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納細細訴說著他發生的事,好似回想起了當初那無比危險的一幕,臉上一陣后怕,待說到被他的好朋友纏上時,又是一副頭疼不已的表情,看著喜洋一臉懇求的說道:

「你一定要幫幫我,不然我就慘了,我父親母親很喜歡她,對她比對我這個兒子還親,現在我都不敢和他們照面了,天天逼著我把這個戒指送給她。」

喜洋恍然,怪不得進來的時候這傢伙偷偷摸摸,原來是避著他父母啊。

「既然你們關係這麼不簡單,送個東西給人家有什麼啊,難道堂堂城主兒子連個一百多萬金幣的東西都不捨得送給自己的女人嗎?」喜洋鄙視的看著他,話里話外滿滿的都是擠兌。

果然,赫納臉上一紅,小聲的說道:「我才不是不捨得呢,我只不過想要送她更好的而已。」

喜洋更加鄙視了,真是死鴨子嘴硬,旋即說道:「這事等我先辦完我的事再說吧。」買它一個儲物戒指沒什麼不可以的,不過他剛剛詢問了赫拉,空間中暫時沒有儲物戒指。


赫納一下急了,他這些日子可不好過,現在幸運的碰到喜洋,他以為他終於可以解脫了。現在看喜洋沒答應自己,連忙說道:「喜洋那你能不能幫我弄到這樣的戒指啊?」

喜洋好笑的看著他,這貨還真是被逼的挺慘,不過他更想不通的是,這枚精良級的儲物戒指真有那麼好嗎?

看在他熱情招待了他們的份上,喜洋說道:「放心吧,等我離開德納城的時候,一定給你一個比你這個更好的戒指,不過這價錢嘛!」

赫納一聽,連忙表態道:「你放心!三倍的價格,只要你拿出和我這枚差不多的戒指,我出三倍的價格買下,這樣可以嗎?」

三倍那豈不是將近四百多萬金幣,喜洋決定很不錯,便點了點頭。

見他應承下來,赫納頓時一陣舒爽,上去摟住了喜洋的肩膀,一臉的賤笑,道:「正事說完了,現在天色還早,喜洋要不要跟著哥去見識一下德納城的夜生活啊?」

喜洋滿頭黑線,一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沒想什麼好事,他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義正詞嚴的說道:「不好玩的話,儲物戒指就沒了!」

他的表情,讓赫納以為他要拒絕呢,沒想到說出來的話確是這樣,赫納哈哈大笑:「好兄弟,果然對我胃口,走走走,哥哥現在就帶你瀟洒去。」

「什麼瀟洒,是研究!研究如果促進德納城的經濟發展。」喜洋一臉的威嚴表情,就好像一位領導一樣。

赫納現在真是佩服他了,睜眼說瞎話的的最高境界不外如此,兩個勾肩搭背的男人就這樣走出了閣樓的院子,樓上沐浴完的妮可,看著兩個狼狽在一起的人,輕呸一聲:「讓你出去鬼混,到時候讓安琪兒收拾你。」

……

日上三竿,明媚的陽光透過敞開的窗口,照射進房中,床上的喜洋揉著頭睜開雙眼,昨晚跟著赫納一通亂逛,喝了不少酒,現在頭還在隱隱作痛。

「呦!這不是喜洋大爺嗎?起的還真早呢?怎麼樣昨天玩的可舒服啊?」門口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他抬眼一看,妮可正依著房門,一臉揶揄的看著他。

「怪聲怪氣的,好好說話。」

「你不是喜歡這樣子的嗎?你說我要是把你昨晚的事告訴給安琪兒,會怎麼樣?」妮可笑眯眯的說道。

喜洋頓覺一陣陰風掃過脊梁背,腦子裡浮現出一副,被安琪兒大卸八塊的畫面,嚇的一個激靈,慌慌張張的解釋道:「別亂說話,我昨天只不過跟著赫納去喝了點酒而已,根本沒做什麼,你可別污衊我!」

