不知道羅蘭小哥的好奇心,旺盛起來比有著好奇寶寶之稱的溫蕾薩還要強盛十倍。

十枚命運之幣的貨物已經讓羅蘭興奮的雙眼冒綠光,百枚命運之幣的貨物,又是怎樣的情形?

羅蘭實在無法無法想象,在艾澤拉斯大陸何種貨物比一船塢四基地的建造之心價值高十倍!

難道準備直接出售世界之樹不成?若是不出意外的話,城市升級石九成九就在這裡面。

想到每顆城市石很有可能高達上百命運之幣,羅蘭的蛋/蛋憂傷更甚。

這個命運商店是逼著羅蘭去拚命賺命運之幣啊!

羅蘭暗自慶幸,幸好自己當初耍了一個小聰明,一直覺得用處有些單一的命運之幣應該不同凡響,沒有獲得更多信息之前,不要擅自用掉的好,此刻看來當初的選擇是多麼的明智,若是自己真的冒冒失失的將命運之幣當成普通技能點用掉,只怕現在早就毀的腸子都青了,若非沒有辦法,羅蘭可是連身上暫時多餘的技能點轉化成命運之幣的心都有。

饒是以前獲得命運之幣一枚也沒有浪費,羅蘭現在身上的命運之幣也不過22枚罷了,他現在只能五選二,這又是一件值得撓頭的事情。

「我討厭選擇題!」羅蘭惡狠狠的咕噥,「等到哥有了錢,非得將所有貨物都買兩個,用一個丟一個,擦!」

夢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幹的。

殘酷的現實會告訴羅蘭,錢無論如何都不會夠用的,因為當你擁有更多錢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面的誘惑更大,需要的錢更多。 沒有辦法。

前世上學考試時,對付選擇題的慣用手法——排除法吧!

第一個被排除的便是亡靈主基地——大墓地。

在恩塔格瑞大陸,亡靈是邪惡聯盟的核心軸國,一旦召喚出大墓地,等若往自己身上貼了一個邪惡標籤,成為大部分智慧種族唾棄的存在,而且暗夜精靈本身對亡靈充滿了厭惡,當年他們在艾澤拉斯大陸,與其是敵對關係,哪怕是羅蘭旗下的暗夜精靈對他的忠誠永遠是最大值,但他也保不準,召喚出大墓地后,暗夜精靈們會生出怎樣的反應來。

羅蘭對亡靈這個種族的感情比較特殊,由於死神之靈和自己身體原先主人的特殊經歷,他身體本能對亡靈充滿了厭惡,尤其是魂體性質的,但是他前世在魔獸爭霸3中,在他喜歡的種族中,亡靈僅次於暗夜精靈,因為裡面有一個他特別喜愛的英雄——女妖之王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即溫蕾薩的二姐,加上他個人並不排斥黑暗力量,所以對召喚大墓地上,並沒有太多感情偏袒。

若是手中命運之幣充足的話,羅蘭或許會考慮偷偷跑到亡靈帝國迪雅的領土上,放下大墓地,將這位艾澤拉斯大陸上有著最悲壯女人物之稱的女英雄招募出來,收歸麾下。

遺憾的是,現在只能五選二,為了大局著想,羅蘭的私心只能無限期延後。

第二個被排除的則是獸人主基地——獸人大廳。

放棄獸人大廳的原因與放棄亡靈的原因有些近似,克魯洛德野蠻人又被稱之為獸人,同樣也是邪惡聯盟的軸心國之一,雖說大部分智慧種族對於他們的排斥沒有對亡靈那麼嚴重,不過也是不討喜的種族。

更重要的是與暗夜精靈的關係也不怎麼和善,雖說獸人號稱擁有艾澤拉斯大陸最強大的地面軍團,但是在暗夜精靈發展壯大之前,羅蘭沒有精力堆獸人的巫毒科技,出最獸人最恐怖、最強悍的地面部隊——牛頭人軍團,所以只能暫時放棄。

剩下的三個選擇讓他陷入了兩難,因為三個都想要。

船塢,能夠實現羅蘭的諸多曾經擱淺的設想,比如利用法其頓的地理優勢,開展水上貿易通道,比如掃蕩法其頓周圍臨海島嶼,開發上面的資源。當然,羅蘭不是不可以利用恩塔格瑞大陸上的資源發展船塢,只是那樣需要他花費大量的時間收集資源和造船人才,遠遠趕不上直接從命運商店召喚建造魔法建築船塢來的快捷,更加重要的是,命運商店中召喚出來的船塢將會攜帶制式船隻的建造技術,到時候他只需要往裡面投入足夠資源,便可坐享其成。

