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雲缺向她介紹,見她沒有反應,抬手一把摟過雲端的肩膀,喜笑盈盈的說:「奶奶,不好意思!我老婆有點害羞!」

雲端輕輕瞥了一眼喜笑顏開的男人:這個人渾身都是戲,她都忍不住都想給他頒個奧斯卡男主角了。

「我懂!呵呵呵……」

老太太又微笑著點點頭,說:「別在外面站著了,進去吧!」

「嗯!」


老太太笑了笑,轉身過去在前面開路。

賀雲缺突然低頭湊過來,輕聲說:

「乖,就當作幫我一個忙,在我爺爺奶奶面前要表現的恩愛一下,好讓他們放心!」 表現的恩愛一下!哼!

雲端挑眉裝作沒聽見,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不對勁的,她四周看了看問道:

「賀小多呢?」

「剛剛在半路上被我爺爺帶去度假村了!」

雲端皺眉真是驚訝於自己怎麼睡覺能睡的那麼沉,連半路發生這件事都沒有醒。

賀雲缺湊在耳邊輕聲說:「你睡覺還真沉!就跟被下了葯一樣!」

雲端抬頭瞪他一眼道:「是不是你下的?」

賀雲缺昂昂下巴,笑而不語,她低頭抿抿嘴,雖然說賀雲缺平時總是不正經,可是在自己睡覺的時候竟然沒有亂來,品質還勉強算可以。

「小兩口真的是很恩愛啊!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老太太突然轉過頭來,喜笑盈盈的說。「我就不礙事了,小缺啊!我看孫媳婦有點乏了,你先帶孫媳婦上樓休息一下吧!待會吃飯的時候再下來!」

「好的,奶奶!」

賀雲缺微微一笑,又低頭朝著雲端拋了個媚眼,領著她上了樓。

等到雲端在床上坐了下來,正準備跟他說,自己先睡會兒,就見著賀雲缺給房門上了保險,然後轉過身來,朝著雲端詭異的笑笑。

雲端下意識的朝著後面靠了靠,她彷彿已經到男人獸xìng的氣味!

「你想幹嘛!」


賀雲缺微勾唇角沒有說話,不緊不慢的朝著她走了過來,一下坐在她面前,慢慢傾斜身子,越來越近,

「老婆!我有些忍不住了!」

雲端的臉色突然「刷」的一下子就變得通紅,完全沒有防備。

賀雲缺突然俯身,毫無懸念的就控制住了她的雙手,雲端挪了挪腰肢,下半身也被賀雲缺死死壓住。

「賀雲缺!你……快起開!」

「不起!」

賀雲缺嘴角一揚,低頭在她的額頭輕輕的吻了下。

「放心,我一定會拯救你和性―冷感!」

「賀雲缺,誰……」

雲端剛要反駁他,就被他來勢洶洶的吻堵住了,輕重,深淺,反覆的吻著,幾乎不給他身下女人喘息的機會,漸漸的濕re在頸部傳開,他抽開她脖子上的圍巾。

雲端大呼一口氣,喊道:「賀雲缺,快放開我,不然我要告你婚內強――奸!」

賀雲缺嗤笑一聲,抬起頭來,問:「哪兒來的詞!」

「怎麼了?電視里看的!」

「哈哈哈……如果真的要告我,也要等我做完,不然怎麼有證據!」

「你……」

雲端蹙眉,要做完!說的好有道理,她竟然無言以對…… 「我不告你了,你也別做了!ok?」

雲端轉了轉腦筋,試圖能說服賀雲缺放棄。

賀雲缺再次不懷好意的笑笑,說:「no!老婆別偷換概念!」

說著話,賀雲缺的唇又壓了下來。

「誒呀!賀雲缺!」雲端不耐煩的甩開賀雲缺的手。

她聽見咣的一聲!好像是賀雲缺被她甩開的手撞到什麼東西了。

「呵!」賀雲缺的眉頭突然一抽,迅速的抽回抓住雲端的手,從床上坐了起來。

「血!」雲端一抬眼看賀雲缺右手裹著的紗布都被血跡染紅了,她也從床上坐了起來,拖過賀雲缺的手看了看,是那天搬垃圾箱時割到的傷口,她眉頭微蹙嘴上念道著:

