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嫣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個設想我們也有過,不過經過專門的排查,可以確認竹中至映並沒有與今川秀次有過往來!沒有與今川秀次親自接觸,就不可能得到大蛇的力量,也就不可能成為什麼四天王了!

至於竹中至幛雖然也可以將自身的大蛇力量轉給別人,但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先控制住那個人!可武者的意志哪個不是千錘百鍊,根本不是竹中至幛可以控制的!」

「原來是這樣!」葉天點頭回道。

回想了下之前與李世傑的交手時,見過李世傑眼中有過灰光閃動,想來也就是那時他被竹中至幛給控制了,也就是在那時他才表現出不對勁的地方。

當然,也不排除竹中至幛悄悄的向竹中至映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並讓他特意向江大發出挑戰,以此吸引我們的目光,好藉此逃脫我們的追捕!

我敢肯定,不管這事是不是竹中至幛示意竹中至映所為,他都絕對會潛伏在附近進行觀察,以其了解我們的反應!」

聽了織田信子的話,在場幾人都點了點頭,覺得非常有道理。

當下,葉天說道:「那看樣子,想來應該需要我去應付這個挑戰吧!」

織田信子回道:「嗯!挑戰是在明天舉行,我想如果你明天有空的話,那就過來一趟,無論需不需要你上場,都會引起潛伏竹中至幛的反應,說不定還會激起他的攻擊!」

說到這裡,她便看向趙紫嫣,繼續說道:「趙姐,明天我們可以潛伏在附近,有了葉天君這個大仇人出現,竹中至幛絕對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一旦竹中至幛泄漏任何的行蹤,我們就可以將其一舉擒下!」

「嗯!好!這次絕對不能讓竹中至幛再跑了!」趙紫嫣點頭說道,「葉天,這次就要麻煩你了!」

「放心,我一定會當好魚餌這個角色,完美的完成任務的!」葉天開玩笑的說道。

這時,馮楠楠看著葉天,說道:「葉天,不管怎麼樣,明天你都要小心!竹中至幛說不定會有其他同夥!」

「是的,葉天君!請務必小心!」織田信子也柔聲說道。

丹羽秀子見狀,撓了撓頭后,也說道:「明天你可別死了!」

葉天笑了下,說道:「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小心的!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明天見!」幾女同聲說道。

出了研究所大門,看著對面那招牌上赫然醒目的巾國女乾屍,葉天只能無語的搖了下頭,趕緊走為上策,以免被人誤會有戀屍癖之類的。 回到學校,已經差不多快上課了。

就這樣,一個下午的時間悄然過去。

原以為會來找自己麻煩的葉柄和,居然沒有任何的消息,這倒讓葉天有些意外。

放學后,葉天照例接上兩個小丫頭回到別墅。

剛回到別墅,陸雨璇就拿著手機走了過來,問道:「葉天,你還記得上次去郭氏武館的事嗎?」

葉天一愣,當即點了點頭,裝作不知情的問道:「當然記得,那個智障的竹中至幛太印象深刻了!怎麼他又上門來討打了?上次碎了樣東西,這次他又準備碎哪樣?」

「你呀……」陸雨璇嗔道,「這次不是他,而是他的哥哥!」

說著,陸宇璇便將竹中至映的的挑戰及輸贏要求說了一遍,正與之前趙紫嫣所說的一般無二。

「嗯!竹中至映嗎?都智硬了,還敢來江大找茬,真是不知死活啊!」葉天說道,「江大人才濟濟,隨便找個人多可以將他捻死了!」

陸雨璇苦笑道:「要真是這樣,我就不用跟你說這些了!雖然這次的挑戰不再限至於空手道社,可江大武道社比空手道社也好不了多少啊!」

「可這跟我們有關係嗎?我們也只是高中生而已啊!」葉天依舊裝出不知情的樣子說道。

「怎麼會沒關係?如果這次江大在與竹中至映的挑戰中輸了,那對於江大來說將會名聲掃地的,我以後可是要就讀江大的,你說會沒關係嗎?」陸雨璇沒好氣的說道。

葉天一拍腦門,笑道:「差點多忘了,你可是將經常在江大旁邊的高材生呢!」

「你就貧吧!」陸雨璇白了葉天一眼,嗔道,「反正明天你跟我去郭氏武館一趟,如果江大的人能應付得了竹中至映的話,也自然就沒我們的事!如果不能的話,你就上去應對,可以嗎?」