「是嗎?我相信你!」妮可認真的說道,喜洋頓時鬆了口氣,但是她緊接著又說:「但是你覺得安琪兒會相信你嗎?嘿嘿!」

靠!這丫頭,一直都在調侃自己,喜洋決定不和他爭辯,連忙轉移話題,「行了,趕緊收拾一下,我們現在就去拜訪卡爾大師。」

說罷不顧妮可在場,掀開被子穿起衣服來,妮可臉漲的的通紅,暗罵一聲:流氓!轉身跑出了他的房間。

看著落荒而逃的妮可,喜洋奸笑:就知道這招對付她最有用。

穿戴妥當,喜洋緩步走出了閣樓,在小院門口,看到了一臉尷尬的赫納,還有滿臉冰霜的妮可。

見喜洋出來了,赫納連忙招呼道:「馬車都準備好了,要是沒其他事,我們現在就去卡爾大師家吧。」

「哼!」妮可輕哼一聲,也不理這兩人,自顧自的就往外走。

赫納看著妮可的背影,長舒了口氣,道:「你這女人還挺難相處的,你以後可有的受了。」

「胡說什麼呢,妮可才不是我的女人呢,而且她才十五歲。」喜洋連忙辯解道;看著激動非常的喜洋,赫納很是識趣,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不過心裡還是腹誹著:十五歲怎麼了,你不也就十四五的樣子,我十五的時候都不知道睡過多少女孩子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德納城符文工會,地下實驗室,隨著一聲巨響,一個滿臉烏黑的老人走出了實驗室。

「又失敗了,中極符文果然很難製作,要是有一枚現成的給我做研究就好了。」卡爾大師狼狽的嘆息著;符文工會,傳承於萬年前,歷史可以追溯到大陸種族還沒有移民到這塊波特里爾大陸的時候,當時符文師無比繁多,地位更加尊崇,可是一場大災害,不僅摧毀了各大種族的鎮族神器,還消滅了當時將近百分之七十的生命。

匆匆逃亡的的倖存者,只帶著維持生命的基本物資,來到了波特里爾大陸,又經過了幾千年的發展,才有了現在這等規模,但是技術、知識,卻沒有全部遺留下來,現在的符文工會,大多數都是見習符文師,初級符文師不過寥寥百十人,中級符文師僅三人,百年前符文工會的會長想要成為高級符文師,離開了工會,至此再無消息。

會長的離去,使得工會內部分成了三個派系,三大中級符文師,都想成為新的會長,但是十幾年過去了,誰也壓不過誰,現在的符文工會一盤散沙,已經很少有符文師如卡爾一樣,還在研究如何製作更高級的符文。

卡爾畢生的心愿就是複製萬年前人族的盛事,雖然這不現實,但是他卻很努力的在做,這也是為什麼他身上會有那麼多的頭銜的原因,煉金協會榮譽長老,符文工會初級符文師,魔導師議會聯盟三星執事,每一個頭銜都能讓一個普通人,逍遙自在的享樂一輩子。

卡爾更像是一個學者,從各個領域吸收想要的知識,頭銜在他看來只不過是一個方便獲取知識的名字罷了。

從地下實驗室走上了,卡爾有些喪氣,這都不知道是第幾百次失敗了,由於他沒有加入三大中級符文師的陣營,所以想要外借中極符文做研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這些日子無比想念一個人,沒錯,就是喜洋,確切的說是他手裡的中級符文,如果有了它,自己就能成功制出中級符文,從而成為中級符文師。