娜迦主基地潮汐神廟,完全是意外驚喜,若是在遇到捷希貝爾之前,這個選擇,羅蘭短時間內不會考慮,但是現在屬性面板上掛了那個持續命運任務,誘惑力無形中便增加了無數倍,因為這種持續任務有點像前世遊戲中的大型場景任務,加入的越早,早期投入的越多,等到任務結束后,收穫也就越豐盛。

現在捷希貝爾兵少將單,若是羅蘭能夠現在就支援她一部分精兵悍將,不僅會減輕她最初期的壓力,同樣還將有機會在七海這塊大蛋糕上分上一杯。

人類主基地的城市大廳,若是沒有娜迦主基地潮汐神廟,選它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畢竟自己在恩塔格瑞大陸所屬王國便是人類嘛,到時候就算大規模召集塑造人類士兵,也不會像暗夜精靈這般唐突,而且人類的部隊與暗夜精靈部隊也比較互補,暗夜精靈擁有四大種族基地中最強悍的遠程部隊,比較擅長運動戰,而人類部隊中的近戰部隊擁有最強悍的防禦和治療,是出了名的難啃骨頭,一遠一近,混編之後的威力,光是想想就讓人心頭髮顫。


而且血精靈與暗夜精靈同出一支,雖然兩者在上古之戰後分道揚鑣,那也僅僅是因為理念不同,並沒有直接性的衝突,雙方之間的矛盾並不是完全不可調和。

除此之外,羅蘭比較重視人類主基地的另一個原因是,人類的魔法符文建築。

艾澤拉斯大陸的人類最初接受了暗夜精靈的暗中幫助而崛起,使用的同樣是符文科技,鐵匠鋪與暗夜精靈獵手大廳有著相同功效,是人族的兵工廠,也擁有直接在戰士身體上銘刻符文,增加攻防的能力,兵營中則擁有快速學習戰士與騎士技巧的銘刻符文。

而且人族的兵種建築與暗夜精靈的智慧古樹還略有不同,它們並不具備智慧古樹那般塑造暗夜精靈的能力,而是召喚戰魂傳承,通過戰魂傳承,獲得大量戰鬥技巧和豐富戰鬥經歷,再通過在*上銘刻攻防符文,在極短時間內成長為一名合格戰士或者騎士。

這是人族為了應付艾澤拉斯大陸日益殘酷,規模日益宏大的戰爭和日益強大的敵人,在戰爭後期研製出的魔法兵工廠,將戰場大後方的強壯農夫在短短數周內打造成一名合格戰士,送上前線,在戰場這個血肉磨坊中磨練,活下來的成為精銳戰士,戰死的戰魂被回收,等待下一次的傳承,周而復始。

用生命與鮮血堆積起來的榮耀。

這便是艾澤拉斯大陸人族的殘酷戰爭方式,面對那些擁有得天獨厚的天賦種族和強大的惡魔敵人,艾澤拉斯大族人族最悲哀、最無奈的選擇。

一切只為了種族的延續。

人族的這些速成戰士和騎士在初期自然很難與恩塔格瑞大陸本土擁有「氣」的正規劍士和冠軍騎士相抗衡,畢竟他們傳承的只是戰鬥技巧和戰鬥經驗。

不過隨著戰爭,這些戰士與騎士中的精銳一旦獲得了艾澤拉斯大陸的獨特信仰內能量「聖光」,那情形立刻發生變化,聖光雖然沒有氣的無堅不摧,卻擁有強悍的防禦能力和恢復能力,各有所長,而且聖光作為一種信仰型力量,與自身的信仰和意志有著直接性關係,增長也具有突變性,一場戰爭下來,會有不少戰士和騎士同時覺醒聖光之力,因為沒有比戰爭的血與火更磨練一個人的意志,沒有比在殘酷的戰爭更能體會生活的美好和信仰的力量。

艾澤拉斯大陸的人族用近萬年的時間證明,聖光是最適合高強度、高密度戰爭的一種信仰型內能量,隨著一場場殘酷血腥的戰爭下來,你只要能夠活下來,便會發現自己擁有的聖光之力有了新的飛躍。

