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阿波羅停了停,看向木丸與狂風:“如果在任務中遇到這位女人,你們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因爲她,具有殺死你兩人中任何一位的能力。”

“這女人看起來也普普通通嘛,居然這麼厲害?真的還是假的?”木丸撇了撇嘴,顯然,他根本就不相信地府智囊的推測,根把他的情報渠道情報:目前,地球上根本就沒有潛能四層以上的超級戰士。

“真受不了這個白癡。”狂風皺眉朝阿波羅說道:“隊長,我建議別把我跟這個白癡分配到一起行動,否則,我沒法保證,在做任務之前,不會先把他幹掉。”

“你要幹掉我?來啊!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你這個該死的支那人!”木丸一聽,立馬火氣上揚,他大聲朝狂風挑釁。

“東瀛王八!”狂風怒吼一聲:“你這是找死!”音落,一股凜冽的異風,呼嘯而起,開始在山峯之顛上肆虐。

“都給老子老實一點!”阿波羅又一次大吼。

遇上這兩個民族情緒化嚴重的隊友,他打心底騰起一股無力感,他暗暗發誓,下次絕對不要同時和這兩個人組隊,否則,任務還沒開始做,自己人倒先打翻了天。

“看來,你們兩個都蠻有精神嘛!”阿波羅獰笑一聲道:“那麼,在做任務之前,我們先去玩一個小小的遊戲吧!”

…… 沿河大學一樓食堂。

碩大的大廳裏,擠滿形形**的同學。他們各自端着飯碟,三個一羣,五個一夥,趴在飯桌上,一邊吃飯,一邊交流。

學校裏最新、最火的奇聞八卦,就是從這裏擴散並流傳開來的。

如某某某學生,圓月夜,圍繞學校裸奔三圈求出名。

還有某某同學被女友誤會,導致分手了。一氣之下,怒跳學校的池塘,以死來表明自己對愛情的忠貞,最終,女友被感動了,兩人重歸於好。

還有某某某,得罪了學校裏的惡勢力,在廁所裏被打。

……

忽然,有幾位學生,掏出褲兜裏的手機看了一下,然後,飯都沒顧得吃,就匆匆跑出食堂。


剛開始,同學們都很習以爲常,這種小事,哪天不發生個三五次?女友召喚,好基友召喚……各種召喚都會有。

但慢慢地,同學們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了,這種情況像瘟疫一樣,迅速傳遍整個食堂。

叮咚!

短信鈴聲一響,就立馬有幾位同學離坐而起,匆匆朝食堂外跑去。

甚至還有同學更誇張,剛端着飯碟來到座位上,短信就響了,然後他看完,猛然起身,還沒得及吃上一口飯,就匆匆離去。

終於,有同學忍不住了。

一把拉住身旁正準起身的同學,大聲問道:“兄弟,到底發生啥事了?爲什麼你們收到短信後,一個個連飯都不吃就跑了?”

起身的同學急急地回道:“還吃啥飯?跆拳道室裏幹架了,趕緊看熱鬧去,去晚了就沒位子了。”

“不就打個架嗎?沿河大學裏哪天不幹幾架?至於嗎?”先前同學撇撇嘴,不以爲然道。


“你知道個錘子!我們學校的學生,跟外面古武術大師幹架,真傢伙啊,跟那些小打小鬧能一樣嗎?”

先前同學立馬兩眼瞪圓了:“哇靠,誰個傢伙?這麼牛叉?不行,我也得趕緊過去瞄瞄,我也不吃飯了,兄弟等等我,我們一起去搶位子。”

……

在這個火熱的中午,一個勁爆的消息,在沿河大學裏傳開來了:華語系轉校新生,要在跆拳道室,挑戰古武術大師。或者說,古武術大師,要在跆拳道室,教訓華語系轉校新生。

同學們一窩蜂一般,齊齊朝跆拳道室圍了過去……

有的同學們上廁所上到一半,拿紙隨意地糊弄兩下,提着褲腰帶,起身就跑。

有的同學正摟着女同學打kiss,舌頭剛探到一半,又立馬收回來,連跑邊喊,KISS先欠着,下次make love時,再一起補上。

……

平時,人氣乏乏的跆拳道室,今天一下子人氣爆棚了,室內滿滿的全是人,甚至連走廊上、窗子上都站滿了人,一個個,伸長脖子,使勁瞅着室內。

而引發同學們瘋涌而來的兩個“元兇”,也迅速被同學們人肉了出來,有關他們倆個的資料,在每個同學的手機上瘋狂地傳遞着。

葉辰:華語系轉校新生。

開學第一天,就把班霸高小霸打得滿地找牙,嚇得後者三天不敢來上課,據某某推測,極有可能,成爲華語系新一代班霸。

在這條消息的後面,有人跟了一句,尼瑪,這還要推測嗎?根本就已經是班霸了!

