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梁榆倒是看出了一些門道……雖然在天月宮這十年沒有去過這裡的什麼地方,但是倒也看出了他和聖女靈兒碰頭的地方本來就極為偏僻,罕有人煙,而沒走多久,更是連侍女都沒見人影了。

顯然,這裡在天月宮都是屬於禁地一類的存在啊,除非有了吩咐,否則都不準踏入。

看見前邊的靈兒忽然止步不前了,梁榆的腳步跟著一頓,然後在心神一動之間,視線直接越過了靈兒,看向前方。

果然,在靈兒的百丈之外,有著一道他熟悉的身影佇立……滄月!

天月宮的大師姐,在修為上比起凌九天都不遑多讓的強人,而且做事心思細膩之餘,又不乏狠辣,硬是依靠自己的手段闖出了赫赫聲名,讓梁榆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尤為在意。

「聖女靈兒還有滄月都在這裡的話,那麼她就是天月宮宮主的養女憐星了?」梁榆的目光落在滄月對面的一道身影上邊,饒有興緻地想道。 第25章酒吧也能遇到他

剛同張瀾分了別,顧芊芊就收到了凌澤的電話,「我還以為你會主動來講呢,看來是我把你想的太自覺了!」凌澤陰陽怪氣的說道。

「什麼意思?」

「銀行卡的消費記錄是怎麼一回事?」雖然他凌澤不差這點錢,可她這種花法與他一貫的低調做派也差的太遠了。

「哦,張姨約我逛街,然後買了很多東西。」

又是張瀾,他要是沒記錯的話之前張瀾已經約過她一次了,她可不像是喜歡顧芊芊的樣子,難不成又在打著什麼主意要從顧芊芊這裡下手嗎?

「嗯。」

凌澤徑直掛斷了電話,他的習慣就是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好,比如現在,另一頭的顧芊芊還來不及說話就聽到了斷線的聲音。

還在失神時,霍公子像是早有感覺一樣打來了電話。

「喂,霍霍。」

「嘛呢?聲音那麼低落,晚上有個局,出來散散心吧。」

「今晚啊?」

「怎麼,又要去徵求你家夫君的同意嗎?顧芊芊你有意思沒,這要是沒了凌澤你是不是活不下去了。」霍公子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好了好了,我去還不成嘛!」

NO.1酒吧會所里,青春洋溢的年輕人肆意舞動著身軀,在炫目的燈光和燥熱的音樂里散發著誘惑和痴迷。拋卻了白日里的種種面貌,在這一刻更顯貪婪與真實。

顧芊芊穿過人群來到了霍公子所在的包房,一身黑色包臀裙性感妖嬈,好的身段讓人忍不住多投來幾束眼光。

玩的正酣時,有人又帶了個女伴加入,放眼一看竟是平時看起來高傲的林珊,林珊顯然也注意到了幾面坐著的霍公子和顧芊芊,眸子里的好奇意味直直的落在了兩人身上。

「你要是不想呆下去,我可以送你先回去。」

霍公子體貼的低聲對顧芊芊說道。

顧芊芊愣了一愣,憑什麼有她林珊的地方她就要避嫌,扭頭看著笑顏如花的女人,顧芊芊把心一橫回道「不走,我顧芊芊能怕了她不成!」


「好,有魄力!」

霍公子一聲叫好,同她碰杯豪飲。

酒酣過半,林珊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顧芊芊的身邊,只見她臉頰微紅,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韻味。

「顧小姐這麼晚了在外快活,不知澤……」

「什麼澤澤的,」酒意上頭的顧芊芊不忿道「那是我老公,別在我跟前叫的那麼親熱,搞的誰不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一樣!」