若是換成內勁這種內能量,艾澤拉斯大陸的人族早就被滅絕千萬遍了,因為那些戰士根本沒有成長和修鍊的時間。

相比起暗夜精靈來,人族還有一個強悍優勢——戰魂數量足夠多。

在延綿數萬年的戰爭長河中,人族戰死的精銳戰士和騎士,不計其數,哪怕是成為能夠傳承戰魂的條件比較苛刻,兵營聖堂中積攢的傳承戰魂數量也是數以千萬計,足夠承擔數以千萬計的人類進行戰魂傳承。

這些資料是命運商店開啟后,羅蘭第一次點開時,自動湧入他的腦海的。

事實上。

在這之前,羅蘭就有過類似的大膽猜測和嘗試,試圖將獵手大廳解析出來的銘刻符文銘刻到恩塔格瑞大陸的原住民身上,結果得出的答覆全部是種族血統不符,無法進行銘刻,直到在那名極品森林精靈帥哥俘虜西蒙身上試驗之後,才得到種族血統相似度達到95%,能夠進行銘刻。

以此類推,恩塔格瑞大陸的人類與艾澤拉斯大陸的人族相似度也應該能夠達到95%才是,只要人族的銘刻符文能夠通用,那麼海洋種族娜迦種族的銘刻符文,就極有可能能用在美人魚族身上。

當馬修這樣的恩塔格瑞大陸本土高手,銘刻了來自艾澤拉斯大陸的銘刻符文,又會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恩塔格瑞大陸的原住民能不能夠在兵營中進行戰魂傳承?

羅蘭對此充滿了期待,恨不得立刻將人族基地召喚建造出來,試驗一把!

而且矮人族的機械兵種同樣不錯,無論是火槍手還是迫擊炮小隊,仰或是符文蒸汽飛行機還是符文蒸汽攻城坦克,都無比犀利。

羅蘭先前不準備在自己剛開設的兵工廠中研究槍械和現代化機械,並不是他對現代戰爭手段不感興趣,而是條件不允許,但是有現成的技術不用,那他才是頭號****呢!

當來自地球的奇思妙想+艾澤拉斯大陸的符文蒸汽科技+恩塔格瑞大陸的英雄覺醒技能,三者融合到一起的時候,將會催發出怎樣奇妙的化學反應?

光是想想便讓人熱血沸騰。

好吧!

排除法到此結束,因為當羅蘭自己羅列完人族的種種好處之後,發現自己若是不第一個購買人族城市大廳建造之心,簡直天理不容。

心中既然有了決斷,羅蘭乾脆快刀斬亂麻,不分先後的分別在人族城市大廳建造之心和船塢建造之心點了一下,頓時兩個籃球大小,像水晶一樣晶瑩剔透的多面菱形水晶出現在他手中,兩個菱形水晶的最中心分別有一個蔚藍色的城堡模樣和一個淡灰色船塢摸樣的縮小造型,一磚一瓦,清晰可辨,惟妙惟肖,精美的宛如一件藝術品。

羅蘭忍不住由衷讚歎,艾澤拉斯大陸的符文魔法科技究竟高到一種什麼程度?竟然能夠把一座傳承著無數信息的城堡封印到一個小小的小小水晶中。

四基地一船塢的建造之心可不是命運商店的獨有產物,這些東西在艾澤拉斯大陸是真實存在的,這種符文傳承技術,事實上,正是源自於暗夜精靈的世界之樹,然後在各族的研究下,演變成了最適合自己種族的傳承方式。 計劃趕不上變化快。

命運商店的意外開啟,讓羅蘭原先定的——清理完鬼墓場后,便開啟本命之樹升級計劃不得不暫緩,對於事關生命的事情,在這之前無論做怎樣周全的準備和計劃,都不算是錯,實力能夠增強一點是一點。

法其頓城堡的第一波改造還沒結束,第二波又開始了。

這一次接受改造的,赫然是原本的法其頓城堡的內堡——領主府。

原本的城堡徹底推翻,還原成一片平地,對此法其頓領民見怪不怪,現在他們對自己的領主大人充滿了一種莫名其妙的信心,領主大人既然開口既然推翻重建,就代表著用不了多長時間,原地將會建造出一個更大更宏偉的領主府,而且就算一夜之間建造出來,他們也見怪不怪,他們現在居住的冬暖夏涼的房屋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在這之前,他們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巧妙的房屋。