高大元:高小霸的哥哥,高家古武術館的掌門人。


父親是沿河古武術協會副會長,因爲高小霸在學校被欺負,上學校替弟弟找場子的。

又有匿名同學跟發短信:我靠,一家三口都是練家子的,不知道她媽是幹啥的。

……

“咦?今天這是怎麼回事?”

跆拳道社社長左義,穿着一身白色的跆拳道服,準備利用中午的時間,好好去跆拳道室裏練習一番,結果剛走到門口時,就發現跆拳道室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難道跆拳道里發生什麼大事了嗎?得趕緊進去瞧瞧。

左義臉上閃過一縷焦急。做爲跆拳道社社長,如果在自己負責的地盤上出事了,自己是要承擔相應責任的,如果情節嚴重,甚至跆拳道社都有可能被取締。

“我是跆拳道社社長左義,同學們,請讓一下,謝謝!”左義站在門口沉聲說道。

“靠!還來這一套?”學生中立馬有人回覆:“剛纔有三個自稱是:‘跆拳道社社長左義’的傢伙,跑進去了,這一次,絕對不再上當了。”

“我真的是左義!”左義頓時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的名號也有人冒充。

同時,他內心更爲擔憂,這種不正常的現象,更從側面反應出:跆拳道室裏面,一定發生了什麼驚天大事。

“行了,兄弟一邊歇着涼快去吧,這招我三歲的時候就用過了。”同學們紛紛七嘴八舌回覆。

看來,亮出自己的身份已經不管用了,左義只好撥通副社長高小霸的電話,問問情況。

畢竟,跆拳道室只有他和自己有鑰匙,別人不可能隨意進出。

“喂,是小霸嗎?我是左義,喂,聽得到嗎?你那邊聲音太吵,找個安靜點的地方說,喂……”

電話那頭,傳來高小霸模模糊糊的聲音,左義還沒說上話,對方就咔嚓一聲掛掉了,再打就是忙音。

混蛋!

左義隱隱有預感,眼前的一幕,絕對跟高小霸有關。只是,目前尚不清楚,他是用什麼辦法,把這些平時請都請不來的同學聚到一塊的。

跆拳道室內,葉辰雙手插兜,身子歪歪地站着,懶洋洋地望着對面的高大元,如果不是空間太狹窄,人員太多的話,他還想點根菸抽抽。


相比高小霸高大威猛的外觀,高大元則顯得普通許多,屬於那種丟到人羣裏,絕對找不着的類型。

1米75左右的個頭,古銅色的皮膚,臉色沉穩,身體壯實。

本來按葉辰最初的想法,對於高大元這種掛着武館頭銜,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他甩都不想甩,更不可能按對方所說的,來跆拳道室。

但不知是高小霸神通廣大,還是有人看自己不順眼,向他告密。反正葉辰前腳剛到大學食堂二樓吃飯,高小霸與他哥哥後腳就尋過來了。

(求訂閱) 食堂里人多口雜,再說地方狹小,打壞了東西還要照價賠償,葉辰權衡再三之後,還是決定去跆拳道室比較好。

然後,一路上,這個消息在高小霸以及他的爪牙的宣傳下,就演變成了現在的場景。

葉辰與高大元相對而立,兩人中間相隔五六米的距離,一股淡淡氣勢在兩者之間緩緩蘊釀着,發酵着,就像釀酒一般。

“小霸哥,那個看上去很有氣勢男人,就是你開古武術館的老哥嗎?”發話之人是一個瘦瘦的猥瑣小子。

高小霸和他那一幫狐朋狗友離場間最近,佔據了最好的視野。他們不時對着跆拳道室最中央的兩人指指點點,其討論的核心,離不開葉辰看上去很廢,高大元看上去威武霸氣,高手風範展露無遺。