「你知道?」林珊訝然隨後也釋了懷,她和凌澤那麼多年的感情,自是瞞不住的。

「顧小姐不介意嗎?澤…凌總他…」

「過去的都是浮雲!」顧芊芊眯著醉眼不屑道,「現在我是她老婆,你,」顧芊芊手指著林珊一字一句的吐出口,「什麼也不是!」

林珊陡然變了臉色,握著酒杯的手因為心情的激蕩而抖了起來,杯中的酒水也順勢灑出了不少。

霍公子看的真切,生怕她對顧芊芊不利,趕緊扶起了顧芊芊想要同她換個位置。

「呃。」

體內一陣反胃,顧芊芊手捂著嘴急忙忙奔了出去。抱著馬桶狂吐之後,她才算緩過神來。

「可惜了了。」

顧芊芊哀嘆了一聲走了出來,誰知剛出了洗手池的拐角,她冷不防撞到了一個人身子一個趔趄,眼看就要摔倒在地,那人拉過她轉了個圈將她抵在了牆上。

「還真是你!」

凌澤陰沉著黑眸惡狠狠的盯著眼前的女人,目光往下看去,他眼底的晦暗又深了幾分。

「穿成這樣,是想勾搭什麼人嗎?」

顧芊芊尤在震驚當中,她是怎麼也沒料到凌澤竟也在這兒,腦子慢了半拍正在迴路,身上多了個東西讓她不禁低頭看了過去。

「拿開你的爪子!」

顧芊芊想要推開他,可惜螞蟻撼象凌澤是巋然不動。不僅如此,他的手還故意用了用力!

「啊,你!」顧芊芊羞憤道。

凌澤得逞的湊近了她,身上混合的酒香直侵顧芊芊的心肺。

「你,你要幹什麼!這可是公共場所!」

「呵呵。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就像此刻凌澤突然狠吻住了她,而她毫無抵抗只能任由他的放肆。

「嘖嘖,想不到看起來冰冷的人還有這麼悶騷的一面!」

霍公子倚在牆壁看著前方熱烈糾纏著的男女對身旁人說道。

「林小姐,好看嗎?」

林珊的細甲不經她的狠折,「咔」的一聲斷裂了開。臉上的嫉恨神情在炫目的燈光下更顯狠厲,她的心裡快要發狂,曾經最愛她的男人,怎麼可以擁吻著別的女人還那麼忘我!怎麼可以!她不能容忍!

「林小姐,咱們還是別站在這兒了,免得一會兒礙了人家的眼。」

林珊不為所動,經他這麼一說反倒上前去打擾起了兩人。

「澤…」

凌澤動作一頓,不用回頭他也知道此刻是誰在喚他。顧芊芊扭臉看了她一眼,當即不高興的嘟起了嘴。

「老公…」顧芊芊撒嬌的攬上凌澤的脖頸,踮著腳「吧唧」吻上了凌澤的下巴。

凌澤的手緊了緊,顧芊芊還不滿足,兩手捧著凌澤的臉就湊了過去。

林珊恨恨的咬著牙,跺了跺腳哭跑著追了出去,她堅信凌澤一定會追出來。

見她走了,顧芊芊得意的「哼」了一聲,感覺到凌澤想要離開的動作,她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不許去追她!她不珍惜你,你就不要犯賤的往上湊!」

顧芊芊猶豫了一下,繼續道「就算你不喜歡我,可是好女人多的是,偏她不行!」

凌澤不動,低頭審視著眼前的顧芊芊,顧芊芊久久聽不到凌澤的聲音,不得不抬頭看來,四目相對,凌澤那染了墨色的黑眸竟讓她看出了點憂鬱感出來。

「你要瞪我到什麼時候,我好睏啊。」

顧芊芊將頭倚在凌澤的懷裡,酒意已經侵襲的她難以站立,她迫切的需要一張床睡覺。

林珊站在路邊左等右等不見凌澤出來,正在懊惱時她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面上一喜,她換上了一副悲痛的表情。