「你看你,都殘了,還作!家裡有藥箱嗎?」

賀雲缺嘴角一揚,低眉看著雲端,輕聲說道:「房間里就有!」

雲端愣了愣,她沒想到賀雲缺自己房間里竟然備著藥箱,抬頭問他:「在哪兒?」

賀雲缺朝著床頭櫃揚眉說道:「就在柜子里!」

雲端推了他一把,抽出壓在他身下的腿,下床取出了藥箱,打開藥箱時,她有些懵,裡面有很多很多小藥瓶,因為全是英文,她也就沒有仔細看,拿出了紗布和消毒水,順手把垃圾桶拖過來。

她拽過賀雲缺的手,小心翼翼的把他手上的紗布都拆掉,用消毒水清洗后又慢慢的纏上了紗布。

賀雲缺低頭看著她嫻熟的動作,有些疑惑,但是想到她高中時離開學校后,過的那段亂七八糟的日子,也就合理了,他不自覺的勾唇微笑,剛好被雲端看見,她隨口說道:

「都這樣了,還傻笑。」

賀雲缺依然笑笑說:「因為你有進步了,如果擱以前,我受傷了,你肯定連看我一眼都懶得看……」

雲端抬眼瞪了他一眼,自己有那麼無情嗎?不過,他肯定誤會自己對他好點就……,她趕緊解釋說:「我只不過是還你個人情,算答謝你之前救我,不過,你這口子有點深,還是要去醫院處理一下。」

「好!」

「能不能別笑的那麼賤!」雲端嫌棄的看了看他一眼,開始收拾藥箱。

「對了!上次抓你的是什麼人?」

「不知道!」雲端微微搖頭,說:「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

「那他們為什麼要抓你?」

「之前有個奇怪的中國女人塞給我一個東西,他們就是沖著那個東西來的!」

「你是不是傻啊!怎麼能隨便相信別人,多危險!」賀雲缺抬頭盯著雲端,語氣有些責怪又夾雜著擔心。 面對賀雲缺語重心長的囑咐,雲端實在有些不習慣,還不如看他在公司對自己吆五喝六呢!

她抬頭說:「知道了!婆婆媽媽的!我的包呢?」

賀雲缺輕佻眉頭,真是拿眼前的女人沒有辦法,他一彎腰從右邊的柜子里拿出雲端的包遞給她,雲端接了過來拿出那天女人塞給她的東西遞給賀雲缺。

「你看看,反正我看不懂!」

賀雲缺似信非信的接過來,解開繩子,把那張羊皮卷一樣的東西攤開,仔細瞧了一會,說:

「這個看起來好像什麼宗教!」

說著話,賀雲缺的手機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便起身說道:「我出去接個電話。」

等賀雲缺出去帶上門后,雲端也起身走到桌子前面,打開了電腦點開郵箱,她猶豫了一下,輸入郵箱賬戶和密碼,竟然能成功登錄,她滾動滑鼠后,發現還有兩個星期前的通訊記錄,說明他並沒有變更。她迅速打上了一行字。

我在哥本哈根!

點擊發送了,關上了電腦。

她輸入夏芷晴的郵箱號,郵件就是發給她的,她想如果是莫文殷給她發郵件,夏芷晴一定會相信,這樣她就會離開非洲,畢竟那個地方很不安全。


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在雲端的印象中,小時候章晴容只要責罵她時,夏芷晴總是護著她,她闖禍了,夏芷晴也時常替她背黑鍋,後來她被送到哥本哈根之後兩人就很少接觸了,到後來,莫文殷回國和夏芷晴訂婚,兩人才鬧翻了。

夏芷晴比她想象中更愛莫文殷,在莫文殷悔婚時自殺過,後來被救之後看似放下了,可是沒想到就因為一個他在非洲的消息,就會去找他,雲端低頭嗤笑,她真的是小看夏芷晴了,一直以為她是溫室里的花,不堪一擊。

――――――――――――――――――――――

冬天的皇家音樂學院,也比較冷清,像他們走著的梧桐小道幾乎沒有兩個人。

輕風慢慢吹過,雲端抬腳踢著滿地的落葉走的有些快。

賀雲缺稍慢了她兩步,他曾經看過無數次她的背影,那天她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他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他開口喊她:「雲端!」

「嗯!」雲端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她有些恍惚,賀雲缺從來沒有這樣叫過她,那一剎那,她以為是那個人再叫她。

