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這也太狠了點吧,連小弟也宰?

對於幽夢的斂財行為,夢劍只能保持無語,這樣的人,說也是白搭。

「你放心,我不讓你學習,你該幹嘛就幹嘛去,別煩著我就行。」

夢劍趕蒼蠅似的揮揮手,大步向別墅走去。

盧展豪不由豎起了大拇指,由衷的佩服,方圓百里,誰不知道戰狼盧展豪的威名?那個不想來結交一番,只有老大,視自己如糞土,這才叫高人啊!

能追隨在這樣的高人身邊,正是我戰狼一生的理想,老大,你休想甩掉我,我跟定你了!

盧展豪發誓般的聲音,讓走在前面的夢劍再次搖晃了一下,氣惱的爆出兩個字:「白痴!」

盧展豪不以為忤,哈哈大笑著走了出去。

夢劍甚至還聽到他喃喃自語:「老大變成大嫂,我的目標也要換了,可愛的小蘿莉妹妹,哥哥來了,嘎嘎嘎!」

夢劍哭笑不得,快步走進了別墅。

曉婷的狀況真讓人吃驚,簡直是一天一個變化,夢劍走進去的時候,甚至看到她把窗帘都拉開了一角,正出神的看著外面。

嚮往外面的世界是件好事,至少證明她不想再封閉自己,有勇氣接受新的生活了。

兄弟們,動動小手,收藏推薦一下行嗎? 「小夢哥,你來了。」

曉婷並沒有回頭,兀自出神的看著外面。

夢劍楞了一下,笑道:「曉婷好厲害,怎麼知道是我來了而不是其他醫務人員?」

「嘻嘻,這是曉婷的秘密,反正,只要靠近小夢哥百米之內,我就能感到是你來了。」

她消瘦的臉頰上似乎浮現出一絲紅暈,喃喃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呢?」

夢劍啞然失笑:「傻丫頭,今天精神怎麼這麼好?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

「好啊……算了,我這麼丑,出去嚇壞別人怎麼辦?」


曉婷先是高興隨即想到自己現在的形象,頓時委屈的低下頭來。

其實,相比開始,已經好得太多了,尤其是夢劍將自己的元氣輸入給她之後,使得她體內陰陽調和,一切都快速回復起來。


從今以後,再也不會因為陰氣太重招來鬼魂之類的贓物侵犯,算是一個完完整整的正常人了。

只是現在身體比較虛弱罷了。

夢劍呵呵笑道:「不是說了嗎?這只是暫時的,等你養好身體,絕對是個大美女,何須在意他人的眼光,人是為自己而活,又不是給別人看的,開心就好。再說,外貌真的那麼重要嗎?心靈美才是真的美。」

對於夢靈師來說,真的是心靈美勝過一切,因為隨意的精神幻象,都能造就出驚世駭俗的美麗,但在精神力的世界中,一切會回歸本源。

「你說的是真的嗎?人的外貌真的一點也不重要?」

夢劍點點頭:「小女孩愛美是正常現象,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好好休養,很快就能恢復了。」

「可是,我爸爸已經派人來接我了,我不想跟他們走,小夢哥,你能幫幫我吧!」

夢劍一怔,知道曉婷家裡有錢,遲早會將她接回去好好照顧,沒想到這麼快。

不過,財迷會捨得放她走?

這可是很難得的一次賺錢機會啊!

曉婷轉過身來,臉上雖然還是極為消瘦,但卻有了些許光澤,不會像第一天那樣嚇人。

頂多會被認為是病人罷了。

不過看她的動作,竟然沒有絲毫的虛弱之感,和正常人幾乎沒什麼不同,這不由讓夢劍嘖嘖稱奇,難道,自己的元氣真的那麼神奇?

「主人,你的元氣真的非同一般,這次虧大了啊!」

小倩倩的聲音響起,充滿了懊惱和悔恨:「早知道我就應該阻止你的,你知道自己的元氣是多麼珍貴嗎?竟然浪費在一個丑不拉幾的普通人身上,真是暴斂天物。」

自動過濾了她的咆哮,夢劍直接問重點:「我的元氣到底有什麼不同?」

「很奇怪很奇怪,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反正你記住,自己的元氣很珍貴,決不可被任何人知道這個秘密,否則,恐怕就連夢幻特工都會來找你的麻煩,知道嗎?」

「這麼神奇?難道是億中無一的超級血脈?」

夢劍對於什麼陰陽二氣根本沒什麼興趣,只要能正常生活就行了。

「不要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你能狂化,估計和這個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沒時間閑聊,我繼續研究。」