「大師!大師!卡爾大師!」守衛地下實驗室的守衛,連連的叫了卡爾好幾聲。

卡爾從思緒中回過神,看著護衛說道:「怎麼了?」

「抱歉,卡爾大師,剛剛您的管家來過,說是有客人來拜訪你。」

卡爾眉頭微微一皺,他最討厭的就是這類事了,早早就吩咐過管家,有拜訪的一律推掉,沒想到今天他居然還跑來工會通知自己,這多少讓卡爾有些生氣。

守衛見卡爾臉色不善,小心翼翼的又說了一句:「您的管家還說,來人說了,如果你不去見他,那他手上的東西就要轉讓給別人了,來人還讓您的管家轉告你,他是從克克鎮來的。」

前半句話,卡爾聽的莫名其妙,但是一聽克克鎮三個字,他頓時睜大了眼睛,無比欣喜的說道:「是喜洋,他居然來了,等等!他要轉讓手裡的東西?」

卡爾一把抓住守衛的肩膀,激動的問道;「沒錯,您的管家是這麼轉達的。」守衛被這突兀的一下,嚇了一跳。

卡爾得到守衛的確認,激動的雙手顫抖,哈哈大笑的就跑出了符文工會,上了自己的馬車直奔家裡。

……

「怎麼這麼久啊?管家你確定通知到了嗎?」客廳里赫納做的有點不耐煩了,這都是他第三遍問管家這個問題了。

管家無奈,只好又說了一邊,「老爺當時在符文工會的地下實驗室,我進不去,但是我已經拜託了守衛,只要老爺一出來,就會立刻通知他,當然這位喜洋少爺的話我也原封不動的讓守衛轉述給老爺,相信老爺得到消息后,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回來的。還請兩位少爺,耐心的等一會。」

赫納聽完管家的話,坐在椅子上,左顧右盼,喜洋看他現在的樣子,就好像屁股下的椅子有針一樣,心道:這個赫納還真是個呆不住的主。

喜洋悠哉的喝著果汁,不急不躁的等著卡爾回來,還不時的給坐在身邊的妮可倒滿果汁,一旁的管家把兩人的表現都看在眼裡,心裡納悶,這個年紀不大的小孩子,要比城主之子還要穩重的多,而且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氣質,難道是什麼大貴族的少爺不成?不然城主的兒子這麼會親自帶他來拜訪,而且看赫納的樣子,好像一個跟班一樣。

「哈哈哈,喜洋你終於要轉讓你手裡的符文了嗎?真是太好了,快快,把他拿出來給我看看。」卡爾大師火急火燎的走進會客廳,眼光灼灼的盯著喜洋催促道;「卡爾大師,你可真是大忙人啊,我中午就來了,現在都晚上了,你見面就和我要符文,可是我現在有點餓啊,我看要不我出去吃點東西,然後你等我回來怎麼樣?」

喜洋小小的揶揄了一下卡爾。

卡爾怎麼會讓他走,連忙吩咐管家,準備飯菜,然後一把拉住喜洋,和他聊了起來。旁邊的赫納都看呆了,卡爾大師在德納城,那是出了名的死板,很少和別人親近,現在居然對喜洋如此熱情,這不免讓他也好奇起來了。

喜洋和卡爾大師兩人相互寒暄閑聊了一會,喜洋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卡爾大師,這次來我是要請你幫忙的,聽說您是魔導師議會的三星執事,所以這才冒昧的前來拜訪。」

卡爾不動聲色,好奇的問道:「什麼事能難倒你,說來聽聽?」

「不知道您聽說了嗎?聖心學院要廢除光明魔導科的事?」

「是有這麼回事?怎麼了?」

「拍賣會結束后,我就成了克克鎮聖心初等分院的導師,我帶的科就是光明魔導科,由於一些原因,克克鎮聖心學院的光明魔導科提前被廢除了。」

卡爾沉吟的一下,問道:「我雖然是三星執事,但是聖心學院的事,我的話不見得有用,想讓聖心學院收回廢除光明魔導科的決定,難度不小。」

「呵呵,卡爾大師,您想錯了,聖心學院就是求著我回去,我也不會回去的,說實話,我還真瞧不上他們,這次來找您的目的其實是想借用您三星執事的頭銜,取得學院建立批文。」

噗!