賀雲缺走到她面前,抬手將她被風吹亂的頭髮撥了撥,別到耳後。

「我記得,你以前的頭髮一直都留在耳朵下面的位置,現在為什麼要留長發了?」

賀雲缺堅信一個人的改變,肯定有原因,比如失戀,失業,又比如夏雲端,好像每天都在變化。

「這個問題?」 「我拒絕回答!」

雲端歪了歪頭,勾唇淺笑一聲便轉過頭去,接著往前走。

「呵!」賀雲缺嗤笑一聲,跟了上去。

雲端走了兩步又停下來抬頭問:「你到底帶我回學院做什麼?」

「等會就知道了!」賀雲缺神秘兮兮的朝著前面揚了揚眉,說:「走!去音樂廳!」

雲端嫌棄瞪了賀雲缺一眼,要不是昨晚跟他下棋輸給了他,她才不想跟他來重遊什麼學校呢?可是她現在有些後悔答應他的條件。

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光榮牆,賀雲缺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照片的位置,曾經這個位置是夏雲端,他花了半年時間去接近她,可是一接近,她就以最極端的方式在心臟上拉出了一個大口。

雲端一路看過去,很快就找到了賀雲缺的照片,她抬手點了點他名字的位置,說:「你一定是後來整容了吧。」

「怎麼說?」

「比以前帥多了!」雲端抬眼又看著賀雲缺的樣子說道:「看來恢復的還不錯!」

「哈哈哈哈哈!」賀雲缺被她逗笑了。而雲端則不屑的瞄他一眼說:

「就知道笑!」

「9點50了!走吧!」

賀雲缺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就突然拽起雲端的手拉著她往前走,走了兩步,乾脆就摟在了懷裡。

雲端抬手狠狠蹭了他的胸口一口,說:「賀雲缺啊!你真是能動手就不動嘴啊!」

「音樂廳到了!!」賀雲缺也不生氣,繼續笑著。

剛走到下階梯的時候,就聽見悠揚的交響樂從裡面飄出來,雲端疑惑的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心裡默默的想:這個男人就是帶她來聽這個的。

這曲子?

實驗班交響樂樂隊,雲端有些恍惚愣在門口,他們的樂團,一人不差,不對,大提琴手不是她了。

「發什麼愣,進去!」賀雲缺微微一笑,直接拉著她坐到第一排的位置。

這個曲子是她填的,但是沒有完成,後來就留在樂團不知所蹤。

賀雲缺低頭看看正一絲不苟看著台上發獃的雲端笑了笑,她曾經是罵他連莫文殷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後來,他努力想成為她身邊的那個人,沒想到最後只是取代她被掛在了牆上,只是因為她說他不如那個人,他可以花八年時間去研究她,不過……

最近很奇怪,他們也能這樣好好的相處了,雲端不會連看他一眼都懶得看,他的話也不會聽不進去,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或許有一天,他們就真的有圓滿的結局,可是這樣的相處也總是讓他有些不安!因為那一天終究會來臨。 演奏會圓滿落幕,剎那間掌聲如雷,所有人站了起來,歡呼聲,掌聲鋪天蓋地而來。

雲端眸光一沉也站個起來,稍作停留兩秒后便轉身朝外面走。

賀雲缺朝著台上看了一眼,也跟了出去,等走出音樂廳之後,來到安靜的地方時,賀雲缺才開口問她:「為什麼不去和他們打個招呼,好不容易才見面。」

雲端並沒有回答,她只是低著頭繼續往前走。

「summer!summer!」

突然,背後傳來大聲的喚聲。

雲端愣了一下停下了腳步,是有人在喊我嗎?而且這聲音好像有點熟悉,簡直聽起來有些反胃,她好奇的回頭去,果然,一張熟悉而且猥瑣的臉正沖著她笑。

「summer,真的是你啊!」

那個人確認是雲端之後,幾乎是以百米穿楊的沖向他們。

「他誰啊?」賀雲缺轉頭問她。

雲端眉頭一皺,剛剛禿廢的表情付之一炬,換之一臉的嫌棄說:「別廢話了!替我擋著,我先走了!」

「嗯?」賀雲缺疑惑的看著她,眼見著雲端在他眼皮子底下,蹬著八寸的高跟鞋優雅的奔跑了起來,那就一個健步如飛啊!簡直讓賀雲缺大跌眼鏡。

賀雲缺嗤笑一聲,餘光掃到追過來的男人,抬手拽住男人的衣領。

奔跑的男人措不己方的一個踉蹌差點摔倒,站穩后才回頭看看是誰?

「你是誰啊?咦!中國人,我也是中國人!你……」

「閉嘴!」賀雲缺毫不留情的打斷男人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