「你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嗎?」葉天笑道。

正好他明天也要去郭氏武館的,之前還在想用什麼理由,現在陸雨璇這麼一說,巾也就不用理由了。

這時,陸雨萱和李琳湊過來問道:「你們再說什麼呀?」

陸雨璇無奈,將事情的經過又說了一遍。

陸雨萱及李琳立馬齊聲喊道:「我們也要去!我們也要去!」

邊上,正玩著遊戲的的兩個小丫頭也一起湊熱鬧的喊道:「我們也要去!我們也要去!」

「你們哪也不許去!得去上學!」陸雨璇看了兩個湊熱鬧的小丫頭,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道。

見陸雨璇這樣子,兩個小丫頭哪敢反抗,只好一臉可憐樣的應道:「哦!」

一句話搞定兩個小丫頭,陸雨璇正要順便搞定另外兩個大丫頭,卻見陸雨萱和李琳已經手拉手跑向二樓,邊跑還邊喊道:「你休息阻止我們! 禁愛彌漫 你不讓我們去,我們不會自己去嗎?」

聽到這話,陸雨璇只能無奈的搖頭了。

第二天一早,葉天便向學校請了假,將不情願的兩個小丫頭送到學校后,便開車帶著陸家姐妹還有李琳一起去的江大。

至於宋小苗和秦琬蓉一大早的,就去辦轉校的事情了,也就沒空跟著一起去了。

這次的比賽已經安排好了,只要江大的空手道社和武道社派出的成員,能夠戰勝竹中至映的話,那麼之前他弟弟竹中至幛碎蛋的事情就算了。

可如果江大的人輸了的話,那麼江大的這兩個道社就必須解散,而且兩個道社的成員還得集體向他道歉。

真要如此的話,江大的名聲可就可以掃地了。

至於葉天,因為之前與竹中至幛有過比試,雖然不知道他的實力究竟如何,但還是將他安排他最後出賽。

到時候如果竹中至映敗給了武道社,那葉天自然不用上場了。

雖說空手道社也會參加,但是空手道社只派了一個人,之前他們當中最厲害的高大全已經受傷了。

失去了這員大將,其他人又遠比不上高大全,所以就算派再多的人上去也沒用。

與空手道社不同,武道社不曾與竹中至幛交過手,之前雖然有所耳聞,但正所謂眼見為實,沒親自過手,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會輸。

「那個葉天是什麼人,怎麼像是個關鍵人物一般,居然還放在最後一個出場了?」

「就是,有我們武道社的人在,他根本就上不去場!」

「奇怪!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說過?」

在知道了關於比試的安排后,武道社的人對根本不認識的葉天,居然排在最後十分不滿。

吃心一片 在他們看來,對於葉天的安排根本就是無用之舉,有他們武道社的人上去,自然可以將將那什麼至幛、至映兄弟打得真的智障智硬了,讓榮善屬於江大。

再說就算真的要安排,也應該把那個勞什子的葉天安排在前面,等他輸了之後再由武道社的人力挽狂瀾。

見武道社的成員對比試的安排極為不滿,一名魁梧壯漢從後面走了出來,沉聲說道:「好了!既然安排下來,你們聽著就是。」

「力哥!」

「力哥!」

看到這人的到來,武道社的人全都主動向他打招呼,顯然這人在武道社的地位不低。

果然,這位被叫做力哥的人點了點頭:「齊社長已經決定這次的比試中,讓我代表武道社出戰,如果我輸了,到時齊社長就會親自上陣!」

「開玩笑,力哥怎麼可能會輸!」

「沒錯,整個江大中,除了老大之外,就沒有人能夠戰勝力哥。」

「有力哥上場,那絕對能為我們江大贏得這次比試的!」

聽到力哥這麼說,眾人一起當即喊道,對於眾人的稱讚,力哥倒也沒有客氣的謙虛,顯然認為自身確實有那個本事。

與此同時,葉天一行終於來到了郭氏武館,直接去了空手道社所在的場所。

這一路過來,葉天並沒有看見趙紫嫣和馮楠楠幾女,想來是隱蔽在哪個地方了吧?