而且原本的領主府在法其頓領民眼中,早就配不上自己高貴、神秘、博學、睿智、仁慈、善良的男爵大人,按照領民的意思,早在一個月之前,領主府就應該重建了。

在大量媲美自走起重機的遠古守護者幫助,拆遷工作相當快捷,僅僅兩天,原本的領主府便被夷為一片方方正正的平地。

因為前期的不停造勢,羅蘭是月亮女神亞莎的神眷者這條信息,在法其頓領民心目中根深蒂固,你沒看到月亮教會的大人物都找上門來了嗎?雖然找上門來的這個傢伙著實惹人厭惡,嘴臭的要命不說,還想搶奪月亮女神對法其頓的恩賜神樹,活該現在被關在監獄牢籠中吃苦受罪。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次使用城市大廳建造之心,羅蘭依舊沒準備偷偷摸摸進行,而是堂而皇之的公而告之,就連捷希貝爾等一行美人魚,都沒有隱瞞,羅蘭需要在自己這位戰略同盟的心目中增加籌碼,能夠創造奇迹的神眷者,這無疑是一塊分量十足的砝碼。

當聽說自己的領主大人準備當眾施展神跡的時候,所有法其頓領民全部丟下自己的工作,爭先恐後的匯聚而來,將原先法其頓領主府圍了個結結實實,翹首以待,不過場地略微有點小,而人數又有點多,有不少領民被堵在了人群后,踮著腳,急的團團轉。

「喔!」前面的人群突然暴發出一陣如雷般的驚嘆。

沒辦法看清裡面清醒的法其頓領民更是急的抓耳撓腮,連連戳自己前面的領民,一臉焦急的道:「蹲一蹲,讓俺也看看,讓俺也看看!」

那名領民使勁踮著腳,目不轉睛的望著場內,頭也不回的咕噥道:「蹲一蹲俺就看不見了,不要打擾俺見證這奇迹的一幕。」

「那說一說裡面究竟是怎麼個情形?」這位來晚的領民焦急的道,「說給俺聽一下還不成?等一會下工了工,俺請你到剛開的酒館喝上一杯最好、最烈的朗姆酒!」

「這個沒問題!」這種順手好事,前面的領民自然樂意幫忙,充當起了臨時現場轉播員,「剛剛男爵大人入場了,他從背包中取出了一個這麼大的水晶,你是沒有看到,在太陽底下,閃爍著七彩光芒,美輪美奐的簡直不像凡間應該有的,唔,這本來就不是凡間的東西,而是善良仁慈的亞莎殿下賜給同樣善良仁慈的男爵大人的神物。」

「男爵大人走到了場地的最中心,他將七彩水晶放下了,喔,太不可思議了,那個七彩水晶自己飄起來了,竟然沒有任何依託的飄在了半空中,噢,天吶,天吶,神跡發生了,神跡真的發生了,七彩城堡,一座七彩城堡……」這名臨時解說員聲嘶力竭的吶喊。


事實上,發出吶喊的不光是他,整個法其頓的領民都在放聲驚呼,因為那種不可思議的景象,即便是站在最後面的人也看到了。

當羅蘭將城市大廳建造之心安置就位后,隨著資源從他手中注入,建造之心放射出了七彩光芒,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影城堡,而且隨著資源的不停注入,光影城堡的線條越來越真實,那種景象就好似一座巨大的城堡從畫卷中召喚出來一般,一切宛如夢境。

這是神靈才擁有的手段。

就連羅蘭自己都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沒想到城市大廳建造之心使用時,產生的聲光效果絲毫不遜於召喚本命之樹那一次。

使用建造之心建造的城市大廳與召喚本命之樹的時候情形十分類似,屬於瞬間召喚,只需要羅蘭提供足夠的資源便可以。

數十秒后,一個比原本領主府大一倍,呈現五角狀、武裝到牙齒上的小型城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座小型城堡通體由雪白岩石鑄成,嚴絲合縫,看不到半絲人工痕迹,頂端用的是蔚藍寬瓦,同樣渾然一體,城高兩丈,五角上各分佈著一座布滿箭垛和箭孔的箭塔,一旦其中進駐五小隊弓箭手,它們將會變成五座生命收割機,無情的收割掉膽敢攻打它的敵人。

「太神奇了。」

「太不可思議了。」

「太完美了,我幹了一輩子的石匠,建了一輩的房子,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的城堡,你看看這線條,你看看這布局,全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它沒有任何的攻擊死角,無論哪一面遭受攻擊,都會同時受到五座箭塔的覆蓋射擊,它完全是為了戰爭而建造,這是神靈的作品。」