「還等呢?」霍公子戲謔的聲音響起。

「怎麼是你?!」

「呵呵。我是好心來提醒你,人家夫妻已經雙雙把家還了,你是等不到了!」 只見現在梁榆望著的女子年齡約莫十六七歲,但是天涅境的修為無疑在說她的實際年齡絕對不止這一個數字。

五官清秀,沒有靈兒的清冷,滄月的美艷,身材雖說有著幾分呼之欲出,但是在另外二女的映襯下,倒是顯得平平,說不得多麼出眾了。

總之,在看到她的一剎那,梁榆頓時浮現的,就是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

「人畜無害么?」梁榆的眸子動了一動,自言自語道。

想完,梁榆倒是想起了剛才靈兒的說法,說讓自己見到另外二女之後不要太過失態……失態么?雖然姿色不錯,但還遠遠不到讓他失態的地步,這個天月宮聖女真是多慮了。

梁榆看見了對方,對方自然看見了梁榆,而在發現來人是個男子之後,無論是憐星還是滄月,眸子裡面都不禁多了一絲錯愕,明顯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

尤其是滄月。

事實上,在凌小小將他帶來天月宮的時候,就已經被滄月的線眼發現了,而梁榆來了不走,還被靈兒留下的消息,更是確切地傳到了她的耳中。

雖然如此,但是滄月卻不太相信這個消息……因為你說自家聖女留了一個男人下來,而且一住就是十年,還當成親信一般,準備帶他前去月之禁地,這樣的事情你說如何相信啊。

不過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倒是輪不到滄月不信了,所以在反應過來之後,她又秀眉一蹙,道:「聖女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要帶個男子和我們一同修鍊秘法么?」

儘管憐星不做聲,但是她的眼神同樣不自然,像是贊同了滄月的說法

見狀,梁榆不由得一陣好奇……這進入月之禁地而已,又不是做什麼,這兩個女人至於這麼介懷第四個人是男是女么?

想是這樣想,但是梁榆沒有急著作聲。

因為在這裡,他不是主人,靈兒才是,所以他在一言不發間,安靜地看向了靈兒,想要看看這個丫頭會給出一個怎麼樣的回答。

殊不知,在滄月問了之後,靈兒反而疑惑地回道:「帶著他一起前去不可以么?貌似我的這個決定都是宮主默許了的吧?」

被靈兒這樣有意無意地反駁回來,滄月的臉色忍不住多了一絲難看,只是正如靈兒說的一樣,既然天月宮的宮主都默許了,她們反對都是無用。

「更何況我們只是修鍊秘法而已……二位如有不適,就當成和一隻妖獸一同修鍊好了。面對小貓小狗,總不會有什麼多餘的想法了吧。」靈兒淡淡地說道。

靈兒不這樣說還好,她這樣一說了,梁榆就更加覺得奇怪了……什麼貓貓狗狗,這是什麼意思?

看樣子像是在貶低他一樣,但是仔細一想,這丫頭好像又是在幫自己,真心是怪事一樁了。

靈兒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無論滄月或者憐星有什麼想法都好,一時間都無言以對,只好在默然之間,當是應承了下來而已。