另一邊喝著果汁的赫納,聽到喜洋居然要建立學院,大驚之下,一口果汁全部噴了出來,妮可頓時厭惡的看著他,喜洋看他的眼神也是鄙夷不已,屁大點事,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

不光是赫納,卡爾大師聽到他說要建立學院,也是驚訝的不得了,不過沒有赫納那麼誇張。

「這個不是什麼難事?不過你考慮清楚了嗎?學院可不是小事,可不能一時心血來潮建著玩,要對就學的每一位學員負責?以後你就不能像以前那樣懶散了。」卡爾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很是嚴肅的提醒著他。

「卡爾大師,我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個學院,是為了全大陸被歧視的光明魔導士所建立的,我們並不是鬧著玩的,如果您不相信的話,等到學院建成,您可以去我們的學院看看。」

喜洋本是一個很懶散的人,但是現在他變了,經歷了這麼多,他漸漸的明白,人活一世,哪怕只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那就不枉此生來人間走這麼一遭。

卡爾從喜洋身上散發出的氣勢,看得出他是很認真的,而且他居然為了全大陸的光明魔導士建立學院,這是誰也沒有做過的事,卡爾現在很想看看喜洋建立的學院,將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這個神奇的小子,又能給光明魔導士帶來一個怎麼樣的未來!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你什麼時候給我弄儲物戒指啊?」

赫納一臉苦哈哈的可憐樣子,深情的望著喜洋。

「我說赫納,你以為儲物戒指是街邊的大白菜啊,說有就有啊?你知不知道這是你第幾次問我了?」喜洋橫眉怒目的看著他。

「也沒幾次吧,再說了你不是答應我了嗎?男人說話可要算話,不然多麼有辱你學院院長的身份。」

當日喜洋很順利的取得了卡爾大師的授權,為了感激卡爾大師,他特意送給了卡爾大師兩枚中級符文,當時卡爾大師欣喜若狂,說話都不利索了,飯也不吃就要去實驗室做研究,看著這樣的卡爾,喜洋頗為無奈,只能千叮嚀萬囑咐,千萬要把建院批文儘快交給他。

現在都過去七天了,卡爾大師那裡還沒有消息,赫納又天天纏著他要儲物戒指,搞的他煩得不行,妮可最近忙於修鍊,深居簡出,不過昨天她話里話外的暗示,讓他快些把批文拿到,好回去找安娜導師。

「少爺!不好了,蕾娜小姐來了,正到處找你呢。」這時一個僕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喊道;一聽蕾娜兩個字,赫納頓時渾身發涼,哭喪著臉,看著喜洋道:「兄弟!別怪做哥哥的不仗義啊!為了我的安全我只好把你賣了。」

「赫納,你還挺能躲的啊!今天我看你往哪躲,乖乖的把你的儲物戒指給我,不然我就去告訴伯父、伯母你吃干抹凈不認賬。」

只見一個身穿鵝黃色的連衣裙的少女走了進來,一臉戲謔的看著赫納,想必這就是赫納的未婚妻蕾娜了吧,說話也是毫不顧忌,根本不在乎僕人和外人在場。

看著蕾娜慢慢的朝自己走來,赫納一把拉過喜洋,一臉討好的說道:「蕾娜,你可千萬別去啊!戒指我給你想辦法了,這位就是拍賣這個儲物戒指的人,他叫喜洋,是我的朋友,他答應我會給你弄個一樣的戒指的,你就不要老盯著我的戒指了好不好?」

蕾娜好看的眼睛瞟了一眼喜洋,又看向赫納淡淡的說道:「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不如就把你的戒指給我,等這人在給你弄個一樣的不就行了?」

赫納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怎麼?不捨得?那我現在就去找伯父伯母去!」蕾娜小嘴一扁,轉身就要離開。

赫納頓時慌了,要是讓他父母知道,他背地裡吃了蕾娜,他估摸著自己不被打死也會被打殘,而且一旦父母知道了,那他就要和蕾娜結婚,雖然他並不排斥,但是赫納總覺得這麼快結婚,還太早了,他還沒玩夠呢!


