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這種身體你認爲我還可以被稱爲人麼?”金深沉的問。

“哼!可能你並不知道,不久前,我也因爲被魔血黨灌入體內的魔氣,從而失去了理智變成了怪物,而且還差點弄傷了同伴,但我的朋友們並沒有放棄,而且還不惜一切努力把我體內的魔氣祛除掉了,才得以現在的我,在那之後我也有想過自己應該不屬於人類了,但他們沒有這樣想,同伴們沒有排擠我,還把我當作人類、好朋友看待,才讓我走出了陰影。”

迪蘭看了看金,有種想流淚的衝動,“如果說我不把你看作人類的話,就等於我再次不把自己當作人類,再次否定了我的同伴,不是麼?所以,我是人類,你也是人類,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我不能將你們破壞。”

金用心靈注視着迪蘭,因爲他沒有眼睛,當然迪蘭也看不到,良久,金大笑了幾聲:“哈哈哈……同伴麼……我從懂事那天起就開始偷盜、破壞、殺人,沒想到變成這副樣子反倒第一次被當作人類看,真有趣!小子,就算是給你的回禮吧!”

金沒想到自己一直的所作所爲,竟被眼前的少年幾句話所打破,雖然自己的人生沒有太大意義,但卻從迪蘭身上看到類似希望的東西。

金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開口了:“全部告訴你吧,我們殺人取走靈魂的真正目的是……”

忽然,不知從哪裏延伸出來的尖狀物刺破了金盔甲胸前的靈魂體,隨着紅色靈魂體爆破了一下,那副盔甲,瞬間變的死沉沉的,已經沒有了金深沉的說話聲音。

那些尖狀物不只是刺破了附着金靈魂的紅色物體,而是向四面散擴散開,將整個盔甲弄成了碎片,這一幕讓迪蘭深深刻在心裏,這也算是有“人”真正在自己面前身亡的景象了吧。

金的盔甲被破壞後,迪蘭聽見了有着輕輕的腳步聲向這邊走來。

“好險好險……不行哦!金,不可以這樣多嘴。”迎面走來了一個女人,那人正是之前在木屋中密談的三人中的伊莉絲,但此時迪蘭並不認識她。

伊莉絲邁着成熟女人風韻的步伐走向迪蘭,在迪蘭看來,這無疑是一個擁有着漂亮外表的人類,但是她的手卻變成了像利刃一樣的東西。

“哎呦!NO.3迪蘭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呢?真是個麻煩的孩子呢,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迪蘭看着眼前這個人類面貌,但手卻是那般樣子的時候,真的不敢相信她到底是什麼怪物。

伊莉絲帶着邪惡的微笑站在了迪蘭面前,手的樣子由一個利刃變成了五條利刃,再次將金的盔甲粉碎了一次,“真是笨蛋,差點把重要的人給殺掉了!知不知道啊!要是妨礙了計劃,你擔當的起責任麼?”

雖說眼前的金不屬於人類,但是伊莉絲那副殺人不眨眼的神情,讓迪蘭心裏很是憤怒,迪蘭想站起來阻止,可是已經沒有那麼多體力了,只是微微的站了起來,只能咬緊牙關看着。

迪蘭從內心的憤怒意識轉變了回來,狠狠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伊莉絲,對於她剛剛說出的話有些困惑,疑問着:“你是什麼人?什麼計劃,你們殺人的目的是什麼?”

伊莉絲將臉貼近了迪蘭,用着蔑視的眼神看着迪蘭說:“呦!還挺來勁的嘛!”明明是漂亮動人的臉蛋,卻露出了最毒婦人心的笑容,讓點更是讓迪蘭火上加火。

迪蘭用劍在身前使勁一會,可惜伊莉絲很迅巧的就躲開了,讓迪蘭劃了個空,“真是陰險的孩子,我可不想打架,受傷了可是很疼的。”伊莉絲向後面退後幾下。

迪蘭看見伊莉絲退後了,是個好機會,司機用最後的力量抵抗一下,“你這個可惡的女人,給我閉嘴!”迪蘭又開始匯聚鬥氣在劍上,欲用這最後一擊定個勝負。

“還真是麻煩呢,又動起來了!還是讓你安靜點吧……”伊莉絲用沒有變成利刃的手扔出了一個黃色球體,那個球體衝着迪蘭飛去,在迪蘭面前爆破了。

迪蘭當然沒有力氣躲,但不知爲何,黃色在爆破後,散發出橘黃色的濃煙,瀰漫在迪蘭周圍,迪蘭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麻醉了一般,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了,加上本身有沒有多少體力,很自然的就倒下了,意識漸漸模糊,即將昏迷過去,不省人事。

