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佳輕哼一聲。

他們不在同一條線上,貝佳先出發,阿楓隨後。

速度很快,整個人都是吊在空中的。

貝佳興奮的大叫著,「啊……」

叫聲在山谷里回蕩。

阿楓抿著唇,看著比在他前面不遠的女人,又是一聲嘆氣。

……

玩了一天,每個人都很興奮。

只有曾曖,精神萎靡。

他被陸瑤嘲笑了不說,還被拉去坐了那個跳崖機。

坐上去往上升的時候,他的腿就已經軟麻了。

突然間的墜落,面前是看不到底的崖底,他真的以為自己在跳崖。

本不想叫的,可實在是忍不住,他叫得比誰的聲音都大。

從那裡下來之後,他更是跑去狂吐,臉白的跟張紙似的。

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這麼不堪一擊過。

這簡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黑點,只要陸瑤他,他就洗不掉,忘不了的一個黑點。 現在看到陸瑤,他就想躲得遠遠的。

「曾曖,你臉色也太差了。」庄思楠坐了好一會兒,都不見曾曖的臉色有好轉,「你是怎麼了?」

「我……」曾曖想說自己生病了。

可這明顯就是個慌話呀。

誰不知道他一年到頭,就沒得過小感冒。

陸瑤倒是沒開腔。

「他恐高。」一向話少的阿楓突然開口。

眾人齊齊看向曾曖。

曾曖瞬間覺得顏面掃地,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

他咬牙切齒的盯著阿楓,這傢伙是故意的吧。

阿楓一副很淡漠的樣子。

他只是實話實說,有錯嗎?

「恐高還敢來,真是厲害了。」貝佳忍不住對他比起大拇指,「不管過程怎麼樣,但還是勇氣可嘉。楠楠,你說對吧。」

庄思楠很慎重的點了一下頭,「對。難為你了。」

此時,曾曖聽到她倆的安慰,並沒有覺得很開心。

他一個大男人,膽量比不過她們幾個女的。

真的是……

陸瑤坐在一旁,輕笑一聲,沒有說話。

曾曖瞪了她一眼。

這女人,還敢笑。

要不是她,他至於這麼狼狽嗎?

……

休息差不多了,都準備打道回府。

「曾曖,你怎麼樣?」臨走前,庄思楠有些擔心曾曖。

「我沒事。」除了腿還有點軟,都好。

霍昀琛瞥了他一眼,「你要是不行……」

「琛哥!」曾曖不等他說完,用力的叫了他一聲,「我行!」

男人,就怕別人說不行。

不管在哪一方面,必須行!


霍昀琛挑了一下眉,不管他了。

「曾曖,你不行的話就說。」阿楓也看了他一眼。

曾曖咬牙,雙眸帶著兇狠,「霍楓,你是故意的!」

阿楓很淡漠,「關心你。」

「你少來。」曾曖恨恨道:「你難得看我一次笑話,很得意吧。」

「還好。」

「……」

阿楓跟在貝佳身後,走了。

只剩下陸瑤在後面。

她看了眼氣得臉色更白的曾曖,走到他面前,掃了他一眼,「你……」

「我行!」曾曖咬緊了牙后槽,每個字都很用力。

陸瑤:「……」

她往前走了兩步,又停下來。

回頭,「我是想說,你頭髮有點亂。」

「……」曾曖整個人像是泄了氣的氣球,很是無力。

他的腿還有點軟,一下子失重,兩腿一軟,完全不是自己的那種感覺還沒有完全散去。

很怕一會兒開車真的會沒力踩油門剎車。

看到陸瑤離他有幾米遠了,他追上去,「陸瑤!」

「有事?」陸瑤停下來。

「你開車的嗎?」他問。

「嗯。」

「哦。」

陸瑤見他一臉欲言又止,又失落的樣子,「你開不了車了?」

很直白的問題。

曾曖想著,反正自己最糟糕的一面已經被她看到了,臉也丟了,再丟點也沒有關係。

「嗯。」

「呵,你這後勁挺足的。」陸瑤瞥了一眼他的兩條腿。

白長了這麼長的兩條腿,也白瞎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小女生都敢玩的,他上去叫得比人家姑娘叫的聲音都大。

下來還吐了。

哈,真是人不可貌相。


知道她是在諷刺他,反正今天最丟臉的時候已經過了。

再怎麼諷刺嘲笑也都無所謂了。

「腿軟。」他直接承認,「我本來想讓你開我的車,送我回去。」

「你可以叫代駕。」

「說的也是。」曾曖倒覺得是個主意。

「那你隨意,我走了。」陸瑤揮手。

「喂,你真的不管我了。」曾曖急了。

陸瑤皺眉,「我已經給你出主意了。還要怎麼管?」

更何況,他又不歸她管。

「還是你送我回去。」他堅持。

「不送。」陸瑤對他露出假笑,「曾總,你隨意,我走了。」

「你……」

陸瑤已經大步走出園區,去了停車場,取了車就走了。

曾曖:「……」

等他走到停車場的時候,霍昀琛和阿楓的車,都已經開走了。

當真是沒有一個人在意他啊。

他今天眼巴巴的跑來,到底為了什麼?

突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將他包圍。

……

放鬆之後,又重新透入到了工作當中。

休息的時候,庄思楠打量著陸瑤,「聽說,你把曾曖一個人丟在了奧陶紀,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他自己開了四個小時才回來了。」

「什麼叫我丟下的?本來我跟他都不是一路的。是你們把他丟下的才對吧。」陸瑤才不背這個鍋。

「你把人家整那麼慘,最後還瀟洒的離開,嘖嘖,女人的報復心,還真是……」庄思楠緊抿著唇,搖搖頭,表示很害怕。

陸瑤直接翻了個白眼,「又不是我叫他去那裡玩的。」

「在你面前,臉都丟盡嘍。」

「那倒也是。他以後對我,都得客氣點。」這是唯一的收穫。

有時候,那個男人看著真的挺可惡的。

庄思楠笑,「你倆會不會擦出火花?」

「不會。」陸瑤回答的斬釘截鐵。

「這麼乾脆。」

「他不是我喜歡的菜。」陸瑤喝著咖啡。

庄思楠好奇,「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問過之後就又明白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喜歡的是霍昀琛這款的。」

陸瑤看她,「我沒有放不下。」

「我知道。」庄思楠笑道:「你不用緊張。你喜歡他,肯定就是喜歡他這一款的。曾曖嘛,顏值有,就是給人的感覺,好像不太那麼有安全感。」

陸瑤捧著杯子,不言。

「霍昀琛還有幾個兄弟,都長相不俗,性格看起來也挺好的。不過,我沒有怎麼接觸,只是第一感覺。」庄思楠想到另外幾個,覺得總有一個應該是陸瑤的菜。

陸瑤眯了眯眼,「你現在熱衷當紅娘這個角色了?」

「只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庄思楠認真的說:「既然有好的資源,自然想要提供給身邊的人了。」

「我謝謝你。」陸瑤輕哼一聲。

「不客氣。」庄思楠挑眉。

……

總裁辦公室。

曾曖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很是慵懶。

兄弟幾個,也只有他在霍昀琛面前這麼沒規矩,沒形象。

他性格如此,霍昀琛也不管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