不情不願的就要摘下手上的戒指,他沒注意到,蕾娜的眼裡有點小失落,不過在旁邊的喜洋卻看到了,心裡腹誹,這個蕾娜嫁給赫納簡直就是浪費。

「蕾娜小姐,其實赫納手上的戒指還不是很好,只是精良級的,不如給我點時間,也許我能弄到比這個更好的,就當是我送你們結婚的賀禮了。」喜洋說完一臉鄙視的看著赫納,磨磨唧唧,脫個戒指都要半天,居然連個戒指都捨不得,喜洋真為蕾娜不值。

赫納完全沒注意到喜洋的鄙視,還當他在為自己說話呢,一臉感激的看著喜洋,而蕾娜冰雪聰明,喜洋的話讓她剛剛心裡的不愉快頓時煙消雲散,心裡很是欣慰,赫納總算交了一個靠譜的朋友了。

蕾娜嫣然一笑,道:「既然喜洋你都說了,那我就不要他的戒指了。」轉頭又對著赫納說道:「我可以不去找伯父伯母,不過你做過的事就要負責,結婚還太早,但是訂婚的話你沒意見吧,別讓我等太久,不然後果自負!」

說完一個瀟洒的轉身,離開了這個小院,走了好久,赫納長舒了口氣,道:「喜洋,謝謝你了!你現在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覺得連一個戒指都不捨得給自己心愛的女人?」

「不!我不鄙視你!」喜洋嚴肅的說連一句,蔑視的看著他,「蕾娜這麼好的女人,居然能看上你,我真替他感到不值。」

赫納聞言,哈哈一笑,道:「哈哈哈哈!是啊,我也覺得不值,雖然我貴為城主之子,但是蕾娜的家世比起我來毫不遜色,而且十八歲就已經是雷系爍星級中位戰體魔導士了,家世、天賦、美貌無一不缺的蕾娜,說起來我配不上她。」

喜洋望著他一臉苦澀的樣子,一股無法言語的感覺湧上心頭。

「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

「洗耳恭聽!」

「十八年前,我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十歲感應魔力,十一歲達到學徒下位,家族所有人都覺得我是個不世出的天才,給我極大的待遇和尊敬,但是這一切在我十二歲那一年全部改變了,十二歲那年我不出意外的修鍊到中位學徒,當時全族上下欣喜非常,然而就在魔法學習階段,雖然所有的魔法我都無比快速的掌握了,但是卻無論如何都釋放不出魔法,而且我的魔力漸漸變的奇怪起來,到現在為止都不清楚具體是什麼屬性,雖然我現在的魔力水平已經達到爍星級下位,但是能釋放的魔法也還是僅僅兩個0階魔法,就連它們的進階魔法都使用不了。」

聽著赫納的話,喜洋也是好奇了起來,心中默默的喊著:「赫拉,你來看看,他身上的問題?」

「我才不幫你呢,有事才想起我,沒事好久都不理我,最討厭你了。」赫拉憤憤的聲音傳來;喜洋很是尷尬,自己的確如她所說,最近不是忙於修鍊就是為了學院的事東奔西走,確實冷落了赫拉,連連道歉,這才消了她的氣。

「什麼嘛!我當是有什麼好稀奇的,這人只不過是返祖了而已。」赫拉觀察完后,很是失望的說道:

「這人和貝琳一樣,都有著精靈族的血脈,不過他比起貝琳來可差得遠了,但是很難得的是他的魔力居然出現了返祖現象,所以一般的魔法他都修鍊不了,只能修鍊精靈族的魔法,不光是他就連貝琳也是一樣的。」