伊莉絲見迪蘭已經倒下,才放心的走了過去,托起迪蘭在肩上,“這樣就不用多餘的動作就可以解決了……孩子,你可要記住是我饒了你一命哦!”迪蘭用最後的意識聽到了這句話,內心最後反駁着:我可不需要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同情……

伊莉絲望了望這個房間的四周,“要是在有人出現在這裏可就麻煩了呢,只能把這裏也破壞掉了……”

雖然第四魔法裏面的戰鬥似乎結束了,但院外面,還在激戰着,克里斯的力量明顯不如比強大,而且克里斯幾乎沒有釋放魔法的機會,因爲比似乎很瞭解魔法的釋放距離,根本沒有給克里斯任何機會。

克里斯身上已經被比的劍劃出了四道傷痕,其中胸前左邊的傷痕已經流血不止了,兩個人的激戰造成聲音似乎有點過大,門口的守衛已經聽見了,可惜門口的守衛沒帶着一點防禦意識就跑了進來,被比當場就刺殺死了,克里斯看到這一幕時,也不覺地緊緊握着鐮刀,但他內心還在惦記着,迪蘭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哼!這回安靜了,我也要結束我這次的熱身運動了!”比揮起劍跳躍至空中,他此次攻擊的目標瞄準的正是克里斯的頭部,克里斯面前站起,擡起鐮刀,不是格擋,而是揮舞的動作,準備拼一搏了。

“錚”金屬敲打的聲音,克里斯驚奇的發現,眼前又多了一把劍,那是……克里斯斜眼看了一下多出來的身影,那是羅琳。

比這次對克里斯揮劍又沒有成功,半路殺出程咬金,羅琳沒有停歇,在成功牴觸到後,發現比鬆懈的那一刻,便即可繼續攻擊,比這回也只能後退了,但是在後退的同時,比同樣感覺到了背後也有着氣息,那正是和羅琳搭檔的班寧,同樣衝着比揮劍過來。

兩人都是受過騎士劍法訓練的人,何況這回是三個人戰一個人,也可以說是兩個人吧,克里斯似乎受的傷不輕,他的衣服已經溢出了髮指的紅色液體,流血過多可是很危險的。

“老實投降吧!大個頭!”羅琳將劍對着比,追捕罪犯正是羅琳最喜歡的工作。比看着眼前的三個人,要是硬打的話他們可是有一個法師啊,要逃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

羅琳朝着大個頭衝了過去,比當然是正面回擊,兩個人的劍相互摩擦、推擠着,羅琳畢竟是女人,力量掌控當然沒有比強大了,比用力推着劍身,兩人的劍先後從頂部不劃至劍尾,又從劍尾劃至劍身,突然“啪”的一聲,可能是羅琳的劍用的時間比較長了,劍的頂部裂痕由於這此衝擊,頂部突然斷折了,這也至此兩人的糾纏分開。

“這下可難辦了呢!”比自言自語着,羅琳兩人也沒用輕舉妄動,因爲他們看到受傷的克里斯也需要掩護,他們現在站的位置需要調整一下。

轟!!!

不知哪裏傳出來的聲音,而且離他們還很近,正是第四魔法院裏面傳來的,四個人都不約而同的看着魔法院的大樓,從大樓底部,牆壁上開始出現裂痕,慢慢向上面裂開,隨着第一塊牆壁石塊掉落,整個魔法院已經完全傾向要倒塌的樣子,魔法院的外圍已經破爛不堪,整個樣子看起來斷壁殘垣,如果再不逃跑恐怕要和魔法院一樣變成廢墟了。

“班寧!後退!”羅琳伸直了手臂,掩護在班寧前面,意識着趕緊撤退,正當羅琳也要走的時候,卻看到克里斯還在那裏站着不動。 “克里斯,你在幹什麼?還不逃跑!”碎石已經從上面開始剝落了,大塊大塊的碎石砸向地面,險些就落到了克里斯身上,幸好克里斯用鐮刀支撐了自己一下,躲開了石塊。