小倩倩說完,便是再無聲息。

夢劍一撇嘴,並不放在心上。

「小夢哥,能不能答應我,晚上陪我出去走走?你不用擔心,我們不去公共場合,不會讓你難堪的,就去……公園走走,好嗎?」

曉婷說話間,不由低下了頭,有些不敢看夢劍的眼睛。

夢劍呵呵笑道:「好啊!就這麼說定了,晚上陪你出去走走。被關在屋裡太久,是該出去活動活動了,你的身體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從沒感覺這麼好過,真是謝謝你。」

曉婷說話之時,突然一跳,竟然跳起了一米高,輕靈得像是一隻小鳥。

「小心,別摔著。」

夢劍大吃一驚,連忙伸手準備去扶住她。

誰知,曉婷竟然輕飄飄落地,毫無不適之感,還一臉興奮的看著夢劍道:「怎麼樣,我的身體沒事吧!長這麼大,我從沒試過像現在這樣好過。」

夢劍欣慰的笑了,小女孩臉上中,終於出現笑容了,雖然還是那麼的嚇人,但夢劍能感覺到她真摯純凈的心靈。

這樣純凈的心靈,沒有經過絲毫的污染,如同一汪深山清泉一般,給人一種祥和安寧的感覺。

又陪著小女孩聊了一陣,夢劍施展渾身解數,盡量逗她開心,讓她忘記不愉快的經歷。

不過令夢劍鬱悶的是,曉婷竟然比自己想象中聰明太多,往往自己反而是被她的笑話逗笑。

就在兩人其樂融融,聊得開心的時候,房門外卻是來了一行人。

這一行人由一名穿著幹練,戴著眼睛的女人領頭,氣勢洶洶而來,頗有些想顯得自己高人一等。

尋常小老百姓,說不定真的為其氣勢所攝,連說話也會拘謹。

不過這一行人在走到病房外時,倒是收斂了些,就像那些富人家餵養的走狗一般,在外趾高氣揚,見到主人則是搖尾乞憐,賣乖討好。

夢劍最不屑的就是這種人,所以那女人進屋之時,他明明已經通過精神力感知到了,依然裝著一無所知。

女人揮手制止了其餘人,自己輕手輕腳的走了過來,恭敬的鞠躬,溫柔甚至帶著幾分諂媚的道:「小姐,我來接您回去的,老爺很想您。」

此刻夢劍完全遮住了她的視線,使得她並沒有看到曉婷現在的模樣。

「既然想我,為什麼自己不來?沒誠意!我暫時還不想回去,你走吧!」

「小姐,老爺公務繁忙,所以……不過,他已經為您安排了世界上最富盛名的「聖母瑪利亞」醫院,對於您的恢復很有幫助。」

那管家模樣的女人面不改色的道,同時眉頭一皺,凌厲的目光在夢劍身上停留。

這個醫務人員也未免太不懂禮貌了吧!看到自己來了竟然連頭都不回,真是太過分了。

「不回去,不回去,我說了不回去就不回去,你給我走,快走!」

曉婷原本估計也是個愛美的女孩,此刻這副模樣,哪裡好意思看見熟人,頓時有些激動的大叫起來,同時順勢撲進夢劍的懷裡,把頭深深的埋下,就連瘦弱的身子也開始顫抖起來。

女管家雙眼登時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小姐乃是她看著長大的,冰清玉潔,就連和男孩子說句話都會臉紅,曾幾何時,竟然已經這麼大膽子敢撲進男人懷裡了?

難道……

不行,絕不可以!

她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寒意,那一瞬間,夢劍甚至敏銳的感到,這個女人若是有槍的話,說不定已經掏出來對準自己開槍了!

夢劍的眼眸瞬息間變得有些陰冷。

「你們都給我出去!」

冰冷的話語從口中吐出來的時候,女管家直感覺一股寒意從自己的後背爬了上來,情不自禁的連連後退,臉色蒼白。 直到站在門外之時,她才如夢初醒一般,頓時臉色大變,驚駭的看著夢劍的背影,轉身低聲對隨從道:「我要最快速度知道這個年輕人的一切資料。」

夢劍低低安慰了曉婷幾句,直到她破涕為笑之後,才讓她呆在房間之中,自己走了出去。

「你放心,沒有你的允許,我不會讓任何人進入這個房間的,相信我!」

夢劍的溫言細語還回蕩在耳邊,曉婷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他消失在門邊,看到房門終於緩緩合上,她不由雙手抱膝,滑坐在床邊的地板上,將頭深深的埋了下去。

夢劍走出房間,四名大漢已經走了過來,面色不善,駭然成包圍之勢。

不過夢劍現在藝高人膽大,根本沒將這些普通保鏢放在眼裡,面對他們那逼人的氣勢,也僅僅是不屑的冷笑一聲而已。

女管家終於緩解了一下情緒,走了過來,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打量著夢劍,先是眼中不屑的一閃,然後才露出虛偽的職業笑容。