不過事情說定了,她們幾個倒也沒有拖沓下去,而是在沉默當中朝前走去。

「這是秘法的玉簡……你先提前看上一看吧。」忽然,靈兒在探手射了一道亮光到梁榆面前之餘,如是說道。

伸手抓住了玉簡,梁榆隨即對著眉心一貼,然後裡面的信心旋即暴涌而出,融入他的記憶之中。

「哦?原來這一種秘法是需要四個人同時修鍊,而且花費的時間不短……要和一個素不相識的男子修鍊這麼久,怪不得有點不爽了。」梁榆摸了摸鼻子,有點無奈地想道。


只是在知道這麼一個原因之後,他倒是釋懷了不少。

畢竟這些妹子要怎麼想,他左右不了,而秘法又註明要一起修鍊,所以都是無可奈何的一件事啊。

跟在幾人後邊走了一陣,梁榆發現自己現在越發地深入到天月宮了。而且越是朝前,前方便是愈發地有著一陣霧氣飄來。

「霧氣?前面有水池一類的地方?」梁榆眼睛眨了眨,有些意外地說道。

因為天月宮可不是什麼大地,而且懸浮在半空之上的一個島嶼,現在發現這個島嶼上面竟然存在了這樣的一類水池……不必多說,一定非同凡響,遠在諸如點化池一類的存在之上了。

不管怎麼說,這一門秘法雖說談不上多麼稀貴,但好歹都是這一次月之禁地的重要手段,天月宮不可能不重視的啊。


故而,會安排一個上好的地方用來修鍊,倒是稱不上多麼奇怪了。

話雖如此,但是梁榆的這一個想法在百息過後,卻是化作一抹古怪……因為在進入到一個龐大的水池之後,三女雖說遲疑了一下,可是依然各自選了一個偏僻的位置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做些什麼。

「呃……請問三位這是在做什麼?」梁榆猶豫了一下,抱拳問道。

不過回應他,唯有一抹寂靜,直到少許之後,他看見過的天月宮聖女靈兒從一塊大石後邊走出之後,他的臉色方才大變起來。

只因少女就在大石後面窸窸窣窣了那麼一會,重新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已經一絲不掛,雖然神情依舊漠然,但梁榆還是看出了幾分不同尋常。

不止是她,就連之前各自走開的滄月與憐星同樣陸續現身,而她們和聖女靈兒一般,身上沒有哪怕一絲遮擋,就這樣落落大方地站在他的面前。

看見梁榆一臉不解而且血脈噴張的樣子,靈兒雖說眉頭皺了一皺,但依舊解釋說道:「秘法雖然貫通我等之間的氣息,這樣才容易修鍊成功,而這一口水池歷來都是修鍊秘法的寶地,唯有進入共浴,才可以將這一門秘法修鍊完全,否則效果不足,到了月之禁地的時候,還是會有失效的可能性。前功盡棄什麼的,自然不是我們想要的,所以為了提升成功的幾率,即便不願都要試上一試的了。」

「你放心……雖說為了方便共浴,必須寬衣解帶,但是在我們看來,被貓貓狗狗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還是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末了,靈兒又補上一句,語氣非常冷清。 第26章甜蜜的一夜

林珊聽到他的話難以置信的不肯離去,凌澤怎麼會不理她……霍公子可沒空理會她,帶著一臉的笑意笑呵呵地走遠了。

邁巴赫內,凌澤抱著顧芊芊坐在了後座里,她的醉臉壓著他的胳膊,凌澤低下頭看著她,甚至沒有覺察到自己臉上不經意露出的那抹笑容。

其實顧芊芊很聰明的,凌澤在心裡想著。她的聰明就像是一隻狐狸,可愛又可恨。

她方才的那些話是真的為他好吧。凌澤閉上雙眸緊縮著眉頭,腦子有些混沌了。

半夜的時候顧芊芊無意識的將胳膊打在了凌澤的身上,她眉心蹙起又舒展。

「別亂動。」凌澤抓住了她的手說道。

「嗯,不動。我不動。」

醉酒的顧芊芊砸吧著嘴,裝作很聽話的樣子老實了起來不再動,誰知她竟用的是兵不厭詐這一招,趁著凌澤鬆了防備,她搞起了偷襲來。

凌澤的黑眸倏忽睜開,一下鉗制住了顧芊芊。

「你在故意惹我知道嗎!」

顧芊芊不知哪裡來的膽子,眼睛瞪的又很無辜「是嗎?那我就是故意嘍!嘿嘿…」

「故意可以,」凌澤邪魅的湊近了她,「可你要懂得如何善後才行!」

顧芊芊就算飲了酒再大膽,此刻聽了他話里暗含的意味也不敢再造次,她只是酒壯熊人膽,你要真讓她來點兒實際的,她可不敢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