羅琳此時沒有時間在去管大塊頭(也就是比),光是攙扶着克里斯往外面跑動就已經很困難了,忽然克里斯想到了迪蘭還沒有出來。

“迪蘭!迪蘭還在裏面!”克里斯大叫。

“你說什麼?”羅琳聽到這話的時候也慌張了起來,回頭看着倒塌大半的魔法院,現在想要進去是不可能的。

比看了看眼前的情況,都到這份上了,還呈什麼英雄,“這時候應該三十六計走爲上了!”說着比順着被石塊砸開的另一條逃走了。

“喂,你往哪跑!”班寧看着欲圖逃跑的比叫道。

“你們也快跑吧!”論逃跑速度當然是比快一些了,班寧根本追不上他也就放棄了。

“迪蘭!迪蘭!”克里斯掙開羅琳,向反方向走去。

“先出去吧,眼前的狀況你我都是進不去的,在這樣下去很危險的,何況你的傷口已經流了很多血了,在不止血會越來越重的!”羅琳拉住了克里斯,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可是,”克里斯剛走兩步,眼前的路便被接連不斷掉下的石塊擋住了。這時從漫漫塵埃中的另一側走出了一個身影,那正是伊莉絲,肩上還拖着迪蘭。

“都在啊!我給你們帶行李過來了!”羅琳和克里斯看着伊莉絲,心中本能的反應應該是這裏爲何會突然出現個女人呢,但是看到她把迪蘭救了出來,就沒有在繼續懷疑下去。

“迪蘭!”克里斯上前接過了迪蘭的身體。

“放心吧!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昏了過去,還是趕快送醫院的好!還有看好他不要讓他再亂來了哦!他可是很重要的人呢!”說完便走了,克里斯大概看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傷痕,相比自己要好的多,這才放心,但自己也很快的昏了過去。

“你是?克里斯?你沒事吧?”羅琳簡單的問了一下那個陌生女人,但沒有得到迴應,只看到塵沙中的背影。

“羅琳,趕快逃吧,魔法院馬上就要崩塌了!”這時班寧跑了過來,他並沒有追上比。


“班寧,趕快來幫忙!”女人的事情先放到一邊,羅琳深知此時不可在疏忽了,要趕快逃離這裏。

“這是?迪蘭!他們兩個怎麼了?”班寧看到迪蘭和克里斯都昏了過去,不省人事,有些擔心。

“回頭再說,你也逃吧……咦?不見了?”後面這句是羅琳相對救迪蘭的女人說的,伊莉絲(神祕女子)向塵埃中走了進去,忽然她發現了地上有一處亮光,那是羅琳那把劍折斷的補分,伊莉絲陰險的笑了一下,隨手便撿了起來,緊握手中,但是手卻沒有出現任何傷痕。

羅琳帶着因爲受傷而昏迷的兩人已經安全的逃出了危險地帶,頃刻間,第四魔法院變成了一片廢墟之地,還好附近是垃圾場,是沒有人住的建築,並沒有造成大的損失。

迪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了,用手擦了擦模糊的眼睛,這纔看清克里斯躺就在他對面,克里斯的上身被繃帶包裹着,看傷勢克里斯要比自己重許多。

“你終於醒了!”迪蘭這才發現,羅琳站在他的身邊,班寧在門外,雖然是在醫院但是氣氛一點沒改變。

迪蘭這纔會想起,自己被一個陌生女子給弄昏迷了後,自己就倒在了裏面,看來是那個女子救他出來的,可這是爲什麼呢,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以前是NO.3。

“那個,第四魔法院呢?”迪蘭因爲不知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問着羅琳。

“這個……已經被破壞成廢墟,不成形狀了,”羅琳和氣着回答。迪蘭聽到這裏,知道線索又斷了,這下該如何是好,迪蘭用手重重錘了下牀,但卻傳來一陣刺痛,方纔想起自己與金戰鬥時給扭傷了。


“可…可惡啊!差點就知道他們的目的了,哎!”迪蘭小聲的嘀咕着,“對了,克里斯怎麼樣了?他怎麼還沒醒!”