「廢話,你也不看看這是出自誰的手,咱們男爵老爺可是堂堂正正的神眷者,建造出來的建築自然非同凡響,亞莎殿下萬歲,男爵老爺萬歲。」

「男爵老爺萬歲!法其頓萬歲!」

在有心人的帶動下,法其頓領民的情緒再次陷入了狂熱,而這正是羅蘭想看到的場面。

就連羅蘭都沒有注意到,當法其頓領民陷入狂熱而祈禱的時候,他們身上飄出了一個個肉眼不見的微弱光點,像浮遊般,緩緩的向法其頓廣場上迎風招展的本命之樹艾達希爾飄去。

很快羅蘭便出現在這座奇迹城堡的城樓上,隨著他右手抬起,混亂的場面頓時陷入了寂靜,方才不急不緩的開口道:「現在我需要一名勇士,一名敢於嘗試的先驅勇士,因為等一下將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清楚,或許什麼都不會發生,也或許發生不知名危險,同樣也可能獲得某項賜福。但是我可以保證,無論生死,這名先驅勇士,都會成為法其頓的英雄,他的家人都會得到烈屬的待遇,有人願意成為這名先驅勇士嗎?」

場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沉寂的讓羅蘭心頭的心都糾了起來,若是沒有這樣的自願先驅出現,他的下一步計劃,就不太好實行了,雖說他準備在自己領地中推行獨/裁統治,卻不想將自己搞的像前世的納/粹們一般,血腥殘忍。

下一瞬間,場中爆發出了更大的喧囂和混亂。

「我,我願意成為領主大人的先驅勇士。」

「我,我也願意。」

「領主大人,選我,選我,我身強體壯,能夠應對任何困難,而且我不怕死,原以為領主大人赴死。」

「呸,也不看看自己的小體格,竟然敢稱自己身強體壯,誰不知道你病秧子一個,一邊省省吧,還是俺來吧!俺也願意為領主大人赴死。」

「領主大人,選我,選我……」

場中的那些領民竟然差點為了這個先驅勇士而打了起來,好像他們不是去干一件充滿危險的事情,而是一件十分榮耀的事情。

前後的反差實在太大,就連羅蘭這個當事人,都目瞪口呆,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更別說是捷希貝爾那些美人魚,何曾見過這種場面,傻眼看到這一幕,捷希貝爾更是一陣失神的喃喃自語:「他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我從來沒在海皇族中見過這樣的情形,除了那些英勇戰士,普通領民中從來沒見過有願意為海皇王族爭先赴死的景象。」

捷希貝爾身側的卡莉沫望著城頭那個相貌年輕的不可思議,但心思比大海還深沉和神秘的少年,如水般的雙眸中閃爍著奇異光芒,接觸的時間越長,她越看不透這名人類少年,他的博學讓她這名自稱是海洋圖書館的術士也自嘆不如,他的奇思妙想讓她總是落後數十步,他那洞徹人心的目光讓她在他面前總是無所遁形,他的深沉心機就算被被稱為海族中最大陰謀大師的鱷魚人族國王塔克也要落於下風,可偏偏他展現給別人的,永遠是最乾淨最陽關的一面,他手中露出來的冰山一角力量,已經讓這位海皇王族御用術士心驚動魄,這種力量並非現有的戰鬥力,而是以後的發展潛力和戰爭潛力。

那種聞所未聞的全新符文力量體系,那種能夠讓戰士快速掌握某項技能和力量的方式,全是為了戰爭準備的,一旦其全力發動戰爭,爆發出恐怖的潛力,絕對超乎想象,更加重要的是他領地中領民對於戰爭的熱情,同樣讓人恐懼,當他們談起戰爭的時候,她在他們的臉上看到的並不是畏懼,而是嚮往。

當卡莉沫拋開了羅蘭身為人類身份的這道有色眼鏡,才猛然發現,當初捷希貝爾做出的決策何等正確,或許海皇王族的崛起希望,並不僅僅在捷希貝爾的身上,同樣還在這個人類少年身上,心中同時也更加堅定了先前作出的選擇,「殿下,既然你已經找到了正確的道路,那麼就讓你的老師,將這條道路鋪的更寬更平吧!因為只有一個可靠的人留在這名少年的身邊,才能夠確保他永遠的站在我們海皇族一邊。否則他一旦倒向海皇族的對立面,那麼海皇族就真的萬劫不復了。」 羅蘭低估了那場夜宴為法其頓城堡樹立平民英雄,在法其頓領民中形成的影響。