進入到空手道社的場所,陸雨璇便帶著葉天他們找到一個染著一頭如火長發的高挑女子身前,對著高挑女子介紹道:「朱丹學姐,我為你介紹下!

這位就是葉天,上次就是他最後和那個竹中至幛比試,不過那次你沒來!這位是我姐姐陸雨萱以及好姐妹李琳!」

隨即,陸雨璇轉而對著葉天說道:「葉天,這位是江大的朱丹學姐,是空手道社的副社長,也是此次比試的裁判!」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葉天笑著伸手說道。

朱丹打量著葉天,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眼神疑惑的問道:「我們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見過?我總覺得你很眼熟的樣子!」

「是嗎?可能是你以錯了,又或許是我長相太普通了,讓你為曾經見過吧!」葉天笑了一下,眼神平靜的說道。

「也許吧!」朱丹不太肯定的說道。

這時,陸雨璇開口問道:「對了,朱丹學姐!這次比試的安排怎麼樣了?」

「哦!已經安排好了,你們現在跟我過來吧!我介紹幾個人和你們認識一下。」朱丹回過神,笑著說道。

說完,伸手一引,做出跟她來的手勢,當先走向邊上的一個房間。

跟著朱丹進入到房間的時候,屋裡面已經坐了幾個人,有上次葉天見過的那個空手道社的教練,以及一名空手道社此次參賽的成員。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他就是葉天!」朱丹帶著葉天幾人進來后,便指著葉天跟眾人介紹道,「這位是空手道社的譚教練,他身邊的是空手道社今天的參賽成員葉旭!至於這邊這位,則是本次比試中,武道社的社長齊來東!」

「你就是葉天?」齊來東坐在那裡,一副懶洋洋的樣子看著葉天,語氣輕飄的問道。

葉天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那行!既然來都來了,今天的比試你坐在下面看熱鬧就行了!」齊來東掃了葉天一眼,不屑的說道。

顯然,他對今天的比試有著十足的信心,相信武道社絕對會拿下那個竹中至映,為江大贏得榮譽的。

面對齊來東的輕蔑,葉天只是扯了下嘴角算作回應,連話都懶得和他說,對於這種連武勁都沒有卻自高自大的人,和他計較簡直就是掉份。

「齊來東,你可不這麼大意,這次的比試不僅關係著武道社與空手道社存續與否的問題,也關係到我們江大的名聲,要是出了什麼差池,你可就是江大的罪人了!」朱丹聽不下去了,當即出聲提醒道。

「好了,朱丹你放心吧!我已經安排阿力出場了,如果連阿力都輸了的話,我就親自下去,去會會那個竹中至映!」齊來東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說完,齊來東當即站了起來,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間,渾然沒有將葉天放在眼裡。

「朱丹學姐,你對那個竹中至映有多少了解?」陸雨璇見齊來東走了,便開口問道。

她想要更多的了解對方,再考慮究竟讓不讓葉天出賽,畢竟江大本身就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 「竹中至映是竹中至幛的哥哥,他並不是東方大學的學生,只是正好代表西扶桑來華國辦事,在得知弟弟被人打傷后,方才通過西扶桑的駐華使館出面的。

至於他的實力,這個倒不太清楚,不過他是西扶桑竹中流的未來繼承者,曾一擊將一個空手道七段的高手打暈過去!」朱丹細細的說道,將自己了解到的一些有關竹中至映的情報都說了出來。

「什麼?一擊打暈空手道七段的高手!這也太厲害了吧?」陸雨璇訝然道,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難看,心中開始考慮著讓不讓葉天出賽的事情了。