“他因爲留了很多血,身上也有很多傷口,但是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聽了羅琳這麼說,迪蘭才安心下來,長呼了口氣。

羅琳看着迪蘭,很認真的看着,那秋水似的眸子不停的顫抖着,羅琳擡起右手,像樹枝一樣揮了一下,迪蘭並沒有注意,只是從臉部左側傳來鎮痛,這才發覺,羅琳給了迪蘭一記重重的耳光。

迪蘭並沒有生氣,而是看着羅琳那直率、真誠的神情。

“怎麼可以這麼任性妄爲呢,差點連命都丟進去了!不要任何事都只靠自己,應該要相信你的同伴啊。”說到同伴時,羅琳的語言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聽到羅琳的話,迪蘭底下了頭,迪蘭內心也反覆着讀着羅琳這番話,那是充滿熱情的話,也許這次做的真的不對,有些莽撞了。

羅琳看着眼前的迪蘭,手留在了空中,微微的顫抖着,羅琳也不知道爲什麼,眼前的迪蘭給自己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自己會控制不住的去關心她。

“作爲護衛我無禮的舉動,還懇求你的原諒,請你處罰吧!”羅琳畢竟還是個騎士,性格強悍,敢作敢當的女孩子,羅琳覺得自己做的確實有些過了,便直言的說道。

“不……是我不好,”迪蘭帶着誠意回答了羅琳,這讓羅琳有些激動。

“剛纔的那一巴掌,請你處罰!”羅琳堅持到說。

“啊?真是的,您能這麼關心我,我就很高興了……”也許羅琳心中所想的和迪蘭心中所想的根本不同,在羅琳這邊,自己打了自己守護的對象一巴掌,是嚴重錯誤的行爲,而迪蘭這邊則是,在他的記憶世界裏,幾乎沒有什麼人會關心我,除了幾個同伴,眼前又多了一個,迪蘭當然發自內心的高興。

羅琳對迪蘭這意外之外的回答給弄的一時說不出話,羅琳將手輕輕觸碰到自己的嘴脣,終於發現到,原來眼前的這個少年,是多麼值得信任的人,羅琳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內心對迪蘭看法的變化,這份信任正在集聚升溫。

迪蘭捂着自己稍有發紅的臉頰,此時此刻,他心裏忽然想到了蕾依娜,連忙抓起身邊的衣服,看看那張紙條還在不在,紙條的觸感讓他安了心,羅琳看着迪蘭,也搞不懂他在找什麼,羅琳再次向迪蘭行禮致歉,便走了出去。

羅琳帶上了病房的門,出來的時候,看着班寧眼睛似金星一樣的看着自己,羅琳發愣的眨了眨眼睛,“你在…搞什麼?”

“你剛纔的語言和動作實在是太霸氣了,在外邊的我也爲你擦了一把汗呢!”經班寧這麼一說,羅琳看着自己剛剛給迪蘭耳光的手,也在內心思考,爲什麼自己會這麼做呢。

兩人再次回到了崗位,不管昨天發生了什麼,現在兩人心裏都會想一件事,再過一天就可以交這份差事了,這可能是他們倆第一次這麼興師動衆的護衛工作了,兩人都在心裏偷偷的鬆了口氣,幸好沒有搞砸。

望了望窗外,已是上午太陽高照,今天一早羅琳便把迪蘭他們住進醫院的消息告訴了路易級長,看看時候,差不多就快到了,兩人也少不了被上司指責一二。

醫院裏這種特殊的氣味讓迪蘭真感覺到難受呢,仔細想想從他被村民救起,一直到現在,好像身體從來沒生過什麼大病,要住進醫院之類的(那個小村子也沒用醫院),看着克里斯還處於昏迷狀態,迪蘭只能在這等着他醒來了。

大約正午的時候,羅琳聽到了腳步聲,因爲總幫路易級長工作,所以對那腳步聲有着一份獨特的感覺,但這次有摻雜了另一個陌生的腳步聲,是誰呢?

不出羅琳所料路易級長先走了出來,果然然後路易後面還跟着一個人,當那個人把整個身板露出來的時候,羅琳才發現那不是……

羅斯坦團長!這讓羅琳和班寧都大吃一驚,這個拐角最裏面只有迪蘭這一個房間,看來羅斯坦肯定是來看迪蘭的,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少年,會和團長相識。

羅琳和班寧依次對羅斯坦和路易行了禮,路易便打開了房門,進去後便立刻關上了門,表現的很謹慎。


“是不是胡鬧過頭了!”迪蘭本以爲這開門聲是羅琳來送午餐發出的,當他慢慢擡起頭看到進來的兩個人居然是……羅斯坦、路易,不經意的大叫了一聲:“啊!!”