「這位先生,為什麼你可以單獨和小姐相處?我能知道你的身份嗎?」

夢劍對於這個女管家沒有絲毫的好感,自以為是,好像自己就高人一等一般,就連和夢劍說話時,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就差沒拿塊手絹捂在嘴邊了。

夢劍面無表情的道:「難道醫生和病人相處還要有人監督不成?現在A1號的病情剛剛穩定,正處於一個關鍵的時期,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攪她,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醫生,請注意您的口吻,雖然很感謝你們為小姐所做的一切,但是恕我直言,你們這裡的醫療條件實在太差,跟本無法提供有效的的服務,所以,我們強烈要求出院,而且,你們院長已經收下所有醫療費用,還請您配合。」

夢劍心中也是無奈,自然知道曉婷只有回去,才能得到最好的照顧,這裡只是空有醫院的牌子,連個正規的護士都沒有。

夢劍沉吟了一下,覺得有必要和她說說曉婷的具體情況。

「這位女士,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堅持,不過,有關於A1號的病情,我想和你交代一下。」

夢劍說著,就想向前走幾步,這種私密的事情,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誰知道幾名保鏢頓時緊張起來。

「有什麼事直接說就是了,請保持距離。」

一名保鏢說著,一步就踏上前,去抓夢劍的肩膀。

估計是囂張慣了,對於這樣一個山寨診所的醫生自然不放在眼裡,更何況,夢劍看起來實在有點小,很難讓人把他當成一個成年人對待,對付一個小孩還用得著客氣?

夢劍原本心中就有些不爽,此刻更是火冒三丈。

眼角微微一緊,夢劍並沒有閃躲,甚至還故意向他的手靠過去。

啊!

那人一把拍在夢劍的肩膀上,力氣用得倒是不小,拍得夢劍身子一陣搖晃,但是同時,他宛如被針扎了一般,驚叫一聲,慌忙跳開。

「小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人捂住手腕,全身都抑制不住的顫抖,眼中更是露出不可思議的震駭。

夢劍心中冷笑一聲,精神力直接化成細針侵入經脈,連盧展豪那樣的猛人都痛得服氣,更何況他一個普通保鏢?

那一抹森寒,宛如千年不化的寒冰一樣,幾乎令他半邊身子為之凍僵,而那種極端的痛苦,簡直痛不欲生。

不過這保鏢接受的訓練顯然不俗,如此疼痛,竟然沒有大聲慘叫,只是拚命壓抑著直哼哼。

餘下三人頓時臉色大變,竟然向懷中摸去。

夢劍精神感知一直展開,看到他們的動作,心中莫名冒上一絲寒意來。

這三人懷中,竟然有手槍。

在華夏這個和諧社會,黑社會成員可以悄悄擁有,犯罪分子也可以悄悄擁有,恐怖分子能明目張胆的擁有,除了這幾類,民間社會是嚴禁擁有槍支的。

而帶槍的保鏢,顯然非同一般,至少證明,他們有開槍的可能,不然幹嘛冒險帶著?

此刻已經容不得夢劍猶豫了,精神力毫無顧忌的展開,瞬間化成無形的厲箭,對準三人的腦袋就轟擊過去。

轟!

對於三人來說,這一擊宛如天體崩潰一般,堪稱天崩地裂,巨響聲回蕩在意識之中,久久不散。

三人雖然經過特訓,意志力比一般人強上不少,其精神意亦是由鬆散變得比較凝實,但是這等強度的防禦,就像是紙糊的一般,在夢靈師的精神力攻擊下,形同虛設。

於是管家傻眼的看到,三名平時彪悍無敵的保鏢,此刻都是一臉獃滯,保持著拿槍的姿勢一動不動,那槍,甚至都抽出了半截。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眼前的少年不是普通人了。

管家大驚,色厲內茬的道:「你究竟是什麼人?到底有何企圖?」

「老子是醫生,只想救人而已,沒你們那麼多花花腸子。」

夢劍心頭有火,哪裡會和她客氣?那森冷不屑的眼神,簡直就是女管家先前的翻版,直接深深印進她內心深處,讓她瞬間升起一股自卑和恐懼。

「對……對不起,是我們失禮,還請先生大人大量不要計較。」

女關鍵不愧是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能手,瞬間就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換上一副恭謙的姿態。

夢劍淡淡道:「不敢,區區小診所的無證庸醫而已,可不敢得罪你們這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大客戶,原本是有些關於A1號的事情和你們談,但現在我沒了興趣,你還是和我的經紀人談吧!」

夢劍說完,沒好氣的沖樓梯口吼了一聲:「你們還準備藏多久?」


「哈哈哈,老大,我就知道,作為我戰狼的偶像,你無論身在何處都是最耀眼的存在,我就說幾名垃圾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大嫂還一個勁的催我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