「喜洋,你覺得現在的我配得上蕾娜嗎?我這麼多年來,無時無刻在尋找解決的辦法,但是仍然毫無頭緒,別人看不起我沒關係,但是我不想別人看不起蕾娜,說她嫁給一個廢物。」赫納臉上滿是痛苦,看來他深深的愛著蕾娜。

「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你有和蕾娜溝通過嗎?也許他只是喜歡你這個人,不論你是天才還是廢物,貧民還是貴族,說到底你還是個膽小鬼、懦夫,難道**絲就不能逆襲了嗎?還是說你對蕾娜沒有信心,難道蕾娜在你眼裡就是如此膚淺的女人嗎?」

赫納被喜洋說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狠狠的瞪著他,好一會才嘆了口氣,道:「確實和你說的一樣,從小我和蕾娜就被說成天生一對,天賦過人,但是從那天起,我開始自卑起來,這麼多年確實如你所說,我都在逃避,今天你點醒了我,我決定要好好面對蕾娜,就算我是個廢物,也要盡我所能給蕾娜最大的幸福。」說道最後,赫納滿臉堅定。


院落外邊,去而復返的蕾娜剛巧聽到了這兩人的談話,最後赫納的話,衝擊著她那柔弱的心房,淚水不禁流了下來,她極力的捂著自己的嘴,不發出一絲聲音,雖然眼裡留著淚水,但是她的心中卻非常高興,看著赫納臉上那副堅定不移的表情,她覺得自己的辛苦沒有白費。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妮可,不穿這個衣服可不可以啊,很彆扭唉!」

喜洋正一臉無奈,看著妮可圍著他轉來轉去,幫他穿戴著一件很是麻煩的禮服。

妮可聽到他的抱怨,白了他一眼,道:「人家卡爾大師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穿的正式一點,是應該的,何況今天還是卡爾大師為了慶祝晉陞中級符文師所辦的舞會,來的人都是名流,你這樣邋邋遢遢的出去,豈不是給卡爾大師丟臉嗎?」

喜洋最煩的就是應酬了,早知道就臨走的時候再把符文交給卡爾,現在倒好,為了慶祝卡爾大師成功晉陞為中級符文師,赫納的父親,德納城城主康納吉特意邀請城內所有的貴族、名流,為卡爾大師舉辦了一場盛大的舞會。

「妮可,你今天還真是漂亮!一定會成為舞會的焦點的!」

今天的妮可,經過特意的打扮,顯得更加清純可愛。

正在給他打領結的妮可,突然聽他這麼說,手上一抖,直接把領結打的死死的,喜洋頓時臉憋的通紅,妮可也是察覺到自己的失誤,兩人對著領結好一陣忙活,但是越弄越緊,最後無奈的喜洋,只好一用力把領結拉斷了事。

「你想殺死我啊!」喜洋吐著舌頭,大口的喘著氣。

妮可先是一陣臉紅,而後又倔強的說道:「誰讓你亂說話的。」

暈了,難道誇她漂亮,我還錯了不成?

「你們搞什麼呢,舞會都要開始了,你們還沒搞定啊?」正在他們倆大眼瞪小眼時,一身華麗的赫納推門而入,對著互瞪的倆人問道;「哇!喜洋穿禮服的樣子,還真帥,我都要被迷倒了!」從赫納背後,一身紅色禮服的蕾娜,走了進來。

「蕾娜,你可是名花有主的,可不能拋棄我啊!」赫納聞言,一陣緊張。

自從那天赫納下定決心后,他不再避著蕾娜,反倒是天天和一個跟屁蟲一樣,現在聽到蕾娜這麼說,赫納一手拉著蕾娜,用自己的身子擋住喜洋的視線,眼神中滿是警告的看著喜洋。

「行了,別在這耍寶了。既然舞會開始了,那妮可我們也走吧?」

早去早結束,隨意的打個招呼就行了,他可不想虛偽的應酬別人。

……



慶祝舞會的場所,是隸屬德納城的一所別館,規模很大,裝修豪華。

「真是氣派!」別館內,喜洋感嘆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