“幹什麼呢?這裏可是醫院啊!叫的這麼大聲,”羅斯坦用那熟悉的語氣指責着迪蘭。

“啊……羅…路…你們怎麼來了!”迪蘭組織不起話語說的亂七八糟,但是別人還是能聽懂的。

“第四魔法院都坍塌了,你還想怎樣!我們來看看都不行,說好的不單獨行動呢?”路易也指責的問。但路易級長在說坍塌兩字的時候明顯加重了音,迪蘭也聽了出來。

“啊……那個…這個…”迪蘭覺得怎麼回答都不對,只能用沉默來應付眼前兩人所有質問了,羅斯坦兩人又轉眼看了看克里斯,還在昏迷狀態,不禁都閉上眼睛雙手插着兜。 路易從羅琳那裏知道了克里斯還在昏迷,但是沒有生命危險,今天一來看果然就像羅琳所說的那樣。

“算了,就不計較這些了,迪蘭仔的狀態還可以,但是克里斯的情況就有些嚴重了,看樣子他要住很長時間的醫院了。”羅斯坦擔了擔迪蘭的肩膀。


“這次去魔法院,你和克里斯發現什麼重要的線索沒?”迪蘭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將手伸進了衣服的口袋然後就收了回來。

“內個…團長,這醫院有沒有一個空檔的房間,給我十分鐘,”迪蘭向羅斯坦打聽着,一邊坐了起來走下牀,羅斯坦的記憶很好,他們走進這個拐角時,只有迪蘭這個房間顯示的是有人住的,裏面的房間應該沒有人。

“隔壁的房間應該就沒有人吧!迪蘭仔,你要做什麼?”羅斯坦指了指旁邊的牆壁,說。

“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迪蘭走出了房門,羅琳和班寧都嚇了一跳,迪蘭沒有和羅琳和班寧說話,但友好的看了他們一下,便向旁邊的房間走了過去。

“迪蘭去幹嗎了?”路易問着羅斯坦。

“呵……好像是去見什麼人去了!”羅斯坦笑了一下說。

“見什麼人?”路易被羅斯坦的回答給弄的暈頭轉向,這是什麼意思…羅斯坦這麼回答是因爲他看見了迪蘭手中握着一張類似紙的東西。

迪蘭走到了隔壁房間打開門走了進去,果然是空蕩蕩的病房,迪蘭小心的拿出莎麗斯曾經給他的紙條,準備安她說的做,把紙條上的符號慢慢擦掉……

其實迪蘭從昨晚去第四魔法院,被不明的人襲擊導致昏迷,再到今天早上醒來,被羅琳打了一個耳光後,迪蘭不知不覺從內心感到一股熱情,讓他很高興,可能有的人會覺得,爲什麼被人打了耳光後反倒會這麼想,因爲在一個沒有過去的人的內心裏,這是最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溫暖,也因爲這個感覺,才迫使他想要見一見蕾依娜。

迪蘭小心的擦到了紙上的符號,隨着眨眼的功夫,紙張也慢慢化作星辰消失,但並沒有完全消失,這真是奇怪的魔法,雖說是點點星辰做的,但是可以清晰看到蕾依娜的美麗輪廓。

迪蘭也對眼前這奇特的景象感到驚訝,透過曬進來的陽光,與點點星辰形成的霧影就像是蕾依娜本人站在自己面前一樣,不由得讓迪蘭有些激動。

“迪蘭!很長時間沒看到你了,不知道你有沒有想我,”這聲音迪蘭很熟悉,正是蕾依娜稚嫩甜美的聲音,當然迪蘭剛想回答的時候,卻發現,這並不是蕾依娜本人,而是藉助某種魔法力量將蕾依娜本人的聲音傳遞了過來。

“我最近都在和莎麗斯老師練習着各種魔法呢!等下次見到迪蘭的時候一定要讓你對我刮目相看,老師也和我說了,這個魔法紙條只能將我的聲音傳遞到你那裏,但只要你能聽見我的聲音我就很滿足了,我也好想聽聽迪蘭的聲音呢,真是懷念,噢!對了,光顧着說我這裏了,我不在的話你一定要小心啊,不要去做危險的事!”

聽到這裏,迪蘭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腕。

緊接着蕾依娜又說了很多關心迪蘭的話,並告訴了迪蘭,她在銀月城遇到了當初救他們一命的恩人,迪蘭聽到蕾依娜口中說出其他男孩的事,總覺得自己心裏不舒服呢(實際上是有點吃醋了),但也很快就恢復了回來,蕾依娜在最後告訴他再過一個月就可以離開銀月城來找他了,這讓迪蘭心裏充滿了期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