在這些憨厚純樸的領民眼中,英雄就是那些或擁有毀天滅地、或能改變一場戰爭結局、或能改變一個國家局勢、或能拯救萬民於水火的大人物們才專有的名號,那不僅僅是一個名號,同時還是一種無上榮耀,光宗耀祖的榮耀,一旦獲得這項榮耀,就算自家的親人走在大街上,也可以挺直了腰桿,現在羅蘭卻將這樣的機會,放到了他們觸手可及的地方。

從來沒有一位領主像羅蘭這般優厚的對待那些為自己領地戰死沙場戰士們的親人,當後顧之憂盡去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可以成為慷慨赴死的勇士。而且為了讓自己家人的生活變得更好,自己血脈得以延續,他們也不介意赴死,在這混亂的世界,生命是最廉價的貨物,自己的領主大人是一個誠信的人,只要他存在一天,他們就不需要為自己的家人擔心,而且像自家領主這樣史無前例的仁慈領主豈是短命之人,在他的領導下,未來不久,法其頓能夠雄霸一方都不是夢想,所以,能為法其頓赴死,是一筆十分划算的買賣。

當他們連生命都不在乎的時候,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可以讓他們畏懼?

羅蘭何等聰明,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原因,一陣深深的沉默,暗罵了一聲「這個該死的世界」,深吸了一口氣,俯視著下面自己的領民,肅穆大聲道:「我善待那些為了法其頓犧牲的英雄們的家人,只是為了盡屬於我的責任,完成我對於我的子民的承諾,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因為這一點而盲目赴死。不要為了成為英雄而成為英雄,我希望你們哪怕是置身在生死絕境的時候,只要有哪怕是一絲一線的希望,也不要輕易放棄,我要你們保住性命,並不僅僅是因為生命的寶貴,而是讓你們跟隨我創造更美好的生活。你們應該對我你們的領主,對於你們自己賦予更多的信心。有信心在我的帶領下,用你們的雙手,創造出你們連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我的領民們,難道你們不想親眼看到這一天的到來嗎?」

沉默。

又是一陣死一樣的沉默。

「想!」隨即爆發出海嘯般呼喝,很多人在這一瞬間淚流滿面,因為他們除了流淚,已經不知道如何宣洩內心那種被人重視的感動。

「如此善良的領民們,你們讓我拿什麼去守護你們?」羅蘭深深嘆了一口氣,神情瞬間又變的無比堅毅,「不止是為了自己,還為了自己的領民,自己都必須將自己選定的道路一路走到底,不問結果,卻要問心無愧。」


「所以,我希望法其頓的人們不畏懼死亡的同時,對死亡保持足夠的敬畏之心,當你們面對死亡,準備放棄的時候,捫心自問,此生是否無憾。」羅蘭振臂狂呼,「法其頓的人們無懼死亡,卻珍惜生命。」

「法其頓的人們無懼死亡,卻珍惜生命!」

「法其頓的人們無懼死亡,卻珍惜生命!」

「法其頓的人們無懼死亡,卻珍惜生命!」

一開始只是喃喃自語,然後慢慢的變成了低低同聲重複,最後演變成了狂呼,當千餘人發出同一個聲音的時候,即便是山川也為之動搖,海濤也停止涌動。


隨著一遍遍的重複,這個聲音將會演變成一種理念,成為法其頓心裏面,血裡面,肉裡面,骨子裡面的一種理念,根深蒂固,一代代的流傳下去,直至世界的毀滅。

「現在我需要一名先驅勇士,一名精通建築手藝的先驅勇士。」羅蘭再次重複了先前的需求。

狂熱情緒還沒有完全褪去的法其頓領民面面相覷,雖然大部分人臉上依舊寫滿了躍躍欲試,只是領主大人教授的理念在前,這種全新的自相矛盾理念,讓他們有些無所適從,似乎站出來也不是,不站出來也不是。

羅蘭似乎感覺到氣氛有些沉重,笑了笑道,「我只是在做一種新的嘗試,需要一名忠誠領民的配合,若是這種嘗試成功了,你們將會獲得更多的就業機會,對於你們的忠心,我毫不懷疑,現在只是需要一名合適的人選,先前說裡面有危險,只是為了讓你們保持足夠的敬畏之心。現在我說得更明確一些,等一下的嘗試可能會有危險,但是危險係數並不大。而且一旦嘗試成功,用不了多久,我將會大面積普及,到時候人人都會有機會。現在我將這個權利再次交給你們,希望你們自己能夠推選出一個合適人選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