雖然她知道葉天的身手極強,特別是在那次唄人綁架后,親眼目睹那葉天將二十幾個大漢打得落花流水的場面。

畢竟那和上擂台比試又有所不同,因為那二十幾個大漢被葉天擺平得太輕鬆了,所以在杜雨璇看來這些大漢也就比普通的強一點點而已。

可這次是上擂台比試本身就有著擂台的規矩限制,而且這個竹中至映又是個高手,想來要遠比那些被葉天輕易放翻的大漢來得強上很多很多。

這樣一來,並非武道中人的陸雨璇,越想越覺得葉天沒有勝算。當下便想不讓葉天出賽了。

這時,葉天疑惑的看向朱丹,笑道:「那竹中至映這麼厲害?不知道某些男性的弱點是不是也練沒了?咦,那弱點要練沒了,那豈不是成太監了?我明白了,他練的是葵花寶典吧?」

「這時候你有心思開玩笑,我可告訴你,竹中流在西扶桑可是最強的流派!」朱丹無語看著葉天說道。

「也就是說他們派傳承的絕學,就是葵花寶典了嗎?」葉天再次說道。

見葉天依舊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絲毫沒有緊張,朱丹不如大為氣憤,當下便要再次提醒他。

見狀,陸雨璇連忙說道:「朱丹學姐,你別生氣了,葉天一向就是這個樣子,我們還是先過去看看再說,也許等一下真的如此剛才那個齊來東說的那樣,根本不用葉天出手了呢?」

如果那個什麼竹中至映的真的那麼厲害的話,我就不讓葉天參賽了!

陸雨璇心中默念著,卻沒有說出口來,她可不想讓葉天出事,至於到時就算江大的名聲真的掃地,跟葉天的安全比起來也是一文不值。

反正,到時候自己可以讀別的大學嘛!

見陸雨璇這麼說,朱丹當即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說道:「嗯,那走吧!」

說完,便當先走了出去。

見此情景,葉天不禁無語的說道:「我沒說錯啊!男人天生的弱點練沒了,那豈不就是成太監了?」

白了葉天一眼,陸雨璇對著陸雨萱與李琳說道:「我們也走吧!」

見陸雨璇仨女也走了,葉天也只能無趣的聳了下肩,趕緊跟了上去,來到了比試的場地內。

今天的比試吸引了很多的觀眾,就連上次比試的東方大學,這次也來了不少的學生。

就連之前尚在病房的高大全,在聽說這事後,也坐著輪椅過來了,在他身邊是空手道社的一些成員。

在見到葉天後,高大全便向葉天點頭示意,畢竟上次也算是說天為他挽回面子並報了仇。

不過,相對於空手道社寥寥無幾的幾個人,作為本次比試的主角武道社來的人可就要多得多了,在場地邊上的觀眾席上,已經來了上百個武道社的成員。

當然,為武道社加油鼓勁的拉拉隊就更多了,全都是些花枝招展的少女,穿著統一樣式的服裝,手裡舉著旗為武道社加油,揚溢著無限的青春與活力。

這讓看台內的那些武道社成員們,一個個都抬頭挺胸的,恨不得比試馬上開始,將那個不知死活敢來挑釁的竹中至映打成真的智硬,好讓邊上的妹子們為自己尖叫吶喊,說不定能贏得美人歸呢。

「為什麼武道社的人有那麼多?」葉天疑惑的問道。

要知道在他還在江大的那一年,武道社可根本沒有幾個人,也就幾個功夫愛好者在而已。

「很簡單吶,那個社長齊來東本身就是一個功夫愛好者,從小也跟著一些大師苦練過功夫,再加上他家裡有錢。

所以在他當上武道社社長后,便大量的補貼武道社,讓武道社可以不斷地進行宣傳,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學生加入了!」陸雨璇解釋道。

她因為經常來江大旁聽,所以也認識了些像朱丹這樣的學姐學長,自然也就知道了武道社的一些情況。

Leave a Comment