“沒錯!就是我哥!”高小霸傲氣十足地說道:“高家武館的館主,沿河市古武大賽的第三名。”那聲音中透露出的自負自滿,整個跆拳道室都聽得清清楚楚。

“哇,這麼厲害啊!”猥瑣小子拖着長長的尾音:“小霸哥,那你等會,可得讓高館長指點指點我啊,我最喜歡古武術了。”

“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高小霸昂然道。

“哇,小霸哥,你對我太好了,我以後就跟你混了……”猥瑣小子一臉激動。

……

“尼瑪!基情四射啊!聽得本小姐中午飯都想吐出來了。”

一道清冷中夾雜着淡淡囂張的聲音越空而來,雖然不大,卻很有穿透力,清晰地傳入高小霸等人的耳朵着。

伴隨着聲音而來的,還有一陣“噗嗤”的鬨笑聲。

這番話,就好像一棒子打在蛇的七寸上面。高小霸爲自己老哥造了半天的勢,結果被這一句話轟成了小丑表演。

“誰!”高小霸厲喝一聲,怒目望着去。

跆拳道室的另一頭,四位美女俏然而立,雖然她們身穿校服,但肥環燕瘦,光彩照人。基本,男人對女人美好部位的渴望,都能從她們身上找到相應的答案。

高小霸臉色微變,居然是四大校花!

“是本小姐!”樑珊珊跨前一步,胸前兩座巨大的山巒微微顫抖着,讓附近一幫男同學們齊齊咽口水,這妞TM太有料了。

樑珊珊鳳目微挑,挑釁地望着高小霸,囂張的眼神在無聲地說着:你的作派讓本小姐想作嘔,怎麼啦,這話就是本小姐說的,你能怎麼樣?

高小霸嚥了口唾沫,沿河地產樑家的名聲,他也聽過一些,雖然自家背景強硬,但跟地產樑家比起來,似乎還有一點差距,不,應該說差得很遠。

這位樑家大小姐的囂張作風,高小霸更是有耳聞,雖然不能用無法無天來形容,但絕對相差不遠,

排除以上兩點,她還有個校花的身份,雖然她囂張,雖然她蠻不講理,只憑自己喜好做事,但她在學生之中的人氣卻居高不下,有很多男生,就是喜歡她這蠻霸的一面。

所以,這種要背景有背景,要相貌有相貌,要人氣有人氣的人,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都是最難纏的那一種。能不惹,最好就不惹。

高小霸眉頭皺了皺,對着樑珊珊冷哼一聲道:“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巴!”

“嗬!本小姐這個暴脾氣,看到不爽的就要說,就說了,你能怎麼着?”高小霸想息事寧人,可樑珊珊偏偏不想這樣,她柳眉再次一挑,鳳眸紅果果地瞪着對方。

而且,隨着她這股蠻不講理的風頭一刮,她的支持者們都開始對高小霸怒目而視,那模樣,似乎高小霸再對樑珊珊唧歪,他們就會撲上去,替自己支持的對象出口氣再說。

尼瑪!校花難纏,衆怒難惹。雖然,高小霸有個當武館館主的哥在旁邊站着,但他一點也沒覺得自己有多安全。

老子好男不跟女鬥總行了吧!

高小霸再次冷哼一聲,不接樑珊珊的話頭,扭頭望向跆拳道室中央的空地。

立馬,噓聲四起,笑聲、口哨聲都有,但這一切,絕對跟讚美沒有半點關係。高小霸微黑的臉龐,噴火的雙目,緊握的拳頭,就是無法忽視的鐵證。

擂臺中央,高大元目光落在葉辰身上,眼眸中閃過一縷詫異。

這小子就這麼懶洋洋地站在那裏,初看時,似乎,自己衝上去,隨意一拳就能把他幹趴下。

但等自己氣機鎖定對方時,卻發現,這傢伙跟鐵疙瘩一樣,圓圓滑滑,有點無法下手的感覺。

這小子,只怕不是省油的燈啊!

高大元臉色未變,心念如電轉。

看來,小霸的話沒錯,這傢伙確實很棘手,如果不是自己出馬的是話,小霸跟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這位同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叫葉辰吧!”高大元平聲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高大元,高小霸的哥哥。”

既然,你的動作上沒有破綻,那我就從語言找突破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